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932章 一時糊塗推薦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早春,来自塞外的北风吹过五岭,让岭南的春花迟迟不得绽放。广州港,一条条糖船陆续开来,又是一年的霜糖上市开始。
从入冬开始,流求、福建、岭南等各地的甘蔗种植园,都开始砍伐甘蔗,一捆捆的甘蔗砍下来后,送往附近的糖厂,先进行粗糖加工,然后再往广州、武安、福州等几个大港里的秦家制糖坊再次加工,最后还有部份将从海上运往太平港,在那里进行最后的精细再加工,生产成各式各样的糖产品。
到了二月开始,太平港秦家糖坊便开始陆续出货,一条条糖船南下北上,满载着霜糖、冰糖,白砂糖、赤砂糖、红糖、黑糖、花糖、奶糖等各式糖,这些是当今大唐最受欢迎的商货之一。
顶级的霜糖、冰糖只是高级贵族们才享受的起的奢侈品,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一般的中小贵族官员们,都只能用白砂糖,而一般的饭店酒楼则多是用黑糖红糖等。
糖更成了大唐重要的外销特产,每年都能从胡商那里赚取大量的黄金白银,朝廷甚至特意将糖与茶、盐等并列为特种商货,设立糖引,实行榷卖制度,征收糖税。
转运司更是设立有专门的糖仓,和买和卖,每年都要从秦家拿到不少份额的糖,然后转手售卖,狠赚一笔。
“去年岭南天气不错,甘蔗收成好,而且除岭南外,流求、福建和云南三道也新增了许多甘蔗种植园,这让我们今年的糖产量能大涨不少,但是要货的商家依然太多。”
一名秦家大管事跟秦琅汇报道。
秦琅却并没怎么在意,他已经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动身启程返回长安了。秦家的管事们赶在他离开前,排着队来汇报请示。
糖是秦家最赚钱的产业之一,这天下的糖分为三种,秦家的白糖,天竺的霜糖,还有大唐的石蜜。
在过去,天竺霜糖拥有着压倒性的竞争优势,每年都大量贩售到大唐,赚的盆满钵满,还一糖难求。而大唐本土的糖也称石蜜,相比之下不论是品相还是甜度都远远不如,只能占据中低端的市场。
可自从秦家白糖横空出世之后,唐人就都爱上了,也将天竺人的霜糖弃之如破鞋,那玩意黄黄的也好意思称为霜糖?
人家秦家的白糖才配叫霜糖,而人家那冰糖,更是跟宝石一个晶莹璀璨。从此,天竺人的霜糖在大唐再无市场,原本那些眼高于底的天竺糖商,地位也一落千丈。
到现如今,这些天竺糖商,已经完全变成了秦家糖的原料供应商,他们费心千辛万苦的把天竺粗糖运来大唐,拿来跟秦家换真正的白糖,再带回天竺售卖,甚至是贩卖到波斯等地,很快又找到了一条发财之路。
对于这些商人来说,他们反正是买东卖西,并没有影响多大,只是浪费了几年时间,损失了一些现成的渠道而已,天竺霜糖品牌倒下,真正损失受害的,其实是天竺以及扶南、林邑、真腊、狮子国等那些东南诸国的制糖者。
他们的糖从过去供不应求,利润高昂,到沦为了大唐秦糖的原材料,这其中的利润只剩下了很少很少。
风光的好日子一去不返。
凭着跨时代的技术碾压,秦糖成为了糖界的新龙头,绝对霸主。不过秦琅也知道不能吃独食,所以虽然秦琅对于核心的制糖工艺一直严格保密,防范极严,但却不介意与别人共享利益。
熱門連載小說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932章 一時糊塗展示
整个秦糖有如今的地位,也与当初他的这个策略是分不开的,秦家掌握核心工艺配方,然后拉了不少个战略合作伙伴,这些合作伙伴都是精挑细选的,既有朝中的顶级权贵,如长孙无忌高士廉房玄龄等,甚至还给皇帝、皇后和太子干股分红。
另一方面,也还选了秦家最可靠的盟友老程家老牛家等,同时也给秦琼续弦崔氏家族等一些山东五姓亲戚机会,一起合伙。
精品都市小說 貞觀俗人-第932章 一時糊塗鑒賞
这是最强的资源整合,各个方面都打通了,有长孙无忌等的朝堂背景做靠山,更别说皇帝都是收了保护费的,而山东士族的加入,也是共享了他们强大的商业渠道和人手。
正因此,当初秦家糖业才能迅速的扩张,短短几年后就完全把天竺霜糖给打下去,畅销海内外。
甚至后来,秦琅还在利润分配这块,做了极高明的创举,他特意搞出来一套经销商制度,给他的合伙人们分块划区,让他们分销白糖,秦家负责生产,然后将糖分销给各家,各家再每家一块糖区,再分销零售下去。
这个模式后世烂大街,但在此时很了得,既给各家分享了足够的利润,同时也最大的调用了各家的渠道、人手等,让秦家的糖能够铺遍大唐每个角落,甚至销往海外。
这也是一个让利的过程,好处秦琅并没有独得。
更别说,后来他又积极劝说合作伙伴们在南方建立甘蔗种植园,购买奴隶种植甘蔗,为秦糖再添一份力,同时也多得一份利润。
