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維度侵蝕者笔趣-第628章 太棒了!太棒了!來相互傷害啊!!!相伴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维度侵蚀者
黑色的金刚力士像在那种独特的‘魔域规则’强化下,无论自身硬度还是强度,都超越了白浪的攻击上限。
浪虽凭强势的快节奏压制性攻击,始终处于上风。但这背后却是,白浪消耗更多的‘气血+邪灵之力’,取得了并不明显的优势。敌人未破防,掉血速度远小于他的消耗速度。
力量与伤害方面,双方不分伯仲。
台海暗哨 雍夫
金刚力士像精通乐园一阶中最经典大众的岩击流武道,并将这门品质比白板‘横炼’高半级的入门武学,挖掘到至少Lv6的宗师境界。武技品质也在‘邪灵’的升华下,完成蜕变跃迁,将堪比高级功法,将一身雄浑劲力高度凝结,每一拳都重的惊人纯粹的可怕。
白浪在‘武道邪灵化’后,同样进入全新领域。
原本不支持‘观想法’的他,加载了‘兔王菩萨’,隐藏启动了《托天经》。这款量身定做的邪灵,为一身雄浑气血注入灵魂。
好比硬件安装了驱动,瞬间开启无数新功能。‘邪灵’与‘武道意志’完美融合后,顺利觉醒了纯物理破坏性的‘杀戮意志’(武道意志)。
若以微观视角将白浪的气血最大化,便可以看到‘气血之力’的最小单位,随着‘邪灵化’,变成一块又一块锋利的碎片,如同一柄刀剑破碎掉,又或者无数不规则的碎玻璃片。
这就是‘杀意’注入‘气血’后的真实模样。
少量气血的凝聚,不再像过往那般一盘散沙,只能发挥出基础攻击。就跟明明一把宝刀,却无法出鞘,被当成铁棍,靠着自身重量来坠落砸人,白瞎了这门高级功法。唯一的亮点,也仅仅是将自身根基铸造的更坚固牢靠。
现在,任意最小单位的气血分子凝聚后,会变成无数密集而锋利的锯齿状刀片。一拳击出,这些气血利刃会在微观世界中,洪流般整齐冲刺疯狂切割,产生恐怖的破坏力,泯灭一切,将他的武道杀伤力逆瀑布式提升。
虽然白浪口口声声自己的气血只是由生命力构成的基础物理伤害力量,但生命场的强度与阳刚精气,天生克制阴邪鬼物。
他杀了那么多沉沦魔、鲤鱼王、魔兔,这些超凡生物的怨念、诅咒也只能乖巧的附着于大魔王身上,复仇不成整日接受气血的洗刷,被消磨的无比弱小而又精纯,温驯的一B。
当气血注入‘杀戮意志’后,更能正面硬刚魔法伤害,妥妥的武道破魔。配合他肉身破魔,已经是一名成熟的‘法师菜刀’了。
最后,当浪加持兔王菩萨进入‘邪灵化’后,举手投足都带上了邪灵的规则特性。面对金刚力士,不存在被压制,只能说是相互伤害。
可惜对方包裹一层‘不灭金身’般的魔域,壳子太硬,杀戮气血也撕不开。
至于最后的血条长度、战斗续航、恢复力、移动速度,白浪明显处于优势,这也是他压制住理论上比自己更强的邪灵的原因所在。
浪的战力,不是单独计算【气血】一项,而是【血疗】、【龙象】三个小源相乘的关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气血】的储量是撬动肉身杠杆的‘系数’;【Lv7横炼+龙象不坏体】则是他身为人类的‘基础底数’;‘邪灵武道意志’、武学本身的精妙、对身体的掌控、心态、战意……这些,共同构成一个复杂的‘变量不等式’。
最终三者相乘,自成大源,不逊色任何‘武道专精路线’的契约者。让他直面邪灵完全形态,并且不断撼动金刚力士的魔域龟壳,将它打的连连倒飞,最终一记凌空回旋鞭腿,瞬间踢爆了空气。
在轰隆隆的旱地惊雷声中,于高空绽放出一环套一环的血色云圈,将漆黑的神像笔直打穿地面,嵌入31区距离剧院最近的进地铁站入口。

