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重生南宋求長生》-第306章、第二條奇經經脈分享

重生南宋求長生
小說推薦重生南宋求長生重生南宋求长生
第306章、第二条奇经经脉
尤其是新娘子那身喜服,虽然当时隔着十几米,没能看个仔细,但想想人家是嫁到春天坪,公公是春天坪的领头人,就知道那套喜服不一般,尤其是跟喜服搭配的那套头饰,那可是凤冠!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整体金黄,那不可能是黄铜,只能是黄金。上面还有几颗红色点缀,中间那颗尤其大,那应该是红宝石!
那样一套头饰,全国能买得起买得起的人就不多,买得起又舍得买的就更少。而且就算舍得买,那也买不到!就最大的那颗红宝石,想买也没处买去!
“实在漂亮得没法形容!当时我就看呆了,脑子里出现的是自己穿上那套衣服的情景。”蓉姐说着当时感受,眼睛里冒出向往的色彩,再次陷入幻想之中。穿上那套衣服的情景,自然是结婚的时候。
过了好一会儿,她艰难地把不切实际的幻想赶出脑海,叹了口气说道:“这辈子是没机会了,所以,我才想到开一个汉服店。”
另一个女孩小梅说道:“可惜我早生了一年,要不然,穿上那套嫁衣的就是我了!”都是一个镇的,镇里又只有一个中学,她只比长安高了一届。
“你?谁给你的自信说出这话?”蓉姐笑道,“第一,你读书不行,我记得你初二是在二班,后面大学读的也是三流大学;第二,说到漂亮,你也算出挑的,但跟那个周明真比也……算了,不打击你了;第三,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漂亮的外表,不如有趣的灵魂。你一个被一套漂亮衣服就迷得发痴的人,能入得了人家的眼?有时间想这些没可能的,不如想想怎么把这个店经营得更好。”
小梅笑道:“刚才眼睛冒光的也不知道是谁,说话声音那叫一个柔软,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甜蜜!嘿嘿嘿……蓉姐,你能不能说说,当时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哪有什么少儿不–宜?你以为姐姐像你这么腐啊!”蓉姐说着手就往小梅伸去,两人离开闹起来。蓉姐以此成功避开了话题。
……
这些年镇里经济发展得不错,一般的汉服镇上年轻人还是消费得起,尤其是追求美的女孩,看到这么漂亮的衣服,想都不想就买了一套穿上。汉服,就这么一下子在镇里流行起来。穿上漂亮的汉服,拍照拍视频这是必须的,拍了之后当然要与朋友分享。然后,照片、视频被传到网上,小火了一把。
汉服流行起来,两姑娘的店生意就好。虽然现在网购非常方便,各大平台汉服店并不少,但是,年轻人们还是愿意在店里买。网上毕竟只有照片没有实物,担心买到假货,虽然他们不心疼那点钱,但太影响心情了。
超级都市法眼 辅国大将军
店里前期卖的衣服几乎都是从外面进的,利润比起自己做差得很远,但客流量大,赚钱并不少。这样一来,店铺算是支撑下来了。接下来就需要时间,一步一步用自制汉服替换进货。
汉服在镇里流行起来的时候,长安和周明真从早到晚不是修炼就是学习,忙得好像又回到高中时候一样。
当然,忙的不只是长安他们两个,这段时间江明月也比较忙,因为,寨子里好几家在准备喜服。
这些年来,衣服、结婚的礼服都是直接去买,女人们做针线活,也就绣绣鞋垫荷包之类的小件,多少年没做过衣服了。
这回做衣服,还是从来没做过的汉服,自然需要江明月指导。
虽然只是几家做喜服,但是参与的人一点不少。她们也是有想法的,一是帮忙,虽然一套喜服就那么几件,但是一两个人做,花的时间会很多。二是趁这个机会学了,就可以先准备着,说不定不用别人帮忙,就能在孩子结婚前把喜服准备好。自己一针一线做的,可比叫人帮忙完成的更难体现当妈的一颗心。
她们的想法很好,但是,这衣服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做得出来的。尤其想要做得漂亮精致,那更是一丁点可能性都没有。
江明月带着她们先练了一段时间,然后才开始做。裁剪、缝合、镶边、刺绣等等,每一个步骤江明月都严格控制,前后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做成了一套。这套衣服虽然差周明真那套差得很远,但还算漂亮精致。
“漂亮!真漂亮!”杨明东媳妇说道,“当年我们结婚的时候要是有这么一套衣服,那还不高兴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那时候没这么漂亮的衣服,我记得你也高兴得很啊。”杨明英笑道,“脸上欢喜得像艳山红似的!(艳山红:即是映山红)”
“她结婚穿的那套衣服,是从深圳带回来的,在当时也是非常漂亮的了。”杨明才媳妇笑道,“我们那时候,衣服还是在供销社买的。”
黄燕说道:“谁会为一套衣服啊,要是看不上东哥,再多几套衣服也没用。”
她当年就是如此,虽然只是个待业青年,家里更是过得紧巴巴的,不得已跟春天坪合作开饭馆。但是,她好歹是城市户口!城市户口是吃商品粮的,粮油、布票、工业券等等,都是优先供应城里。而且,招工在当时更是只有城市户口才行。要不是看上杨明仁这个人,她怎么可能会嫁到农村来!