这过程里,秦琅也拉了更多的新伙伴进来,让围绕着秦糖的这个利益团体更加强大。
秦糖的产量,取决于如今各家合作伙伴们的甘蔗种植园,他们的甘蔗种植数量,决定着产量。而秦家高超的工艺,又保证了这项买卖的高附加值,保证了这买卖的长期稳定性。
下游各经销商伙伴们,则负责把秦糖畅通的销往各地,且控制着整个糖市场的稳定,不让出现窜货甚至是互相拼价格的恶性竞争,以维持秦糖的品牌。
各家在整个框架下,每年都能赚取很满意的利润。
今年糖产量大增,对于秦琅来说,并没太值得高兴的,糖现在已经只是一项买卖了,糖产量增加了,但按照早前约定的各家合作协议,新增的糖产量,也是要按比例划分给各家合伙的经销商的。
利润共享,多出来的产量,也并不是秦家自己再吞下,秦家控制着核心的一环,其实赚的本来已经是大头了。
“按以前的约定,召开白糖商会会议吧。”
白糖商会是以秦家牵头,各大合作伙伴们联合组成的商会,这个商会控制着整个大唐糖业的方方面面,完全把持了市场,为了协调行业的各个环节,维持好市场,保护大家共同的利益,所以建立了这个商会。
優秀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第932章 一時糊塗展示
这个组织有商会理事会,拥有名誉会长,以及商会执行会长,商会秘书长,另外还有监事会,拥有监事长。
整个商会拥有十七名执行理事,一百多名理事,另有九人监事。
这些人共同组成了控制整个大唐甚至全天下白糖产业的白糖商会,最重要的十七名执行理事,代表的便是整个糖业里最重要的十七家。
其中秦家地位最高,故此拥有名誉会长、商会执行会长、商行秘书长这三个位置,并在理事会十七个执行理事中也占据一席,同时,还在监事会也占有监事一席。
这个商会,比起大唐一般的商会来,合作性更高,对整个行业的控制权也更强。
甚至衍生到海陆运输、奴隶贩卖、土地交易、海外殖民、边疆拓荒商屯等诸方面。
这个组织其实是当初秦琅把四海商号的那一套管理机构拿来用了,四海商号做为一个海上贸易商业机构,也是秦琅拉了许多家一起合伙组建的,为了便于管理,所以四海商号有股东大会,由股东大会选出负有商号决策权的董事会,同时又选出监事会负责监督董事会。
董事会又雇佣专门的管事团队,负责日常经营。
当初这样做,也是因为四海商号毕竟是各家合伙的生意,要想合伙买卖做的好,那么一个好的制度很重要,既要整合各家的优质资源,也要防范有合伙人乱来瞎搞,所以不预不立,提前建立好一个制度,既让各家能够按规章制度参与决策,又要防止过份干预管理。
各大门阀世家都有自己的产业,但多数情况下都是自家经营,很少这种多家联合,且规模还大的,所以秦琅拿出了这套后世公司制度来,确实是比较先进的,各家也都表示满意。
一切按制度来,四海商号经营这几年,规模越来越大,为各家赚取了大量的利润,每年各家都能得到许多分红派息,同时内部还没出现过什么乱子。
不管是东宫也好,还是秦琅也罢,又或是哪位合伙人,并不能直接干涉商号的运行,都得通过董事会的决策。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 ptt-第932章 一時糊塗看書
这个董事会决策,管理层执行的架构,还曾让李世民说过这完全是仿的朝廷政事堂制度,中书门下决策,尚书省执行,说秦琅这是把治国之道用到了经商之上,还说他杀鸡用牛刀。
但效果也确实是好。
反正重大决策,都是董事会说了算,董事会呢又是以多数表决为准。而这董事会的董事,由股东大会推选出来,又是靠股东们手时的股份份额来决定的,股东大会能选出董事会,也能罢掉重选。
董事会还要受到监事会的监督,监事会只向股东大会负责。
秦家做为四海商号的大股东,秦家派出的代表自然是董事会成员,甚至还出任董事长,但这个董事长并不能跟一般商号里的掌柜一样事事说了算,他在董事会上也只有一张投票权,但是秦家手里握着的股份份额,却能在股东大会上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尤其是秦家跟其它股东们的关系都好,毕竟整个商号都是他牵头建立的,许多伙伴也都是秦家挑进来的,故此秦家在董事会上虽也只有一张票,但在股东大会上,却是有着最强的影响力,而整个商号的管理层,各大管事们,也都是秦家挑选的。
实际上四海商号还是秦家在经营,只是说各家的参与度较高,参与最高决策。
白糖商会是一个行会组织,不是一家商号,所以建立的是商会理事会、监事会,但各家的利益相关,因此运行的模式其实也差不多,商会理事会便是决策层,各家会员都要服从决策,否则,就会被整个行业孤立,甚至是攻击。
“今年糖产量大增,我们几个私下议了一下,是否再设立一个林邑经销区,由我们秦家自己经销?”