向乐园支付一笔余烬,将破破烂烂的衣服刷新后,白浪逆着惊慌逃窜的人潮,走进了地铁站入口。
随着外界光线消失,彻底进入地铁系统后,他明显感觉到,‘邪灵化’的武道法相被猛烈压制。
不过‘兔王菩萨’并非【气血栏】的核心,仅仅是临时安装的一款‘灵魂驱动软件’。邪灵的一面被削,但‘Lv5’的‘邪灵武道’依旧完好保存,他才是真正的主宰,兔王只是肉电池。有没有并不影响他的战斗发挥。
白浪的体质大源,依旧以【气血×龙象×血疗】为核心。地铁系统对他的压制,只针对‘邪灵’一面,大幅削弱了气血攻击中叠加的那层‘邪灵伤害’。
这层‘伤害’对普通人类而言的确厉害,规则效果防不胜防而且霸道,又能伤害灵魂污染精神。但对于同样是邪灵,而且是下位灵的金刚力士而言,这就是鸡肋。
全 網 小說
因为对方在这方面,比他白浪更强。那种打不穿的‘坚固龟壳’,就是对方的邪灵之力体现!
地铁系统将邪灵的力量彻底压制,才是他乐见的。
同时清空彼此的‘邪灵外挂’,只保留基础力量。那么接下来比的,就是硬实力了。这个,他擅长。再没人比我更懂基本功了!
白浪不敢保证他在武技上胜过对方,但他‘杀戮意志’依旧存在,‘邪灵法相’隐藏模式后台运转,被削的很少。
因此,他没秃,却更强了。

远远看到从一堆建筑垃圾中爬出来的漆黑神像,周围空无一人,异常显眼。白浪对它露出热情好客的笑容,召唤出【魔神柱】,全身肌肉不动涌动,将巨大青铜十字抓在手中,拖在地上,发出刺耳摩擦声,走了过去。
既然被‘地铁站’削了,那就不要逞强,该上装备就用装备。别老觉得对方手无寸铁,自己就胜之不武了。
我白浪身为【神眷者】,治愈神系地上代言人,计都老公,资深血疗老萨满,凡被我捅过的患者都夸好,好评率100%零差评(差评都被打死了),随身携带一个‘图腾柱’传教并不过分吧?这特么连武器都算不上,一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作用的物品。
金刚力士像还能说什么?不等它反驳,白浪已经狂暴挥动十字架,划出一道弧线,重击砸落。金刚象双臂交叉,硬碰硬格挡。
庞昂……
撞击法出振聋发聩的青铜声,在走廊回荡,金刚力士双腿下陷,被白浪砸了进去。
接着,砰砰砰砰……连续不断的重击,在白浪与金刚力士之间爆发。这一回,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能打中对方了,杀意气血成功撕裂防御,雄健的身躯不断崩飞细小的黑色晶渣。
这种厮杀,才令人陶醉。

战斗中,白浪充分体验到岩击流武道,配佛门功法的强大,让他见识到了‘邪灵化武道’的强悍。这是不同于‘邪灵法相’的另一条武道路线,很值得他借鉴参考。
对方不修‘观想法’,反而肉身自成金刚界。强度、硬度、耐久就摆在那里,要击杀,就必须正面攻破、彻底打死。这一切需要硬磨的功夫。
它的体质表现为,无敌的防御与硬度。
白浪对自己未来的规划,则是血条续航、生命力旺盛、气血庞大的超级血牛。硬度、强度可以弱,但磨命的话,令敌人绝望。
尽管细节不同,但双方都在往同一个终点努力。因此白浪越看越满意,仿佛奄奄一息的修道老鬼,在临终前终于遇见了天赋异禀的先天道体起点主角。
那是山穷水复之际,看到最完美夺舍原料后的惊喜与欢心,于是他在相互厮杀中,满脸鲜血,却露出变态而又开心的笑容。
你现在越强,我将来的‘邪灵’就越棒。爱了爱了,快到碗里来啊!
砰!
又是一拳,白浪被打断数根肋骨,却没有生气,反而开口:“契约者?”
“你,外来者,死!”
“那就来呀!相互伤害啊!”
变态的热情笑容逐渐崩坏,咬牙反砸图腾柱,杀了上去……
双方都拥有强大的体魄、耐力、续航,与破坏力,一层层打爆周围的公共设施,一路打穿地铁站的楼板,从负一层厮杀进负二层,暴力拆迁,不断下坠,周围的人早就逃光了,哪怕资深信徒也不敢从这两个怪物身上占便宜。
灯光时明时灭,空无一人的站台上,白浪狠狠将金刚力士踹进隧道中。地面轨道开始震动,轰鸣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
白浪加速冲刺,手掌大张,强行按住对方身体,迎着着急速驶来的地铁,狠狠撞了上去。
地铁站的人逃光了,但地铁依旧运作。
游乐园就是某个上位灵陨落后的魔域改造而成的‘坟场’,伊甸的地铁网路,更是一名顶级‘上位灵’留下的魔域。在其消失后,免费向全市居民开放,提供安全庇护。
在这里厮杀,能最大程度切断‘邪灵’与信徒间的联系,更能全方位压制邪灵。白浪的‘治愈神系’就被集体禁言,金刚力士更是跌落神坛,连连被白浪击碎身体。
同样,这里的地铁不能当正常交通工具对待,而是比游乐园中‘摩天轮、海盗船、大摆锤’更可怕的规则产物。

