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 愛下-第860章: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分享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车子开到了天涯地角,我下车之后,一瘸一拐的朝着山上走。
每一步都很艰辛。
我没有再继续找陈雅媛,我知道我找不到她。
我爬到山顶上,看着即将到来的日出,这是我跟陈雅媛第一次看日出的地方。
这是我们最美好回忆的地方。
我坐在山顶上,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我很久没有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静心对待这个世界了。
从大金塔回来之后,我整个人都冷静下来了。
我把我手腕上的手表拿下来,我狠狠的上劲,看着转动起来的手表,我微笑了一下。
我找独眼调查是谁在搞我,独眼一直调查不出来,张北辰也洗脱了嫌疑,而我身边的所有人,看上去都很有嫌疑,也都没有嫌疑。
之前,我是不懂,但是现在我懂了。
如果,那个人,已经死了,是一个不存在的人,那么,我怎么可能调查的到呢?
陈英龙没有死。
那么,陈英名呢?
如果陈英名也没有死,整件事,都是他做的,那么,整个局面,就非常的合理了。
打扫废墟的是,是张北辰做的,他能把陈英龙救出来,那么陈英名还活着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一开始,我没有怀疑,但是,陈雅媛消失之后,我心里就开始起疑心了。
陈雅媛是悄无声息消失的,整个医院,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虽然陈雅媛生完孩子,很虚弱,但是,只要她吭一声,那么,医院里都不会让她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那么,整件事,只有一个可能,陈雅媛,是心甘情愿走的。
能让她心甘情愿离开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陈英名带她走的。
我深吸一口气,静静的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如果陈英名还活着,那么,一切就非常好解释了。
张北辰控制着陈英名的力量,用尽手段,悄无声息的把我们都杀了,这样,他就可以顺利应当的得到一切。
那天,我去到大金塔请佛的事,只有少数人知道,一个是吴千钰,另外一个就是陈雅媛,所以,那个车祸,很有可能是陈雅媛泄露了我的路线导致的。
陈雅媛是个好女孩,但是,有些事,是很恐怖的,有些事,也由不得她做主控制。
在资本跟野心面前,个人的善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我不知道陈雅媛在这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但是,我不会怪她。
因为,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是我把这条路给走到了眼前的局面。
但是,我不会任由背后的那些人,操控结局。
我让吴灰去杀掉张北辰,他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只会有两个结果,张北辰干掉吴灰,其次,我众叛亲离,吴灰倒戈,跟张北辰联手干掉我。
在我对人性的理解来看,吴灰应该选择跟张北辰联手干掉我。
我也不会怪吴灰,因为,是我逼他去送死的,结果,我早就想到了。
我为什么要走这个极端?
我要的,就是从这个局里面抽身出来,我要成为一个局外人,只有等我死了,让他们得逞了,背后的那个人才会浮出水面。
精品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 ptt-第860章: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熱推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看着,是张北辰打来的电话,我相信,已经有结果了。
我接了电话,我说:“张北辰……”
我淡淡的说了张北辰的名字。
他哈哈笑着说:“阿峰,你的人,真是太猛了,带着百十号人,来我的酒店,大杀四方,弄的我的酒店,血染当场啊。”
吴灰,选择了跟张北辰硬钢。
我说:“很可惜,没能杀掉你。”
张北辰笑着说:“阿峰,何必呢?玩硬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像是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在背后下手,说不定,还真能干掉我。”
我微笑了一下,我说:“张北辰,我比谁都了解你,其实,陈英名死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对我下手了,你给了我一个希望,把陈英龙救回来,支走啊姐,就是等于砍掉我的左膀右臂……”
张北辰哈哈大笑着说:“你,可以把凌芳叫回来。”
我摇了摇头,我说:“叫她回来,只是多一具尸体罢了。”
张北辰哈哈大笑着说:“阿峰,你真的很聪明,我说过了,人太聪明,会遭天谴的。”
我摇了摇头,看着即将出来的日出,我深吸一口气,我不觉得,我会遭天谴。
