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線上看-一八八 孫猴子平息舉報信,小獅子插足花白約讀書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7场第1场次——公安局飞来一封举报信。
随着花璟末的南归,西门大官人的阴魂认主,小林总那里的闹鬼告一段落了,捉鬼诸事就不了了之了,一切看似归于了平静……等腾出手来,派小林子按原计划绑架小菜鸟的小女朋友王小玲的时候,人家早就辞职不干,不知去向了。
市公安局花璟末办公室。
花璟末归来的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单位,翻看放在桌上的“近期工作简报”及一些文件通知。这时,有个声音传入心海,花璟末不禁皱眉:
“老九,你南边去,一切顺利吗?”
花璟末没好气地说:
“拜你所赐,一切安好。只要你离开了我这里,一切顺风顺水,这还用问?”
“哈哈,这句话,我也正要告诉你呢!自从你离开了这里,我给你做的善后工作也是顺风顺水。多亏因为我厌恶南边的潮湿没有跟随你去,才能完成你未尽的事业。你说你拍拍屁股就溜,留我给你擦屁股,我可真是命苦哦!”
花璟末一边看文件,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他诉苦——如何攻击小林总的电脑、手机,破坏了花璟末的视频,让他的兴师问罪败北而归……
如何让按摩房美女品尝一番西门式的技法;如何让小林总发疯发狂……
如何救下小菜鸟的小女朋友王小玲……
在十八弯村,如何相遇鬼狐阴魂,了解这一场因人狐报恩而引发的李神再世的始末,并如何成为李神仙骗局的终结者,解散了神仙府邸的一杆人,让李神仙洗心革面,让神仙府邸将来成为乡村振兴里的旅游强项……
西门大官人看到花璟末的手指呆滞,不再翻页,他就知道,他被自己在短短一周时间里的一系列壮举吸引了,心底里升腾起了一股敬佩之情!
西门大官人附身阴魂正要问他:
“怎么样?是不是对我佩服得要五体投地?我也不要你五体投地,你好歹点个头、露个笑脸,不赶我走就行了。”
“咚咚……”有人敲门!
“请进!”
办公室小杨干事进来说:
“花副局长,局长让你去他办公室!”
听闻局长召唤,花璟末不敢迟疑,快速赶到。
双福市公安局的孙局长,借用西门大官人的原话就是——外表姓孙,长得一副尖嘴猴腮相,孙猴子是也;内里姓怂,窝囊透顶,对上奉承巴结,对下对有背景有势力的不敢造次,一力抬着捧着,浓软包是也。
每次见到花璟末,不像是见到下属的样子,像是见到他身后的大林总——低头哈腰,满脸堆笑,这也是花璟末最为不耻的。这不,他又小心翼翼地、未语先笑地切入了召见下属的主题:
“哈哈……璟末,市纪委转过来一封匿名举报信,你看一下。我已经替你回复了上面,说是经过调查,举报不实,实为案子当事人的打击报复。大林总那里……也告知一下,孙某帮你压了下去,已经扫除了隐患!”
“好个屁胆子的孙猴子,有必要传给大林总吗?你的这个奉承巴结——吃相太难看!”西门大官人先声夺人地在花璟末心里骂上了。
花璟末打开了举报信,信上举报的是他作为公职人员经商、涉黑的事情,有根有据,情绪愤慨,说得有眉有眼……
花璟末看了,未发一语,把信揣在口袋里,起身告辞道:
“谢谢孙局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要处理公务去了。”
他阴沉着脸出了孙局长的办公室,西门大官人开启了日常唠叨:
“这个孙猴子就是没有腰杆子,没有脊梁,像条软虫似的硬气不起来!”
“老九,你说这个举报信会是谁?”
花璟末在心里说道:
“我得罪的人多了,谁知道是谁?”
