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素三彩瓷器 (第一更)分享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如果从苏轼的那幅《枯木竹石图》的角度上来看,向南估计,这幅《枯木石图》或许还真是苏辙的戏笔之作,由此可见,苏轼和苏辙的兄弟之情,还真是“谁无兄弟,如足如手”,想来也是一段让人津津乐道的趣事。
当然,这种推测并没有什么依据,因此,向南也没必要对何绍骅说明,就让他以为自己交了一次“学费”,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还能时刻提醒自己:收藏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在收藏室里转了一圈,向南发现何绍骅的藏品其实也挺杂的,几乎每个品类都有所涉及,实际上,这并不明智。
因为收藏是一门学问,每一个品类的藏品想要入门很容易,但真正要将这一类藏品搞懂,甚至是精通,那几乎是穷尽一生都不一定能够搞透。
哪怕是知名的鉴定专家都有看走眼的可能,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所以,一般情况下,大部分藏家只会选择一类品类,最多两个品类的文物作为主打藏品,至于其它的,除非有确实让自己心动的,而且能确保是真品的古董,那才会偶尔出手那么一两次。
就比如闫思远,他生前收藏最多的,也是古陶瓷器和古书画,至于青铜器文物,他也只是过过手,看个新奇而已,而夏振宇,他的藏品最多的也是这两类,青铜器甚至他都不沾手,不过他偶尔也会入手一两件玉器,但那也只是少数罢了。
在收藏室里看了一遍,向南这才转头看了看何绍骅,笑着问道:“对了,何老板,你之前说的需要修复的残损文物呢?先拿出来看看吧。”
“向专家,戴维斯先生,要不大家先到这边来坐一坐?”
何绍骅指了指收藏室隔壁的一个休息室,笑着说道,“我马上就把那件残损文物送过来。”
“好。”
向南点了点头,和戴维斯、朱熙进了休息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戴维斯坐下以后,一脸感慨地说道:“我在华夏这段时间,参观过好几位华夏收藏家的藏室,你们都喜欢将藏室建在地下室里,在我们米国,我们要么将地下室建成洗衣房或健身房,要么将它改造成家庭影院或者孩子们的游乐园,倒是很少有人将古董放在地下室里。”
“想法不一样而已。”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素三彩瓷器 (第一更)看書
向南笑了笑,说道,“就比如,我们华夏人习惯了先赚钱再消费,而你们西方人喜欢先消费再赚钱,都是同一个道理。”
“这难道也是东西方文化差异?”戴维斯耸了耸肩,说道,“也许吧。”
两个人刚聊了几句,就看到何绍骅抱着一个古董盒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他将古董盒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笑着对向南说道:“向专家,就是这件古陶瓷器了。”
向南点了点头,没说话,他坐直了身子,伸出双手将古董盒的盖子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堆浅松绿色的陶瓷残片,大的如同鸡蛋大小,小的也只有硬币大小,这些陶瓷残片上,画着菊花、虫草,有黄色、有绿色,也有紫色。
戴维斯也是古陶瓷爱好者,不过他没见到过类似底色的古陶瓷,一时间颇为好奇,抬起头来问道:“这是什么瓷器?”
向南笑着说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素三彩瓷器。”
素三彩瓷器最早出现在明代正德年间,到了清代时,又在明代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最终成为了清代康熙时期的名品,颇负盛名。
在古代,有“红为荤色,非红为素色”的说法,因此,所谓的素三彩,以其所施釉彩中没有红彩而得名,彩釉鲜妍而不失素雅。
素三彩的制作方法,是在高温烧成的素瓷胎上,用彩釉填在已经刻划好的纹样内,再经过低温烧造而成。
站在一边的何绍骅一听,连连点头,说道:“向专家说得对,这是一件清康熙年制的素三彩花卉草虫花口洗。”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素三彩瓷器 (第一更)閲讀
“你们华夏古陶瓷烧造得的确很美,就是名字太拗口了。”
戴维斯听得一脑袋浆糊,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什么洗啊,尊啊,瓮啊之类的,我都搞不懂什么意思。”
“别说你搞不懂,有些青铜器的名字,连字我都不认识。”
何绍骅听得笑出声来,说道,“像那些什么銎([qióng])、盉([hé])、甗([yǎn])这一些青铜器,我哪怕到了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用的。”
戴维斯小声嘀咕道:“所以我才不玩青铜器收藏,还是古陶瓷简单一些。”
这边在聊着天,那边向南正拿着那些古陶瓷残片试着拼对,拼了一会儿,他忽然抬起头来,对何绍骅说道:“这件花口洗有残缺?口沿这边缺了一块龙眼大小的。”
“这,这我真没注意,而且碎成这样了,就是有残缺了我也看不出来啊。”
何绍骅一愣,随即脸色有些僵硬地说道,“当时不小心碰下来掉地上摔碎了,我就赶紧将残片给收拾起来了,到底有没有遗漏的,我也没注意到……估计,估计就是当时漏掉了一块……”
“唔……那就算了。”
向南摇了摇头,又问道,“你家应该没有文物修复室吧?”
