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這隻妖怪不太冷笔趣-第五百四十章 氛圍終結者風采依舊相伴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天山脚下的草原。
周离载着团子,和槐序一起沿着两个草场中间的小路,往天山的方向骑——槐序把周离和楠哥的自行车弄了过来,十分方便。
小路是土路,有些颠簸。
看起来近在咫尺的天山骑过去真的好远,周离原先以为只有几公里的路,因为它真的就在眼前,但他们却差不多骑了十多公里才到山脚下。之后的路再骑车就不太方便了,恰好四周无人,槐序便又把车弄了回去。
是真的方便。
接着他们开始步行。
前方有个村子,已建起了洋房,村子背后的天山巍峨雄壮,远远的都还看得见雪白的山巅,走近了反而看不见了。有一条小溪穿过村子,小溪结了不少的冰,但仍在流动,能听见哗啦哗啦的水声。
槐序见周离往那方打量,便解释道:“这条小溪是从天山上流下来的雪水,应该是下午太阳太大了照化了。”
“哦。”
周离掏出手机,站定拍了一张照。
虽是冬天,风景还是很好。
槐序指着前方自顾自的说道:“这就是我印象中的天山了,只可惜是冬天,白惨惨的。我印象最深的样子应该是春天,天上高耸入云,但是妖怪们都很喜欢住在上面,山脚是一片青绿的草原,远远看去像张毯子,草原上一两栋小的木头房子,一群牛马吃草。”
“我想象得到。”
“那时候我有一匹马,我很喜欢那匹马。有时候我会骑着它出来逛,到处逛,反正到处都是草,它不怕饿,我饿一两顿也不怕。骑着它有一种随便什么地方我都能去的感觉。虽然它走得也很慢。”
“自由。”周离说道。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槐序连连点头,扭头一瞥周离,仿佛见到了知音。
“感觉挺好的。”
“就是好!”
熱門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愛下-第五百四十章 氛圍終結者風采依舊讀書
“你那匹是什么马?”周离又问。
“我不知道什么马,反正是匹好马,耐力很好,要跑的时候也跑得起来。”槐序说道,“我从来没给它吃过好料,我买不起,最多经常带它去找个野塘子给它洗澡搓背,但它一直老老实实的陪着我,从没生过病,一直到老死。”
“汗血宝马。”周离说道。
“怎么可能!”槐序觉得这个人没个好心,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弄得到汗血宝马,还非要这么说。
“那是当地产的马吗?”周离问。
“也不是。”槐序撇撇嘴,“当时这里产的马不行,又矮又丑,耐力可以,但是跑不快。”
“那你的马是哪来的?”
“偷的。”
“就知道。”
看来老妖怪这个习惯是积重难返了。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四十章 氛圍終結者風采依舊分享
老妖怪嘁了一声,振振有词:“我是从山贼手里偷的,那不叫偷!”
“那叫什么?”
“产、产检……”槐序磕磕碰碰的,扭头看向周离,用目光示意他快点为自己补充。
“铲奸除恶。”
精品都市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四十章 氛圍終結者風采依舊看書
“对对!铲奸除恶!”槐序说完还补充道,“我只是一下子没想起!”