“老九,我看你是有恃无恐,在双福市有大林总罩着,怕甚举报信,也懒得思索了。就像我那个时候,认了蔡京蔡太师为干爹,仕途上也是一帆风顺。我玩了半辈子女人,最后也被女人玩死了,确切说是被潘金莲玩挂的……呜呜!”
“老九,举报之人,前几年的事你不用去想,就想最近几天发生的事。你不是摧毁了二号拘禁地吗?除过‘小二木’还有谁?”
咳……花璟末冷笑了一下,他一是被西门大官人的“小二木”——小林总逗笑了;二是,觉得他小林总真是自不量力,他不提醒我倒是忘了要加快“收拾他”的进度……
在花璟末的心里,一封举报信像一颗小石子投进了水面上,好歹也荡起一圈圈涟漪。
回到办公室的花璟末接待了两个部门同事上的工作衔接,又参加了一个案情分析会,竟然就忙到了中午下班时间了。
同事们一个个都匆匆忙忙地走出了单位,或是有孩子要接送,或是有家人、午餐在等候,现在活成孤家寡人的花璟末,虽然迈出了单位门,却不知道该去呢了?
他想着约白丽华吃个午饭,告诉她白父的事情,可是又没有提前电话,她恐怕是回家了。正当他迟疑的时候,单位尽头的路口转进来一个人,老远就打着招呼:
“璟末,这里!”
还是西门大官人眼尖,他提前报告着花璟末:
“老九,快看!穿着米色大衣,围着红围巾,长发披肩,妖妖娆娆的美女,不是我的李瓶儿,你的白天鹅——白丽华吗?真是‘想丽华丽华到’啊!太好了,想死了,我的宝贝!”
花璟末也朝她招招手,快步走了过去,他正好有一肚子话要告诉她。
就在他们相向而行的时候,一辆豪车开了进来,偏偏就停在了他俩相距的路上,副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个人,朝着花璟末喊:
“璟哥哥!”
花璟末看到一个穿着时髦、顶着一头黄色卷发的小狮子从车上下来,一蹦三尺高地就挽住了自己的胳膊,用甜得化不开的声音撒娇道:
精华都市异能 西門慶之九世劫笔趣-一八八 孫猴子平息舉報信,小獅子插足花白約
“璟哥哥,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我怀疑你要忘了小狮子了!”
花璟末一对上林虺儿那对小鹿般清澈的眼神,就不觉掉进了她的柔波里,难以自拔,用罕见的柔意回应她——他伸出了微凉的手指,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宠溺地说:
“你这样奔奔跳跳的,一点法庭上小书记员的沉稳都没有,愁人!”
“璟哥哥,这会儿是下班时间啊,是见我璟哥哥的时刻,我要沉稳干嘛?我就要调皮,就要可人!哼……”
“璟哥哥,我是来接你下班的,爸爸回到林公馆了,他想和我们吃个午饭,我们这就走吧!”
花璟末温柔地梳理了一下她的刘海,用舍不得离开的眼神说:
“好,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
他俩甜言蜜语地你一言我一语,全然不顾一旁白丽华的感受。只要小狮子出现在眼前,花璟末的眼睛就像摸了胶水似的,粘在她的身上挪不开了。还是小狮子看到了一旁的白丽华,她甜甜地对她说:
“白姐姐,要不要一起去我们家吃午饭啊?”
白丽华笑笑说:
“不了,你们去吧!我有事去办,再见!”
说完,白丽华挺胸仰头,从容不迫地从他们身边走过。
白丽华还顾不上心痛心酸,她边走边想:璟末,看起来像是中了蛊一样,不正常得厉害——他刚才见到我,还是一副急切的样子往我这边走……
怎么林虺儿一出现,他就像是忘了我的存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至少,应该打声招呼啊?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一七六 新病心病性病,林子壯子梯子推薦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66场第1场次——小林总三打小林子。
小林总对人家小林子无耻扯平后,两个人终于开启了和平对话的环节,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事情。
一个躺在沙发上发问:
“小林子,中午你打电话说小菜鸟的那个女朋友找到了?”