管事说着自己的打算,林邑女王跟自家三郎的关系,人尽皆知,如今广州都知道卫公不仅跟林邑女王是情人,而且人家林邑女王都怀了卫公的孩子,甚至都已经正式授封卫公为林邑的摄政王了,还加了个响亮的尊号。
因此新设一个林邑白糖经销区,由秦家自己经销无疑是个不错的主意,以秦琅与林邑女王的关系,秦家能很快在林邑国把白糖销售网铺开,到时一年能新增不少利润。
秦琅听了却并没有露出高兴神色,反而是皱起了眉头,他停下了手头的活,抬起头来望着这位五十多岁的大管事,眼神变的凌厉起来。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短视,你在破坏我们一手建立起来的白糖秩序,秦家糖业这几年能有这么大的发展,你以为就全凭我们一家之力吗?不,这是各家合伙人联手努力的结果,大家能一路合作,开创今天这大好的局面,最重要的就是让利。”
“合作双赢,互惠互利,可现在你却只想着往自己的碗里多扒拉一份,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别人就会少一份,那本来应当是属于他们的。这个坏头一开,以后大家都乱来,规矩没了,以后还谈什么合作?”
“到时有人跑到别人的地盘去窜货销售,有人私自抬高甘蔗粗糖收购价格,甚至有人凭借着自己控制的运输等渠道,卡脖子涨价格······”
管事被说的不敢吭声。
“我们家在白糖商会地位特殊,是带头的,所以做事更得公平公正,若是搞这些小动作,别人就会不服。人心一散,各怀私心,这合伙的买卖也就别想干下去了。”
“秦伯,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家族考虑,但有的时候目光要放长远,切莫因小失大,要是都照你这样想,那我们秦家干脆握着秘方,自己种自己产然后自己卖就好了,还跟人合伙做什么?”
“三郎我一时糊涂。”
“算了,你明白了就好。今年新增的产量,直接在白糖商会理事会上提出来,与大家商议划分一下这些新增的产量份额,要做到公平公正,我们秦家呢,还是老规矩,不参与到分销这一块去。”
管事汗涔涔的退下去了。
秦琅摇了摇头,总有许多人自认聪明,但其实只是些愚蠢的小聪明。
秦琅需要的是整个糖业联盟的稳定,这样才是秦家糖业利益的最大化,更不用说,赚钱还只是小事,这个糖业联盟,还能为根基不深的秦家,拉拢更多的朋友,这些,可不是一点点蝇头小利能换的回来的。

扣人心弦的小說 貞觀俗人討論-第928章 徵召還朝熱推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岭南。
二月底的广州却还陷入一场倒春寒之中,连热闹的广州码头都显得要冷清了许多,习惯了岭南凉爽春季的南人,也忍不住躲屋里烤起火来。
虽说远离中原,但广州通商天下,联络四海,那些走南闷北的商人们本就消息灵通。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 愛下-第928章 徵召還朝推薦
码头各大商馆里,商人们一边聚堆烤火喝茶,一边也在交流着各种信息,互通有无,既有各地的商业信息,也有来自内地长安的政情时事。这几天,广州港谈论的最多的一个新闻,无疑就是太上皇驾崩于太极宫长生殿了。
享年七十一岁的太上皇龙驭归天,其实对商人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盖因为这位大唐开国之君,早在九年前就已经退位了。当今天子在位已九年,所以太上皇驾崩,丝毫不会影响到如今的局势政策半点分豪。
商人们最看重的还是政策的稳定性,尤其是贞观朝对工商的重视发展,若是当今重工商兴贸易的天可汗驾崩于太极宫,估计每一个商人都会如丧考妣,每个人都会担忧未来的政局走向,不知道是否会人亡政息。
可大明宫里那位太上皇走了吗,日子还是照旧。
丧讯已经传到广州。
广州经略使行辕、都督府衙第一时间树起了白幡,衙役们也四处向处州县乡里传发丧讯,接着就是要举国为太上皇服丧。
好在太上皇的国丧,普通百姓其实影响不大,督府有令,岭南九府诸州禁娱乐饮酒七天,禁婚姻嫁娶七天。
七天后,恢复正常。
都督府和各地官府、学校,都要设立祭台,遥向长安祭奠上皇驭天。
围坐炭炉前,打个边炉,以茶代酒,大家也都换下了华丽的丝绸夹袄、貂皮大衣,难得穿上了布衣。
其实这布衣看着素,却是武安府秦家特产的白棉花所织棉布,配上谅山山区里的土僚们所织的僚锦,表面相素,暗则低调奢华。
广州的商人也是抱团的,就看港口码头建的那一排排的会馆就知道了,第一大会馆便是长安会馆,这是来自中原京畿长安的商人们,这些商人有个特点,多是权贵们的台前掌柜。
每一个都是实力雄厚,财大气粗,个个背后非富既贵,不是宰相就是王公,最次也得是个外戚,你要是后面只有个候伯将军做后台,你都只能在长安会馆里做个跑腿的。