张北辰笑着说:“阿峰,你没有胜算的,我非常了解你,我已经给你最大的面子了,放走凌芳,是解决了你心头最大的忌讳,你现在,可以全力放手一搏,跟我好好的斗一斗,我张北辰,一辈子,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是你林峰,算是一个,把你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我笑着说:“张北辰,如果我投降,你会放了我的女人孩子吗?如果我投降,你会放了我的家人吗?如果我投降,你会给我一条生路吗?”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林峰,你还是那么天真?我曾经很欣赏陈汉生,但是,那又怎么样?再欣赏,那也是敌人,既然你要跟我做敌人,我一定会斩草除根。”
我说:“那我退一步,我死,其他人活。”
张北辰问我:“你相信我吗?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我站起来,看着天上的太阳,我们都已经对彼此失去了任何信任。
我深吸一口气,这就是枭雄,斩草除根,绝对不会给自己留后手。
我说:“我到底要怎么投降,你才肯,放过我的孩子家人呢?我可以死,死在你面前,都可以。”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看来,你是斗志全无了,你啊,太恋家,我早就说过,女人是你的绊脚石,家庭是你的软肋,一戳你就完了,你现在,让我兴致全无啊,哼,现在的你,就跟你这个早产的孩子一样,孱弱无力,要活,活不了,想死,也难,真是无趣啊。”
我听到张北辰的话,我就眯起眼睛。
果然,我猜的没错,陈雅媛跟孩子,真的在张北辰那里。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说条件……”
张北辰冷声说:“吴总长要召开公盘大会,既然,你那么不想斗,那么,怎么把我拿下的,就怎么把我捧上去,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这是我张北辰这一辈子唯一一次仁慈,送给比我亲儿子还要亲的你。”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 花緣-第860章: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展示
电话挂了。
太阳当头,我看着刺眼的眼光。
我微微一笑。
对敌人仁慈。
就是对自己残忍。
阿叔。
你输了。

精品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第847章:真的瘋了展示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开着车,在深夜开到了瑞城郊外的精神病康复中心。
我看着漆黑一片的大楼,时不时地从里面传来一阵恐怖而凄厉的叫声。
优美小說 偷香竊玉 起點-第847章:真的瘋了讀書
我眯起眼睛,很安静,安静的,有点可怕。
我打开车门下车,来到门口,保安立马拦着我,跟我说:“先生,晚上不让探视,明天白天你申请手续吧。”
我拿出来枪,跟他说:“我叫林峰,马帮的……”
那个保安立马吓的说:“知道了,知道了,你,你要见谁?我,我帮你找……”
我抬头看着大楼,我说:“我要见冷俊山……”
对方立马拿着对讲机说:“院长,院长,林总要见一个叫冷俊山的病人……”
“林总,那个林总?”
保安立马看了我一眼,害怕地说:“马帮的林总。”
我很快就听到对讲机那边一阵慌乱,没过多久,我就看着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中年秃头走出来。
他笑着说:“林总,您来了,您有什么事吗?”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 花緣-第847章:真的瘋了鑒賞
整个瑞城,现在就没有不知道我的。
我冷声说:“带我去见冷俊山,别让他知道。”
院长立马说:“明白明白。”
他说着赶紧带着我上楼去,我跟在他后面,整个精神病院很黑,都是声控灯,前面的灯亮了,但是很快后面的灯就灭了。
院长带着我来到一间病房,他跟我说:“这间就是冷家二少爷的病房。”
我直接走过去,透着门上的玻璃,朝着里面看,我看着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安安静静地在睡觉。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院长:“他病情怎么样?”
院长立马说:“很严重的人格障碍,别看他现在睡的很安静,但是白天的时候,非常的暴躁,医院的护工被他打伤了很多,而且,还经常的一个人自言自语,有人格分裂的趋向。”
我眯起眼睛,我说:“治疗的效果不好吗?”
院长摇了摇头,他说:“我们加大了剂量,但是,很明显,没什么作用,精神方面的疾病,本来就是医学难题,虽然我们能用药物控制他的情绪,但是实际上,还是自己思维扭曲才是病因,这种病因,一般都是非物质的,一般人,只会越来越严重,最近他时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我们怀疑,他已经病变了。”
熱門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 起點-第847章:真的瘋了推薦
我深吸一口气,我问院长:“有没有可能,他在演戏呢?”
院长立马说:“啊,有可能啊,有一种人格障碍,就叫做表演性型人格障碍,他们经常活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行为富于戏剧性,即其体验总是超乎寻常,且行为中体现外露的情感,积极地引起他人注意,任性地、不知足地寻求赞同和刺激;情绪变化无常,时而兴奋,时而愤怒,为一点小事即大发脾气。”
我看了一眼院长,他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的意思是,冷俊山有没有可能假装精神病。
看着我满脸地不高兴,院长立马赔笑似的笑了笑。
我知道跟他说不出来什么所以然来,我立马说:“打开门,我要进去。”
院长立马说:“这,不太好吧?”
