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妖魔哪裏走 起點-608.王大人的戰略分享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怎么防备这未知的地道,大厅陷入沉默,众人都陷入沉思。
王七麟看谢蛤蟆,谢蛤蟆苦笑着摇头。
这种事的可能性太多了,他也不知道黎廉十二寨是在哪里藏了一条通道。
仡僚猖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勉强笑道:“王大人与诸位大人不必担心,你们汉人有句话说的好,兵来将挡,水来土埋。让九黎峒来增兵便是,难道我们还怕他们?”
王七麟说道:“我们汉人中有一位伟人说过一句话,叫做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但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九黎峒既然选择以地道突击,自然是要毕其功于一役,一次性拿下寨子,杀光你们。”
“所以,你们防不住!”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看着他摇头的样子,大黑峒一方的人都有些愤怒。
先前说话那大汉喝道:“王大人,你们汉人中还有一位伟人说过一句话,叫临阵乱我军心者,当……”
“闭嘴!”仡僚猖面色阴沉的打断他的话,“王大人乃当世青年俊杰,他既然提起这个话题,自然是已经想好了对策,听他继续说。”
王七麟说道:“本官确实已经有了对策,九黎峒围寨,不惜筑京观以打击你们战斗信念和士气,你们大黑峒的精兵与他们交手未能取得优势,九黎峒摆明要将你们围死在这里,对吧?”
仡僚猖一行人沉默。
王七麟说道:“本官已经告诉你们一个惊天秘闻,可以号召群山村寨一起反九黎峒的秘闻,所以你们当前要做的不是与他们争夺一村一寨,而是要消灭他们!”
“再告诉你们一句兵家金典,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说到这句话王七麟站起来往外面指去:“别管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寨中人员三更做饭五更开拔,黎明之前,猛攻他们山头!杀出去!”
“立马对你们前线的同族发出信号,午夜之后反击,全线来配合!”
“九黎峒要在黎明时分发起主攻,那他们午夜的时候肯定要歇息,歇息好后才能全力一战!”
“所以这座寨子不要了,你们大黑峒是玩毒虫的行家,留下毒虫蛊虫,九黎峒肯定会进来精兵,埋伏他们一手,闷声发大财!”
“放弃这座寨子,转回大黑峒,兵力防御九黎峒趁机来袭、精力用来号召群山村寨开祖坟去验尸,到时候你们大黑峒立下重誓来对抗九黎峒,趁着这些村寨百姓在气头上的时候,引爆他们情绪,将大黑峒转为对抗九黎峒的核心和主力!”
“本官会去帮你们联络桓王麾下兵将,要求桓王进山剿贼!你们到时候官民兵合一路,绝对能打九黎峒一个伤筋动骨!”
“而且你们大黑峒在九黎峒里已经安插了两颗重要钉子,将计划透露给他们,你们互相配合去收拾九黎峒的高层,想办法让他们两人最后统领九黎峒!”
“一旦事成,九黎峒必然只能离开群山另寻他处,否则他们就要亡族灭种!”
王七麟将这番话说完,大厅里头鸦雀无声,都在吃惊的看向他。
短暂的沉默之后,仡僚猖立马跳了起来,他激动的满脸皱纹乱哆嗦:“王大人真是天生奇才!真是天生的战场神将!说的好、说的好,就应当如此!”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王七麟给出的战略方向没毛病,一旦目标完成,那战果可就丰富了。
正如他说的一样,这是可以将九黎峒斩草除根的战略。
大黑峒其他人纷纷拜服行礼:“王大人是高人,真是太厉害了!”
“若是此计完成,那群山将归于数百年未曾有过的宁静和平,我等届时当为王大人立生祠!”
“大人请受在下一拜,大人这是给我们所有部族谋取活路!”