一个半蹲在沙发跟前说:
“是,大哥。费了我们半天功夫,终于查清了。那个女孩子和菜鸟是小学同学,一同在我们双福市,她在玩具厂打工,叫王小玲。”
“好你个小菜鸟,你飞了你自己,飞不了女朋友。去,给我抓来,我们把她卖到深山老林里给人当媳妇,能卖个三十万吧?”
“绝对能卖个三十万,上一次那个矮矮胖胖的都卖了三十万,这次这个长得可水灵了!大哥,要不要先给开个苞、尝个鲜?”
西门庆听到此话,一个飞跃跳到小林子肩头,扯着他的耳朵说:
“你这个瓜子,你是哪壶不开你偏提哪壶?你这是找打!”
还没等西门庆的灵魂说完,啪——一个耳光就赏给了小林子,小林子迷惑不解地说:
“大哥,上次那个说是让你尝鲜,你就打我,说是长得丑。这次水灵灵的大眼睛、樱桃小口,可漂亮了,你又打我?我……我不服!”
小林总看到桌上那五副药,又急火攻心,怒不可遏地说:
“不服也得服。我还不想服药、敷药,都得服。你小子有什么不服的?看到那药了吗?”
“大哥,中药都用上了?你怎么了?视频没打开,急火攻心了?”
黑科技垄断巨头
“小林子,你大哥这次可跌惨了。不止肝火旺盛啊,还添了一种新病?”
“心病?你有什么心病?是不是新月小区那个大学生不跟你了,或是她找小白脸让你堵住了?”
西门庆的灵魂趴在他的肩膀上笑的直颤:
“哈哈……哈哈…..不幸被你言中了,但是人没堵住,在柜子里藏着呢。不是心理上、精神上的心病,是男人下半身的一种新病!你又要领赏了!“
果不其然,还没等西门大官人说完笑完,啪——小林子另一个脸上公平地赏了一巴掌。
“呜呜……大哥,你又打我,你是平分脸色吗?嫌半边红,半边白,都要给染上红颜色吗?呜呜……我一张嘴就找打!”
“小林子,平时你说话也不这样啊?今天怎么了?说出来的话,句句都要戳我的心窝子?新月小区的美佳人,是大家闺秀,不是去乖乖上学,就是在家乖乖想我,你偏要说她红杏出墙!”
“大哥,不是她长得太漂亮,太招摇了吗?如果不是新月小区的,那就是明珠小区的那个小寡妇?”
鬼魂西门庆听了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边笑边说:
“左右脸都打遍了,这下你还找打,硬要说你家的小林总被出轨、被绿帽,你脑子有病吧?”
啪——一声,小林总坐起来就给小林子脑门上拍了一把,恨铁不成钢地说:
“你小子今天非要让我从头到脚都飘绿,你才罢休?一个个都给我来个出轨你才高兴?啥毛病?”
我是流氓我怕谁
“大哥,那你得的是什么病?”
“什么病?我还不好说出口。反正医生让我闭关修炼,远离女色,修身养心。”
“我知道了,大哥你得了性病!”
哈哈,魂灵西门庆又笑开了怀,赶紧对他说:
“快跑,臭小子,你又要挨揍!”
小林总说添了个新病,他听成了心病,最后又说性病,气得小林总站了起来就要开打……
小林子见势不妙,撒腿就跑。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66场第2场次——彬彬有礼店定阴谋。
小林子从林公馆出来,边走边骂:
“自己得了性病,还不让人说?住在新月小区的那个大学生,交了好几个男朋友,人家趁你不在就在你买的房子里度蜜月,你知道什么?你个矮大叔,你包养人家,人家包养小白脸……还不兴人说!”
边骂边掏出电话,拨通“大壮”:
“喂,壮子,今晚干一票去!”
“什么票?”