仅次于长安会馆的则是洛阳会馆,洛阳会馆则以山东士族为主,山东五姓七宗,什么刘张赵王颜等。都是有名的百年甚至数百年的士族门阀大姓。
这两大顶级的会馆后面,则是扬州会馆、益州会馆、荆州会馆、杭州会馆等各地商人抱团建立的,其背后也多是一地之豪强大姓。
反倒是如广州会馆,桂州会馆、邕州会馆、交州会馆这些岭南本地的商帮,显得有些势弱,不论是会馆的占地规模,馆舍的高低大小,甚至是雇佣的人员等等,都远不如那些过江龙。
就连武安会馆,都要远比广州会馆等大的多。
至于什么江西会馆,潇湘会馆、福建会馆、浙江会馆、江东会馆等等,就更小了。
可不管是哪个会馆里的商人,都喜欢谈论时事,甚至侃侃而谈,指点江山,俨然一副政事堂宰相的模样。
长孙复抱着个茶壶,听着那些来自京师的同伴们的侃侃而谈,却只是一言不发,这位复姓长孙的商家,一听姓就知道不一般,事实上这位也确实是当今皇后族人,是河南长孙氏的庶出子弟,在外为长孙家奔走,打理商业。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就是宰相赵国公长孙无忌家的族侄,顶着长孙家族的头衔,不过他只是很卑贱的一个旁枝庶出子,甚至还是个婢女生的。在大唐,婢女所生的孩子,有时卑贱的都不能记入族谱,不被宗族承认地位。
特别如果那婢女还是个奴婢而不是雇佣的女婢,那有时可能所生之子也会沦为奴隶的地位,既不是家族承认的子弟,又似乎不完全是奴婢下人,但实际上这类婢生子,长大后地位处境非常低。
家族的名声地位,爵位财富等跟他们根本没有关系,他们最好的出路,其实就是为家族打理事务,做一个可靠的管事。
算是一个高级点的奴仆,但依然摆脱不了这种身份。
长孙复从小就明白这一点,也很早开始为长孙家奔走,如今四十许的他,在族中以精明能干著称,甚至得到长孙无忌的数次赞赏,现在更是坐镇广州,执掌着长孙家在岭南的产业。
相比于长安,他更喜欢广州。
天高皇帝远,在这里,人人尊敬他,这尊敬大多来自长孙二字,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在这里,不会有人特意纠正他并不是长孙家族的子弟,不会说他只是个下人。
他就是长孙家族的代表。
“听说圣旨召卫公火速返回长安。”
渤海高家的高大临笑道,“卫公可还是献陵的山陵使,肯定要回去的,听说因卫公不在京,圣人又点了七位前宰相和现宰相共任山陵使。”
“其实卫公当山陵使早就把献陵营建好了,甚至当今圣人的九嵕山昭陵,也已经营建数年,大体都建好了。”
太上皇的献陵是封土为陵,而当今天子的昭陵则是因山为陵,封土陵就是直接在一块平地上堆一座巨大的人造土山出来做帝王陵,而因山为陵是选一座山,挖出帝王陵寝。
因山为陵,无疑工程量更小一些。
不过昭陵早早营建,花费却很大,皇帝圈了很大一块地,做为陵区,整个九嵕山做为皇帝山陵,然后围绕着九嵕山要建陵宫、陵城,又在外围划出了数以百计的位置,特赏赐给贞观朝的这些佐命元勋功臣将相,还有勋戚世家等等。
得到陪葬昭陵荣耀的各大家族,也早早就开始在修建自家的陵墓,基本上都是覆土型的,早早提前修建,堆好土留好位置,然后还要建一个小庄园,各种石人石马等,能修上好多年。
仅一个昭陵,帝陵和勋戚们的墓的修建,就招募了无数的工匠、民夫去做工,甚至带动了礼泉县的繁荣,礼泉县人口大增,消费大涨。
修陵墓是很耗费钱财的,光是石匠数量就十分惊人,贞观以来,朝廷财政充足,两税法后,摊丁入亩,折役入亩,使的工匠们都摆脱了极大的负担,以前朝廷动不动征召做役,免费,还得自带干粮。
现在改成雇佣了,花钱雇役,工匠们的待遇水涨船高,都很期盼着能接到官府的征召,因为现在做工有钱了,工钱还不少。
像是营建献陵昭陵这样的活,那都是大活,能一干好些年,除了每年农忙季节暂时停工外,工匠们一年能干很多个月,有稳定的一笔收入,工钱还不低,尤其是石匠。
因需求大增,所以石匠们的待遇那是水涨船高,这几年关中石匠们的收入提升了几倍了。
导致无数的农家贫民子弟,都跑去学石匠,这活以前都属苦活,费力气又辛苦还脏,但现在收入却是百工里较高的,仅次于铁匠,还排到了木匠之前。
干一年下来,能新置不少田地,干个几年,就能起个新房了。
好多父亲带上儿子,兄长带着弟弟干的。
而对于商人来说,这些大工程也是他们赚钱的好项目,提供各种原料自不用说,甚至是修各种窑,比如砖窑、炭窑、瓦窑等,这些可都算是高技术高利润的产业。
更别说什么从数千里外采购运输一些巨木、巨石等材料了,那利润更高。
岭南长安会馆的这些关中商人,好多的经营项目里,就有从岭南采购各种木材石料等运回关中的。
这种活一般的小商行干不了,必须得是他们这些大商行才能干的了,且有利可图。
就如年前卫公提出要重修大瘐岭梅关路,从规划设计到动工,再到建成通路,联通岭南北两边,全程近百里,却不过几个月就完工了。
其效率之高,相当惊人。
而这里的秘诀也很简单,就是梅关新道规划路线很好,其次便是采用了招商包工的形式,大大提升了工程效率。