徐大拍拍王七麟肩膀冲他挤眉弄眼:“七爷可真有你的,看来多读书还是有用。”
王七麟点点头,他后悔梦里没有多读书,相比梦里那群人的政治斗争手段和战场战术交锋方式,他感觉新汉和以往历朝历代的战争都是小把戏。
仡僚猖的反应也佐证了他的想法,老头捏着椅子靠背一直念叨一句话:“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对啊,正是如此啊!”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他反复念叨之后又扼腕叹息:“错了错了,以往咱们都错了!咱们的目标是土地,是村寨,可是咱们最宝贵的是人啊!咱们真是错的离谱,王大人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王七麟尴尬一笑:“这话,不是我自己想的……”
“王大人真是谦虚。”大黑峒方面一群人纷纷竖起大拇指。
仡僚猖下命令,众人开始行动起来。
后面他找到王七麟,郑重其事的说道:“王大人,说实话,老朽过往有些小瞧您了,以为您不过是长得帅、修为高深罢了。”
王七麟琢磨了一下这句话,‘长得帅、修为高深’,这还‘罢了’?难道自己除了这俩优点,还有别的优点?
仡僚猖又继续说:“没想到您还是疆场天才,兵家经验丰富。而且您的关系还很硬,竟然与桓王有关系。”
他这些话说的都是实话,但王七麟不想装逼,主动解释道:“本官与桓王关系不太密切,只是与桓王世子相熟而已,这次之所以能说动桓王出兵,是因为九黎峒玩火,他们竟敢毁坏英灵们的尸身,一旦让桓王知道此事,桓王必然会勃然大怒,进而出兵!”
仡僚猖重重的点头道:“一点没错!”
“王大人,您若是能说动桓王出兵,那老朽愿意向您承诺一件事!”
“多年来桓王一直在山里征兵,我们诸多山寨对此非常消极、很不配合。可若桓王协助我们对付九黎峒,那我大黑峒愿意表率众村寨去桓王麾下参军!”
王七麟喜不自禁,这是好事!
大黑峒向他做出这个承诺,那他在与桓王方面的接洽中就有更多筹码来促使他们干涉这件事了。
九黎峒在外监视,所以山寨里头紧锣密鼓准备凌晨的突击工作和在黎廉十二寨下毒的工作。
傍晚时候仡僚猖着急忙慌来找王七麟,他面色凝重的说道:“王大人,有突发事宜!”
“怎么了?”王七麟心里一跳。
仡僚猖低声道:“你们送去我们山寨看守的祯王三子情况很不妙,他突然之间开始发狂,很快便奄奄一息——可是我们一直在好吃好喝的伺候他……”
听到这里王七麟点头表示明白。
这事与仡僚寨无关,肯定是移谶阵被迫,移谶术失效,刘寿开始遭受邪术的反噬了!
对他来说,这不是个好消息,他本来还想通过刘寿的嘴巴得到更多的可以用来对付祯王的内幕和证据。
但是他转念一想,这事似乎也有操作余地。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他说道:“找人将刘寿带走,全线突击九黎峒,然后说发现了刘寿尸首,将责任嫁祸给九黎峒!”
祯王经略蜀地多年,但是朝廷也防范着诸侯王,决不允许他们与衙门扯上关系。
哪怕是在边疆手握精兵卫国戍边的军王,他们也只是有兵,并没有财政支持和后勤粮草保障。
这正是朝廷一心想要覆灭平阳府武氏的原因,武氏子弟众多,又有天武门可以培训精锐,他们有田有粮草还有钱,一旦作乱是很麻烦的。
其实更早的时候武氏手中还有矿,并郡多煤矿和铁矿,武氏慢慢将矿场交给朝廷,以此才赢得朝廷给的喘息之机,否则朝廷早狠下心来把他们给办了。
所以祯王在蜀地所拥有的武力来自两个方面,唐门的精英和九黎峒的基层。
这两伙人在,祯王就不好对付,若是王七麟有办法让祯王和九黎峒反目成仇,那再对付祯王可就容易许多了。
他将安排告知仡僚猖,仡僚猖点点头立马去下命令了。
不知不觉,他将王七麟奉为主心骨。
夜幕降临,依然是月色不佳、云彩散布。
黎廉十二寨里头火光通红,寨墙上隔着几步就是一个大火盆,门前更是插着许多用枯树树干做成的巨大火把——
说是亮如白昼有些夸张,但寨子内外确实很亮堂。
九黎峒方面的主帅估计也是学过兵法的,他们用了疲兵之计,隔着一个时辰、半个时辰的就会派人来冲寨一次。
仡僚猖对王七麟说,他们前两天一直采用这样的战术,所以大黑峒这边不太感冒了,该歇息的还要歇息,不过守夜队伍的警惕之心不敢放松。
王七麟对此不感冒,他们已经知道对方的战斗计划,现在压根不怕他们进行突袭。
他感兴趣的是黎廉十二寨的地道!
