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 txt-第886章 成都會戰 上推薦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四年,8月19日,成都。
“都拿好了!”
成都城南一处军营中,元军士兵出营列成了长长的三路横阵,而在他们面前,正有来自城中的侍卫亲军抬着沉甸甸的大箩筐走过,每过一人,便从筐中掏出沉甸甸的铜钱和布匹,发放给阵中的士兵。
士兵们拿了东西,无不欣喜——这个月的军饷已经发过了,今日这可是额外的奖赏,到手的财货足相当于一个月的饷钱,钱谁不爱呢?
可是,也有一些人拿到东西,没感觉多高兴,反倒觉得有些烫手。他们是军中消息灵通的,平日间闲谈时早就打听到夏军压境,今日没事额外发了饷,是不是催他们上阵的买命钱?
乖乖,钱再好,也得有命花才行啊!
果不其然,等到侍卫亲军发完东西,便有大官登上了阵前的望楼,对着士兵们喊道:“吃大元的粮,给大元卖命!这些年来,朝廷好吃好喝养着你们,如今要打仗了,你们就该卖力了!放心,大元从来不亏欠当兵的,今日这只是初赏,等到打赢了,还有二赏、三赏,甚至还能加官进爵!当年,黑虎将军张贺也只是普通一兵,后来……”
他滔滔不绝地讲着,士兵们先是因要打仗了而惊惧,后又因他的许诺和鼓动而兴奋起来,士气高涨了不少。
而在北方的城墙上,安童正盯着这一切,见军心可用,微微出了一口气,扶着女墙道:“希望重赏之下能出些勇夫,为大元打好这一仗吧。”
元国财政本已极度紧张,没多少余财能放赏了。但前阵子成都人心大乱,不少往日的权贵重臣不敢继续居于危墙之下,试图去职避难。若是换了个平安年头,安童为了情面,说不定会放他们一马,但在这决绝时刻他发了狠,丝毫不留后路,硬是封闭四门,不准出城,然后派兵进城将想跑的统统抄了家。这么一来,他就囊取了不少浮财,也没别的用处,就用来给士兵们提振一下士气了。
如今,成都朝廷已经放弃了外围防御,将大部分兵力收缩到成都周边来,准备集中力量与夏军决战。原本驻守外地的诸军骤然凑到一起,磨合不畅,必然会产生许多问题,而一大笔钱砸下去,就把心气给砸顺了,好指使了许多。
观览完了这场犒赏仪式,安童便紧接着乘车出城,在一队亲兵的护卫下向城东的云顶山驶去。
孤城不守,单靠一个成都城,即便人和炮再多也难以抵挡夏军的围攻,必须在外围有坚固据点应和才行。这云顶山上有着从宋朝延续下来的要塞,当年蒙军来袭时就曾给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如今又经过增建,更加强悍,现在元军在里面驻扎了上万精兵,成为成都城的左膀右臂。
实际上,云顶山要塞可能比原野上的成都城更难攻占,所以之前脱欢做出战斗的决定后,安童便说服他移驾到云顶山上,更安全些。
一个多时辰过后,车队接近了云顶山。
此山是龙泉山脉的一部分,而龙泉山脉南北走向,连延上百公里,横亘于成都平原东部,如同屏风一般护住了成都的东方。能穿越这道山脉的通路不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中江(沱江)水路,此江发源自北方,正从云顶山下流过,然后一路向南通向泸州。所以,云顶山要塞不仅是个单纯的屯兵险地,还肩负着看守成都东大门的重责。
安童抵达山脚下之后下了车,没有乘上守军派来的滑竿,而是带着亲兵沿着山路一步步走了上去,考察沿途的防御布置。
“这排射击孔是新开的?干得不错……”
火熱小說 1255再鑄鼎 起點-第886章 成都會戰 上展示
“这个角楼怎么不放两门炮上去?……没炮了?那算了……”
“嚯,好一台床弩,好多年没见了……是宋军留下来的?那可真是老家伙了。”
一路指点花了他好长时间,等到登上山顶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了。他没有立刻去觐见欢脱,而就在山顶平台上俯瞰着周边的大地。
在夕阳的照耀下,龙泉山脉在东方大地上拖出了长长的影子,中江离开山间后向南奔涌而去,曲曲绕绕流向地平线的另一边。在那遥远的南方,水汽氤氲,大地之上似有烽烟升起……烽烟?
