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wbic火熱都市异能 九天仙緣 txt-第三千二百九十三章 念過靈界推薦-0rpp1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嘶——”
柳牵浪,对于魔异鬼胎思索了一会儿,然后魔魂继续游飞。
“你真是老不死的傻木头,你真蠢,怎么说话呢,这不是全告诉她了吗!
颦笑飞花老祖宗不是不许咱们告诉摇云姑奶奶她来过的事吗?
她说只要咱们听她徒儿摇云姑奶奶的话就行了,这下完了,甘身仙露又泡汤了,呜呜……”
独臂一边数落着一只耳一边哭了起来,要多伤心有多伤心的样子。
“切!我说,老不死和死不了你们有点出息好不好,老祖宗颦笑飞花不就给咱们几瓶甘身仙露吗?
就拿这点东西就想贿赂咱们护他徒儿周全,呸!
想得美,你看人家馨蕊蓝娘多么大气,他说只要咱们以后听她的话,把这些人全都骗到她的店里,从此以后就要什么有什么了。”
一只眼的不死了说道。
“小兔崽子,你懂什么!那甘身仙露,一下子就能增加我们祖孙三代九千年的修为,再说了,你得罪得起老祖宗吗?”
死不了和老不死听到不死了话一起怒斥道。
一时间三个枯瘦老头似乎忘记了众人的存在,啪啪啪,又是每位一鞭子,三位这才惊醒,原来姑奶奶还没走呢。
摇云一听明白了,原来是师父怕自己独闯弥天沙峪危险,授意这三个老树妖听命于自己。
蕭郎顧
自己还一直以来还以为是自己假扮弥天沙峪婆骗过了他们,不成想是这么回事。
那他们提到的馨蕊蓝娘是什么人,跟他们假扮自己等人是什么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此,继续逼问道:
“什么馨蕊蓝娘和骗到她的店里,给我说明白点!否则……”
说着话摇云又举起了柳牵浪为其修复的愁妖鞭。
看着摇云手里晃动的愁妖鞭,三位哆嗦了一阵,老不死一只耳试探着问道:
“那,那我告诉你,你能再给我一只寸骷蛤吗?我们饿!”
众人一听,这三个怪物竟然如此贪吃,一刻都离不开要吃的。各个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
柳牵浪见状,上前推开摇云的妖愁鞭道:
“呵呵,只要你说清楚你们为什么扮成我们做坏事,别说一只了,我还会给你之前那么多,怎么样?”
说着掌心便诡异的多出另个装着寸骷蛤的白玉盒。
三位眼睛一亮,凑到一起流着口水嘀咕了半天,然后都点头表示同意。
老不死一只耳看了一眼众人,心虚的略低下头说道:
“我们祖孙三人是负责弥天沙峪七界中第一界黄沙峪入口的巡逻和安全的。
馨蕊蓝娘是界中一个旅馆的老板娘,也是黄沙峪的峪主,是她要我们扮成你们中的几位。
然后引起你们内部的自相残杀,之后好抢夺你们的宝物和你们身上的血液。
他答应把一部分宝物分给我们,还给我们好多好吃的,所以我们……”
说到这里,老不死一只耳抬眼机灵的看了一眼众人。
当他发现没人上前发威,这才放心后退几步,蹲在那里不动了,但眼神一直盯着柳牵浪手中的白玉盒。
“弥天沙峪七界?都哪七界?”
柳牵浪追问道。
闻言,独臂死不了蹲在地上答道:
“我们只知道从外向里依次是黄沙峪,白沙峪,赤沙域,翠沙峪,蓝沙峪,冰沙域和玄沙域,你们要找的现幻观微镜就在玄沙域之内。
这七重沙峪,从地面逐层深入地下,一层比一层深,一层比一层难以进入。
我们连第一层从来都没进过,只是守门而已,所以我们只知道这么多,别的我们就什么也不清楚了。”
“那馨蕊兰花要我们的血液干什么!?”
誘惑小王妃 愛夜糖歆
柳牵浪莫名其妙单位问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
三位闪烁着眼神,支吾着。
啪啪啪,一旁的摇云见他们躲躲闪闪,分明是有所隐瞒,上前就是三鞭子,怒道:
“不识抬举,说不说!”鞭子未停,振腕又要抽去。
三位意见,赶紧捂着脑袋,央求道:
“摇云姑奶奶不是我们不说,馨蕊兰花说了,如果我们告诉你们,魂煞门用你们的血液举行炼毒血祭。
以此召唤八方核心神器,修炼九幽九天泯魂阵的话,就让我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柳牵浪微微点头,心中暗笑,将白玉盒抛给三位,忍着笑道:
“既然你们不想说,我们也不勉强,去吧,记住,以后再不许作恶,否则我等定不会饶你们!”
老不死,死不了和不死了接到白玉盒,一阵欢蹦乱跳,然后一溜烟钻进沙子里不见了。
远远传来声音道:
“欲进黄沙峪,拨云见月时!”