秦琅并没有采用传统的那种官府主持,征召民夫施工的办法,而是直接把整条梅关新道,拆分成了多个项目,然后竞标招商,一切都是商业模式,签订契约,预付打款三成,分阶段验收合格后付款。
商人们开山的开山,伐树的伐树,提供石料的提供石料,修渠的修渠,铺路的铺路,一个百里梅关新道,拆分成大小上百个工程分包后,商人们各展其长。
从江南西道南端的赣州溯章水到大余,出大瘐岭梅关,沿北江支流浈水经南雄、始兴至韶关,再顺北江经曲江、英德、清远,南抵广州。
梅关新道,与北江航道两个工程同时开工,历时不过几个月,就全线峻工。
宽达一丈的梅关新道,长达百里,在以往最难走的梅岭上,也全铺上了青石板,这条道路一通,可以说让广州瞬间又打通了一条任督大脉。
无数的商货,直接翻越梅岭,联通江南。
这比传统的湘桂通道,节省了太多时间,更别说距离江南地区,也更近了。

lfziw优美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第882章 始亂終棄秦三郎推薦-ma093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秦琅喝着银耳汤,“你去给我把阿姹打发了,就说爨归王这事办差了,我秦琅不是那种仗势欺人夺人妻女的人,这事呢就当是个闹剧,不提也罢,让她回去吧。公主也回交州了,阿姹也便随爨归王一起回昆州吧。”
张超笑着道,“人家都送上门来了,不要白不要,我看这阿姹平时虽然有些凶有些冷,可换身衣裙倒也挺有一番味道的,你不如就收下嘛,这长夜漫漫,被窝里有个人不也挺好。”
“你就不怕这阿姹其实是个刺客?万一她是来行刺的呢?”
张超赶紧道,“她敢,量她夫妻也没这个胆子。再说,谁会把妻子送人床上来行刺啊?”
秦琅终究是拒绝了。
这跟阿侬那事不一样,当初阿侬是自己自愿,虽说也是半被逼无奈,可终究你情我愿的事情。而现在是爨归王卖老婆,哪怕阿姹来了,这事情说出去,终究是难听,甚至不止难听这么简单。
再者,秦琅也觉得这阿姹未必就那么可靠,万一是个刺客呢?就算不是刺客,这也摆明了是爨归王送到身边的探子啊。
“赶紧给我送走,我又不缺女人,只要我点个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赶着往我床上钻?”
张超笑着去了。
然后又回来说那阿姹不肯走,还说这事情她是自愿的,并说她愿意给秦琅做妾,但要带着小儿子守忠一起过来,还说可以给守忠改姓秦,又说希望秦琅将来能送守忠到长安去生活,最好是能进国子监读书云云。
“这娘们倒是挺厉害啊。”
秦琅摇摇头,还是拒绝了。
阿姹是一朵美丽的花,但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轻易碰不得。
“三郎,我倒觉得不如收了,这阿姹可是乌蒙部的半个当家,乌蒙山地蛮骑可是乌蛮三十七部中最彪悍的,若是你收了阿姹,这乌蒙部岂不马上就为你所用,到时打东爨,正好让他们打前锋······”
“滚,打个爨氏,老子用的着这么费尽心思么?”
这一晚上,阿姹却并没走,秦琅没见她,她硬是就呆在屋外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阿姹从院里走出去,然后收拾了下自己的包袱便又回来了,爨归王一夜未眠,坐在门口看着阿姹回来,眼睛赤红,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阿姹对他视而未见,径直进屋收拾东西,然后走出门。
走了几步,停下,没有回头,站在那里说道,“秦公昨夜待我很温柔,待我随秦公到了广州后,我会派人来接守忠。”
“走了!”
爨归王握紧拳头,双眼赤红,站起来咬牙切齿,可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眼睁睁的看着阿姹走远了。
秦琅吃过早饭动身起程,阿姹仍穿着昨晚的那套汉式衣裙带着几个乌蒙女蛮跟在后面。
“阿姹夫人何意?”秦琅无奈。
阿姹却很淡然,“我现在是你的妾侍了,顺便问一句,你屋里有几个妾,我现在排第几?”
崛起吧,小白领
“阿姹夫人请回吧!”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跟爨归王已经和离了,现在我是你的人。”
“可我并没有同意啊。”
“我们乌蛮女子蛮的很,打定主意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九头牛都拉不回,不管怎样,现在我就是你的妾侍了,你去哪,我便跟到哪,回头我会派人去把我儿守忠接到身边,你替我送他到长安入国子监读书·····”阿姹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理会秦琅的意思。
“阿姹夫人?”