安童急忙呼喝来寨中军将,询问是什么情况,又着人取来望远镜向南望去。
南方的确有烟柱升起,而且不止一道,其中外围较浓的是元军沿江设置的烽火台发出的示警信号,而中央淡一些的则是……
“夏军的蒸汽船?”安童没用多少时间就做出了这个判断,倒也不怎么意外,只是幽幽道:“到底是来了……去禀告陛下,备战吧。”
……
8月21日,云顶山要塞。
“妈呀,怎么北边也有?”
脱欢放下望远镜,手不住颤抖着。
前天东边中江上有夏军的船只出现,他就意识到安生日子过不长了。果不其然,到了第二日,不光中江夏军更近了,成都城南的岷江上也发现了夏军的踪迹。而到了今天,北方也有夏军铺天盖地而来,这下子,成都城差不多就被三面包围了。
今日脱欢亲临山顶察看战况,就见到了一营夏军骑兵自北而来,破坏了云顶山要塞西北方向的几个哨站,然后向西扬长而去。
他身边的安童镇定地说道:“不奇怪,剑门关早就被夏军夺了,他们想来早就来了。大概是怕把我们吓跑了,北边那一路才按兵不动迟迟不南下,如今东、南两路都到位了,北路便也不藏拙,直扑过来了。”
脱欢对他这番言辞有点不舒服,你到底是元国的丞相还是夏国的枢密使,怎么给人家做起谋划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但他之前没有临阵指挥的经验,此时还要依赖于安童,只能翻过这一篇,问道:“那么,咱们该如何对付他们?兵书所言,分兵多路是兵家大忌,我军是不是该主动出击,先打掉其中一路再说?”
安童摇头道:“如果这三路夏军是先后到来,我们尚可做些文章,可他们如此整齐一起到了,那便没机会了。”
脱欢恨恨地往城墙上一捶,道:“跑这么远路,还能跑这么整齐,也不知道是怎么跑出来的。”
安童叹道:“听闻夏人有千里传信之秘术,初听难以置信,但后来见得越来越多,也不得不信了。现今他们三路齐至,多半也是因此而来的吧。”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1255再鑄鼎 修改兩次-第886章 成都會戰 上讀書
脱欢又骂了两句,然后问道:“那,我们就这么等着他们打来?”
安童点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先守上一阵子,看看他们远道而来会不会有什么纰漏,然后见机行事吧。”
脱欢长长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黯然道:“好,那就这……”
“轰轰轰……!”
话音未落,一阵炮声便从西南方传来,山顶上的几人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
距离太远,实际上看不清什么,隐约能看到军阵上空爆开一些烟雾,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之,看样子是城南的夏军发动了一场炮击。
脱欢疑惑道:“这就开始进攻了?”
他虽已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但心里还觉得夏军会再准备几天,等到部队进一步就位才开打。没想到北路军这才刚到,东路军仍没动静,南路军就动手了。
安童摇了摇头:“静观其变吧。”
可没想到,这一“静观”,局势就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
“都把家伙拿紧了!”
成都城南瓮城之中,一名百户大吼着,对壕沟中的士兵们发布命令。
此时,城南的炮击仍在持续,榴霰弹在城墙上空不断爆开,弹片如雨点般刷洗着墙顶。如果此时上面有人,那么一定会死得很惨,但经过这么多场战争,元军现在也学乖了,没有在上面白白挨打,而是在城墙内侧堆了掩体、挖了壕沟,躲在里面避炮。这简单的策略效果很好,除了极少数倒霉蛋,基本没有损失。
不过,虽然没有损失,但也失去了主动攻击的能力。在炮击的掩护下,一批夏军顺利地向南城接近过来,没有受到任何抵抗就靠近了城门。
元军对此心知肚明,也不指望能把他们阻挡在城门之外,而是埋伏在瓮城之中,准备等夏军进来后一拥而上发动伏击,给他们惨痛的教训。
现在,各队军官就是在做最后的战前动员,等待夏军的到来。
这个百户吼过之后,又放低声音,对周围人道:“小的们,你们的造化来了!咱们跟夏军打了这么多年,可从没有一次如现今这般容易立功,待会儿听我号令,说打枪就打,说上就立刻冲上去,只要拿下一个人头,下半辈子就不用愁啦!”
士兵们受他鼓动,紧张的心情有所缓解,有的人甚至期盼起来。
随着炮声渐渐停歇,壕沟中粗重的呼吸声也逐渐变得清晰。一段时间后,城外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然后又传来些器械摆弄的声音。
突然间,城门方向传来轰隆一声爆响,紧接着就是一些细碎的木材落地的声音。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txt-第886章 成都會戰 上看書
百户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对周围人说道:“他们把门炸开了,都忍住了,不准发出动静!”