“是啊!就他那五大三粗跟黑炭似的,别说几套衣服,一车子衣服也没用!”杨明东媳妇笑道,“当时我一看他觉得这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做农活是一把好手。可做农活是好手有什么用?只会做农活没脑子,什么都不懂,怎么相处得来?”
她虽然没有考上中专,但是好歹也是高中生,眼光也很高。相亲之前也看不上初中都是混过来的杨明东,要不是家里逼着,根本就不会去见面。
一见面见杨明东长得人高马大五大三粗,虽然浓眉大眼的,可脸色很黑,一下子心里就决定拒绝。没想到聊起来居然很有见识,很多事情说得头头是道,比她这个高中生懂得还多,才算改变了看法。
几次接触下来,终于接受了杨明东这个外表粗苯,腹有锦绣的对象。
“好,这套喜服做完了,后面小海那件简单,用不了多久就能完成了。”杨明东媳妇摆弄着喜服,笑道,“有这两套喜服小海的婚礼也算圆满了。”这喜服比起周明真那套自然差得远,但是她也心满意足了。她不可能真让江明月做给做最好的,就算江明月愿意做,但这不是一套两套,她家这样,那别家呢?寨子里那么多没结婚的,每人两套,那江明月也不用做其他事了。
一套喜服制作完成,按照李远山和江明月的估计,过不了几天,长安和周明真就要彻底打通第二条奇经经脉了。
不像之前上学时候那样每打通两条经脉就可以用一个学期来缓冲适应,这次没有缓冲期,两人能够只用四个月多点的时间,内力就已经积累到即将打通第二条奇经经脉的程度,而且没有一点不稳的迹象,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说明,他们在修炼上很用心。
“这几个月,虽然中间有过年和婚礼两件事,放松了十来天,但其他时间你们都整天忙着。”李远山说道,“现在又快到关口了,接下来这几天,你们又可以轻松轻松了。放松身体,放松精神,调整好状态,继续一举突破这个关口。”
“修炼内功,就跟吃饭睡觉一样,都是重复重复再重复,我也习惯了。”长安说道。
“呵呵呵,习惯?”李远山笑道,“想想你们修炼内功才不到四年,现在你们已经打通了第一条奇经经脉,打通第二条也近在眼前,这可是别人辛辛苦苦二三十年才能取得的成果。你们每次修炼都能感觉得到进步,你们知道坚持就有收获,所以才会习惯。要是修炼缓慢到你们察觉不到的程度,还能每天按时修炼内功,那才真的是习惯。要是能像道玄老道那样明知没有存进,还能继续坚持数十年,那才是真的了不起。”
明知没希望,明知会失败,还能坚持数十年,道玄老道确实值得敬佩!
放松调整,长安和周明真为了不受影响,并没有往人多的地方去,就在寨子附近和后山走动。
过得六天,准备充分之后,两人经过一番努力,顺利打通第二条奇经经脉。
“顺利突破,不错。”李远山说道,“这么看来,后面四条经脉基本上每四个月左右就能打通一条,不错不错!”
“老爸,按你这么说,要不了两年,就能打通除任督二脉之外所有的奇经经脉了?那时候,就是一流顶尖了?”