“就是我们调查的小菜鸟那个小女朋友,水灵灵的那个。”
“王小玲。”
“对,你现在出来,我们商量一下绑票方案。”
“小林哥,那就“彬彬有礼”冷饮店见!”
“你把那个地方还号上了,是不是看上里面的哪个妹子?”
“不不,那个地方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好几票都是在那里设计成功的——手到擒来!”
魂灵西门庆告别了恶心的小林总,附身在小林子身上了,这会儿听懂了他电话里的意思,心里嘀咕:
这个害人精要祸害人家水灵灵的大姑娘,要绑来,不知道怎么折磨后,又要拐卖在大山里。怎么办?老九现在坐船去几千公里外的南边了,远水解不了近难……
他屁股一拍走人了,留下我给他擦屁股——善后。小林总那个脏东西刚收拾完,又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英雄救美”是我西门庆最爱啊!虽然她无缘见到我的潘安貌,但是这个美还得救,救美人我西门大官人——责无旁贷。
小林总胖乎乎,西门大官人趴在他的肩膀上等于睡在了肉垫子上,就是舒服。
现在,这个瘦猴子小林哪哪都是骨头,就像睡在了干柴堆上,咯得他不舒服。他索性窝在他的头发堆里,才舒服多了,但是他头油太重——恶心。
他比壮子来得早,便把手肘搁在桌子上,用手撑着头,看起来想是在思考问题……
大壮一进来,看到他这个样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问:
“林子哥,你在考虑什么人生大事呢?想得如此出神?”
“壮子,你来了。我……我哪是个勤于动脑的人?我是头重头晕,不支撑一下,怕是头就耷拉下来了。”
“怎么了?感冒了吗?”
小林子给他们点了一些冷饮、糕点、美食,两个人坐下来边吃边聊。
咱们这样这样……
然后那样那样……
魂灵西门大官人趴在他的头上,听得是真真的,他戳戳小林子的头,再撕撕大壮的头发,反正干什么他们都发现不了,便对他们说:
“你们好狠的计谋啊!可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让我给咱找这个“梯子”去!

o73p2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西門慶之九世劫 線上看-一六六 豹落平陽被犬欺,拿出家底買性命分享-hmycb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7场第1场次——豹哥负荆请罪。
豹哥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林公馆的右边小楼里,等待上面的惩罚。
他惴惴不安地等在一楼大厅,已有一个小时了。他坐是不敢坐的,跪也没说跪哪,他就画地为牢,乖乖地站在那里……
深秋时节,天气凉爽,他却一个劲地冒冷汗,他提心吊胆,自己失手放跑了人质,不知道上面要如何处置自己?
手下的人出出进进这座小楼,豹哥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过了一会儿,大哥身边的第一得用大将小林子下来了,他怯怯地叫住:
“小林子大哥,烦请通报一下,我来领罚了。”
小林子厌弃地看了看他,说:
“你跟着大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哥的规矩你不懂吗?怎么就把人管丢了呢?”
“他……他说得头头是道,连昨晚……”
“行了,留着这话亲自给大哥交代吧!他正在上面陪几个要员打麻将,待会儿罚你,先脸朝墙站着——面壁思过吧!”
“是!是,小林哥。”此刻,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他,那还是威风八面的豹哥?早已是卸了爪子,拔了牙齿的一头病豹……
豹哥面壁思过,听着墙上的挂钟啧啧啧……地一分一分走着,他还在回想着今早的经过……不可能知道这个……不可能知道那个……顿时,他的脑袋里写满了“不可能”和“白见鬼”。
想着,想着,他突然“啊”了一声,抱着头蹲了下来,婆娑着头,自言自语着脑子里一直闪显的那些话……
小林哥经过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朝他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
“你在这里给谁装疯卖傻着呢?谁吃你这一套?好好想想看给咱们的大哥怎么交代吧?”