没过多久,大门处就传来一阵机枢转动的吱嘎声,显然是门开了。城内埋伏的元军听到这声音,更是大气都不敢出,手握武器心脏狂跳地等待着。
不过门开之后,夏军却没有立刻一拥而入,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城门洞里才有一辆大车出现。
看了这车,城内埋伏的元军军官都有些失望。此车形制类似传统的轀轒车,车顶车侧皆覆有厚板,可以抵御弓箭和低速铅弹的攻击,由内部的人力推动,虽然笨重缓慢但安全。显然,夏军也担心城内有埋伏,派了此车打头阵。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修改兩次-第886章 成都會戰 上看書
这车不好对付,所以指挥作战的元军万户霍都没有立刻发动进攻,而是静待更多夏军进入。不过,紧随其后进来的,还是一辆同型车,然后是第三辆,再后面虽然有步兵进来了,但都扛着厚重的大盾,一副无懈可击的样子。
而与此同时,头顶上的城墙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显然是夏军不单从城门进,还爬上了城墙,想发动一次立体进攻。由于之前的炮击,元军在城墙之上并没有布防,一旦城头被夏军占领,瓮城内的布置可就一览无余了。
霍都心急如焚,听着头顶上的动静越来越大,终于按捺不住,也不等更多夏军入瓮了,大喊一声:“动手!”
“动手!”百户大喊一声,带着士兵们从壕沟中站起身来,对门口的夏兵打起了枪。
枪响连成一片,硝烟在瓮城内部升腾起来。然而,由于盾牌的遮护,这轮枪击很难说有什么战果。
再装填需要的时间太多,也不一定会有什么效果,所以打完这轮枪后,百户直接从沟中一跃而起,领着士兵们喊杀着向城门处冲去,试图用近战解决问题。周边的其余部队也如法炮制,一哄而上,有如排山倒海之势。
他们现在最怕的,不是夏军反击,而是退却,一旦退入城门洞中,人挤不上去,可就不好打了。因此元兵人人争先恐后,生怕慢了一步就把功劳放跑了。
不过还好,见两侧元军蜂拥而至,夏兵没有仓惶逃跑,而是在盾墙后掏出步枪严阵以待。
精确的子弹不断飞来,元兵不断倒下,但毕竟数量太少,不足以阻挡他们的冲锋——可就在这时候,三辆大车侧面厚实的车板中掀开了一扇小窗,露出了后面的六根枪管……
“那是什么?”百户并不认识这种武器,实际上整个元军之中认识它的也没几个,见识过的大多都死了。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
“哒哒哒……!”
清脆的枪声响起,弹头以难以想象的高速从车中飞出来,落入密集的人群之中,撕扯血肉,无情地收割走生命。
元兵虽多,可子弹比他们还多,他们竭力冲着,然而彷佛撞上了一堵墙,只能无奈地扑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这……这是什么?”后方观战的霍都对此目瞪口呆,这才几辆车几个人,竟能击退他精心安排的伏击?!
人氣玄幻小說 1255再鑄鼎討論-第886章 成都會戰 上鑒賞
可是,不待他做出进一步反应,头顶上就传来了一连串的枪响,他抬头看去,愕然发现周围的城墙上已经出现了大量夏兵的身影。
不久后,便有洪亮的声音传来:“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放弃抵抗,不然后果自负!”

nwm8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1255再鑄鼎 起點-第843章 星星峽熱推-ktnzx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在瓜县,移民们又拿到了一百个留在当地的名额。幸运的是,沈元正仍然没有抽到。等到装卸完货物,马吃足了草,简单的军训也完成了,他们就再次踏上旅途,向西北出发前往北庭郡。
华夏元年,夏军应真金太子之邀,进入元国故西都之地,剿灭了犯上作乱的宗王昔里吉、禾忽等人。事后,真金以西都之地相酬,夏国就地设置了北庭郡,下辖金满、轮台(乌鲁木齐)、火城(吐鲁番)、北湖(巴里坤)、哈密五县。这个北庭郡,也是现在的安西省建制之中唯一一个实控之中的郡。
从瓜县到哈密三百多公里,途中没有大规模的地表水,真正的挑战来了。
6月12日,横山站。
“别省了!”后勤营的一个少尉对移民管理司的护卫喊道:“再给马喂点豆饼,今天我们就要赶到星星峡!”