“没有……有也没用啊,毕竟我又不会文物保养。”
“那你的收藏家朋友里,有没有谁那里有文物修复室可以借用一下的?”
向南举了举手里的古陶瓷残片,笑着说道,“没有工具,没有修复材料,我可修复不了这件花口洗。”
“深镇市博物馆应该有的吧?”
何绍骅想了想,试探着问了一句,“我在深镇市博物馆里有个朋友,让他帮忙问问,应该可以借用一下。”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行,那你打个电话问问看。”
何绍骅赶紧应了一声,从兜里掏出手机来,到隔壁打电话去了。
过了没两分钟,他风风火火地回来了,脸色有些古怪地说道:“向专家,我问了,那边已经答应借用古陶瓷修复室了,不过,不过对方还有个要求。”

優秀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五十六章 老闆太摳門 (更新完畢)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经过举手表决,第一款产品外包装设计毫无悬念地胜出了。
之前孙福民等人就倾向于选择这款外包装设计,如今看来,大家的眼光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举手表决完毕,向南看了看张伟利和邓维三人,笑着说道:
“三位师兄师姐,研究所开会的时候可不能当闷嘴葫芦啊,不管是好的坏的,有什么想法都是可以说的。要是哪天有机会,你们可以到魔都文物修复公司里去参加一下那边的会议,那边的会议可是比这边热闹多了。”
“我们对设计这一块的东西,确实没怎么了解过,怕说出来了惹人笑话。”张伟利扶了扶眼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许弋澄也笑了,说道:“这有什么关系,关起门来都是自家人,谁都不是搞设计的,谁笑话谁啊?”
话音刚落,其他三人都笑了起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孙福民伸手敲了敲桌子,说道:“好了,接下来,咱们讨论一下第二个议题,众所周知,咱们研究所目前是没有自己的下属生产基地的,那么我们是否有必要成立一个文物修复实业有限公司,专门从事研究所研发出来的产品生产与销售等环节?”
“我先说说啊。可能向南和小许不大了解,但我和小张他们是很清楚的。咱们的第一款产品画芯修复液,是跟魔都一家企业进行合作生产的,后来因为一些纠纷终止了合作,我又托了一个朋友,联系了金陵附近的一家企业,将画芯修复液的生产转移到了这边过来;咱们的第二款产品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大家的感受就更深了,当初为了寻找试用品生产企业,咱们大家都想尽了办法,最后还是从魔都文物修复公司那边抽调了朱熙过来,大夏天的在外面连跑了一个多星期,最后才总算找到了一家生产企业愿意合作。”
孙福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接着说道,
“所以呢,我个人的建议,还是需要成立自己的生产基地的,尤其是随着以后研究所研发出来的产品越来越多,咱们就更需要自己的生产基地了,毕竟咱们的研究所如果要长效发展下去,就不可能一直寻找其它的企业来合作,必须要有自己的一整套研发、生产、销售体系。”
“之前孙教授说的都很有道理,我也觉得我们应该成立自己的生产基地。”
张伟利见孙福民说完了,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说道,“跟其他企业合作生产或者代工生产,这对于咱们产品配方的保密是一个很大的考验,现在这两款产品无所谓,但谁知道以后咱们会不会研发出一款很有市场价值的产品出来呢?”