女總裁的頂級高手
“小林哥,我没有装疯卖傻,我早上真的是见鬼了!”
长天云秀
豪门恋:霸道老公腹黑妻 源明月
“见鬼了,见鬼了!你怎么没让鬼把你的魂勾走呢?我看是鬼都见你是个废物,看着恶心……呸!”
说完话的他,还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偏偏就吐在上嘴唇上,豹哥准备用手擦掉,小林哥厌恶地呵斥道:
“不许擦!用舌头卷掉,咽掉!”
豹哥听到此,将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没去擦,也没收回,眼睛却越来越气愤,越来越通红!
美人如花隔云端 青语
突然,他超前了一步,用手将小林哥的衣领攥住,另一个手上去就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刮子,大喊:
“你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欺负到你豹哥的头上来了?豹哥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呢!”
啪啪……小林哥的手也没闲着,左右开弓给豹哥了两个耳光。
豹哥完全被他激怒了,骂到:
暴風校園
“好你个小子,敢打你爷爷,你活得不耐烦了,爷爷就带你去死,让今早的鬼把我们的命都勾走!”
说完,他用自己的大肥头就要装向小林哥的小白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二楼楼梯上一个人发话了:
“住头!”豹哥听对了,不是叫他猪头,也不是住——手,而是住——头!
眼看他的头就要肇事的时候,听到踩刹车的命令,他来了个猛急停,与小林哥的头来了一个“一厘米之恋”。
诱妻成瘾:司少,请止步 糖糖糖衣
豹哥扭过头一看,是大哥——小林总林兴安。他用力放下小林,把他推了个趔趄,倒退了好几步……
“大哥!”豹哥一步跨三个台阶上了二楼,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了小林总的面前。
“跟我进来!”小林总脸色阴沉地走进了小书房,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大哥!”进来之后,豹哥不知道是站着好,还是跪着好?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小林总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赐座了——虽出乎豹哥的意料,但他还不敢完全放松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他屁股占了一点位置,小心翼翼地斜坐着,准备随时罚站或罚跪!
“豹子,你跟着我干,有多长时间了?”
“大哥,十年零三个月了。”
“这次是头回吧?”
“是大哥,这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手,谁知道竟然栽在一个臭小子手里了。”
豹哥一脸的羞愧难当……
“这次,这一票我们共得五十万大洋,那两个小子分得了二十万,那二十万是他们应得的。”
“我们的人票在关押的时候丢了,误了人家的大事。按照道上的规矩,我们不但要把得的吐出来,还要赔偿人家相同的数目。”
“给了那两小子二十万后,还剩三十万,全部给人拿出来,还差七十万的缺口,你说这七十万谁掏?”
“大哥,人在我那里丢的,这个钱我掏!可是我全部的家底就是个五十万,求大哥先垫支上!我以后慢慢给大哥还。”
“豹子,你是跟着我干的元老重臣了,人丢了,你可是丢脑袋的岔。念你跟我的时间长,又念你是首犯,用钱买你的命,我是法外开恩了。”
“谢谢大哥!这两天我就把钱凑齐!”
“豹子,若有下次,用啥都买不了你的命了。”
無敵特警橫掃三國
“是,大哥!”
“你这下给我仔仔细细地说说今早的情况!”
豹子就从今早花璟末敲门开始讲起……
“大哥,你说我今早是不是白日见鬼了?”
“豹子,又胡说!朗朗晴空,哪来的鬼?”
飘邈异梦录
“可是大哥,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直接就赢得了我的信任。”
全能師尊
“你说他知道一号拘禁地的事?”
“知道,好像和长毛、老鼠他们很熟。”
“一号拘禁地的废弃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机缘凑巧,让他给知道一些内幕……他知道这个不是很奇怪。”
“大哥,你说这个不奇怪。那他是怎么知道昨晚是阿毛和大壮实施的绑架行动?这个是才发生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豹子,你说我们的人里头是不是有内鬼?”