“我好无语。”
“看那个马的样子,应该是乌孙马,当时被我们叫天马,是除了汗血宝马以外最好的马了。”槐序十分得意,“我偷的山贼头头的,放到现在恐怕不会比你开的那个四个圈的车子便宜。”
“你怎么那么闲?”周离很好奇。
“什么?哦,有时候忙得很,有时候又闲得很。”槐序又得意起来了,“因为我很厉害,弱的妖怪不需要我出手,所以就很闲。但一旦遇上别人收拾不了的妖怪了,我就得赶过去,再远都得赶过去,所以就很忙,要赶很久的路,有些妖怪还很难对付。有时候我还要跑回中原去。闲的时候我一般就骑着马出来到处乱逛,反正天高皇帝远。”
“知道,你有多动症。”周离表示了解。
“你才有!”槐序深深皱眉。
“你以前有工资吗?”周离又好奇道。
“肯定啊,有的,还不少。”槐序洋洋自得,“而且我很节省,所以攒了不少钱。”
“节省……”
“我还有副业呢!”槐序又说。
“副业……”
“嗯?你想说什么?”槐序扭头看着他。
“突然变得凶悍起来了呢。”周离小声的嘀咕道,挪开目光,“请继续。”
“我记得以前这里还有很多人,什么人都有,我说的是不同种族,说不一样的话,穿不一样的衣……”槐序正描述着,突然一顿,带着凛冽寒意的风吹得她耳鬓的发丝微扬,随即她吸了吸鼻子,“好多妖怪的味道,有些还有血腥气。”
“不要惹事。”周离说道,“我们是来逛的。”
“他们不来惹我就行。”
“嗯。”
周离也抬起头看向近在咫尺的天山,这次是真的近在咫尺了,严格说来,他们已经站在了天山的身上。
他不由微微皱着眉头。
本来他们只是路过,之所以走进这个在地图上都显不出确切地名来的地方,主要是槐序说了一句‘这个山顶有两个尖尖的地方好眼熟’,槐序很少一眼就觉得一个地方眼熟,因此他们决定进来看看。考虑到以前槐序的工作,如果这个地方妖怪真的很多的话,确实值得担忧。
跟随着槐序的记忆,他们继续往上走,往槐序眼熟的地方走。
地上的雪变得多了起来。
没走多远,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石窟——很明显不是自然形成的山洞,它有着开凿痕迹,只是远不如敦煌石窟凿刻精美。
周离下意识瞥向槐序。
槐序正在发呆。
过了一会儿,周离才问,声音很小:“有点不一样,是吗?”
槐序没吭声,迈步走了进去。
周离背着团子跟随其后。
石窟门口也飘进了些雪花,只薄薄的一层。走进去之后,对比之下,才更显出这个石窟的粗糙,甚至到处都是斧凿痕迹,只不过在时间的冲刷中这些痕迹已经变得淡了,显出桑沧感来。
石窟最里面的石壁上凿出了一尊神像,此外窟中只有两根石凳,长条形的,许是给人遮风避雨歇息用的,表面被磨得光滑。
周离走上前去,注视着神像。
神像高两米五左右,身上找不出传统神像的凿刻风格,既不威武强壮也不庄严宝相,只是一个瘦高的形象,两手各有一物,不知是何,依稀看得出身后长长的头发轮廓,面部五官则早已在风霜洗礼中模糊不清了。并且身上还有很多划痕,可能是后来人手贱所为。
周离扫过一遍之后,便目光下移,注视着神像的双手。
时不时偷瞄一眼身边的老妖怪。
身后背包里的团子动了动,发出一声慵懒的喵呜,随即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当地人扛着一只羊从洞口经过,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形象。
不经意的瞄了一眼,瞄见窟中居然有人,中年人不由楞了一下,上下打量一眼,随即出声喊道:“喂!你们是哪里来的?”
普通话还算标准。
这让周离有些意外。因为这边到了乡下偏远的地方,当地人、尤其是老一辈人,其实很多人都不会说普通话,会说的也说得很差,即使加上手势你也很难明白他们的意思。
“我们来旅游的。”
“旅游?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中年人还是十分疑惑。
“随便逛逛。”周离露出一个笑容,以显得善意,并夸奖道,“大叔你的普通话说得真好。”
“还可以。”大叔也笑了,然后对他们说,“你们是来巴里坤草原上玩的吧?往那边走,更好玩一点。要是去天山景区的话,走另一边,我们这个小村子又没有什么玩的,住的地方也没有,快出去吧,等下天黑了要下雪的,还可能会有狼。”
“等下就走。”周离觉得这个大叔也是个好说话的人,于是瞄向他肩上扛的羊,“大叔你的羊怎么了?被冻死了吗?”
“被狼咬死的,我的狗追了很远。”
“啊?”
“丢了几只,我就找到这一只。”大叔摇摇头,继续催促,“快走吧,晚上真的有狼,可能还有雪豹。冬天吃的不好找,它们就会下山,到时候你们就知道饿极了的猛兽有多吓人了。”
“知道了。”
这时一直站着注视神像没说话的槐序忽然扭过头,冒出一句:“那些失踪的,也可能是妖怪做的。”
大叔继续咧嘴笑,牙齿很白,兴许是累着了,他走进洞窟暂且将羊放下,喘了口气说:“这个年代哪还有什么妖怪?古时候才有。”
“真的有妖怪吗?”周离立马问。
“不知道,反正这边传说很多。”大叔指了指神像,“这个神像就是以前我们这里供的一个神,专门保佑我们不遭妖怪的。听说古时候我们这边的妖怪特别多特别凶,隔三差五就有畜生失踪,有时候它们还吃人。”
“是吗?”