邓维也开口说道:“我觉得,要是咱们成立自己的生产基地,没准产品的利润还能更高一些呢,至少不用分润给代工企业了。”
王明耀更是连连点头,说道:“大家说得对,我也赞成成立自己的生产基地。”
向南和许弋澄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好嘛,意见都很统一啊。
“成立自己的生产基地,也不是嘴上说一说那么简单的事。”
向南想了想,说道,“首先是找到一块合适的地皮,然后建设厂房,组装生产线,办理各项证件等等问题,最关键的是,那时候可能就离学校有点远了,因为生产基地,不可能在学校这边的,大概率会在工业开发区那边。”
孙福民笑呵呵地说道:“这个问题倒是不大,有车的话,都很方便。”
“我们差不多到明年上半年就毕业了,到时候也要离校了。”
张伟利看了看邓维和王明耀,转头对向南笑道,“而且,生产基地那边建设起来以后,我建议,新的实验室可以筹建在那边,这样一来,就很方便了。”
“行,那这个议题在研究所这边算是通过了,到时候我回魔都之后再和几位高层交换一下意见。”
向南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大家当年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上市销售这件事,一切事宜都等这件事结束以后再说。另外,大家要是有闲暇时间,还可以思考一下,下一个研究课题的方向。”
“说到研究课题,我这里倒是可以提供一个参考方向。”
许弋澄笑了笑,看了张伟利、邓维等人一眼,接着说道,“大家都知道,古陶瓷修复过程当中,瓷片粘接是一个很重要的步骤。但在目前市场上,快速粘合剂的缺点很明显,固化后脆性大,不耐冲击,耐水性、耐温性也都不怎么理想。而环氧树脂类胶水,则是固化时间比较长,很耗时间。”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几位博士可以针对这方面进行了解研究一番,看看能不能研发出一种耐水性耐温性好,固化时间又短一点的胶水来,我相信,古陶瓷修复师对这款产品肯定很有兴趣的。”
张伟利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化学类博士王明耀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谢谢许总的建议,我们抽空先对目前市场上的粘合剂进行一番了解。”
许弋澄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他只是想到了这里,就提供一个思路罢了,能不能成,那还得看这些研究员的研发能力。
孙福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道:
“那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了,小邓,你这边赶紧让设计师将第一款产品外包装设计的正稿出出来,然后发到厂家那边进行制作。小张和小王,你们这边还是得去生产企业那里盯着生产。”
几个人纷纷应了一声,就转头出了门,各忙各的去了。
“小许啊,你难得来金陵一趟,等中午的时候,我请你尝尝正宗的金陵菜。”
孙福民收拾好东西,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笑着看了看许弋澄。
许弋澄一听,连忙笑着说道:“那敢情好,我早就想尝尝金陵风味了,可惜老板太抠门,从不带我来金陵。”
向南:“……”
爱为殇 jy小房子
腿长你身上,你想来就来,怎么又跟我有关系?

50ghp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 3D打印技術 (第一更)-jfwmz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既然张春君跟朋友去了洞庭山散心,不在办公室里,向南也就没打算在这里多待,和卢国强小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回到公司以后,他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喝杯茶,许弋澄就兴冲冲地赶了过来,对向南说道:“老板,3D打印机厂家那边已经把那件古陶瓷残缺部位的补块快递过来了。”
向南问道:“修复了吗?”
“早上刚收到的,这不是还等着让你过去先看一看吗?”
许弋澄摇了摇头,说道,“我和姚嘉莹他们倒是先看了看,这补块应该是用瓷粉打印出来的,不论是强度还是细腻程度,都挺不错的。”
新纪元1912
“那去看看吧。”
辰月未盡 彎月兒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向南并不排斥高科技产品介入到文物修复当中来,否则的话,他也就不会在金陵那边开设文物修复研究所,而且还率领团队研发出两款古书画修复产品来了。
对于这3D打印机,向南抱着同样的态度——只要能提高文物修复师修复能力,加快文物修复速度,并且修复效果不错的产品或者设备,那都是好东西。
跟在许弋澄的身后,向南很快就来到了古陶瓷修复室。
修复室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宽大的陈列台,陈列台上其它修复好的古陶瓷器已经被清空了,上面摆了一件青花釉里红瓷器,只是瞄了两眼,向南就认出来了,这是一件清乾隆年制豆青青花釉里红加白松鹤大天球瓶。
这件青花釉里红大天球瓶从上到下遍布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裂痕,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碎的,这模样看着就有些凄惨。
除了一道道裂痕之外,在瓶身上还有两个婴儿巴掌大小的残缺之处,残缺的地方,正好覆盖了图案上的松树枝干和针叶团簇。
在这件青花釉里红大天球瓶边上,则平放着两块略有些弧度的瓷片,看它们的大小,应该就是3D打印机厂家邮递过来的那两块补块。
除了许弋澄,姚嘉莹、覃小天、王民琦、老戴和那位新来的光头资深修复师沈忠伟,也都围在陈列台四周,一脸好奇地看着。
“3D打印出来的瓷器补块,有这么新奇吗?”