“大哥,知道昨晚行动的有几人?”
小林总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说:
“我们这边,最多不超过一个手去,那边的人咱就不好说了。”
抗战之最强民兵
“大哥,你糊涂了!”
“嗯——好大的胆!”小林总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
“不,大哥,我一着急就说错话了。我说那边的人,是托我们绑架人,真正知道阿毛和大壮的可都是我们自己人啊!”
小林总认同地点点头。
“豹子,你说他对上了我们十年前几个人对的暗号?”
“对呀,正因为知道我们这个约定的暗号,我才开的门。”
“他有多大年龄?”
“他最多三十出头,高大个,头发浓密,带着墨镜,项链,耳环,人很帅气,标配也像我们道上的人。”
“你说你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暂时无法接通?”
“对呀,若是能联系上你,我就不闯祸,不掏压家底钱了木。”
“可是,我今早还接了几个电话,手机信号良好啊!如果正好是你打进来,应该是‘正在通话中’啊?”
“我说我是白日见鬼了!没人相信我……”

5uey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一六五 人自作孽不可活,策反浪子金不換熱推-6zr8y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6场第1场次——立地成佛,回头是岸。
咚咚咚……咚咚咚……
吓得菜鸟一大跳,他走过来拉开了门,白父使劲挣扎着,手脚并用……
菜鸟一把扯掉了他嘴上的胶带,骂骂咧咧:
“你个糟老头子,闹什么闹?”
这个小蔡就是山中无老虎的霸王猴子,这会儿在被捆手脚的老人面前耀武扬威了起来……
白父深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况且还落在别人的手里了,便求告道:
“这位小哥!行行好,昨天到现在水米未进,肚子早都饿得咕咕叫了。求你,好歹给我吃点、喝点吧!要是饿死了我这个糟老头子,你对上面也不好交代,不是吗?”
“去去去,真是烦,要吃就要吃的,说这么多话干嘛?等着,去给你拿!”
白父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V……他不一会进来了。
小蔡把他的胳膊解开,给他扔了一包干面包,再给他倒了一杯凉水。
干面包就着冰凉水,一个劲地往嘴里塞,吃得有滋有味……他想到总比战争年月里、年馑月里人们吃草根、吃树皮强多了。
他吃着吃着慢了下来,他想到了自己那些“辉煌岁月”——
末世之我是人魚公主
别人对他白世雄有所求时,把他当财神爷的敬,当土皇帝的招待。
想当初自己动辄出入的是高档酒店、高级会所——吃饭,一桌子可以吃掉几头牛,上万元一桌的菜肴精致到不知如何下筷?
赌博,他们管保让自己赢个盆满钵满,炸牌摸到手里不敢炸,打下来送自己胡;
娱乐,十六七八碧玉年华的大姑娘自己不敢染指,十三四五岁舞勺之年的小姑娘他们也敢送来,女孩、女人这一块,自己没有作孽。
想来就是将来下了黄泉,阎君审判,也会对自己法外开恩一点,自己没有糟蹋一个黄花大闺女。
就是收了他们的好处费、回扣、股份,当初自己是这样想的:自己的独生女丽丽三十好几了不谈婚论嫁,没有伴侣,将来自己老了,谁来照顾她?
人人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钱给人能带来最大的安全感;钱就是一个人的脊梁,一个人的精神支柱……
異能特工:軍火皇後
为了女儿、老伴,自己在他们面前丢失了拒绝,不会拒绝一切的腐蚀、拉拢、贿赂……而且,胃口越来越大,胆子越来越大,房产越来越多,烦恼也越来越多……
随之而来的还有几少——睡眠越来越少,开心越来越少,健康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弱,幸福越来越少……
自己钱迷心窍的时候,就把不该享的福享完了,才会有现在的跳楼自杀、网络丑闻、被绑拘禁、挨饿受苦……
“吃啊!怎么一包干面包把你吃得痴痴呆呆的?”