轰轰……轰轰……轰轰……
狭窄的单向隧道中,列车咆哮疾驰,丝毫不理会铁轨旁的白浪与金刚力士。哪怕中位灵,来到这里卧轨,也碾死给你们看。
惨烈的撞击中,金刚力士疯狂挣扎,用一只手臂挡在身前,随后强烈的冲击力下,白浪与金刚像双双被撞飞,重重砸在隧道墙壁上。
金刚力士的一只手臂被撞断,地面洒满黑色的碎石块,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复原,彻底成为断臂。
这时,对方一脚踢中碎石块,暴雨射来。空间太狭小,白浪难以闪躲,碰撞中他脚下一轻,被金刚力士施展出缠技抱摔。
对方发力技巧过于诡异,隧道空间狭小难以挪移,白浪一时竟挣脱不开。接着失去平衡,轰!的一声,头部撞击、剧痛。
大脑一片空白。天旋地转,视网膜看到灿烂的明亮,什么都看不清,感官也变得无比遥远。
金刚力士的反杀,也将白浪甩向疾驰的地铁。
摩擦撞击中,他头破血流,额头的皮肤被列车撕裂带走,露出森森白骨,鲜血染红半张脸。终于,他意识到自己也撞车了,甚至被带着移动了一段距离,重重摔在地上。
然后……
他思考的第一件事是:这都没碎?劳资真特么头铁!
砰。
下颚传来的剧痛,让他重新找回知觉。自己似乎又被踢飞一段距离?但耳畔地铁轰鸣咆哮的震动与声音却消失走远。
星际争霸之王者之路 江离

血魔元胎极速加固残破的肉身,金刚像再次杀来补刀时,‘邪灵法相’带来的战斗本能,让他身体成功闪躲并拉开距离。
随即,意识再度上线。狂潮般的剧痛如同清醒剂镇定剂,一波波袭来,让他在痛楚中感到一种迷之愉悦,那是强烈的‘我还活着’的感觉,身体发自本能对于‘求生’的强烈渴望,让人沉迷。
大概是死的太多了,这种濒死状态下模糊了痛苦与快乐边界的滋味,让他倍感愉悦亢奋:“就是这种感觉,太棒了!”
金刚象对此不闻不问,加速狂奔。白浪再次召唤回魔神柱,压榨濒临极限的身躯,巨力抡动青铜十字架。
受难青铜狼人浮雕与黑曜石金刚力士像对撞,于漆黑隧道中发出闷响,越传越远,反复回荡。
轰轰轰!
双方用最原始的方式厮杀,白浪不断用‘魔神柱’钝击。虽然‘治愈神系’被集体禁言,但宝具的装备属性无法压制,依旧蕴含‘众神之力’!
一次次碰撞下,金刚像身体迅速破碎着,露出大量裂缝。那条断臂被白浪毁到了根部,没有鲜血,全身多处严重破损。
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全靠‘血魔元胎’吊命,血疗续命。但他内心格外兴奋,这种愉快令人癫狂、沉迷、忘乎所以。
白浪已经不想去思考了,只想单纯享受这种纯粹的厮杀。
“太棒了!太棒了!!!来相互伤害啊,伤害啊!”
再次挥动图腾撞击时,他突然发动了【命运暴击】
这段时间,他在伊甸狩猎无数邪灵与分身所积攒的‘命运之力’,统统在这一瞬爆发。铁轨又一次震动起来,一道强光从深邃黑暗中投射过来。
黑色金刚像却如遭雷击,顿时僵硬住,生锈卡壳一般。【命运暴击】在这一瞬,成功击碎他的命运。
如果有什么气运之子,超级反派的话,他们强大的命运线,也会被暴击临时截断,丧失命运的眷顾。
白浪却没犹豫,一把按住黑色金刚的头颅,二度狠狠的撞向迎面驶来的地铁。
金刚像头部剧烈撞击上去,狠狠摩擦着高速掠过的车身,明亮的窗户不断一闪一闪的飞速划过去……剧痛的反震让他骨骼从碎裂到断裂。但白浪依旧咬牙,满脸鲜血额头露出白骨,放声大笑,又一次按上去,接着被弹开,再按上去,连自己的手也一并撞断。
他体内生命在飞速燃烧,周身飘散出黑色的余烬劫灰,那是生命被杀意燃烧后的无用产物,渲染出水墨画效果。
当刺眼的车窗消失后,丧失知觉的手掌似乎一空?
地铁已经驶离,一具无头金刚像轰然倒地,
他则颓然弯腰,呕出几口鲜血,才重新通顺了呼吸,无力靠在‘十字架’上喘息。召唤出兔兔用‘生命脐带’开始转移伤害、剪切粘贴健康概念,输血疗法,进行自我急救。