向南心里嘟囔了一句,撇了撇嘴,伸出手来拿起一片补块,用另一只手的指肚轻轻在表面上摩挲了一下。
从分量上看来,这补块入手有点沉,应该是瓷粉打印出来的,从手感上来讲,补块正面有图案的部位很光滑,一点也不糙。
不过,这打印出来的图案,单独看上去没什么异常,可将它放在原器物边上一对比,这就很明显了,补块上的图案生硬死板,远远没有原器物上的图案那么灵动,有生气。
而且,从侧面看过去,这补块表层像是涂了一层反光膜似的,看起来亮晶晶的,像是上面覆盖了一层白光,图案都看不清。
如果补块都是这样的,那肯定不行。
向南皱起了眉头,看了看许弋澄等人,举了举手里的补块,问道:“你们也都看了,感觉怎么样?”
“材质和大小是没问题,不过这纹饰不能用打印的。”
姚嘉莹看了看许弋澄等人,见他们没有说话的想法,自顾自地说道,“3D打印机的好处,估计有点类似‘以瓷补瓷’吧,在强度方面的确比我们之前用牙粉、石膏做的补块要好很多,但其它的方面,也就那样。”
向南点了点头,又看向其他人。
“如果只是在强度上有所提高,我觉得大可不必。”
覃小天见其他人都看向了他,有些不自觉地抬起手来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们用牙粉加胶粘剂制作的补块也并不差什么,尤其是古陶瓷文物本来就是用来鉴赏的,要是摔碎了,就算是‘以瓷补瓷’也没用,照样会摔碎。更何况,咱们真要买了3D打印机,还得招一个人来专门操作3D打印机呢,划不来。”
灵视契约
说完,覃小天也忍不住有些沾沾自喜,自己考虑得多周到,得为公司省钱啊,多招一个人,每个月还得付工资呢。
错婚成爱:傲娇夫人很抢手
“3D打印技术对文物修复工作还是有一定帮助的,比如陕省博物馆,就曾经利用3D技术制作了一件西汉匈奴的鹿形金怪兽仿品用来展示,而原件就可以更好地保存起来。”
许弋澄这会儿也没再嬉皮笑脸,他一本正经地说道,“3D打印技术,可以在不接触文物的情况下,通过立体扫描、数据采集、绘画模型打印等一系列步骤,对文物进行修补或者复刻,而咱们传统文物修复工艺,基本上都是直接在文物表面上操作,实际上还是很容易对文物造成二次伤害的。”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太早下定论,一项技术的发展,它在应用层面上的范围是不断扩大的,3D打印技术目前来讲还谈不上普及,现在文物修复领域应用得不多,谁知道以后呢?”
漫威世界的御主 剑符文
“行了,咱们不争论这些。”
向南摆了摆手,举了举手里的陶瓷补块,问道,“厂家那边就邮递了两块补块?没有别的了?”
“有,还有两块没有上色的。”
一带一路之大机遇
许弋澄龇牙笑了笑,从身后的工作台递了一个盒子过来。
居然还要藏着,很有意思吗?