护卫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照做,解开马车的篷子,把移民们召集起来,让他们拿了豆饼去喂马。
从瓜县到哈密,有青沙、横山、星星峡、苦池、驼印五个驿站。但其中多数站点的水草资源都很少,经不起大队人马长期停留,而且大漠中常起风沙,久留的话容易出状况。所以,走这段路的时候,车队拿出了珍贵的粮食和豆饼,让马匹快速吃饱恢复体力,以求尽快穿越大漠。
左眼阴阳之你的上铺有张脸
现在这个横山站就是一个条件很差的驿站,当地因山岭阻隔而有了一点地表水积蓄,但只能勉强供人马饮用,供养不了大面积的植被,所以也没有多少草能吃的。经常走这条路的后勤营在此地是一分钟也不想多呆,昨夜宿了一夜,今天一早就催促着出发。
輝耀之破踏輝宗
车队踏着黄沙,急忙忙地朝下一站星星峡进发了。
星星峡是前往天山一带的必经之地——西域面积广大,似乎处处可走,不该有什么“必经之地”。但实际上,途中能供商旅停驻的水源地是有限的,必须沿着这些“珠串”行走,即便是在两处水源地之间的沙漠地带,也有相对平坦的地方和崎岖不平的山地沙丘,能走的路很有限。所以,明明是广阔天地,实际上千百年来早已形成了独特唯一的通路,只有循此路前行,才能安然穿越大漠。而这星星峡,就是这些必经之地中最重要的一个,不仅是因为当地有难得的河流和绿地,还是因为当地山岭包围出了山谷,能够躲避大漠上恐怖的沙尘暴。
车队卷着沙尘而行,车上的乘客都以布蒙面,心悸地看着周围一片死寂的景象,渐行渐远。
终于,在下午时分,他们抵达了星星峡西南方的山口。
闪来的宠婚:冷枭,别太坏 白子洛
“水,是水!”车队前列,有人看到了前方的闪光,惊喜地叫了出来。
其余人有的跟着看过去,有的反倒按了按太阳穴——大漠之中,将远处的反光误认为水源的情形可常出现,之前他们就遇到过几次。
冷皇的小萌妃
但随着车队逐渐接近,他们发现这并不是幻觉,真的有河水从北方黑色的大山之间流淌了出来,一直流入大漠之中,然后消失在了黄沙里!
有水就是好地方啊,在河水两岸,星星点点出现了一些绿意,在这茫茫大漠中给人以慰藉。
这条河冲刷出的河谷也就是进入星星峡的入口。车队在河边停了下来,取水痛痛快快喝了一通,然后开始进入谷中。
虽有河谷,但是没有修建道路,沿途遍布碎石,依然崎岖难行。后勤营把车马腾挪了一番,以八匹马拉一辆车,等到进入了平地后,再把马牵回来,拖拽下一批。河谷狭窄,一次只能行一路车,进度很慢。也难怪之前赶得这么急了,这么大阵仗,要是不早点到,天黑前还真不一定能挪移完。
“不好!”
正当车队缓慢而有序的通过的时候,一辆马车突然发出一阵嘎吱声,然后左前轮脱落,整辆车就向左侧倾斜了过去,车内的货物洒了一地。
找鬼 我本碎涯
“他〇的!”一名少尉骂骂咧咧赶过来,往车底下看过去,“老轴!检修的时候怎么没检出来?老周他们,非得扣饷不成!”
可事情发生,再骂也没用了,这辆车和货物在石滩上一堵,后续车辆也就没法移动了。没办法,少尉只能去后面叫了些移民过来,先设法把货物和车辆挪到一旁,让交通恢复,然后慢慢修复。
“一二三,推啊!”
沈元正就被喊了过来,跟着队友喊着号子推起了车。在他们旁边,还有些人抬着车上落下的货箱,往东边的山脚处搬。
一名与沈元正相熟的移民扛着两个小箱子,轻松地从缺了个轮子的马车旁边走过,经过的时候还小声对他调侃道:“用力啊,没吃饭呢!”
“你行你上啊!”沈元正瞪了他一眼,又在手上加了一把力气,车辆逐渐动了起来。
扛着箱子的移民走远了一点,把箱子放在货堆中,又转回身来,搓着手道:“好,上就上,等——”
“嗖!”
突然间,一声高速物体飞行的破空声传来,紧接着,移民发出一声哀嚎,一支羽箭插到了他的背上!