邪灵并未就此消亡,仍旧艰难吃力爬动,想要起身,却完全做不到。
它就像被切掉头颅的青蛙,看似还活着,其实已经死了。而在它的胸背处,黑曜石不断碎裂出深深的缝隙,从中透出乳白色毫光。
白浪的目光顿时被吸引,它的体内,隐藏着什么?
一连用掉七只血包,干瘪的粉红色皮毛丢弃在脚边,白浪重新站起来。又是一顿骑马式暴打,他将金刚像按在身下,机械的高速挥拳,一拳接一拳痛击着石像身上,气血切割,打的碎渣飞溅,完全不在乎痛觉,手指是否断裂。
最终,白光越来越明亮。
不知多久,又一辆列车呼啸着疾驰而过,噪音震耳欲聋,明亮的车窗飞速划过。白浪从地上站起,手中多出一个不太规则的球体。
上面的‘邪灵规则’已经熄灭,还原成原本的样子,这才是构成‘邪灵-金刚力士像’的核心供物。但质地并非什么石材,而是骨骼,并且密度很不寻常,重了太多。
他亲手击杀邪灵,这件‘供物’被乐园认证转化。
哪怕邪灵陨落,供物跌落回凡品,但品质却不是灰色,而是‘深蓝’,这显然超出他理解范围。
【不知名舍利子(破损):品质,深蓝-???(损毁、残缺)。供物/特殊结晶。】
没心思多看,白浪此刻又疲又惫。
他将这颗拥有乐园装备属性的‘舍利’,连同‘金刚力士像’的残骸都收入储物空间,接着从空间内又取出一瓶啤酒。
趁着身侧的地铁还未消失,明亮的窗户一个接一个闪过。他绵软无力的抬起胳膊,将瓶口对准飞驰的列车,伸出手。
‘啪!’的一声,瓶盖被高速行驶的地铁撬开、带飞。
当地铁消失后,白浪这才摇摇晃晃的向出口走去,接着仰头吹了一瓶,沁人心脾,精神不由一震。
“冰镇的,真香!”

l2d6y笔下生花的小說 維度侵蝕者-第618章 扭曲治癒,殺意波動熱推-zv7jw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
计都在设计培养专属邪灵时,从不考虑什么综合数据、水桶法则、六边形战士、有无弱点。她的目的非常简单且明确,就是邪灵专属特长最大化,一切围绕白浪‘能力栏’展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于是【慈悲圣母】所掌握的邪灵规则,比拥有‘禁魔+灵魂防御’双能力的荆棘娘还要少,只有一道,名为:【扭曲治愈】又称【无责任疗法】。
因为能力专精,所以表现度极高,具体又分为:【经济版】和【加强版】两种。
【扭曲治愈】这个神职作为‘慈悲圣母’的存在核心,所衍生出的‘规则力量’具体表现为:
无论患者受到怎样程度的致命伤害,也不管主治大夫在医疗技术方面多么蹩脚、外行、垃圾,只要虔诚信奉‘治愈神教-慈悲圣母’,就能获得神的赐福,让患者得到‘扭曲的治愈’,获得‘康复’。
而这,已经超越了医疗范畴,是神迹。白浪从传统‘巫医’升级为掌握‘准.大复活术’的牧师。