“这只是我的估计。不过只要你们不放松,基本上不会错。那时候,内力打出来的最大威力,跟你身体力量打出的最大威力差不多。至于小真,则内力会超过很多。”李远山说道,“过了这两年,你们就能轻松一些了。”

4s9vn扣人心弦的小說 重生南宋求長生 ptt-第301章、輕功鑒賞-xzm79

重生南宋求長生
小說推薦重生南宋求長生重生南宋求长生
第301章、轻功
自己调用内力,内力受人控制,它的运行速度不会快得异常,从而导致经脉承受的压力超过极限而受损。但修炼轻功,需要打通脚掌上的经脉,使内力能够分布于脚掌。
这些经脉更细微,更容易受损,所以李远山才会在一边看着。如果长安经脉受损,他能够及时治疗。
长安又看了一遍小册子,然后才盘坐开始修炼。按照册子上的内力运行路线,从丹田调出一丝内力,沿着之前已经打通的路径越过小腹、大腿、小腿到达脚掌,然后试着打通新的经脉。
见长安坐着不动,试着打通经脉,李远山放出灵魂力查看。
硅星文明 墨沙堂
看着长安从刚开始的生疏试探差点因为调用内力过多伤到经脉,到熟悉地控制着适量的内力一点点形成新的内力流转路径,李远山放下心来,收回了灵魂力。
时间一点点过去,到了中午,长安才完成一直脚掌。几条经脉虽然短,然而因为他们细小,所以得非常小心,既费时间又耗精神。
双凤传
等长安结束睁开眼睛,李远山见着他精神有一点点疲惫,说道:“正好到午饭时间了,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再继续。刚才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才多费了些时间,后面这一次已经有经验了,就花不了那么多时间,完成的时候离天黑肯定还早。”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吃东西吃东西,肚子都饿瘪了!”李远山一说起吃东西,长安就感觉到肚子饿了,说道。
和长安过走四五十米,来到江明月和周明真所在的地方,她们正好在摆放吃食。
在垫子上坐下,李远山接过江明月递来的水杯喝水,长安却没接周明真递来的水杯,而是迫不及待就抓起酱肉吃起来。三人看着长安,很快,长安被噎着了。一见长安如预料的噎着了,李远山呵呵笑起来。
周明真急忙把水杯递过去,长安接过猛喝了两口,才顺过气。有了教训,长安终于放慢了速度。
吃了几口,长安问道:“我翻了好几遍小册子了,都没找到名字,我们学的这个轻功到底叫什么?”
“这个是我前几天为了应付你们临时编写的,还没来得及取名字。”李远山说道。
“没名字啊?”长安心里一顿,失望地说道,“这么说这就是一种普通的轻功?”
李远山笑道:“还挺失望?呵呵,对于我和你妈来说,是普通轻功,但对于你们来说,并不普通。”
“临时创造出来的轻功,怎么可能不是普通的轻功?”长安说道,“你看小说里面,别人创造上乘的武功,都是花了许多年才完成的。独孤求败挑战了多少高手,才总结出《独孤九剑》;黄裳研究了几十年,才创出《九阴真经》;张三丰闭关十多年,才创出《太极拳》。你说你随意弄出来的东西不是普通轻功,让我怎么相信啊?”
“不要因为是我临时整出来的,你就轻视,觉得差。”李远山说道,“同样是工人,一个八级工总结出来的操作经验对于一个普通工人来说就是珍贵的秘籍。我就好比八级工,而你就好比一个还没有评上级的普通工人。我编出来的小册子,足够你用很多年了。”
李远山编出来的这个小册子,里面虽然没有把脚掌上所有的经脉标注出来,但是却写清楚了轻功的原理。未来随着内力增加,可以继续打通经脉,以容纳更多内力同时作用于脚掌。
“这么说,这个轻功很好啊!这么好的轻功,怎么能没有名字呢?”长安欣喜道,“老爸,你得给它取个好听名字才行!就像之前的玄元大道拳的名字那样,听起来多厉害。”
“取哪样名字?八步赶蝉还是神行百变?”李远山说道。
“这两个名字都是小说里的,用了不太好。”长安说道,“还是取个新名字吧。”
“我懒得动脑筋。”李远山摆着手说道,“还是你们两想一个。”
“轻功主要就是速度快,所以得想个形容快的词语,来做这个轻功的名字。”长安说着,开始思考起来。
“豕突狼奔步?”李远山呵呵笑道,“这个速度快!呵呵呵。而且,有力量,有气势!”
长安说道:“说自己跑得快用豕突狼奔?老爹,你就别开玩笑了,别说这本是用来形容坏人奔逃的,就是用’狼’和’豕’这样的字眼,就非常影响形象。起码也得是风驰电掣步、流星蝴蝶步之类的……对呀!可以叫流星蝴蝶步啊!小说里面好像没有,而且听起来好听。流星的速度非常快,蝴蝶煽动翅膀却很慢,连起来就有一种速度岁虽快,但给人的感觉却潇洒从容。不错不错!”