向南一脸无语,没好气地瞪了许弋澄一眼,接过盒子,从里面拿出两块纯白色的补块看了看,点了点头,说道,“这两个补块就可以用了,就是还需要再作色、仿釉处理一番。”
“其实用3D打印机来打印这种补块是浪费了,如果用它来打印异形残缺部位,比如镂空部位、或者陶瓷提梁这一类的残缺部位,实际上应该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一些古陶瓷表面有浮雕之类的情况,就更合适了。”
顿了顿,向南看向许弋澄,继续说道,“既然要采购3D打印机,就采购精度高一些的,最好能够使用瓷粉、铜粉这两类打印材料的,因为我觉得青铜器这一块,可能更适合使用3D打印技术。另外,招聘一个技术人员来,最好是能熟练操作3D打印机的人,这些事,就由你来负责吧。”

bwjc1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兩百三十四章 斷代 (更新完畢)推薦-l3p11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不过,很显然,这件青铜器香薰曾经残损过,如今已经被修复了,修复痕迹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但向南可是青铜器修复国家级专家,稍稍注意一下,就可以看出,这香薰的狮子尾巴曾经断裂过,不仅如此,那胡人高举的左手也被重新焊接过了。
见向南抬起头来,卢国强笑着问道:“向专家,怎么样,看得出来这件青铜器是什么年代的吗?”
大牌校草独家小丫头 鑫鑫.
向南想了想,说道:“如果没有猜错,这件青铜香薰应该是明代的,嗯,再精确一些的话,应该是明代早期的器物。”
华夏古代是没有狮子这种动物的,一直到“丝绸之路”的开通,东汉时期出使西域的张骞,不仅将丝绸、青铜器等商品传入了西域,也从西域各国带回了不少新鲜东西,这其中就包括了狮子。
由于狮子的形象威武雄壮,很符合当时的“帝王之气”,因此深受历朝历代的帝王喜爱,被认为是“祥瑞之兽”,有辟邪的作用。
也正是因为此,狮子的形象开始逐渐深入华夏古代各阶层的日常生活之中。
在华夏古代,狮子的形象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发生改变,事实上,在唐宋时期,只有帝王宫殿、墓前才有资格用石狮子守卫。
这种用来镇守的狮子,它体型硕大,状态威猛,筋肉突起、气势非凡,具有强大的精神威慑力。
而到了明代,狮子从最初的帝王、官宦镇宅镇墓之兽,开始逐渐走向民间,成为民间辟邪纳吉的日用器物,这种颇为驯服的狮子形象,成为不少佛教道观、民间宅第、桥梁亭台、衣帽轿椅等日用的陈设点缀。
回过头来再看这件青铜香薰,胡人骑乘在狮子背上,腿上还趴伏着小狮子,这种明显被驯服的狮子形象,在唐宋时期是不可能出现的,因此,这件青铜器只会是唐宋之后的器物。
而且,从另一方面来看,以胡人形象入工艺品装饰,最初是从唐朝开始的,其后逐渐减少直至消失,一直到明代中晚期,随着中外贸易往来的复苏,工艺品中才又出现了胡人形象。
譬如,在明代万历官窑瓷器中,曾经见到过有八蛮进宝的纹饰。胡人献宝是华夏封建社会繁荣昌盛、万邦来朝的现实反应,寓意国力强盛、天下太平。
综合以上两点来判断,这件青铜胡人戏狮香薰应该是明代的青铜器物。
壹舞傾城之璃殤 果味多
此外,向南以往在瓷器中看到的狮纹,明代早期的狮纹非常凶猛,毛发飞扬,四肢健壮,而明代中期的狮纹,狮头大一些,狮身短一些,到了明代晚期,狮纹逐渐图案化,狮头跟烫了头发一样,一圈卷毛,不见凶猛的模样。
再回过头来看这件青铜香薰的狮子,双目圆瞪,张口露齿,毛发飞扬,四肢粗壮,尽管被人骑在身上,依旧是一副凶猛的模样,这跟瓷器上明代早期的狮纹十分吻合。
因此,时间线上再精准一些,这件青铜胡人戏狮香薰有极大的可能是明代早期的物件。
听了向南的一番分析,围在大修复室里的文物修复师们,一个个若有所思,纷纷点头。
卢国强想了想,也觉得向南分析得很有道理,他笑着说道:“我们一开始都在猜测这是唐代的青铜器,听你这么一分析,是我们搞糊涂了,看来多接触一些其它文物还是有好处的啊,听你刚才那么一说,瓷器上的狮纹特征,就很明显能够分辨得出来。”
“我也只是随便这么一猜,不一定就是正确的。”
向南摆了摆手,笑着说道,“真要确定年代,你们还不如将这青铜器香薰拿去做年代测定。”
重生之商业大亨 紫云天
“没必要,这件青铜器香薰残损不严重,又没有特定年代的纹饰需要配补,哪个年代的就不那么重要了。再说了,我们已经将它修复好了,现在也只是看一看能不能断代罢了。”
卢国强一边说着,一边跟在向南身边走出了修复室,他扭头看了看走廊尽头,笑着问道,“你这么一大早跑过来,是来找张主任的?”