这里先假设一个满血状态下的生物的‘健康值’为100。100是上限,无论怎样都不可能更高。
哪怕生命层次突破、强化了血统……血条变得更长,但健康极值依旧是100。
那么当这个生物受到伤害后,健康值会跌落。特殊伤势会持续掉血,直到死亡(归零)。若被打爆头颅等要害,会瞬间归零(死亡)。
这时,只要目标还没有彻底死透,人间的医术已经无效,旦被【邪灵-慈悲圣母】的规则力量锁定后,那么生命流逝会被暂时暂停,并检索当前的‘健康值’,寻找受伤的部分,然后做‘减法治疗’。
亭长小武 史杰鹏
比如,你的肝被小拳拳锤爆了,健康值瞬间掉至75,并以每分钟-5的速度掉血。15分钟后,你将狗带。
但此刻,你的虔诚感动了【慈悲圣母】,获得‘扭曲治愈’的邪灵赐福。她将锁定你现有的75点健康,并从中永久性扣除5点,或者更多,来修补你失去的肝脏。
这一步结束后,你的健康总值跌至70(或更低),但你的肝脏回来了!你彻底恢复了‘健康’,治好了伤,但依旧虚弱。
这点很好理解,一个刚做完心脏手术从死亡边境回归的人,不可能立刻下病床去打篮球。就连第二根半价的鸡儿手术结束后,你也不敢摩擦摩擦的忍者跑前行。
慈悲圣母修复了你的肝后,你的致命伤痊愈,不再掉血,并认为70点健康值的虚弱状态理所应当,需要长时间修养才能彻底康复,重回巅峰。(你是这么认为的)
但重点来了,扭曲状态下的痊愈,是当你被治愈的瞬间,现存的70点健康值被永久定格,成为新的上限100。
不存在康复了,因为你已经完全痊愈了!
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供物天平的‘等价交换’原则。
但因你理所应当认为大病初愈后的‘虚弱’很正常,所以你并不会对‘慈悲圣母’有任何怀疑,只会心怀感激。
这份感激越强烈、越真挚,你对‘治愈神系’提供的‘信仰之力’品质就越高,【慈悲圣母】收获的功德越多。
当时间一久,你意识到不对劲时,早就过保质期了。一切不良反应,都是你自己康复手段不到位的结果,和我‘治愈教会’有个鸡儿关系?
何况那么大的病,我都给你整活了,你不感叹这场‘生命的奇迹’也罢,还仇恨、迁怒,要不要脸了?有点后遗症不很合理吗?我救回了你整条命啊!
而当你从感激转变为怨恨后,这份‘憎恶’会更加刻骨铭心,品质格外的爆表。那么好了,我【慈悲圣母】邪灵出道,要的就是这份源源不绝的‘负面能量’,前提是你还找到白浪。
……
计都创造【慈悲圣母】时,追求的就不是什么‘救死扶伤、为患者着想’,而是无敌的规则级‘治愈’效果!要的就是立竿见影,童叟无欺。
无论多么重的伤,哪怕狗头都被打爆了,只要被‘慈悲圣母’锁定,就能将身体的健康概念定格,然后从完好的部位剥离抽取‘健康’填入受伤区域,做减法治疗。
古剑绝仙 啸天贪狼
在‘等价规则’下,拆东墙补西墙,拿自己的‘健康概念’去填补无底洞,从而获得‘扭曲治愈’。
白浪将来行走乐园,便可凭借立竿见影的超强的起死回生技术,与其他‘治疗系契约者’竞标并胜出。
任何棘手致命伤、必死状态、疑难杂症都能治好。‘愈后虚弱’不也是理所应当的吗?等契约者察觉不对劲时,早就拿了钱,跑路回归乐园了。有本事来抓我啊,还不是给‘邪灵-圣母’做负能量电池?
以上,就是【经济版】的【扭曲治愈】。以个体为总值做减法,削减患者的健康值,来填补绝症的缺口漏洞,等价堵住致命漏洞,重获健康,功德无量。
偷星之月靈落
【慈悲圣母】的规则下,健康部位不接受加法治疗。比如故意减掉左眼,将‘健康’转移到本就完好的右眼上,获得另类强化,这不成立。
【扭曲治愈】只允许受伤部位消耗‘健康概念’恢复平均水平,最高不超过正常状态。患者的健康值,只能下降。所以康复的代价就是患者自己。