下午到傍晚,仡僚猖偷偷安排人员将山寨甚至四周山上又搜索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所谓的地道。
午夜之后,夜色更浓。
仡僚猖带领族内骨干在叮嘱一支支队伍:“突击之后,速度要快!跟紧了前锋,前行速度一定要快!”
他们必须得快,这是兵行险着,若是速度慢了,很可能会被顺着地道杀进黎廉十二寨的九黎峒精兵给咬上。
毕竟九黎峒知道一条进入山寨的地道,他们发现大黑峒一方想要突击逃离的时候,可以立马通过地道运送一批人。
一旦这批人占据山寨,那大黑峒将遭遇前后夹击的惨境!
而且他们会失去大后方,被夹在两座山之间,想有多绝望就会有多绝望。
时间流转。
一道灿烂的烟花从黎廉十二寨飞起,在夜空炸开,绚丽了一片黑暗。
接着山寨前方的深山里头都有烟花飞起!
山寨大门洞开,墙壁上有人流像潮流涌出,喊杀声震天响!
此时九黎峒正有一波人在冲阵,他们的本意可能依然是威慑山寨,让山寨中人不能好好休息。
结果安静了一天的山寨忽然有人流翻涌,这是倾巢而动。
齐整的土话方言在山间响彻,羊五弟给王七麟翻译道:“杀光九黎峒!报仇雪恨!”
外头山林中也有同样的喊叫声呼应,密林中的树冠摇动,有东西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顿时有惨叫声和哀嚎声响起。
山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喧闹。
人叫声、虎啸声最响亮,还有蜂鸣声、蛇吐信子的嘶嘶声夹杂其中。
王七麟带观风卫断后,他倒不是多负责任、也不是多想要保护大黑峒,而是好奇:九黎峒的人到底怎么从地道中钻出来?哪里有地道呢?
两个峒的精兵猛将迅速碰撞在一起!
九黎峒冲阵这一伙人就跟海浪翻涌下的礁石,他们起初坚硬不可摧,可是随着浪潮上涨,礁石迅速被淹没了……
但他们的硬气给后面山上的主力部队争取了时间,否则九黎峒是要吃大亏的——
毕竟他们本来是准备黎明前对山寨进行总攻,这会不过是午夜之后,他们的大部队都在抓紧时间歇息睡觉。
所以这会遭遇夹击的是九黎峒,大黑峒方面联络了外部队伍从山的向阳面全线突击,山寨里的一方则从背阴面发动攻击,这把九黎峒打成肉夹馍了。
前线的抵抗,让九黎峒及时反应过来,他们擅长御鬼,又有山林妖怪助战,战斗力很强。
王七麟没有过于关注交战双方,他还在山寨里头,站在寨门上警惕的扫视山寨。
九黎峒应该会派兵通过地道进入山寨,然后对突击而出的大黑峒进行包夹!
可是他没有等到!
山林里的战斗迅速白热化,鲜血流淌、人头四处飞,毒虫、蛊虫还有妖魔鬼怪交锋在一起,山上情景混乱。
谢蛤蟆一直在观望战局,他看了一阵后说道:“无量天尊,七爷,撤吧,大黑峒要突破九黎峒封锁线了。”
王七麟狐疑的说道:“这不对吧?为什么九黎峒没有派一队人马通过地道包抄到大黑峒背后给他们捅一刀?”