周离睁大眼睛。
倒是省得他把话题往神像上引了。
于是他又问道:“这是什么时候凿的呢?”
“听说是汉代。”
“汉代……是观音菩萨吗?”
“不是。”大叔咧开嘴,“听以前的人说,这是古时候的一个将军,专门铲除妖怪的,经常来这里帮我们,每次我们都好酒好肉招待。后来这个将军不知道为什么要走了,他就对我们这里的人说,叫我们给他造个石头像,如果有妖怪来了,就在石头像前面放点东西,他会经常回来看看,看见有东西,他就会过来除妖。”
“好神奇。”
“嘿嘿都是故事,你乐意信就信,现在的年轻人些是都不信咯……”
“这样啊。”
周离若有所思。
将军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种流言能传这么多年,即使在这个封闭的地方也很了不得了,几乎是口口相传、代代相传,出现偏差也在所难免——可能他们只是想说这是个很厉害的军人,于是尊称为将军。
这时槐序又扭过了头,冒出一句:“他们正在逐渐苏醒,古时候的妖怪们。”
大叔愕然的看着他,扯了扯嘴角。
多漂亮一姑娘啊,怎么……
周离及时的出声道:“她有点中二,看电视剧看多了,你别理她……”
“哈哈……”
“这个神像很灵吗?”
“据说灵,但也只是传说。”大叔笑着说道,“都是骗人的。”
“以前是很灵的。”槐序这次直接转过了身,面向大叔,“后来这个神发现你们这些傻逼天天往上面放东西,狼来了的故事你听过没得?所以慢慢的这个才变得不灵起来的。”
“??”
大叔指着槐序,看向周离:“这是……”
周离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头,又摆了摆手,大叔立刻露出心照不宣的表情。
“谢谢你了大叔。”
“不谢,总之你们快出去吧。”
“以后如果又出现了妖怪,你们还可以来拜这个神。”这时槐序又开口了,她还强调道,“这次你们不要放东西了,你们要写下来,就把纸用石头压在神像前面就可以了,不要烧了,字写工整点。”
“……”
大叔朝周离点点头,扛起羊直接走了。
槐序皱着眉头:“真没礼貌。”
周离对她翻了个白眼,随即上前两步,走到神像面前,仰起头更仔细的打量起这尊神像。
万万没想到……
这竟然是老妖怪……
而看着神像满身岁月沧桑的痕迹,早已丢失了两千年前的模样,甚至辨不出面孔了,周离忽的又沉默了——这是他打认识槐序以来,最直观也最深刻的面对槐序的年纪,沉重得让他内心有些发堵。
身后忽的冒出一句:“我牛逼吧?”
周离:……
氛围消失。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二十三章 金城站看書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酒店房间。
槐序凭空出现,并直接躺了下来,抠着脖子说道:“我看我得想办法去弄一张合适的身份证,我也要光明正大的登记住旅店才行!”
“那是我的床。”
“啊?”
“你的是那张。”
“两张不都一样吗?你也没放东西啊。”
“我要睡窗边。”
“麻烦……”
槐序起身让了位置,又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不靠谱。”
優秀玄幻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愛下-第五百二十三章 金城站鑒賞
“为什么?”
“很难有适合的,住酒店不是光有身份证就够了的,还要查询,要比对。”周离耐心的解释,“所以你不仅要弄到一张身份证,还不能是那些意外去世的人的身份证,他们的用不了。你还要变成身份证原主的模样,以你的性格,还得找个帅哥帅哥美女的身份证。如果你是偷,别人发现身份证丢失了很快就会补办的,到时候你那张又不能用了。”
“真麻烦……”
槐序躺着长长的哎呀了一声。
团子跳到他身边,凑近他说道:“团子大人都可以喔!”
槐序坐起身翻了个白眼,然后捧着脸无聊的坐着,看周离从行李箱里将东西拿出来,等他收拾好出去吃牛肉面和羊肉串。
“你还带睡衣!?”
“是。”
“浴巾也带?”