李远山笑道:“是很不错。只是,让人听着就想起《流星蝴蝶剑》!”
“流星这个词很好,可以留着。”周明真说道,“把蝴蝶换了试试。”
长安沉吟着说道:“势如流星……流星追日……流星追月,嗯,可以叫流星追月。”
李远山评价道:“这名字还可以,能表现出速度快来,比那个八步赶蝉好多了。八步赶蝉听着是好听,不过蝉能飞多快?就那速度还需要八步才能赶上。好家伙,这轻功也太差吧!”
“可以换一个字,叫流星赶月。”江明月说道,“听起来更有诗意些。”
确定了轻功的名字,说着闲话吃过午餐,李远山带着长安又继续回到之前的地方继续打通另外一只脚掌的经脉。
五点刚过几分钟,长安就打通了第二只脚掌上的经脉。两人一边去汇合,李远山一边说道:“经脉已经打通了,明天你们就可以练了。到时候还是过来这边,寨子附近有人,会被人看到,这里一般不会有人来。”
长安问道:“明天你和我妈不陪我们来了?”
“不来了。”李远山说道,“接下来已经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就是熟悉使用内力跑动跳跃闪避而已,就跟打球滑冰一样,练得多了,熟悉了,自然就能掌握。我们来陪你们,就是在浪费时间。”
“哦。”长安回应了一声。打球滑冰,只要肯花时间练,就能提高。要是再喜欢,投入更多心思,提高得就更快。
既然老爸说轻功跟打球滑冰一样,而自己又喜欢,那很快就能掌握。到时候自己就能像小说里的那些侠客一样,一跃数丈,能够在树梢上奔驰,或者来个蜻蜓点水,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想到这里,长安就兴奋起来。话说,每一个男孩都有一个武侠梦。现在侠是做不成了,但是这个武,却是可以实现的。
长安幻想着,想得很美妙。但是,现实就是现实,现实不会因为你怎么想它就怎么变化。
一连练了四天,两人傍晚回来,长安说道:“我们已经练了四天了,这四天虽然说不上把全部心思用在轻功上,可绝对没有偷懒,也已经算练熟练了。但是,效果和我想象中的差距好大啊!”
李远山笑道:“你想象中是怎样的?脚尖一点就能蹿出几丈远?运起轻功赶路比马跑得还快,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夸张了点,但也应该达到前面半截,一跳几丈,短途跑得比普通马快吧。”长安回答道,“哪像现在,跟之前比起来,也就提高了差不多三分之一。这还是有准备得情况下,要是没准备,效果就更差了。”
“你想得太简单了。我跟你讲,以你现在的内力,一跳几丈远是不可能的。”李远山说道“轻功的动力来自腿部力量和内力,在跑动跳跃或者躲避的时候,为了能够控制住身体,动作幅度不会太大,就无法用出最大的腿部力量。一跃两丈,在一流高手中垫底的那部分人也达不到。你的内力,现在还差得很远,就算站着按照立定跳远那样的方式,也远远达不到两丈。等以后你着手打通奇经八脉中的三四条,那时候一跃两丈才会成为现实。”
“打通三四条奇经八脉,那可有得等了!”长安苦着脸说道。
“也没多长时间,就一年多两年吧。”李远山说道,“明年毕业回来之后,天天在家里,每天保持修炼内功,内力增长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内力增长需要时间,需要一点一点地积累,不可能朝夕之间就能达到。所以,长安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接受,然后继续练习轻功。
每天长安两人吃过早餐就带上午餐去练习,一直到下午才回来。这么长时间练习轻功,以他们两人的内力就是在梦里也无法做到。不过江明月和李远山虽然在家里,但并不意味着就像李远山所说的那样不管了。李远山和江明月轮流注意着,每次他们内力快用尽停下来恢复内力的时候,都会把天地元气汇聚过去,让两人能够快速恢复。
有充足的天地元气,消耗的内力得以快速补充,每天练习五六个小时,一周左右的时间,两人就已经适应,奔跑闪避都跟之前没用内里只用身体力量一样了。

xxh86精彩言情小說 重生南宋求長生-第297章、小澎的新打算相伴-x0rmn

重生南宋求長生
小說推薦重生南宋求長生
第297章、小澎的新打算
胭脂稻的种植总体来说比较顺利,小文和小川毕业回来之后没多长时间就熟悉了,宋相和杨明国就把公司交到他们手上回了家。
当然,回家了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管,十几个退休的中老年人在东拉西扯、野炊游玩的时候,也为这个新的公司出了点力。