“卫公,我昨夜在你府中一夜,不管你如何对外解释,现在整个通海的人都知道爨归王把妻子送你,你留宿一夜。很快,整个滇地的人都会知道这事,卫公既然背了这名头,又何必在意其它,以你的身份,你也不会惧点什么风言风语吧?还是说,卫公嫌弃我人老色衰?又或是讨厌我脸上这刺青?”
“夫人挺好,只是这事太过荒唐?”
“有什么荒唐的,你们男人不常说女人如衣物吗?我们女人不过是那可以随意抛弃更换甚至是赠人的衣物罢了,这也是女人的悲哀。”
秦琅劝说了几句。
结果阿姹道,“我曾经满心托付那人,以为可以托付终生,想不到终究还是错付了,秦公以为那样的男人,还值得我再回去吗?”
秦琅拒绝阿姹相随,结果阿姹却依然自顾自的骑马跟随在队伍后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送行的队伍里也有爨归王,许多人当着他面指指点点,爨归王沉默着一声不吭。
“把你妻子领回去!”秦琅没好气的对这个家伙道,真是凭白惹一身骚。
賽爾號之緣滅三生前傳 影箜
“阿姹如今已与我休离,跟我没有关系了,她的来去是自由的,归王只有一个恳求,愿卫公能够善待她。”
这种话听着更让人恶心厌烦。
“卫公既然昨夜都收用了阿姹,如今为何又说这般不负责的话?卫公难道也是那种吃干抹净不守信用的人?”爨归王居然不顾众在在旁,大声的问道。
秦琅差点暴走。
“爨归王,你放肆!”
“卫公,难道某说错了吗?多少人看到阿姹昨天晚上进了你府,留宿一整夜,天亮才归,收拾了东西又跟着你了,你难道要说昨天晚上你们孤男寡女两人什么也没干?”
他故意把话说的很大声。
四周一片哄笑之声,尤其是程处默等居然还吹起了口哨,秦琅临走了,想不到还给他们送了这么大一乐子。
他们倒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反觉得秦琅很有本事啊,当然,爨归王的无耻也是刷新众人的眼界,而那位阿姹昨夜居然真的去了三郎那,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秦琅招手叫来阿姹。
“阿姹夫人,你跟爨归王解释一下,我们昨夜面都没见,更没什么其它,你还是跟他回去吧,这事闹的不像话了。”
阿姹看着秦琅,却瞧都没瞧爨归王一眼,当着众人面,阿姹道,“卫公昨夜搂着阿姹欢好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那时还说阿姹身上有股独特的幽香,还说阿姹身上的纹身很好看呢,怎么今天当众却说见都没见?卫公是嫌弃阿姹了吗?”
哄声四起。
这下彻底坐实爨归王的话了,甚至让秦琅有了渣男的标签,连程处默都有些看不下去,特意过来小声道,“三郎啊,咱们可不能做那种始乱终弃的事啊,既然这爨归王赠妻,三郎你也没拒绝,收都收用了,那就干脆把人带走就是,你怎么能裤子一提,然后就吃干抹净不认帐了呢,这可不是咱们长安爷们能做的事啊!”
秦琅瞪了他一眼,“滚,瞎起什么哄,老子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吗?”
牛见虎也道,“就是,咱们三郎向来是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想当初陇右之战的时候,人家睡了吐谷浑公主,睡了名王的又胞胎女儿,可有不承认?”
“三郎啊,这到底怎么个回事?”
一群勋戚贵族都围着秦琅,想打听下这离奇的绯闻八卦。
秦琅看着爨归王,又看着阿姹,到真是让他们夫妻俩搞的晕头转向了,再看看四周的人,就连程处默他们都不相信他是清白的了,别人自然更不会信了。
“阿姹,你这样做,可是让你自己没有半分退路了啊。”
客家等郎妹 紅火妹
阿姹却很自然的道,“我早说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听说三郎也是名神箭手,这道理肯定比我懂,我们乌蛮女子很蛮,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转。”
“阿姹你这是赖上我了?”
“卫公多我一个也不多吧,何况我也并没有那么差,不是吗?”
鳳舞之馭獸太子妃 李箏
“若是两情相悦,倒是不在乎,可问题是这事情我感觉被强上了,让我觉得很别扭,我这人吧,不喜欢被人强迫,我更喜欢掌握主动。”
“卫公就原谅阿姹一次吧,请带我离开,给我保留最后一点体面,我现在一刻也不想再看到那个男人!”阿姹说着,居然眼角流下了眼泪。
这让秦琅大为惊讶,本来总觉得这事就是他们夫妻俩设的一个套,心怀不轨,另有图谋的,可是现在却怎么感觉越来越狗血了。
难道爨归王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送出老婆,而阿姹因此看透了这个男人,心灰意冷,便想跟他离开?
“其实有很多其它办法的,何必非要用这一个?”
秦琅也不太愿意让人围着看笑话,阿姹的眼泪让他有些心疼,虽然也只是半信半疑,终究不愿意在这被人当猴看,反正一个女蛮子愿意跟着就跟着先,还能妨碍他到哪去?