在对外出售的‘个体经济版’之上,‘慈悲圣母’为白浪开发出另一款‘内部加强版’。这牵扯到浪的【血疗】奥义‘生命续行’。
在【扭曲治愈】的规则下,患者的健康会以【数据】(计都神职)的方式被解析。并且通过【血疗脐带】引入另一个‘生命’(额外变量)。剪切‘外来者’的健康,来填补患者,达到新的平衡。
X+Y=(X+n)+(Y-n)
这便是【扭曲治愈+等价交换】的强化版,对白浪而言,只需要无损恢复‘真健康’。
但对于那些加入‘治愈神系’的虔诚弱鸡信徒而言,就是一种高度安全‘置换器官、血统’的强化方案。
治愈教会嘛,核心科技不就该是各种‘器官移植、生物改造’吗?贩卖健康,是我们的理念。

当【慈悲圣母】初登场,并抓着白浪断臂,坐在他肩头时。
远处骚乱的人群中,一个在慌乱逃窜时被绊倒在地,因身材过于肥硕只忙爬不起来的白人胖子,突然被浪抛射的暗器砸中头部。
北美猪头一痛之下,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接着看到一抹金光在地面连续弹动,最终停止。那是一枚拥有无尽魅力,散发出致命吸引的‘戒指’。
看见【必须死】的瞬间,他呼吸骤然屏住,脑中忘记了一切。再想不起遭遇恐怖袭击的恐惧与害怕,忘记了逃命,心中没了慌张,眼里只剩下那枚戒指,一个声音在灵魂中响起,呼唤他快点戴上。
于是这个北美猪头鬼迷心窍的向前跪爬,连忙扑上去,用双手捂住地面的【必须死】,任慌乱的女路人用高跟鞋踩在手背也不动摇,心底反而生出一种独占秘密,将宝贝隐藏起来的窃喜。
最终,他控制不住心底原始冲动,将【必须死】戴在手上。
下一秒,他喉咙发出古怪声音,身体如遭雷击的挺直,双眼瞳孔迅速放大,最终整个眼球变成漆黑。整个人好似被无形力量卡主脖子,提了起来,最终漂浮在半空中。
反穿越之現代公主 朵拉潘
由‘富贵丸集体无意识’所化的【邪灵-舞神】夺舍降临,将这个弱小人类彻底吞噬,作为临时的‘人间体’容器。舞神使徒-14代临时丸,登场!
在持国天王又一次装弹完毕,准备将白浪彻底击毙时,马路边的人行道上,北美猪头单手盖住整长脸,身体夸张的反曲,高耸胯部,身体后仰,颈部下垂,整个人仰天狂笑,发出刺耳的‘口桀口桀’声,充满了嘲讽与挑衅意味。
持国天王听到这神经质的笑声后,不由自主的向后方瞥了一眼。这一眼,便是万年,再挪不开了。
因为那一刻,舞神规则发动:【不如跳舞!】,富贵丸天赋神通:【天鹅+舞王+变脸】
邪灵规则爆发,声光特效在街头大作,强行吸引走持国天注意,对着他不断怂胯挑衅,深深伤害了他的眼睛。无名怒火在心头涌起,已经运转起来的加特林不受控制的转移方向,向着那个肥胖滑稽而欠艹的白人扫射过去。