“对。”
“一条毛巾不够用还是怎么?”
“不关你事。”
“真是磨叽……”槐序摇摇头,但继续看着,“卫生纸你也带?人家明明就有。”
“你别看。”
“我偏看!那又是什么?”
“湿厕纸。”
“咦人类真恶心,你还是变成妖怪吧。”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
周离直起身,长呼一口气,又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姜姨和楠哥,汇报安全和行踪,便搓搓手说道:“出去了吧。”
槐序立马站了起来,跟在他身后。
兰州的温度比雁城更低,雁城白天的气温尚在零上徘徊,偶尔零下一下下,而兰州一天中最低气温已经零下十几度了。
周离瞄了眼自己身上穿的超轻羽绒服,又扭头瞄了眼槐序的穿着,也是一身厚羽绒服,裹得厚厚的看起来居然有几分可爱是怎么回事?而且为什么这件羽绒服左胸还有个兔子图案?参照童装放大的么?
总之走出去应该不会让人感觉奇怪。
“你以前来过金城吗?”
“我给你点过牛肉串你忘了?”
“我说以前。”
“那肯定,以前金城没有现在这么大,但还是蛮重要的,那会儿这片土地上都没有几座像样的城。”槐序顿了下,“但是我也记不得了,这些记忆没有那么重要,基本上只有个大致印象,就是我肯定来过。具体的画面都没有了。”
“不那么重要么?”
“应该,估计,多半。”槐序如是说道,“但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就算再不重要,脑子里有一片地方是空的也很难受。”
“哦。”
那种感觉周离是想象不到的。
槐序的记忆恢复不仅很慢,而且毫无章法。
大多数妖怪苏醒后的记忆复苏都是有规律的,印象深刻的往往会先想起来,琐事会靠后些,甚至可能直接就遗忘掉了。对于一件比较大的事情会先记起这件事情本身,再慢慢丰富细节。也有些妖怪是根据时间线来的,基本都是由近及远。
槐序有些不同,他想起来的东西经常因为前后没有衔接,自己都会觉得莫名其妙。
“逛逛吧。”
周离抱着团子走出酒店。
兰州有共享电单车,倒是很方便,虽然冬天骑车冷,但他并不怕冷。
团子大人也不怕。
找一家网上口碑比较好的牛肉面店,点了一份包含羊肉串的套餐,周离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说:“楠哥说这里有一家烤肉店,叫有奴思,她看人生一串的时候就想吃得不得了,叫你给她送一把过去。”
“哦什么时候?”
“明天去吃吧,吃完逛逛……这样毫无头绪啊。”
火熱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二十三章 金城站展示
“怎么没有头绪了,不是知道店名了吗?”
“你的故地重游计划,金城站。”
“哦哦。”槐序想了想说,“我晚上努力想想,说不定我到这就梦见了呢。”
“叫号了。”
两人去端了面回来。
套餐里除了两碗面和十串羊肉之外,还有卤蛋和三碟小菜,七十块钱,其实性价比并不高,但考虑到是网红店,倒也不错了。
吃完之后。
槐序站在店门口,仰头看着前边已布满霓虹的城市,眼中有些迷茫。
他认为这个地方自己是来过的,当然也可能那时小小的金城与现今脚下站的位置并不重合,甚至可能与整个兰州市都没有重合之处,可历史早已将许多痕迹都掩盖了,当时的很多城池现在都埋在地下,就是他也无从考究。
但他当时所看见的,绝不是眼前的高楼大厦。
眼前似有一些画面闪过,是破旧的土黄色城池,但这些画面是悬空的,周围没有其他记忆将它们连接起来,就让他很难受。
而且刚才的面没有吃饱。
这时身旁适时的响起了周离的声音:“其实人的记忆忘得很快的,除了那些特别深刻的,可能当时储存这些记忆的细胞都已经死掉了。我记得小时候爷爷家的村子全是土路,弯弯绕绕的,还长着许多树和巴茅丛,很遮挡视线。后来修了水泥路,草和树也铲掉了,变得很亮堂,于是我回去的时候看见那条水泥路,就再也想不起原先的土路是什么样子了。我试着努力的想过,想不起来,我试着把它们对照起来联想,也不行,反而越是对照我脑中越是只有现在的水泥路,反倒弄得我很难受。”
“哦哦。”
槐序眼睛恢复神采,那些令他难受的画面也消失了,他过了一下才问:“后来你想起来了吗?”
