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83t优美都市异能 穿越尋俠記 txt-第五六六章 千鈞一髮鑒賞-7immv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红拂劝武媚出去,武媚却不出去,想要继续感动一下四妇,更显得自己是真心实意想帮忙,于是双方就在弘福寺内外对峙了起来,也没过多久,忽然远远的一个尖锐的嗓音喊道:“皇上驾到!”
李世民来了。
李世民不得不来。
当他听说有宫中的嫔妃被挟为人质的时候,立马就感觉到事情不对,高阳和宫中的女人怎么都去了弘福寺?再问报讯的校尉,校尉也说不清楚。
在武才人被擒的情况下,即便是位高权重的长孙无忌、做事不计后果的程咬金以及极富战阵机变的李靖也没有办法,你敢攻,人家就敢杀人质,这怎么办?这事只能皇帝亲临现场定夺。
我在夢裏刷副本
所以李世民只好带病出宫,率领一众宫中侍卫亲自来到了弘福寺。
在来路之上他还在琢磨,是不是高阳行事太过放肆,得罪了宫中的某个女人,被人设计了?
寻常百姓怎敢跟皇家公主作对?敢跟皇家作对,又恰好擒住了嫔妃作为人质,这一切都说明这是一场阴谋!人家既然身负绝世武功,又敢在长安城内滋事,必然考虑到了大军围困的结果,所以预先定下了以人质相要挟的计策。
等他到了弘福寺外,第一时间就把高阳公主,阴妃、杨妃和萧昭容叫到了身前,询问事情的经过。
在皇帝面前,阴妃、杨妃和萧美娘当然不如高阳公主有话语权,而高阳也不想让三个嫔妃来叙述过程,以免让父皇得悉这是一场因为自己吃醋而引起的纠纷,于是恶人先告状,编了谎言出来说那四名民妇是如何如何的放肆狂妄,主动挑衅皇家威严。
高阳这么一撒谎,阴妃杨妃和萧美娘就没法据实而述了,说实话不就打了高阳的脸了么?所以在皇帝听完高阳的叙述,再问她们三个嫔妃时,就都符合了高阳几句。
四个女人都没说实话,也就漏掉了这四名妇人是李智云妻子这个最为重要的信息。
高阳是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对方的丈夫是谁,她当然懒得知道对方的丈夫是谁,作为高高在上的公主,会在意即将被自己碾死的四个民妇的丈夫是谁么?
而阴凤姬等三个嫔妃,出于各自的想法,也是不想说出这个事实。
杨妃不想说,是因为她当年曾经亲眼见过李智云离开太原时对李渊、李世民等人的一番警告,这是令李渊和李世民父子非常没面子的事情,事后李渊在整个宫廷下了封口令,任何人不许提及此事,甚至不能提起李智云这个人,否则后果自负。
鄉村小警察 準星準星
阴妃虽然不知道当年在太原临时皇宫里发生的这档子事,她不想说出真相,是担心万一李世民念及手足之情,放了这四名妇人,按照她的心愿,今天这事最好的结果就是李世民一怒之下命令大军杀了这四个女人。
萧美娘不提此事,却是觉得说了也没啥用,自古以来皇家内部父子反目、兄弟相残的事情比比皆是,再是正常不过,自己一个辗转了好几个男人的女人如何管得了这样的事情?
李世民问过了情况,就命四女退出大军的包围圈,同时召集众将帅来商议对策,被他喊到身边的有李靖、李绩、程咬金和薛丁山。
喊薛丁山过来是为了弄清楚对方的武功到底怎样,从而制定最佳攻击方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叫李绩过来是为了让他解决武才人被挟为人质这件事情。
李绩是大唐最富谋略的军事天才,与仅仅是精通排兵布阵的李靖不同,李绩更善于解决一些兵马刀枪解决不了的事情。
婚然心動:前妻再嫁我一次
李绩就是当年的徐茂公。徐茂公本名徐世绩,后被赐姓为李,叫做李世绩,又因与皇帝的名字重了一个“世”字,所以再次删改为李绩。
李世民原本没有安排李绩到场,但是当他听说武才人被俘之后立即就派人喊来了李绩。
薛丁山详细讲述了寺中四妇的武功之后,众人就都把目光看向了李绩,李绩面色凝重道:“为今之计,只有微臣进入寺院与之谈判,看看能否替换武才人出来,若是对方不答应,顺便看一看武才人的位置,然后才好定计。”
李世民闻言思索片刻道:“你可以进去,但是你不能替换武才人,因为对大唐来说你比武才人重要的多。你先进去看看吧,若是实在无法解救武才人,朕只有割舍她了。”
其实李世民并不如何宠爱武媚,像李世民这个年纪的皇帝,早已是阅尽千帆、万花丛中打过滚了,一个年仅十七岁的武媚如何能令他痴迷留恋?