另一边,慈悲圣母摸着白浪的头,检查完他的身体,状态非常糟糕。
绝世神医:红颜妆,曲无痕
用计都的【数据化】来显示,白浪健康值跌落至15,离死不远。而且体内还有两种不同的邪灵规则在相互作用,共同破坏者身体结构。
分属于‘赤武士’和‘持国天王’,异常棘手,严重抑制了【血疗】的治愈能力。单纯的‘血疗’面对双重邪灵伤害毫无作用,只能凭借‘血魔元胎’燃烧血条强行维持巅峰。
若没有她‘慈悲圣母’在,这便是‘速死之法’,取死有道。
邪灵少女对着‘荆棘娘’冷哼一声,不屑的挥挥手,召唤出一只狂暴的魔兔。
这只兔子刚出现,处于战斗模式。脸上长满触手胡须,在空气中蠕动,身高1.4米,佝偻身体,人立姿态,后背肌肉虬结,拥有四只粗壮手臂,手腕连接着螃蟹的螯钳,下半身没有腿,而是六条螃蟹的节肢,能够灵活移动,底盘很稳。
搶來的新娘
这只‘战斗形态’的魔兔原本长的就够难看,出场瞬间也不问敌人有多少、在哪里?就摆出搏命的姿态,冲着前方发出凶恶的咆哮声,样子十分渗人。
结果看到对面就是白浪这个‘食物链之巅’的主人后,表情瞬间呆滞,嚣张气焰一扫而空,僵在那里,不敢妄动。
白浪眼睛一眯,露出寒光,缠绕全身的‘鲤鱼煞气、沉沦魔怨念、魔兔业力’共同发出哀嚎惨叫,在【恶人魅力】的负面作用下进一步放大。
魔兔如遭雷击,感受到同类死亡后留下的绝望,顿时心生悲凉瑟瑟后退,身体不断缩小,两根粗壮手臂缩回后背,另外两只也在迅速变小。
最终坚固的蟹钳从肉身脱落,六根节肢也劈啪落在地上。原本如同怪形的魔兔,变成一团两个拳头大的粉红色小毛团。
努力站直身体,露出可爱的兔兔模样,朝他拜年,并‘吱吱’叫了起来。这是只能温暖人心,激发女性母爱与呵护之情的萌物,邪灵少女非常喜爱它。
于是【慈悲圣母】再一招手,掌心出现一根‘脐带’,噗嗤一声刺进粉红色小毛团,然后反手再刺,将另一端塞进无形之中,消失不见。
随后她发动了【扭曲治愈】,白浪顿时感到一股暖流传入体内,只剩1/7的血条在缓慢回升。更重要,是那两种纠缠在伤口中邪灵之力,被【慈悲圣母】一点点置换到兔兔体内,替白浪承受。
但很快,她表情从轻松变成严肃。白浪体内的‘伤势’过于严重+复杂,都是无解的致命问题,她无论给兔子做减法来填补白浪的伤势,还是将白浪的‘邪灵伤害’置换到兔兔体内,都有可能直接让兔子暴毙。
这就好像一场‘搬运工’游戏,她必须利用智慧与技巧,掌握某种平衡,在不让兔兔暴毙的前提下,尽可能多的让它承受伤害、并贡献出健康。
总之,一只兔兔休想让浪痊愈,但如何也要让‘血包’价值最大化。
这一刻,‘慈悲圣母’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计都、荆棘娘、灵感王,就连打酱油的‘pocky’都在出谋划策:兔兔辣么可爱,如何最大程度剥削压榨它呢?

当持国天王结束第三轮射击,用邪灵加持的‘加特林’将没什么战斗力却格外欠打的‘舞神-福贵丸’扫射成一地碎肉块时,慈悲圣母已经将断臂安装回去。
原本肉身死透的浪,又活蹦乱跳的活动胳膊。
血条恢复到1/4,断肢被‘扭曲治愈’了,身体勉强恢复‘完整’,被扫射的窟窿全部填补,并且在【血魔元胎】下保持巅峰,‘死亡速度’明显变缓慢,可以再坚持半小时。
至于可爱的兔兔?他脚边足足躺平了4只。不是‘慈悲圣母’不想继续献祭兔兔,而是她的‘扭曲治愈规则’,只能对一个人类使用一次。
因为【扭曲治愈】逆天改命起死回生,使用一次,便能逆转生死活人一命。所以有限制,一人一生尽可改命一次。
至于白浪嘛,他用兔兔连续‘扭曲’了四次,接着‘慈悲圣母’没电了。
邪灵少女将‘天平’收好,摸了摸白浪的头,一副‘妈只能帮你到这里’的表情,接着消失不见,缩回【血疗栏】开始休眠。
她一个新生游灵,能剔除掉两只下位灵留在白浪体内的‘规则伤害’,已经很难得了。