谢蛤蟆脸色阴沉了下来,低声道:“两个猜测,第一,黎贪山狼的身份被人识破了;第二,九黎峒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来不及分兵。”
王七麟摇头道:“第二条说不过去,九黎峒乃是战斗民族,他们刚会走路就要杀鸡、刚能拿稳刀子就要杀人,怎么可能被一个突袭打到战阵崩毁的地步?”
“而且走地道进山寨这伙人肯定是早就被选出来的,他们已经做好走地道的准备,不可能碰上突袭就连进入地道的机会都没有吧?”
谢蛤蟆说道:“黎贪山狼暴露了?”
王七麟倾向于这个可能。
现在看来,九黎峒或许压根就没有派兵通过地洞进山寨的计划。
那么黎贪山狼送来的消息就是假消息了。
徐大分析道:“七爷,会不会是黎贪山狼身份暴露,九黎峒换上了他们的人,然后以此给出一条假消息误导大黑峒抛弃山寨?”
“这个不可能,”王七麟立马推翻了这猜测,“如果他们是故意给大黑峒这条消息,那他们应当能预见大黑峒提前抛弃山寨的计划,他们不会休息,而是会做好防御。”
“那就是他们见大黑峒方面突然冲出来,判断出通过地洞进入山寨的战斗计划已经泄露,所以没有再执行计划?”徐大再次猜测。
这个可能是有的。
毕竟大黑峒的突然冲阵有点反常。
马明摇头:“七爷徐爷,这个可能性很小,你们没有上过战场所以不明白,战机稍瞬即逝,能够在极短时间内抓住战机的人都是天纵奇才的名将,九黎峒不可能有这样的名将!”
王七麟觉得他说的对,大黑峒出击十分迅猛,留给九黎峒的反应时间非常短暂。
就这么短短一刹那,九黎峒的统帅若是便能推断出他们有内鬼透露消息给了大黑峒进而让大黑峒在山寨内设下陷阱的真相,那可太恐怖了!
九黎峒若有这般名将,大黑峒早被指挥着给碾压了。
他想到这里心里一动,说道:“让仡僚猖想办法给他们的人留下口信,小心被九黎峒方面怀疑。”
“另外,八喵你留下躲起来给爹盯着这里,看看九黎峒的人会不会中招,如果他们进入山寨中招,那说明黎贪山狼方面并没有露馅。”
正在抻着脖子看热闹的八喵胖脸顿时紧皱起来,一脸苦涩:小猫咪这么弱,为什么总让它去深入险境?平时你们都说自己喜欢小猫咪,这是哄猫吗?
大黑峒突击行动迅若雷霆,像把刀一样插入阵中便捅了进去。
王七麟看到他们队伍尾巴要翻过山脊了,便给谢蛤蟆等人下了命令,一行人骑上青凫追着队伍离开。
漫山遍野的尸首。
一股浓郁的尸臭味覆盖在山林中,让人闻之欲呕。
即使是深夜,依然有大片的苍蝇在嗡嗡嗡的乱飞!
这都是九黎峒筑京观而导致的。
筑京观这东西,真不是好东西,九黎峒不知道修筑了多久,反正他们今夜遭到了反噬。
大黑峒的人本来比他们少,实力比他们差,陷入混战之后要落于下风。
可是他们冲上山头就看到了这京观,看到了自己同族同胞们被虐待侮辱的尸首。
然后大黑峒一方斗志立马提升了好几个级别,悍不畏死的气势换成了老子操你娘草你全家一定杀你们所有人!
有人还认出了自己的亲人,悲愤的咆哮着扛起了正在腐烂的尸首冲进人群……
不求逃生!不求活命!
只求杀人报仇!只求杀一个算一个!
狭路相逢勇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