正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但凡在男女关系上面经验丰富的男人都懂得,当身边所有年龄段的女人都千方百计讨好男人的时候,十七岁的青涩少妇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风韵十足的徐娘的。
在四十六岁的李世民眼里武媚远远不如萧美娘这样的成熟妇人,在眼下的大唐宫廷,也就只有力争在众人眼里做一个乖孩子的太子李治、才会喜欢武媚这样的女子。
在李治这样的年纪,没有经验的男子选择女人就只能从容貌、年龄和共同语言这几个方面来甄别,武媚和李治年龄相近,而且有共同语言。
反过来武媚跟李世民之间就鲜有共同语言了,李世民最感兴趣的是开疆拓土、统治世界,虽然武媚对这种事同样感兴趣,但是这种话题能在皇帝面前发表意见么?说少了未免显得浅薄无知,说多了就是妇人干政、牝鸡司晨,非但不能取悦皇帝,反遭杀身之祸。
所以只要能够确定眼前这个案子中的疑犯是阴谋颠覆大唐政权,李世民完全可以舍弃武媚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与山河基业相比,武媚什么都不是。
在同意了李绩的提议之后,李世民又吩咐道:“知节,丁山,你们两个陪李绩一同进去,注意不可太过深入,只需能够看清寺内景况即可。”
李绩武功不行,所以李世民让程咬金和薛丁山陪他一同进入,当前这种形势下不能进去太多的人,否则就没有了谈判的“诚意”。
雀金裘:一怒傾天下
李绩和程咬金以及薛丁山当即领命进入弘福寺,一进大门就看见了院子里的情景——僧舍屋檐下悬挂的灯笼虽然不多,但足以令人看清院子里的景物——四名妇人和一个少年站在院子中央,武媚也在,却和她们保持了一段距离,似乎只是软禁。
昏婚已醉 潘達達
院子里除了这五个女人之外,还有一个和尚靠近僧舍站着,正是弘福寺的住持辩机。
李绩当即说道:“你等民妇是吃了雄心吞了豹子胆了吗?居然胆敢挟持宫中嫔妃,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我劝你们还是把人放了,就此受缚,或许能够博得圣上开恩,不至于连累你们的家人族人。”
红拂立即反驳道:“没有的事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没有挟持任何人,你们不要不知天高地厚,对付你们用得着挟持人质么?”
狐惑人心
虽然武媚表示愿意做人质以助四妇脱困,四妇也颇为感激武媚,但是她们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挟持人质”这个说法,因为她们觉得那样太丢人了,挟持人质是弱者的行为,李智云的妻子在面临敌人的时候用得着挟持人质么?
只不过红拂这样一说就等于是把武媚给卖了,果然李绩反问道:“既然不是胁迫人质,为何武才人不能出寺?”
这句话就问住了红拂,总不能说是武媚自愿留下要求我们拿她为质吧?那样也太不会做人了。
幸而武媚反应迅速,说道:“我是自愿留下来的,我觉得她们四人都是不可多得的武林高人,想要说服她们归顺大唐,从此为国效力,这样也免得外面的将士有所伤亡……”
这番话可谓是有理有据,李绩不得不信,说道:“既然如此,就请武才人速速随我出去,面见圣上说明原因,一切全凭圣上裁决。”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武媚也不想留在寺内了,于是跟随李绩等人走出弘福寺,过程里四名妇人未发一言。
武媚如此迅速地脱离了对方的“掌控”,这令李世民很是意外,等听完武媚的解释,才不以为然地说道;“胡闹!她们到了这个时候都不肯投降,分明是谋逆造反之人,这样的人即使你能收服了,今后你敢用么?”
说罢看向李绩:“她们的幕后指使是谁?可曾了解?”