众人一听,心里不由一凉,这漫天飞沙走石,别说月亮了,连阳光都丝毫看不到。
况且飞沙走石之上还有亿顷遥云不尽流云的遮挡,这不是明摆着根本进不去吗,不由一阵叹息。
柳牵浪正为刚才得知弥天沙峪的一些情况兴奋,尤其是知道了观微镜现幻所在的区域。
逆天攻略
但闻听此言,柳牵浪心中也不由一紧。
而且弥天沙峪窥门三叟提到魂煞门用自己等人的血液进行什么血炼毒祭,召唤八方仙阵核心神器。
来修炼九幽九天泯魂阵,此消息非同小可,柳牵浪放眼注视着众人,发现众人和自己一样的面色凝重。
柳牵浪隐隐感觉到此行凶险重重,众人似乎在一步步迈进对方设计的陷阱。
然而明知山有虎,也只好偏向虎山行。
柳牵浪自问,自己怎么会为求自保,抛开师父于不顾,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而且相信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会这样做的。
众人正因为听到窥门三叟颠三倒四的话和提及八方核心神器之事,以及无法进入黄沙峪忧心的时候。
柳牵浪,倏然听到一阵熟悉而又不愿听到的簌簌声,虽然在狂风呼啸中显得似有似无,这个声音极其微弱。
但柳牵浪凭着超乎寻常的神识之力还是听到了,因为这种声音关乎师父拂风真人的性命。
柳牵浪再度加强了神识之力,在方圆百里内谨慎的探析着,寻觅着,终于在几里外的一个虚空沙旋里探析到了那种声音的来源。
与此同时,柳牵浪催动白光璀钻,在强大的灵力支持下白光璀钻已经最高目力可达千万息的水平。
柳牵浪只催动二十万息水平的时候,便发现了目标所在的具体方位。
视线中,正是那两位魂煞令信使。此刻恐怖的面具下四道冰冷的目光正逼视着刚离去不久的窥门三叟。
窥门三叟三位跪在地上哆嗦成了一团,在他们身侧另外还跪着一位翠色纱衣的绮丽女子,同样骇然的注视着魂煞令使!
然而,魂煞令使似乎对他们很不满意,其中一位,三弯新月交叠而成的奇怪法器,蓦然闪着寒芒在几位上方划了一个冰冷而美艳的幽蓝弧线,然后倏然又回到了她的手里。
整个过程,不过瞬间完成,两位魂煞令使动都未动一下。
就在三叠弯月法器回到魂煞令使手中的那一刻,老不死,死不了和不死了的干枯的头颅已然飘落在了地上。
一阵狂风划过,随风滚进了黄沙深处。
而枯瘦的身体,骤然之间化作了短短苦干的朽木树枝,也随风飘零了。
宅童話 話中魚
没有声音,没有眼泪,没有哀痛,没人在意,这回真的是全死了。
“看到没有,这就是背叛魂煞门的下场!
希望黄沙峪峪主以此为戒,忠于魂煞门,否则窥门三叟的今日就是你的明日!给,吃下去!”
另一位魂煞令使冰冷的说道。同时,身形未动,却诡异的出现在三位中间一个洁白的白玉药瓶,里面清晰滚动着一粒棕色发黑的药丸。
见到药丸,翠色纱衣的绮丽女子眼中泛着兴奋,连连磕头,道:
“多谢二位蓝月圣使,馨蕊兰花一定终生效忠魂煞门,至死不渝!”
说完迫不及待的打开白玉瓶取出药丸,仰首吞了进去,然脸上显出十分舒畅的神情。
“嗯!此颗腐心丸解药可维持六个月,如果你能如期完成魂煞门交给的任务,到时自然会送你下一颗解药。
腦海裏的雲盤 栢鷺
否则你只有……格格……”
说完,两位魂煞令使,一阵冷笑而去。
柳牵浪看着两位魂煞令使离去,蓦然将目力提高到了一百万息的水平,一直看到她们飞出弥天沙峪,一路向西北方向而去,方才作罢,然后陷入思索。
跪在沙地上的馨蕊兰花直到看不到两位魂煞令使的时候,方才起身。
扫视了一下沙尘中窥门三叟残存的枝干,默默拾了起来,聚在一起,然后原地挖了一个沙坑埋了,又拜了三拜。
接着自怀中掏出一个蓝色的小药瓶,仰首喝了一口里面的东西,然后其眼前瞬间出现一个橘黄色的洞口。
馨蕊兰花四外窥探了一会儿,然后迅速射了进去,随即洞口就消失了。
看到这些,柳牵浪心里大概能得出下面的结论。
一是魂煞门魂煞令使向西北方向而去,如果是回魂煞门,那么魂煞门应该在弥天沙峪的西北方向。
二是进入黄沙峪不见得一定是拨云见月,看馨蕊兰花的样子似乎是喝了一种什么奇怪的药水,然后就进入了黄沙峪入口。
如此看来,只要拥有这种药水,就可以进去了。
想到这里,柳牵浪也来不及和众人详细解释自己看到的一切,身形一抖,便御起仙缘剑射向刚才那几位所在的地方。
后面之人虽不解其意,但看到刚才柳牵浪认真审视的样子,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也不多怀疑,也先后操控宝器四向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