当持国天彻底摆脱‘富贵丸’的嘲讽干扰,重新注意到白浪时。
后者脚下一蹬,神速移动,瞬身近身。
在白浪冲刺来到他面前之前,身后就已经浮现出一尊猿魔,与他释放出的气血融为一体,不再是单纯的‘伊甸邪灵’,而是与能力栏融合,受乐园认证的‘气血武道产物-邪灵法相’。
由‘赤武士分身’衍生出的‘赤-猿魔’,继承了赤武士的‘杀戮神职’,但产生的‘规则力量’却不尽相同。
赤武士的‘杀戮规则’与刀法高度统一,表现为夸张的‘斩击、必杀、致死性’。好像把‘杀戮之力’高度凝聚为一击,一刀必杀,斩断一切。白浪受到的斩击,都无法愈合。
而他的【赤猿魔】为《猿魔经》量身打造,受武道影响严重,早与‘刀术’分道扬镳。因此‘神职’起源相同,但规则表现差异巨大。
《猿魔经》核心理念为‘降服心猿’,通过创造猿魔并制服来支配力量。但白浪以‘邪灵’替代观想法后,【赤猿魔】本质就变了。
邪灵嘛,邪恶阵营产物,怎么可能接受‘降服’?心猿一旦被降服,邪灵岂不被削弱毁灭?这是自取灭亡。
因此原版的《猿魔经》发生不可阻挡的逆转。从一门正统佛门武学,彻底由佛入魔。本该‘降服心猿’的‘禅武理念’变成纯粹的‘杀戮之道’。
【赤猿魔】是‘杀戮-神职’的具现。因此他的规则很简单,把‘降服心猿’颠倒过来,便是【杀心起,猿魔现!】从而衍生出迥异于赤武士必杀之刀的‘杀意波动’。

白浪此时的‘猿魔气血相’,是一只沉浸于杀戮之欲的邪灵,燃烧心中无限杀意,获得无穷力量,并附加于气血上,进行一层额外的‘邪灵杀意附魔’。
杀意波动觉醒!
积尸气-杀鱼霸拳!
那些缠绕着白浪的业力、怨念、诅咒、绝望,被‘邪灵法相’调动捕捉,化作‘煞气’熔炼进气血中。
生死二气纠缠变化,左手结印,右手灌入IBM粒子,以【数据化】神职对‘杀意波动’进行二次加密、转录、转格式,成为攻击灵魂的超频‘嚎丧.MP3’文件。
将‘气血’的物理伤害1:1转变成‘灵魂污染’。
砰!
猿魔仰天咆哮,一脚踩爆了赤武士的头颅,将‘嚎丧波动’灌入邪灵体内,无数鲤鱼亡灵齐声尖叫,高频共鸣回荡,在灵魂中横冲直撞,要撕裂一切。
下一秒,白浪脚下用力,从原地消失,又是一拳击出,更多灵魂污染与气血融合,在治愈神系全体邪灵加持下,一拳轰在‘持国天王’的腹部。
【禁魔之力】一刷,邪灵毫无抵抗之力,就被他打的笔直倒飞,砸进一家百货商场中。
白浪头也不回,将‘精灵球’甩向身后某个角落,接着二度发力,追着‘持国天’的方向消失不见。

精灵球划出弧线,最终落在一双小手中。
傻芙芙鬼鬼祟祟张望一番,握紧脖子上的‘挂坠’,又捏紧‘精灵球’。召唤出四天王护体,快步朝着赤武士的‘尸体’跑去。
我在漫威開忍校 boli貓
收尸芙如今有‘魔神柱+陀螺仪+精灵球’,背后有‘无名之神+灵感王’本尊,足以震慑应对周围的信徒与隐藏起来的游灵。
所以白浪大胆将他【赤武士】留给她来收尸,自己燃烧着即将崩溃的【赤猿魔】,按着持国天撞穿了一层又一层墙壁,消失不见。
他今天要杀十个!
在白浪小时候,现场的窥视着观望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向全副武装的莎尔芙出手。赤武士的身旁,出现了两个‘游灵’。
反倒被打爆的‘14代目’残留的遗产,因为过于弱小的缘故,吸引了不同的信徒,最终几个人被无形的规则绞杀。
接着一个脑袋很大,整体形象十分怪异的小人,伸手捡起【必须死】接着消失不见。
“嗯?”
专业收尸完毕,扛着【魔神柱】的莎尔芙突然扭头,在【陀螺仪】帮助下,看到一只游灵带着【必须死】跑路消失的一幕。
她眼睛一转,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