一个新成立的公司,要想快速发展,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名气!没有名气,产品再好,也只能一点一点获取顾客的信任,一点一点增加销量。
所以,他们想了一个打响紫色大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办法,那就是减少酒店胭脂米的供应量,分一部分给紫色大地销售。
九龙镇的胭脂米,外面除了供应酒店,几乎没有通过其他渠道流入市场,但因为酒店这么多年经营,早已经成为世界顶级奢侈美食了。九龙胭脂米的名号经常会出现在朋友聊天中,出现在网络上的美食讨论中。
因此,仅仅是一个小记者的一篇报道,紫色大地成为唯一一家九龙胭脂米的销售公司,一下就引人瞩目起来。而之后九龙山酒店的回应,更证实了报道的真实性。于是各路记者纷纷赶来采访,从紫色大地公司到九龙镇,众多媒体的报道,掀起了一次九龙胭脂米的讨论热潮。
盲目的執著 絕望的老貓
无数人感叹想吃一次九龙胭脂米多么不容易,更有无数人感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胭脂米。
“看网上吵得这么热闹,接下来的销售应该是没问题了。”杨明学说道,“这个办法虽然是老办法,还挺管用。”
“哈哈哈,程咬金虽然只会三板斧,但也打出了一个国公的爵位,只要管用就行!”杨明东哈哈笑道。程咬金只会三板斧是假的,人家使用的兵器就不是什么宣花斧,而是马槊。不过,道理却是这个道理。
“你们听听这个,这个网名叫卖血来上网的说一个月工资还买不起一斤米,打算回家种田去了。”李远山笑道。
“他说的是放马坪的特级胭脂米吧!”杨明义说道,“这个价格不只是他一个,大部分人一个月的工资都买不起,物以稀为贵,这本来就不是卖给平常人的。要是镇里其他农户的稻米,他们还是买得起的。”
校花的全職教師 鄂倫
“真要想尝尝味道,可以买价格低的。”杨明友说道,杨明红说道,“价格高的和价格低的,都是胭脂米,吃起来都是胭脂米的味道。”
“要是土豪也这么想,那我们的高价胭脂米卖给谁去?”寨方平笑道。
浴血焚天 天要下雨
“还得感谢第一篇报道的那个记者,写得不错,应该让人去找找。”李远山说道。
“不用找,这个记者就是镇里的人,好像是小河小剑的同学。”杨明慎说道,“每年都会回来的。”
“镇里有记者好处还真不少!这些年镇里出来的几个记者写了不少介绍镇里的文章,镇里发展得这么好,也有他们的功劳。”杨明才说道,“如果有机会倒是真应该帮他们一把。”
公司胭脂米销售得好,小文和小川打算下年将种植面积扩大几倍。
十一月份,小澎调到城郊的镇上,熟悉了镇里的情况之后傍晚回来,当晚就来找李远山,跟李远山说道:“老叔,我打算帮你实现你说过的话了。”
李远山笑道:“我说过的话多了,没有实现的也不少,你指的是哪一句?”
“就是让猪住楼房这句。”小澎说道,“我现在调到下午屯了,这里是城郊,而且很多年前就有厂子了,污染比偏远的乡镇大得多,虽然稻田多,但发展胭脂稻估计不行。想了想我觉得最近两年市里旅游做得不错,游客增长了很多,导致肉、蛋、甚至粮食蔬菜都有所短缺,得从外地运进来。所以,我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搞一个规模大、标准高的生猪养殖场。”
“嗯,你这个想法可行。”李远山说道,“现在猪肉价格虽然比较平稳,不像前几年那样疯涨,但如果规模大标准高,一样不少赚钱。现在的人对吃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只要养出来的猪达到他们的要求,价格不是问题。”
“现在信息技术这么发达,只要有好东西,就不怕卖不出去。”小澎说道,“所以我计划在辖区内建一个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标准的生猪养殖场。”
“那就建啊。”李远山说道。
簡單易懂的計算魔法學 萌系吃貨
“关键是钱啊。”小澎说道,“要建一个最先进的养殖场,规模还不能小,需要的投资可不少。有这么多钱的人,谁会建养殖场啊?”投入大,前景还不明朗,另外,搞养殖是有风险的,老话就说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这是无数事实证明了的真理。所以他知道找人投资养猪场有多困难,才会首先想到寨子。
“有啊,”李远山笑道,“前些年的首富小丁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养猪了!”