“倪葆!”沈元正眼睛瞪大,直直看着他,然而很快就没有功夫继续关注了,因为东边的山石后方突然杀了几十个凶神恶煞的匪徒出来,拿着弓箭,齐齐对准了这边!
“妈呀,怎么会有人在山上!”身边有人发出了惊慌失措的声音,扔下车子就往后跑。而他这么一跑,刚扶正的车子就又倾斜了过来。
“别跑!”沈元正眼疾手快,也不强撑车子了,就让它自然倒在地上,然后人一缩躲在了车后。“快躲过来!”
几名移民本来也想跑,听了他的劝解一下子反应过来,也缩到了车后。但还有几个跑得太快的已经来不及了,就这么冲到了无遮蔽的石滩中,然后箭雨很快落了下来……
“啊……!”
一人被射中后背,另一人被擦中了手臂,其它地方,还有几个一开始就暴露在外的移民被打中,皆叫喊了起来。
刚才那个少尉和两个兵也眼疾手快冲到马车后躲了过来,沈元正等人见了他们,感觉安心了不少,赶紧往中间挤挤,给他们让出了位置。
同时,沈元正还小心翼翼问道:“长官,怎么会有盗匪的?”
少尉解下自己的星雨步枪,解除保险,拉推枪栓上膛,同时还带着怒气说道:“我怎么知道,本来这条路人都死绝了……”
星星峡地形复杂,道路七拐八拐,容易埋伏,在过去商旅繁盛之时,也是常有盗匪出没的。但是前年商路被毁,盗匪没了寄生的基础,自然也就消声觅迹了。夏军稳定下占领区的秩序后,后勤营每年多次来往此地,路上别说盗匪了,就是活人都见不到一个,今天怎么会突然冒了这么多强人出来的?真是见鬼了!
總裁,請忍耐 安如魚
詭夢迷謠
说着,少尉就站起身来,以马车为凭依,向山上的匪徒开枪。不过他们躲在杂乱的石头后面,天上还不断有箭矢石头乱飞干扰射击,准头不佳。第一枪没中,推拉枪栓再来一枪,运气好打中一个正在射箭的,然后赶紧缩回车后换弹;稍后,第三枪认真瞄准,又打中一个刚露头的;第四枪……他们冲下来了!
现在山谷周边的士兵和移民被分成三部分:一部分已经穿越了河谷,在北方平地上看守马车;第二部分部分仍在河谷之南,等待发车;沈元正他们就正被困在了河谷中央,遭遇了突袭。或许,匪徒们也正是看到了他们这种前后不能相顾的窘困,才发动了突袭。
他不爱我
现在,他们见车队中居然有人开枪反击,南北两端也各有一小队兵支援过来,就明白不是射箭的时候了。他们收了弓,紧接着就掏出刀子,喊着不明所以的口号,从山石中冲杀了下来。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的匪徒从山南侧冲出来,向南边谷外的车队杀过去。
有几个移民躲在山脚下的货堆后,射箭的时候无虞,现在就被冲杀下来的匪徒逮到,遭遇了无妄之灾。
“不好!”少尉见状,一枪放倒一个冲得最快的匪徒,然后留着最后一颗子弹备用不打了,对身边的沈元正等人招呼道:“撤,向北跑!”
他们人实在是太少,即便有三杆枪,可对付这十倍的匪徒也力不从心啊!