仙剑蜀山
再者,其实内心深处里,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愿意投怀送抱的,不管是不是另有居心,终究是能让人内心愉悦一下的。
“我带你走也可以,但我秦琅可不是那种能够被人随便欺骗甚至是利用的人,你可要先想好了,一旦真跟我走了,可就没有回头路了。”秦琅道。
阿姹望着这个年轻的男人,毫不犹豫的道,“我不后悔,我也早做好了准备了,我们女人本就是无根的浮萍,无干的藤蔓,找到一颗大树依附,本就是命运。只要卫公不嫌弃我就好。”
秦琅摇了摇头,然后也懒得再理会爨归王等人,直接便上马启程,身后留下一片嘘声,似乎觉得卫国公终究还是被阿姹揭穿虚伪面目,有些可笑。
而爨归王站在那里,一直望着阿姹,但从始至终,走到身影完全消失不见,阿姹也没有看过她一眼。
再也不见那个身影,爨归王怅然若失,心堵的难受。
而四面还尽是一片嘲讽之声,人人对这个送老婆的家伙不屑一顾,纷纷远离。

w61n9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第880章休妻讓妻爲哪般閲讀-xk8vl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贞观八年三月。
杞麓湖畔秀山下,爨归王看着跟随自己十余年的阿姹,常年习练武艺的她虽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但看着却依然年轻,有如少女般健美。
这些年,她对自己是毫无保留的付出,甚至有如一个姐姐在照顾一个弟弟。
“阿姹,我有一个想法。”
“你说。”阿姹一如继往的对丈夫信任着。
他扫视了一遍周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凑到她耳边低语一阵。
阿姹的眼睛猛的睁大了许多,眼中满是不敢置信,脸上也没了半点血色,惨白惨白。
“你说什么?”她颤抖着声音道。
“阿姹,这是为了我们爨氏,也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我知道这样对你太残忍了,可那秦琅绝非易与之辈,我若不肯拿出些真正让他放心的来,他是不会相信我的。”
“可是我跟了你十八年,十三岁便嫁给你了,我为你生下三个孩子,我们······”说着,阿姹说不下去了,泣不成声,这个在乌蒙部落里能顶半边天的女蛮将,在丈夫面前从来都是小女依人般的温柔,可现在,丈夫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知道你委屈了,可是我们如今面临的是灭顶之灾,稍有不慎就可能要举族灭绝,阿姹,就算我欠你的。秦琅这人虽狠辣无情,但对女人却是名声不错,那金鸡垌的阿侬,跟了她之后便还不错,甚至他对阿侬之子也视如已出······”
“你不要说了,归王,我们何必要如此,大不了我们跟句町侬金虎一样,跟他们拼了,实在不行,我们也往南迁!你们爨氏本就是汉朝时南迁的汉人,与孟李等共称南人八姓,当初举族避祸南迁滇地,不也经营了这么大的家业,如今就算这里呆不住,可我们继续往南,那边的诸蛮遍地,并没有什么太强的势力,我们一样有机会重整旗鼓,再创家业的······”
爨归王摇了摇头,“谈何容易,如今这家业,是我爨家历代先祖,用了近五百年才打下来的,当年南迁创业,家族上下一心,才能在这蛮荒之中立足建立基业。然而你看现在的爨家,一盘散沙,内斗不止,这样的爨家一旦树倒就是猢狲散,哪还可能团结一心,再说,秦琅也不会让我们爨家南迁的,你以为那句町侬三娘,还有如今自称蛮皇的孟谷悮能有什么好结果?不会的,秦琅现在不动他,只是暂时而已,不出三五年,秦琅便会挥兵渡江,将他们一一扫灭······”
阿姹颤抖着,甚至绝望着。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自己深爱甚至崇拜的男人,在这种时候会说出如此无情的话来。
“你不要抛弃我,就算死我也愿意陪你一起。”
“阿姹,我信你,我也爱你,可我身上还肩负着爨氏家族,我不仅是你的丈夫,我还是孩子们的父亲,爨氏五百年打下来的基业,不能毁于我的手上!”
阿姹颤抖着,“你父亲才是爨氏的家主。”
爨归王向阿姹跪下,扶着她的手,“阿姹,我求你了,为了爨氏,为了我们的孩子们,你就委屈一下吧。”
來時的路
丹武圣尊
“你是个男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阿姹突然觉得丈夫是如此的陌生。
“我向你保证,将来一定会把你接回来的!”
阿姹惨笑。
十八年的一心付出,结果却换来这样的结局,有如晴天霹雳。
“难道女人在你们男人的眼里,真的只如衣物一般?”