“没事,小哥!我在想,人这一辈子,千万不能走错路。万事皆有个因果,种下什么因,将来就吞下什么果。我现在就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说着他眼睛红红的,小蔡看得眼软,问:
“噎着了吗?喝点水吧!”
“你叫小蔡,对吧?”
“是啊!”
“我给你说句话,你记着!”
他仰天长叹,说了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小伙子,你早日离开这些非法勾当,或许还来得及。不敢有人命在手,否则一辈子就完了,就落个和我一样的下场。你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我……你……”小蔡嗫嚅着,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头子说得对。
“我离开了他们,离开了这里,就成了一个流浪汉了。”
“来,小伙子,扶我起来坐在椅子上,咱爷俩好好拉拉家常!”
小蔡竟没有开头的耀武扬威了,不知是被白父的悔不当初打动了,还是被他晚年的沧桑凄惨感染了?或是,再没有和谁能敞开心怀聊一聊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扶起他,让他坐到了椅子上。
冷先生,請戒色
“等等我,我出去给你倒杯热茶。”
白父又眼眶发红了,朝他和蔼可亲地点点头。
他想到自己没死是对的,自己还有机会挽救一个失足的灵魂,或许在自己的一番劝说下,小蔡会浪子回头金不换呢?
小蔡端着一杯水进来了,白父朝他招招手说:
傲娇总裁暖暖爱 弦清
“孩子,你也过来坐坐。”
听到孩子一词的小蔡,眼眶也红了,长这么大,只有自己的爷爷这样喊过自己。此刻,他眼前这位头发花白,一脸风霜,皱纹丛生的老人,像极了他的爷爷。
寂天記 千景風華
“孩子,你今年有二十岁吗?”
“没有,十九岁。”
“孩子,看你也是一个好孩子,怎么会成为坏人的帮凶呢?一定是他们逼你的,对吧?给我说说你的事情吧!”
没娘的孩子,说来话长。用在小蔡的身上最恰当不过了,他张了几次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他说了句:
“你真像我的爷爷!”
哈哈……白父几天以来第一次笑了,他笑了笑说:
“你想你爷爷了吧?既然像你爷爷,就先说说你爷爷吧!”
小蔡忧伤之情挂在了脸上,他心痛地说:
星月传奇 冷月
“我爷爷是个苦命的人啊!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没见过奶奶,说是早年病死了。”
“爷爷独自一个人把我爸爸拉扯大,东家借西家凑,才好不容易给我爹娶了媳妇。一年后有了我,虽说穷,但也很幸福。”
“在我上四年级的时候,天塌下来了。我爸外出打工的时候,从很高的手脚架上摔下来了,摔坏了腰,从此瘫痪了。”
绝色宠妃
白父听到此,怅然一叹:
“太不幸了,家里的顶梁柱倒了。”
“爸爸瘫痪之后,我妈伺候了一段时间,就跟着村里的一个收棉花的跑了。”
侦探红娘
逍遥僵尸
“啊?那就剩你们爷三了。”
小蔡愤恨地点点头说:
“我恨妈妈,就这样绝情地抛弃了我们,她连我都不要了。”
“之后呢?”
“之后,我就辍学了,帮爷爷下地干农活,在家伺候爸爸。可是,爸爸心情一直不好。他趁我和爷爷不在家,把自己勒死在床头上了……”
说到此,小蔡已经泣不成声了。
白父见状,一把把小蔡揽在怀里,说:
“都是白伯伯不好,惹你伤心了!唉!后面的事你不用讲,我都能猜到。是不是你爷爷伤心难过,病倒了?”
“是啊,爷爷去世后,我就成了天不管地不收的孤儿了……”
“小蔡,遇到我,你就不是孤儿了。你不是说我像你爷爷吗?你给我当孙子好了。爷爷一辈子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你姑姑。可不可以?”
“好!爷爷,真好,我又有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