“他那个养猪场搞了两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怕不是真养猪,而是在作秀。”小澎摇头说道。
“人家不是说了吗?要探索新的养殖方式。既然要探索新的养殖方式,那自然是需要时间的。”李远山笑道,“再说了,他现在虽然不是首富了,但好歹也是富豪榜上的百亿富豪,随便拔根毛就能把养殖场搞起来。”
“现在不说他了,说说这个养殖场。需要的资金有点多,拉投资恐怕很困难。”小澎说道,“所以,寨子里可不可以提供点支持?小贤小文他们两个公司虽然就在下午屯,可那时候我还没调过去。现在我去了,怎么也得做出点成绩来不是?”
請回頭,說愛我 貝繁月
“唔,是应该支持你一下。”李远山想了想说道,“这事我们老几个商量一下就行,不过养猪场搞起来了谁来管理是个问题。”管理养猪场,说好听的也是总经理,说不好听点,那就是猪倌,年轻人肯定不愿意去。
重生大宋做權臣 吳仲達
“所以,我觉得还是想办法拉点投资,寨子入股就成,这样对你来说更好。”李远山接着说道,“之前在你任职的地方发展胭脂稻没有问题,因为这关系到扶贫,关系到农民增收致富,谁也不会在这上面做文章。但是养猪场就不同了,尤其是这么一个高标准的养猪场,面子工程、政–绩工程的帽子就得扣上,因为这确实是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如果养殖场搞好了,那什么利益输送之类的帽子就有理由扣上了。”
“我也明白有别人投资,由别人做法人最好,可这投资真不是那么容易拉得到的,所以我才想我们自己投资。而养殖场的管理,我也考虑过,可以请职业经理人来做。”小澎说道,“至于对我的影响,关系户谁没有?而且我不但没有让政–府的利益受损,还能增加大笔税收,别人能奈我何!”
“这事啊,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过段时间再说。”李远山说道,“要是真决定做,那我们也支持。这两年虽然在矿泉水行业投入很大,但挤一挤搞一个大型养猪场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国外无抗养殖发展得不错,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技术,国内也在小规模试验,这时候进入时机不错。
第二天早上李远山背着手悠哉悠哉地散步,杨明红用小车车推着一车柴迎面过来,一见李远山就笑道:“听小澎说他打算让猪住楼房?山哥,你吹的这个牛看样子要实现了!”
“你这是从哪点听来的小道消息啊?昨晚上小澎才跟我商量,当时又没得其他人在,今天一大早你就晓得了。不错不错!这消息传的蛮快的,不但速度比网络上快,就连获取消息的渠道也异常神秘。”李远山笑道。
“什么小道消息,没什么神秘的。”杨明红停下车笑道,“刚才我见着小澎了。”
“哦,他回去上班去了?”李远山问道。
杨明红说道:“这刚调过去,可不得抓紧点,早日掌握情况,好对症施药。对了,他真打算搞一个养猪场啊?”
“差不多吧。而且,规模不小,技术标准也非常高。”李远山笑道,“不过,钱还得我们来出,要不他拉不到投资。”
“真要让猪住楼房了啊!”杨明红感叹道,“弄个喂出来的猪得多少钱一斤啊!”
“贵肯定是贵,不过有的是人吃得起。”李远山笑道,“等养猪场把猪养起来了,首先就把寨子里的老头们拉过去,让他们亲眼看看我可没有吹牛!”
“我老爹都快九十了,伯伯更是九十一了,他们怕是去不成喽。”杨明红摇头说道,“弄个大年纪了,有个头晕脑热的还不把我们吓死!”
龍吟梵神傳2011
李远山摸着下巴说道:“也是啊,他们都这么大年纪了。算了,到时候拍个视频回来给他们看。”
“用不着麻烦。”杨明红笑道,“小南湖边楼房养鱼这么多年了,他们出门活动身体的时候经常过去。鱼都能修楼房来养殖,猪又怎么不行呢?”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99oxy精品都市言情 重生南宋求長生 起點-第296章、拉家常鑒賞-c8y8e

重生南宋求長生
小說推薦重生南宋求長生
第296章、拉家常
“话说,你这个话题转换得太生硬了。”回答之后,李远山笑道,“看了昨天你的表演,感觉如何?”
“什么如何?”杨明义说道,“喝酒醉了嘛,说醉话不是正常的吗?”