向南“嗯”了一声,问道:“老师他来了吗?”
“没来。”
我老婆是天後
卢国强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恐怕是白跑一趟了,张主任前两天就请了假,跟一个朋友跑到洞庭湖那边的山里去散心了,他还说要亲自体验一下炒茶的滋味呢,啧啧,这要是炒焦了,我看他怎么喝得下去?”
“去洞庭山了?”
向南一阵讶然,早在年初的时候就听张春君说要去洞庭山散心,后来因为扔不下青铜器修复中心这边的事情,一拖再拖,结果这都拖到大夏天了,才跟着人去散心了。
不过,洞庭山那边的碧螺春茶,据说是三四月份才是最好的,这都已经七月份了,难道去摘老茶梗吗?
想了想,他说道,“出去散散心也好,这天天在办公室里闷着,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医者心
“是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卢国强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一脸感慨,“年初那段时间,主任眼睛不舒服,没办法修复文物的时候,那心情可是糟透了,连我们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就怕触了他的霉头,不过好在主任自己调整得也快,前一段日子心情就好得差不多了,这次出去散散心,没准还能找到别的爱好呢,转移一下注意力也是好的。”
茅山道士
“他在青铜器修复上面耗费了大半辈子时光,忽然不能修复文物了,心里面一时间接受不了也是正常事。”
向南笑着安慰了卢国强一番,接着说道,“你跟他接触的时间比我更长,他这个人,面冷心热,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时心火罢了,没什么坏心的,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们别放在心上。”
特種兵之特戰狼牙
“那当然不会,我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主任手底下带出来的,说他是我们师父一点也不为过,只是我们水平不够,不好意思自己往上凑罢了。”
卢国强也笑了起来,他说道,“有时候我们做错了什么,他骂我们一两句,那不是应该的吗?”

osojv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三十三章 青銅香薰 (第一更)分享-ltduq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古陶瓷修复室的玻璃门开着,里面却很安静,向南走进去往边上的大修复室里看了看,有一个陌生的年轻修复师正在里面收拾着东西,小乔倒是还没有来。
重生之我意归雁
小乔原本上班时就不怎么积极,以前单身狗时还总是睡懒觉,踩着点上下班呢,更别说现在已经当了妈妈,家里面的事情更多了呢,没这么早来也是正常的。
向南只是随意瞄了一眼,也没太在意,就继续往走廊里面走去,很快就来到了江易鸿的办公室门前。
老江上班一向是很早的,虽然来了也没什么事,但几十年下来养成的习惯已经改变不了了,没事也得在修复中心里转一转,看一看,这样心里面才会感觉到安宁。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向南走上前去,伸手轻轻在门扉上敲了敲,然后轻轻喊了一声:“老师?”
江易鸿正在里面拿着抹布,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博古架上的各类古陶瓷器,听到向南的声音后,停下手里的活儿,转过头来看了向南的一眼,笑道:“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也好久没来看老师了,刚好这几天有时间,就过来看一看。”
向南笑了一下,自顾自地走了进去,将背包放在沙发上,然后拎起一旁的水壶,跑到办公室一侧的茶水间里准备烧水,他说道,“老师,我给您带了上次的那种野茶,待会儿您尝尝味道。”
“又有野茶了?”
江易鸿一听,连忙放下手里刚刚擦干净的文物,对向南说道,“你哪会泡茶?简直就是糟蹋茶叶!一边待着去,我自己来!”