總裁的蜜戀愛人 沁沁
沈元正他们没有意见,从刚才开始他们就心跳到了嗓子眼,危急之时只能听从专业人员的指示行事。
于是这些人当即就从车后向北冲了出去,在遍布碎石的石滩中跑着——可就在这时,一名匪徒看到了他们,毫不含糊将手中的斧头掷了过来。斧头在空中旋转着飞过来,不偏不倚正正砸中了少尉的右肩,少尉惨叫一声,脚步一个踉跄绊在石头上摔倒,手中的步枪也落在了地上。
“排长!”两名士兵叫了出来。
其中一人立刻转身抬枪上肩,“砰”的一声打中了这个掷斧手。而另一人则对移民们招呼道:“快,抬起排长,继续走!”然后也抬起枪,打中了另一个追击过来的匪徒。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可惜,他们拿的都是旧式的单发陨星步枪,打完一枪需要较多功夫装子弹,这关键时刻显然是来不及了。匪徒们被两枪打得一愣,但见没有再次开枪,就又怒吼着追击了过来。
两名移民当场应声,一左一右架起少尉,快步向前逃去。
沈元正本来也想上去搭把手,但那两人动作太快,他也插不进去。不过他看到了地上掉落的步枪,心中一动,捡了起来,又跟上了队伍。

d4p7n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 修改兩次-第841章 旅途就是人生展示-g42k3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华夏三年,共和2120年,1月18日,上谷郡,柔远县。
“呜~~~”
面前的一匹大马突然抬头嘶鸣起来,秦四娘吓了一条,退了一步,手中的一筐豆渣饼不小心撒了些出来。
但大马嘶鸣过后,却没有其它动作,而是把头伸进食槽里,继续吃起里面拌了豆渣的干草。
“四娘,愣什么呢?”前方不远处,另一名女移民胡妙姐见她这样子,扑哧笑了出来,“都多久了,还怕呢?我看这些马儿可乖得很呢。”
“哦,没事,就是突然来一下没料想……”秦四娘赶紧蹲下去把地上的豆饼捡回筐中,然后往右走了几步,绕过胡妙姐,继续给马舍中的其余马匹加餐。
她和丈夫雷川以及其它移民抵达柔远县的这个牧场已经半个多月了,过了年之后,他们就被重新编组,在牧场中边学边干,做起了伺育牲畜的活计。
如今冬天,外面草原都枯萎了,也不需放牧。大致上来说,男人们学着骑马,女人们负责喂马,更复杂的工作还没到学的时候。秦四娘就跟这胡妙姐还有几个女移民分到了一起,来这边喂马。
其实喂马倒是其次,关键是让她们熟悉熟悉马的性情,才好展开下一步的学习。秦四娘自小家贫,也没接触过多少牲畜,到现在还对着马舍中高大的马匹有些发怵。也没办法,这些马有引进自欧洲的森林马的血统,本来就是特别高大,一般小姑娘见了害怕也正常。
喂过豆饼后,她们又被一个牧场职工叫过去清理马舍,把烧过的炭灰扑到马粪上,再一点点铲出来。这工作有些脏,但她们也习惯了,用布掩住口鼻麻利地干起来,甚至还有余裕聊天。
“说起来,我家男人昨天回来说,他骑着马跑了好一段,好威风啊。”
“啊,秦姐姐,真羡慕你,有男人一路照应着。”
“哪啊,一路过来根本没见几面。再说了,男人还不好找啊?以胡姐儿你的身段,稍表露点,那些男人们还不抢着提亲啊?”
“哎呀……别说笑了。再说了,这朝不保夕的,与其找个移民搭伙过,还不如就在这牧场里嫁了,好歹也是有工资有粮有肉的正经工作……”
说到这里,秦四娘突然一愣。对啊,虽说自己这些移民们已经投入了新生活里,比之前去过的几个地方待的时间都要长,但毕竟没有正式定下名分,还是“临时工”,那么是不是还要继续上路?
她的猜疑最终变成了现实。
又在牧场生活了几个月,随着冬去春来,寒意渐去,移民们对牲畜已经逐渐熟悉了起来。男人们已经多半能骑马走上一段了,即使骑不了也能挥着鞭子赶着马群移动。女人们也放下了对马儿的警惕,能够自然地接触了。
而就在这时候,新的命令到来——该上路了。
经过几个月无忧无虑的草原集体生活,移民们大多已经对这里产生了感情。当一队军人进入牧场,宣布将“护送”他们继续西行后,不少人痛哭流涕,请求留在当地。
但其中一名中尉毫不留情地说道:“根据你们之前签订的合同,要一直到西域才算移民完成。柔远牧场只是让你们适应一下寒冷的冬季,学习畜牧技巧,不是让你们安家的!更何况,还有真正的农牧场要分配给你们呢,这就不要了?”