“我觉得你昨天这场表演简直太有才了。”李远山笑道,“别人是倒立的时候举起地球,你是喝醉了地球会靠过来,而且骂都骂不走,还会耍赖皮,更进一步啊!”
“唉!昨天几个老头作弊了,听他们说得兴起,都没注意我们是酒到杯干,他们偷奸耍滑。”杨明义拍着脑袋转身往楼梯走,说道,“我去收拾一哈,吃点东西,今天过去再来一场,怎么也要把他们放翻。”
“你算了吧。”李远山说道,“他们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头儿了,喝醉了有个好歹那就麻烦了。反正你们年轻,吃点亏就吃点亏吧,再说,人家也是为了显得热情,哪知道你们这么老实啊!”
杨明义上楼把寨方平叫了起来,洗脸刷牙收拾完下来,李远山见两人揉着脑袋像霜打的茄子似的,就说道:“过来坐好,我给你们按摩按摩,要不你们今天有你们好受的。”
寨方平说道:“太好了!你不晓得,这个酒喝醉了会打脑壳,比高度酒喝醉了难过多了。”
一个按摩了两分钟,刚才还怏巴屁臭的两人浑身清爽地从椅子上起来,又变得精神抖擞了。
来到昨天来的村子,一路往里走过好几家才见到一个人坐在门前院坝上晒太阳,正是昨天一起喝酒的骆老头。
老头见到李远山三个过来,笑着招呼道:“你们过来了?快来屋头坐。”转头朝屋里喊道,“”小两,拿两把椅子出来。”
骆老头话音刚落,屋里就传来小娃娃的声音:“哥哥,我来,我来。”
三人拐上院坝,杨明义说道:“老叔,昨天着你们坑惨了!”
“坑啷子噢坑,你们来到我们寨子头,当然得招待周到啊,吃好喝好这个是最基本的!今天中午就在我家吃,小哈我叫几个人过来作陪。”骆老头说着,递过烟筒。
寨方平接过烟筒,摇头说道:“算了算了,再喝醉可不成了。早上起来的时候脑壳疼得厉害,山哥给我们按摩了一会才好起来。”
这时候,里面一个五六岁的小娃娃搬了一把椅子走出来。接着后面紧跟着又走出一个八九岁的男娃,他左手拿着一把椅子,右手伸到前面小孩的背后,担心他往后倒。
大唐雙龍問鼎
小孩把椅子放下请寨方平坐,骆老头介绍道:“这个是我小重孙,叫小乖。”又指着大的孩子说道,“这是二的个重孙,叫小两。小乖,小两,这是寨方爷爷,这是杨爷爷,这是李爷爷。”寨方平和杨明义看起来年纪不上不下,尤其是李远山更年轻,不过这是让他重孙子叫人,自然得往大辈靠。
两个小孩问候,李远山答了,笑道:“这名字取得真是……”说着掏出钱来一个孩子手里塞了一张五块的,“这是给你们的见面礼。”
“小娃娃家家的,给什么见面礼啊!”骆老头说着,对小两和小乖说道,“不能要李爷爷的钱。”
两个小孩还没欢喜起来,听了祖祖的话,乖乖地把钱递到李远山面前。李远山伸手拦着,说道:“就几块钱,哄他们高兴嘛!”
寨方平和杨明义也伸手往兜里摸,抓出来就是几张一百的,这就没法给了,给了也不会让接,于是寨方平笑道:“让他们拿着吧,就当他们搬椅子的酬劳了。”
“是啊!他们弄个乖巧懂事,这是给他们的奖励。”杨明义说道。
重生之一字并肩王 千叶大师
好说歹说骆老头才松口,两个小孩高高兴兴地道谢之后,拿着钱往外跑。小乖一边跑一边说道:“哥哥,我要买小车子。”
“好。那天哥哥问过,那个小车子只要六块钱,我们的钱够了。”小两说道。
魂伴香墓
“看,他们多开心啊!”寨方平感叹道,“看来得催小维结婚了。”
看着两小家伙走远,李远山问骆老头道:“他们两的书名不会就是小两小乖吧?”