我立马说:“有什么不好的?打开。”
院长立马说:“主要是,他现在病情很不稳定,我怕他伤害到你。”
我把枪拿出来,院长立马说:“好好好,我明白了。”
引人入胜的小說 《偷香竊玉》-第847章:真的瘋了看書
他说完就挥挥手。
门被打开了,我悄无声息地走进去,很快,就来到了冷俊山的床头,我看着熟睡中的冷俊山。
我伸手拍拍他的脸,突然,冷俊山猛然睁开眼睛。
那种速度,就像是死尸突然睁眼似的,吓的我猛然一哆嗦。
我后退了两步,看着冷俊山机械性的坐起来,看到我之后,他突然诡异地对着我笑起来。
那种笑容,十分的可怕,像是鬼一样,生硬,没有感情。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討論-第847章:真的瘋了相伴
冷俊山笑着问我:“你来看我了,很意外啊,自从我进了医院,谁都没有来看过我,没想到,居然是你第一个来看我的。”
他说着,就走下床,我看着他朝着我一步步的走过来,我本能地觉得非常的危险。
我立马说:“站住……”
冷俊山非但没有站住,反而还笑着朝着我走过来,他越走越近,越近,脸上的笑容就越僵硬,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杀人的光。
突然,他朝着我扑过来,张开嘴就咬我,一口咬到了我的肩膀上,我疼的龇牙咧嘴。
“啊……”
我痛苦地吼叫起来,我赶紧拿着枪顶在冷俊山的脑袋上,我吼道:“住口,否则我打死你。”
我以为,他会害怕,会住口,但是,我没想到,他非但没住口,反而还变本加厉,狠狠的甩起来脑袋,像是硬生生的要把我身上的肉给扯下来一样。
“疯子,疯子……真是一个疯子……”
我没有开枪,拿着后把,狠狠地砸到冷俊山的身上,但是他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疯狂的撕扯着,我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院长立马吼道:“快,快制止他……”
我看着几个保安冲进来,抓着冷俊山往后拽,但是根本就拽不动,他就死死的咬着我,我听着他嘴里发出的声音,很恐怖。
保安疯狂的拿着棍子打他,打的棍子都断了,但是冷俊山就是不松口。
他的真的疯了。
突然,我看着院长拿着针剂扎到冷俊山身上,很快冷俊山就冷静下来,身体缓缓的倒下去。
几个保安立马将他从我身上拉开,我低下头看着我的肩膀,血肉模糊,妈的,隔着衣服,都能把我咬成这个样子,简直跟畜生一样。
我愤怒地看着冷俊山,我看着他满嘴都是血,但是脸上却挂着笑容,他对我嘿嘿笑着,就像是嗜血的魔鬼一样。
疯了,他是真的疯了。
我赶紧出去,一边走还一边看冷俊山,他是真的疯了。
离开病房,院长立马害怕地说:“林总,您没事吧,我到医务室给你处理一下吧。”
我吼道:“没事,我来的事,不准传出去,否则,我让你自己住自己的医院。”
我说完就打开车门钻进车里,认真剧痛离开病院。
我看着茫茫的夜色。
冷俊山疯了,不是他……
那会是谁呢?

優秀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第839章:迴歸家庭鑒賞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坐在凌姐的办公室里,抽着烟,喝着酒,听着哥哥的老哥。
沉默是金。
人氣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第839章:迴歸家庭讀書
我们很享受这种氛围,我们也知道,享受不了多久了。
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贫!
是错永不对真永是真!
任你怎说安守我本分!
始终相信沉默是金!
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討論-第839章:迴歸家庭展示
哥哥的歌,永远那么有味道,这首歌,让我们两个人,都觉得很贴切我们自己。
当歌声停下来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看着是余安顺打来的电话。
我就接了。
我说:“喂……”
余安顺说:“判了,无期……”
我点了点头,没有判死刑……
黑八判了,无期徒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我知道,这是命里注定的。
我说:“吴千钰呢?”
余安顺说:“黑八,把所有的事,都扛下来了,而吴千钰在缅国犯的罪,在我们这,并不适用法律,我也帮吴千钰申请孕期的法律庇护,而,你们两个结婚了,根据相关政策,她,已经是我们国家的人了,所以,不用遣送,她没事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辛苦……”
熱門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 ptt-第839章:迴歸家庭讀書
余安顺说:“公司的事……”
我说:“我已经聘请你做我的基金会会长了,公司的事,都交给你了,我知道,你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金融家,现在,有几百亿交给你,你可以完成你的梦想了,这是,我给你的补偿。”
余安顺笑着说:“你大可不必。”
我笑着说:“难道,非要我说,我想让你永远给我打工,你才不说这些客气的话吗?”