农场主任为雷川夫妇等有孩子的移民家庭求情,道:“他们都带着孩子,长途跋涉太过辛苦,万一夭折了,对谁都不好。”
但中尉思索再三,还是道:“合同就是合同,我也没法改变。而且,西行路漫漫,途中有小儿降生也是可能的,如今正可以演练一番。”
移民们没办法,只得再次收拾行李,与已经熟悉的农场劳工依依不舍地告别,再次踏上旅途。
他们回到柔远城中,乘火车沿漠南铁路前往云中郡(呼和浩特),在黄河岸边的东胜县换乘白鹿级运输船。这型船他们并不陌生,当初就是乘着它从平江府到了上海,如今再乘着它西进,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白鹿级拉起了长长的烟柱,顶着滔滔黄水向西前进。如今春意复苏,河边青草再度萌发,马群与牛羊惬意地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可惜,都不属于这些初来乍到的新人。
出了云中郡,进入朔方郡,沿岸人烟逐渐稀疏,甚至走上半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倒是能看到不少野兽。再沿着黄河拐向南,进入宁夏郡,才逐渐见到文明的气息。
傲嬌美人奴家牽定妳 PY
可惜,船只在宁夏没有长久停留,略微补充了些食水,就继续南下。而黄河段越往上流,水量就越少,渐渐变得无法通航。最终,他们抵达了宁夏郡南端的应理县(中卫),也就是黄河航路的终点,在此登陆驻扎下来。
在应理,移民管理司有一个“人口库”,从旧元国控制区收集了不少移民,以“战犯家眷”为主。但是,这些人可靠性存疑,用起来束手束脚,现在来了一批江南移民,正好拿来掺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豪门艳:涩女时代 十年一信
江南移民大约五百人,移民管理司又从人口库中提了二百少年男女,混编入小组之中,又整训了几天,然后继续西行。
华夏元年,夏军收复关中,将元国逐入巴蜀,在新得地区设立山西、陕西、云夏、西凉、安西五个行省。其中,云夏省就是移民们刚才走过的云中、朔方、宁夏等郡,此三郡有黄河水路贯通,且承担西北防务重任,故设一省。
而西凉省则以临洮、天水等郡为基地,看护河西走廊。自古中原沟通西域,北有茫茫大漠,南有险峻的青藏高原,只有河西走廊这一条窄窄的通道可供通行,堪称门户,故必设一省以屏护。
西凉省再往西,就是面积广大但形势复杂的安西省了,目前仍处于军管状态,也是这批移民们的目的地。
现在,移民们就要沿着河西走廊,继续西进。
元国在河西走廊从西到东设了沙州、肃州、甘州、永昌四路建制,夏国攻入后,将这四路改为玉门、酒泉、张掖、武威四郡,重点经营。
时至四月,西凉省没那么冷了,但仍然很干燥。所幸移民们在牧场呆了一个冬天,多少有些适应了。而且,这两年来枢密院将西进作为一个重点项目投入,花费重金走水路运来不少简易铁路,从应理往西沿着河西走廊搭了出去。虽然条件简陋,尚未运行蒸汽机车,只能用马匹牵引,但总比靠两条腿走靠谱许多。
移民们就这样挤在简陋的板车上,沿着铁路一路西行。可惜,纵使花费了大代价,铁路到现在也只铺到了张掖郡。接下来,几千里路,茫茫大漠,莽荒异域,就要他们自己的双腿去闯荡了。
……
华夏三年,4月21日,张掖郡。
汉武年间,霍去病西征,战匈奴而败之,“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掖”,故设张掖郡。过了张掖,就是无数传奇交织的西域了。
五代之后,中原势力逐渐从河西走廊衰退,西域回鹘人逐渐迁移过来。后来蒙元兴起,占据河西,收服了当地豪强编入军中迁入中原,又将当地各族农牧民分配给蒙古部族管理。两年前,元国大败,镇守甘肃的大将禾忽害怕华夏人沿着河西走廊一路攻来,在当地执行了严酷的坚壁清野政策,清除了人口,席卷走财物,毁坏城池,烧毁了农田和村庄。现在,这一片长条状面积不小的区域大部分仍是一片白地。
其中,张掖郡由于与黄河航路有了铁路连接,且当地有发源自青藏高原的黑河流经,水资源较充足,所以恢复得最快。华夏军在此地派驻了三个营的兵力,整修了张掖城,并种了一批粮食蔬果。
与移民们一同到来的,还有一个营的士兵,他们将把已经在当地驻扎一年之久的一个营换回后方休整。也是因为这个营的士兵在,移民们一路上都老老实实的。
移民们被安排在张掖城略作停留,以适应一下当地气候,顺便帮着干点农活。没几天,他们又等到了另一批移民的到来。不过与他们不同,这一批移民全部为年轻女性,也并非千里迢迢从江南而来,而是从临近的陕西、山西等省迁移过来的战犯家族的成员。她们将就近生活在张掖等城市中,做点简单的女工活,并且与愿意退伍后留在当地的士兵们结成新家庭。