“不是。村里就有一个刚结婚的小伙书名叫小乖,读书的时候可没少遭嘲笑。”骆老头笑道,“不过也是现在,以前几村几寨没得人识字,哪有什么书名啊,都是用小名。我十五岁的时候才有书名,还是一个过路的给取的。”
寨方平笑道:“老叔你捡着便宜了,那时候给人取名字可是要收钱的,没钱也得送点东西。”
我是太皇太后
“是捡着便宜了。”骆老头笑道,“不过我也帮了他一个忙。”
“怎么说?后来你们又遇到了?”杨明义问道。
“不是,是就在取名字过后半把个小时。”骆老头说道,“他帮我取了名字离开没多大一会儿,就有三个人追过来,其中一个还拿着一把长枪,问我有没有看到有人过去。我一听他们形容,就是之前那个人。那时候我见着枪心里也害怕,不过人家给我去了个名字,我哪能把人家的去向告他们?就指了一条错路。”
“那个人应该是隐藏身份的地下–党。”杨明义说道,“我们这边三几年就有地下–党活动了,一部分是右江根据–地失败之后成立的边区过来发展的,一部分是长–征时候悄悄留下的。”
“那时候这边基本是空白,就算有几个潜伏下来也不会发展成员。”李远山摇头说道,“你想想老何家就在这里,还有老刘家,大刘那时候虽然已经死了,可他们家在兴义的实力对这边来说依然强大,有这两个地头蛇在,不小心都不行。只有后来全面抗战爆发,才有机会悄悄发展。”
“从那次过后,我就没有再见到他了。”骆老头说道,“也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
入殓师灵异录 婆娑弥勒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杨明义摇头说道:“那时候干这个都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
骆老头叹息道:“多好的人啊!讲话和气,又有文化。他还让我有机会去读书呢。”
“来,,老叔,烟筒。”杨明义把递给骆老头。
骆老头接过吸了几口,才回过神来,对李远山说道:“你还没有吃呢。”
寨方平笑道:“山哥他不吃烟。”
倾臣 洛水白驹
骆老头打量了李远山几眼,对寨方平说道:“三哥是他的外号?”方言“山”“三”不分,看起来李远山年轻多了,所以骆老头才有此问。
“不是。”杨明义笑着解释道,“山哥年纪可比我们大,只是不显老而已。”
鸟丝奇遇记 十方老鬼
“这哪是不显老啊!”骆老头赞叹道,“说他三十多岁都有人信!”
“我一天什么事都不用操心,所以看起来才会显得年轻点。”李远山笑道,“真正年轻的都去忙去了。”
“是都忙去了。”骆老头笑着,脸上的褶子更深了,“你们一来,种个谷子价格都贵得多。”
“今年是为了调动大家积极性才确定了现在这个价格范围。”寨方平说道,“以这个价格,我们公司今年会亏一些。”
“为啷子会亏?”骆老头问道。
“这是第一年,就算不再用化肥农药,往年用的田里还残留不少,所以不能当无公害米卖,价格就不高。过了今年,明年就要好点了。”杨明义解释道,“主要这是稻田,可以排水,一部分残留的化肥和农药会溶再水里跟水一起排出去,残留降低得比旱地快多了。”
“前几天我就听了一耳朵,我就在想,肥料农药这个是以前国家推广的,难道是错的?”骆老头说道。
“这个问题要一分为二的看。”李远山说道,“以前推广化肥和农药,是为了提高产量。那时候人都快没饭吃了,哪还顾得上其他的?那时候科学没得现在发达,可能还真没有发现化肥农药的害处。现在虽然发现了,可十几亿张嘴要吃饭,又哪能说不用就不用?两害相权取其轻嘛,所以化肥农药自然还得使用,不过采用更好的,对环境污染小,对人体伤害轻的。不过再轻那也是有不是?现在的人都有钱了,吃饱之后,自然会想着吃好,所以我们才会搞无公害种植甚至绿色种植,给大家提供更优质的米。”
“哦!是弄个啊。”骆老头说道,“年纪大了,耳朵不行了,前几天村里开会好像也讲过,就听了个半长不落。今天去地里画地块挖泥巴又是整啷子?”
“画地块就是把每家的水田画到纸上。挖泥巴是要带回去做检测,看看土质如何,重金属有没有超过标准,田里化肥农药的残留有多少。”寨方平解释道,“每一块水田都要检测,弄个得到的数据才准,后面也才好做对比。另外,这个数据还关系到秋后胭脂稻的价格,质量好的胭脂稻价格高,质量差的价格低。”
“一分钱一分货,这个道理我们农民懂得。”骆老头点头认可。
跟骆老头聊到十一点过,跟村里的干部和公司员工问了一下情况,三人离开去下一个村子。
晚上回到镇上把取到的土样送回去检测,再汇总一下各村的情况,有问题的就商量解决的办法。
不过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两天下来就差不多了,只等检测结果出来就可以谈签合同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