·······
良久。
阿姹抹干净了眼泪,眼神也坚定了起来。
“你起来吧,不是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吗,我们夫妻十八年,你用不着跪我。你放心,我会按你的要求去做的,不是为了爨家,也不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只是因为我跟了你十八年,爱你十八年,如今,就算最后再为你做一件事吧。但愿你将来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爨归王咬咬牙,但还是没收回主意。
他要把自己的妻子送给秦琅做妾,这个念头也不知道怎么起的,却挥之不去。即将要离开杞麓湖返回滇池,要去完成秦琅交给他的投名状任务,临走之前,他却心神不宁。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 欲念无罪
秦琅给的任务很艰巨,但他相信秦琅要的只是他的态度,只要他行动了就行,并不一定要真的能杀掉爨乾福等人。可心里总有股子莫名的不安,有如一种被猛兽盯住的感觉,十分危险。
他曾见过秦琅看阿姹的眼神中有欣赏赞美之意,也听闻这位年轻的卫公有许多美姬艳妾,既有名满长安的女校书,也有南蛮寡妇阿侬,甚至还有吐谷浑的可汗之女等,这是一个风流种子。
他在长安当奴隶的时候,是宫奴,专门在御马厩养马,也听说过许多长安贵人们的事,知道这些人风流好色,甚至有些人就是喜爱别人的妻女。
燈語
“阿姹,如今爨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长安天子在我们周边已经设置了西宁、南宁、东宁三都督府,册封皇子亲王镇守,又设立昆明、永昌二都督府,派两位宰相级心腹重臣分封于滇池、洱海,现在秦琅又南边和东边设立了通海和牂牁二都督府,再加上刚设立的弄栋、姚安等县,即将也要设一个姚州都督府,你还不明白吗,他们根本就没给我们留下半分余地,这是欲完全拔除我们爨氏的基业啊,可这个时候了,我父亲却还只是畏惧中原唐人,爨乾福等人却还总在想着如何吞并我们西爨·······”
“唐人对我们现在是四面包围,步步紧逼。”
阿姹惨白着脸,声音冰冷的道,“所以你一堂堂大丈夫,就想到送娘子?这又算什么本事?你一直以来都认为你跟那些山里部落的莽汉们不一样,你有见识有能力,还对妻儿温柔······”
“阿姹,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我们爨家需要你的牺牲。”
阿姹道,“我不过三十多岁的蛮族妇人,那卫国公年轻英俊,风流潇洒,能看的上我这样的残花败柳?就算你想送,人家都未必肯收。”
“不,我见到他看你的眼神,对你很欣赏,我也是男人,我知道那眼神背后的心思。”
“不要再说了,我感觉恶心。”
“阿姹,我也是万不得已,我只盼你到了他身边后,能够替我们说说话,我也别无奢求,但愿意最后秦琅真能兑现诺言,最后给我们西爨留有一线余地便好,到时平灭东爨后,按约给我们姚州都督府,让我们爨氏能够继续存续,我也在这里向你承诺,将来,若我能得姚州都督之职,我定将这都督之职和家主之位传给我们的长子守隅。”
“阿姹,你也不希望,我们的儿子守隅和他的兄弟们,将来如我一样,被俘往长安,贬为宫奴,为唐人养马,甚至是被阉为宦官吧?”
阿姹向来佩服丈夫的眼光,认为他眼光长远,见识比起滇地的南人总要强上许多,可是现在,听着这些话,她却浑身发抖。
“你回头让人给我送一封休书来,还有,如果卫国公真不嫌弃我愿意收下我,那我只有一个要求,三郎守忠才三岁,我舍不得他,我要把他一起带过去。”
归王摇头,“守忠是我儿子,爨家人,我不能让他认别人做父!”
阿姹冷冷道,“我不也是你妻子?这是我唯一的条件,若是不答应,那这事便休要再提,我们也不要再做夫妻了,我自回我娘家乌蒙部。”
爨归王咬咬牙,看着眼神坚定的妻子,“好。”
两人沉默了一会。
爨归王站起来,伸手去拉妻子手,阿姹却甩开了,“我先回去了,有结果了派人来通知我,我也不想再见你,就这样吧。”
目送着妻子离去,爨归王站在原地,双手紧握成拳,咬牙切齿。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是最不堪的一目,可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一步,如果送出妻子,真能换的爨家保留一脉,他觉得这终究是值得的。
他爱阿姹,可身为男人,身上肩负着更多。
時尚先生 語笑闌珊
······
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秦琅,见到来辞行的爨归王,简单的交谈几句后,爨归王递过一个信封。
原以为里面会是银票庄票一类的东西,结果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封休书。
休掉妻子阿姹。
印章鲜红,指纹都还是新鲜的。
我在火葬場工作這5年
“贤伉俪这是闹什么别扭了?可我要帮忙调和?”秦琅问。
爨归王拜伏地上,恭敬的说出了自己让妻的打算。
秦琅惊的目瞪口呆,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男人?
看着屁股高高撅起的爨归王,秦琅觉得自己三观尽毁。
“你开什么玩笑?”
洪荒之我為人祖 熊二先生
“卫公,这不是玩笑,这是我的诚意和决心,归王对大唐忠心耿耿,对卫公敬仰无比······”
“你这是侮辱我!”秦琅有些恼怒。
“卫公,阿姹今年三十,虽从我十八年,但你也看到,她依然年轻健美,她到了卫公身边后,定会对卫公体贴服侍的·····”
“不要说了,我秦三郎哪里看起来像那种夺人妻女的人?”
“不是卫公夺我妻女,是我爨归王自愿赠妻,阿姹也仰慕卫公自愿跟随·····”
“滚,现在就滚,马上滚,滚回滇池去,想办法先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要紧,不要总是想这些歪门邪道,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要出卖,算什么男人,这样的人,让我如何信任?你连自己的女人都要出卖,我如何能相信你不会背叛大唐背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