“没有。”
“真遗憾。”
“有一些没那么容易被时间改变的东西。”周离想了想,“我觉得我们可以去那些险峻的、易守难攻的、容易作为军事要塞的地方看看,比如大山隘口或者山谷谷口,你肯定去过的。”
“那可不一定,我又不是普通小卒,我是专门镇压妖怪的天师部队,而且是最能打的,你说的这些东西对我们没用的。”
“哦。”
刚有的一点头绪又没有了。
周离继续思考,摇了摇头说:“那只有在兰州周边逛逛了,要是想不起就放弃兰州吧,我们直接进河西走廊。现在河西走廊的公路,无论高速还是国道应该都和古代道路差得不远,你肯定走过的。”
“这个自然。”
“我们尽量走国道。”
“好嘞!”
“那我们……去逛逛超市吧。”周离感觉自己和槐序站在这里已经吸引了很多女色狼的主意了,于是迈步走下台阶,“在一个陌生城市逛当地最大的超市很有意思的,我搜搜看。”
“这句话好耳熟。”
“楠哥说的。”
“啧啧……”
“对了我又想起了,兰州有博物馆的,而且据说是个特别值得一起的博物馆,保存着很多古代的东西,尤其是和丝路和西域相关的,要不我们现在去逛逛?不知道关门没有。”
“明天去吧,去逛超市。”
“好。”
周离又扫了一辆电单车,扭头没有见到槐序,左右找了找,才发现他居然跑到了隔壁排队买胡辣羊蹄,到还好,知道排队了。
一个没心没肺的老妖怪。

wwi44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章 上午展示-1ovjj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堂屋。
小婶坐在一条高板凳上,正在给郑梓豪整理衣领,一边理一边碎碎念的埋怨小叔给孩子穿个衣服连衣领都是塞在里面的。
周离在她对面坐下,十分乖巧。
小婶停止了碎碎念,抬头对他笑了笑:“在哪读书啊?”
“春明。”
“噢春明……哪个学校?”
“彩云大学。”
“是个好大学呀!”
“将就吧。”
“家里有几个啊?”
“还有个弟弟。”
“弟弟读……”
“比我小一级,也大一了。”
“在哪读啊?”
“清华。”
“哦哟那不得了!”
“是,他比我厉害。”
“你也厉害你也厉害……”
“我不行的。”
周离从小虽然孤僻,但这一类的对话他也经历过好多次了。老周那些生意上的朋友们就喜欢这样问他,讨厌死了,现在看来,可能全国的长辈面对陌生晚辈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
“你们三个是一个大学吗?”
周离耳朵动了动,听见身后传来的带着楠哥特征的脚步声,他保持着平静的表情,语气温和,继续回答:“也是一个高中。”
“那不错啊!你们放假了吗?”
一只手从周离后脖颈伸了过来,放在他脖子上,像是在取暖,但手却非常暖和,比他脖子还暖和。
靠在小婶腿上的郑梓豪见状立马跑了过来,跑到他身后,学着他和小郑姑娘的称呼喊着楠哥,似乎已经将昨晚的事忘掉了。
周离不动声色:“前几天就放假了,连夜回的雁城。”
“那挺早啊。”
“是。”
接着身后传出楠哥的声音:“今天天气挺好啊,大清早就出太阳了。”
小婶点点头回应:“这几天天气都挺好,在城里难得看到太阳,最近天天都有,就是只晒中午和下午那么几个小时。山上就不一样了,这个冬季里十天有八天都会出太阳,从早照到晚。”
“光线充足,果子甜。”楠哥话里带着笑意,让人听了很舒服,“小郑最近重了好多果树。”
“就是,等明年果子熟的时候我再带郑梓豪来摘点。”小婶也笑呵呵的。
“那感情好啊。”楠哥依然笑着,“自家种的果子纯天然无公害,而且这山上种的,说不定比外头卖的还甜。还可以来看看小郑。”
“就是就是!”小婶的想法被她完美戳中,“你们也可以多来呀!只要有果子熟的时候就来,管他的哟,一个摘一大包、摘三大包回去,反正郑芷蓝一个人在这里她也吃不完,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句话好,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可不是嘛。”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聊了起来,在此期间楠哥的手依然放在周离脖子上,让他只得老老实实的坐着,不敢动弹。
和先前小婶对周离的审问不同,现在进行的话题无疑要有意思得多,小婶的神采也大不一样。在楠哥的主导下,她们又换了好几个主题,都是很接地气的,无缝衔接,有些周离都听不懂,比如什么独生子女补贴和祖遗宅基地,但显然小婶非常感兴趣。
她们聊得非常高兴,沟通完全没有障碍,以至于周离差点以为楠哥已经将先前的事忘掉了。
“妈妈~~我饿了。”
“饿了呀?我去看看面煮好没得。”
小婶点头对楠哥笑了笑,起身往里走去。
飞扬跋扈
周离也立马起身,闷头跟在她身后,可只走出两步,就被楠哥揪着脖子拉了回来,被硬生生按着坐回板凳上。
君临韩娱
随即脖子上的手开始用力。
“你去哪?”