说着,他将手里的抹布放到一边,到洗手间里洗了洗手,就坐在茶艺桌前开始烧起水来。
地府神職
向南见江易鸿抢了自己的活儿,忍不住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不就是泡茶嘛,反正都是喝到肚子里的,那么讲究干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吧?不同的茶叶,不但泡茶的水温不一样,就连泡茶的时间都不同。”
江易鸿一边用烧开的水烫洗茶壶,茶盏这些玩意儿,一边对向南说道,“这就跟修复文物是一个道理,瓷器有瓷器的修复方法,陶器有陶器的修复方法,这些修复方法不存在孰好孰坏,只有哪一种更合适而已。”
过了一会儿,江易鸿将凉了一阵的开水冲入茶壶,嫩绿的野茶在滚烫的水里翻滚、腾跃,一股浓郁的清香随着水汽蒸腾而起,瞬间充斥了整个办公室。
“真香!”
向南使劲嗅了一口,一脸陶醉的模样。
江易鸿小心翼翼地端起茶盏,凑在鼻子前闻了闻,也赞道:“这茶叶真不错,比去年炒得好。”
两个人没再说话,凑在一起喝了两泡茶,这才缓了下来。
江易鸿看了看向南,笑着问道:“前几天,我跟齐文超和许弋澄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这个小许在饭桌上还谈了谈集团化的设想,你们现在打算成立集团公司吗?”
向南想了想,说道:“这个事情前几天他跟我提议了一下,我暂时还在考虑。”
“嗯,集团化有集团化的好处,一个是可以整合统筹集团的内部资源,提升整个集团的企业形象和影响力,另一个方面,集团化之后的统一管理,也能节省不少人力成本和经济成本。”
江易鸿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这只是一般性企业的情况,文物修复类公司,目前国内还没有出现过集团化公司,具体怎么样也搞不清楚,这件事你得自己想清楚了再行动。”
向南笑着应了一声:“我会的,老师放心好了。”
在江易鸿这里坐了一会儿,向南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和江易鸿告了别,拎起背包离开了古陶瓷修复中心。
不过,他可没有直接下楼,而是直上三楼,来到了青铜器修复中心,准备将另一盒茶叶交给张春君老师。
無限之淘汰 justwe
青铜器修复中心,一旁的大修复室里围了好几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文物修复师,似乎是在观察某件残损文物,卢国强也在其中,正趴着身子,手里拿着放大镜,看得很仔细。
向南站在门外探头看了一眼,人太多,没看出来这些人在干什么,他也没太在意,收回脚准备到走廊那边的办公室里去找张春君。
刚走了没两步,卢国强就在身后喊了一声:“向专家,你来得正好,来帮忙看看,这件青铜器是哪个年代的?”
夏日花事了
向南回过头来,朝他笑了笑,说道:“你们都看不出来,我哪儿看得出来?”
“你见多识广嘛,别谦虚了,快来看看!”
卢国强朝他使劲招了招手,虽然他只是个资深修复师,不过他跟向南合作过多次了,两个人的关系很好,说起话来也没那么多客套,随意得很。
小说出版以后
向南有些无奈,只好走了过去,一起来到了大修复室里。
无敌位神 丹心墨
醫女狂炸天:萬毒小魔妃
其他人跟向南虽然不熟,但多少也有些脸熟,再加上向南名声在外,又是张春君的得意弟子,因此大家对他很客气,见他来了,也都纷纷跟向南点头打招呼。
向南一一点头回应,然后跟着卢国强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摆在陈列台中间的那件将近半米高的青铜器。
这件青铜器器形硕大,是一只四肢着地、呈回首状的狮子,这狮子双目呈褐色,怒目圆瞪,张嘴露齿,四肢强壮有力,尾巴和腿部鬃毛随风飘舞。
在狮子的身上,则屈腿盘坐着一个深目高鼻的胡人,他头上戴着兽形帽子,身上穿着胡服,脚穿长靴,是典型的西域少数民族相貌和装扮。这胡人左手高高举起,像是在高歌起舞,在他的腿部还趴伏着一只小狮子。
向南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发现这原来是一件青铜器香薰,上面的胡人是盖子,座下的狮子腹部中空,可以放置香料,当香料燃起时,烟气可以从狮嘴中逸出,也可以从胡人高举的左手袖子里袅袅而上。
这件青铜器香薰造型精致,设计巧妙,是一件颇为难得的精品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