余安顺说:“那我还真不客气了。”
她说完就爽朗的笑起来,我挂了电话,继续抽着烟。
凌姐坐下来,给我续酒,她笑着说:“一切都结束了,你真的要退出来吗?”
我说:“我没有退,只是,到幕后而已,倒是你,真的要去沿海啊?你真的舍得丢下我吗?”
凌姐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怎么?放不下我啊?放不下我,跟我一起去好了。”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想做灯泡。”
凌姐哈哈笑起来,她说:“其实,是你已经长大了,啊姐,不用在把你当一个男孩子对待了,啊姐,可以放下你了,啊姐,欠他的,啊姐得还。”
我点了点头,我说:“要我送你吗?”
凌姐说:“不用,我们不需要那种俗气的告别,啊姐,不喜欢。”
我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喝掉杯子里的酒,这个时候门开了,我知道是谁来了,我站起来去开门。
我拄着拐棍,走路一坡,一坡的,我的腿,虽然保住了,但是,走路有些坡脚。
我打开门,看到陈英龙,我说:“对我啊姐好点,你知道的,我可以为他拼掉我的腿,也可以为她拼掉我的命。”
陈英龙微笑着说:“我知道,我要接我的新娘走了。”
我点了点头,回头对着凌姐笑了笑,我什么都没说,我扭头就走,分别,我一点也不伤感,反而觉得很欣慰。
我们都得到幸福,是多么好的一种告慰。
我下了楼,三猫跟吴灰走过来要扶我。
我立马挥挥手,我笑着说:“你们老大,没那么没用,我自己可以走的。”
我说完就上了车,两个人开车,带我回家。
我坐在车上,回头看着芙蓉楼,没有凌姐的芙蓉楼,就没有灵魂了,虽然,嘴上说没关系,但是,我很舍不得。
但是,人就是这样,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只有我们彼此舍弃,才能得到各自的幸福。
我笑着说:“吴灰,刺蛛死的时候,给了你很多股份,腾辉,交给你怎么样?”
吴灰皱起了眉头,他说:“没问题。”
我点了点头,我说:“行,那,以后你就是腾辉的老大了。”
吴灰笑了一下,跟我点点头,我笑着说:“回头,从公司拿钱,换一身行头,穿西装,打领带,再配车,别丢我的脸。”
吴灰说:“知道了。”
我说:“那把刀……别带着了,做大哥的,得有做大哥的样子。”
吴灰点了点头,我相信,吴灰能做好,他虽然沉默寡言,但是,他是个聪明人。
三猫问我:“大哥,那你呢?”
我笑着说:“我?我要回家,陪我的老婆孩子。”
三猫笑着说:“行,大哥,我陪你……我永远给你开车。”
我笑着说:“不用,大哥,以后就是司机,三猫啊,你呢,以后凌姐的芙蓉楼都交给你,云泰祥的股份,我都给你们安排一下,大哥承诺过的,有钱一起赚,现在,是时候对象诺言了。”
三猫立马说:“可是大哥,我什么都不懂啊,我一个女人,他们未必会听我的,我只想给你开车。”
我笑着说:“三猫啊,记住,你是我的小弟,谁不听你的,你大嘴巴抽他,他要是敢顶嘴,继续给我抽,抽到他服气为止,他要是一直不服气,你可以到马帮,到腾辉,到腾龙,随便叫人,总之,你,以后就是一方老大,你可以没有本事,没关系,我有。”
三猫立马哈哈笑着说:“知道了大哥。”
我笑了笑,靠在后座上,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对于这些权利,我没有舍不得。
我现在,只想回归平静,跟我的女人们,过属于我们的日子。
车子到了蓝海,吴灰打开车门,让我下车,我直接下车,我说:“你们两个,从今天以后,就是大哥了,不用再跟着我了,去吧。”
两个人站在车子边上,伫立了很久,不愿意离去。
我轻轻拍拍两个人的肩膀,我说:“我成长了,你们也得成长,但是,成长是个过程,这个过程,需要你们自己去经历,大哥没办法帮你们走这个过场,去吧。”
我说完,我就听到朵朵的声音。
“阿爸……阿爸……”
我立马回头看了一眼,我看着朵朵飞快的跑过来,很快就跑到了我面前。
我将朵朵抱起来,很吃力,我说:“你又吃胖了,你妈妈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朵朵嘻嘻笑着说:“米线……”
我笑了起来,我说:“米线啊?我也喜欢吃。”
我说完,就抱着朵朵进去,我看着龚菲,刘萱,陈雅媛,还有苏舒,以及吴千钰,都站在门口。
我微笑着抱着朵朵进去。
从今天起。
我正式卸下身上的一切身份。
回归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