“我去看看面煮好没有。”
“你也饿了?”
“郑梓豪饿了。”周离目光往上,悄悄瞄了眼楠哥脸色,稍作沉默,“楠哥你好厉害,多亏你了。”
“啥?”
“刚才你没出来之前,我都尴尬死了,不知道说什么。”周离老实说道,并适时的投去不解的眼神,“你为什么和每个人都那么聊得来?而且你知道他们会对什么话题感兴趣。”
谢谢你,没有走远
“哪里哪里,你这转移话题的功力也不赖嘛!”楠哥笑眯眯的说。
“……”
周离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力道,他又沉默了一下,随即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楠哥手背上,手已经没有刚才暖和了,于是他说:“都凉了,怎么你的手这么容易凉?还是把手缩到外套里面去吧。”
“老子要捏死你!”
“?”
怎么取到了反效果呢?
周离紧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幸好这时小叔从里面走了出来,还端着一大盆面,楠哥这才放开周离脖子,并给了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周离扭头看向别处,站起身:“我去里面端碗。”
“有人端了。”小叔说。
“哦。”
早上煮的是鸡蛋面,煎鸡蛋用的猪油,煮面的时候又放了盐,加上豌豆尖,再洒上一搓葱花,其实就这么吃也是有盐有味、鲜味十足的。像是槐序就什么也不放,端着一大盆面便呼噜呼噜的吃起来,每一口都是一大夹,吃得香极了,给周围所有人源源不断的提供‘好胃口’的buff。
周离本身也懒得放什么的,但他见到楠哥把昨晚吃剩的青椒鸡倒进了碗里,立马就得到了一碗青椒鸡肉面,他也跟着学。
然后楠哥端着碗走出去,坐到门口吃,他还是跟着学,和楠哥坐到一起。
陽人陰差
现在还早,山上的晨雾远未散去,堆积在山谷里,淡金色的阳光照着雾气升腾,似乎也对胃口有不少增益效果。
“呼噜~~”
楠哥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似有些嫌弃。
“楠哥你吃豌豆尖么?”
“昂?”
“我夹给你。”
“你不吃昂?”
“你吃。”
“懂事。”
于是楠哥便将碗伸过去,看着他将豌豆尖往自己碗里夹,同时砸吧着嘴:“这山上的豌豆尖好像比我们山下的更好吃。”
“因为山上温度低。”
“嗯?”
“你少旷两节课你就知道,一些蔬菜在低温环境中会合成麦芽糖酶来保护自己不被冻死,吃起来就会有甜味。”周离解释道,“植物生理学的老师就讲过这个东西的,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白菜,俗话说霜打的白菜……”
“闭嘴。”
我的隐身战斗姬
“好的。”
“明天多掐一点。”
“知道了。”周离老实点头,“那还有好多呢,只是我好像看见有一支开花了,开花了是不是就不能吃了?”
“哦哟你在问我?你不是很懂么?你翻开书查课本啊。”
“小气。”
大明星的神級保鏢
“你才小气!”
“……”
周离专心吃面,不再理她。
吃完早饭也不是说就闲下来了,洗完碗后,郑芷蓝还有很多小动物要喂,大到牛马,小到鹌鹑,中间还有许多家禽家畜,还是比较忙的,要是遇到农忙时期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周离和楠哥跟着她转了一圈,回来休息一下,又要开始准备中午的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