5月1日,江南移民们继续出发。他们沿着黑水向西北行进了大约一百四十公里,然后转向正西,赶着大车,第一次真正进入荒漠地带。
车辚辚,马萧萧,满目望去不见绿意,尽是黄沙与荒石。风吹砂起,吹得人脸疼,砂石进入鞋中,走得硌脚。白日的烈日直晒晒得人炎热难耐,偏偏为了省水还不能多喝,而入了夜之后又突然冷了下来,变幻莫测。不少人走着走着就突然嚎哭了起来。
好在这段旅途只是小试牛刀,他们走了两天,就见到地上逐渐长出了草,再走些,甚至见到了河流。
移民管理司的护卫带着他们去了河边,取出罐子过滤沉淀,痛饮了河水,又就地宿了一晚。
5月17,他们奋力继续前进,抵达了酒泉城。
旧肃州城几乎已经完全毁坏,现在这个酒泉城是新建的。由于隔了一片沙漠,酒泉城的修建进度就要比张掖城差多了,实际上也就是个不大的土围子,城内也只驻扎了一个营,防御的关键是城墙上架着的15式88炮。
但是,相比周围的滚滚黄沙,酒泉城周边的环境还是不错的,有河流提供珍贵的水源,还有北方的黑山遮挡了一些风沙。
到了这里,护卫们终于宣布了一个好消息:酒泉需要一百名移民,男女各半,孩童不计。第一年,移民们会编成公社集体劳动,一年过后,成了家的移民户可以得到一百亩田地,缴纳十年租税后便可归自己所有。
这个条件在移民中引发了轰动,一百亩地啊,那是江南小农想都不敢想的大块地啊!虽说这西北的一百亩没法跟同面积的江南水田相比,但至少酒泉周边的耕地条件还不错,而且是熟地,有基础的水利设施,只要稍加修顿,就能有不错的产出了。因此,移民们争相报名,希望留在酒泉。但是,人数太多,最后只能抽签决定。
还是按照惯例,男女分排两条长队,依次从竹筒中抽签,抽到红头签便可留下。
雷川排在队伍前列,看着前面的人紧张到颤抖地上前抽签,而到现在一个也没中,都嘴角抽搐着返回队尾,自己的心脏也狂跳。
“到你了!”后面的沈元正一戳,雷川赶紧回过神来,上前看着那个被移民管理司的护卫抓在手里的竹筒,把心一横,眼一闭,就伸出手去,从里面抽了一根出来。
他感觉心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了,甚至不敢睁眼,但后面那么多人排着呢又不能拖延时间,只能害怕地抬起了眼皮,看向了手中的竹签——
签头赫然涂了显眼的红漆。
雷川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将竹签翻来覆去反复确认,最后终于确定无误,真的是红头签!
殘明虎嘯
他把签子高举起来,激动地大喊道:“中了,我中了!”
我的鬼帝姐姐妳惹不起
“呔,你中了什么?”前面的护卫从他手上拿过签子看了看,又随手插回了竹筒里,“还真是啊,可惜,你就只能停在这儿了。对了,我记得你有妻小的是吧?那也还行,那边也不用抽了,一起留下来吧。”
雷川激动不能自已,连连对这个一路上他一直暗中咒骂的护卫道谢:“谢谢你,谢谢,真是太谢谢了……”
说着,他的泪都留了出来,离家入海,跋涉万里,风餐雨露,到了现在,终于有家了啊!
旁边,沈元正拍了拍他的肩,道:“多大个人啊,还哭呢?赶紧找你娘子去吧。”
雷川转过头来看着他,强止住泪水,问道:“啊,好,我这人……哎,沈大哥儿,你抽中了吗?”
刚才说话这会儿,沈元正已经一个箭步上去,干脆利落地抽了一签出来。现在,他抬起手中光秃秃的竹签,摇头道:“我就没你这运气了,不过也好,就去西边见识见识吧。”
樱花树下不流泪 小猫要芒果
雷川遗憾地摇了摇头:“可惜,要是沈大哥能留下来,咱俩就能相互照应了,还能让浑家给你相个娘子……可惜。”
沈元正哈哈一笑,把签子掷回筒中,道:“天地之大,何处不能容身?雷兄弟,咱们在此别过了,你和你娘子,还有小牙儿,好生活着!”
说着,他就迈着大步回到了队尾,而雷川看了看他,赶紧去叫出秦四娘,找护卫办手续去了。
抽签过程继续下去,抽到的人自然欢天喜地,而更多的人不免垂头丧气。雷川与妻子相会,跟着其它的“幸运儿”们去了酒泉城中报道,登记名册、更新证件,等待趁着夏季赶紧整理即将属于自己的土地。
而沈元正与其它人则没有停留,再度收拾行装。等到一批军队从后方抵达,移民们就赶着大车,跟着军队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玉门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