李绩道:“微臣适才一心只求能让武才人脱困,没有来得及盘问。”
“嗯,就算你问了她们也未必肯说。算了,先杀了再说,如果有活口剩下再审也不迟。”李世民很是果决,随即看向李靖:“现在你可以实施攻击了。”
“父皇且慢,辩机还在里面呢。”高阳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地位并没有跟阴杨萧三妃前往大军包围之外,而是留在了李世民的身边,李世民也没有驱赶她,此刻听到父亲下令开始攻击就忍不住提醒。
四个方向上包围圈最里层的弩兵总计架设了三百张绞车弩。绞车弩是大唐军队打攻坚战的利器,绞车弩的弩弦是采用绞车来拉开,如果换作人力来张弩,则需七十名健壮士兵才能实现。
这种床弩的射程几乎能够达到两里路,那么它所发出的弩箭所形成的打击力有多大?随便举个例子,就是寻常城池的城墙都扛不住绞车弩的一轮齐射,城墙砖石之间的粘合剂根本不足以支撑如此巨力的轰击,会被撞掉。
这样的巨弩用来摧毁弘福寺还不是轻松至极?连带着寺内的人也无可幸免。
李世民之前一直都在考虑是否一定要救出武媚,哪里还顾得上辩机的死活,如今听了高阳的提醒才想起来寺内还有一个爆更的大神,若是把大神也杀死了不免会得罪西天那帮神佛,于是急道:“辩机禅师为何没有出来?”
弘福寺内,辩机已经傻了,他既没料到这四名美妇竟然武功如此高强,也没想到事情居然演变到了惊动皇帝、出动朝廷大军的地步。
这当口他哪里还有心思琢磨如何把四名美妇弄到手,生怕自己的龌龊想法被四妇知悉,唯恐四妇与他人交流涉及李智云的事情,进而戳破自己的阴谋,所以始终留在院中,不敢跟随众人一起出寺,反倒是寺内其它僧众早在李靖宣布戒严的时候就跟随众人一起离开了。
逍遙龍神
忽听高阳在外面喊道:“辩机,你怎么不出来?再不出来你就给这四个女人陪葬吧!”
辩机闻言就看了看红拂四女,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想要说话,却被李蓉蓉抢先说道:“你哪都不能去!就在这里老老实实地待着,只要你敢迈出一步,我立即砍了你这颗秃头!”
李蓉蓉说出了苏倩倩和尤翠翠的心声,只要待会儿证实了苏倩倩做的梦是真的,辩机就必须得死,反之则说明苏倩倩的梦是假的,就还需要辩机继续设法搭救“被困在八卦炉里”的李智云。
所以她们不允许辩机离开,不料红拂却说了一句;“让他出去吧,反正他也跑不掉。”
既然红拂这么说了,三女也就不好再坚持,李蓉蓉说道:“还不快滚!”
自从苏倩倩说出她梦里跟李智云有过交流之后,四妇对辩机已经厌恶到了极点,甚至没人愿意看他一眼,更不要说跟他说话了,所以李蓉蓉说话时根本不看辩机。
辩机如获大赦,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出来,李世民看见辩机出来了,就转头看向李靖,李靖会意,发布询问命令道:“知节、定方、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可就位?”
“知节”就是程知节,程咬金,定方则是苏定方,尉迟宝林和尉迟宝庆则是尉迟恭的两个儿子,这四员将领是李靖安排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上的督阵官,负责听取他的命令同时发动攻击。
程咬金就在弘福寺正门这边,当即答道:“就位了!”
其余三个方向也传来了苏定方和尉迟兄弟的回应,李靖闻声便扬起了手中宝剑,只要他说一声“攻击”,四个方向上的三百架绞车弩便会同时施射,届时将有九百支巨型弩箭砸向弘福寺的院墙。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慢悠悠地说了一声:“且慢……”
人们寻声看去,却看见在程咬金负责指挥的弩阵前面站着三个老者,这三个老者相貌自然不同,但是年岁却似非常相近,都是须发皆白,却又都是鹤发童颜,穿着却很是古怪,似是夏商周时期的古人服饰。
網遊之終極肉盾
连同李靖、程咬金在内的众将士尽皆有些错愕,这是哪来的三个老头?刚刚布设弩阵的时候没发现有这么三个人啊。
这三个老头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站在弩阵前方挡住了几道弩箭的去路,程咬金顿时大怒,喝道:“你们三个老头是从哪冒出来的?刚才我们宣布戒严你们没听到么?”
说话的老头站在三个老头的左边,听了程咬金的喝问之后慢悠悠地说道:“程咬金,当初老夫教你三十六路开天斧法,可不是让你欺负弱女子的,你现在跟我吹胡子瞪眼睛,莫非想用我教你的本事来对付我不成?”
“啊?”程咬金听老头说起这事,连忙定睛一看,这一看不打紧,看了之后顿时吓得从战马上滚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