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307章 有個老司機想無證駕駛!閲讀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冷千杨抢先一步弹起伏羲琴,琴声肃杀威严,震得江久口吐鲜血踉跄了几步。
“看招!”
苏青之凌空跃起,照着江久的脑袋就是挥剑一击。
“铮铮!”
江久身后突然跳出一位黑衣女子拍出一掌将苏青之震飞!
“噗噗!”
苏青之被强烈的掌风击倒,身子被震得滚出去五米远吐出一大口血。
“小宝退后!”
冷千杨阴沉无波的眸子一扫,与黑衣女子缠斗在一起,一时间飞沙走石,天崩地裂。
“救救我,救我!”
被江久背着的男子缩在大岩石后面大声呼喊道。
“哧哧!”
冷千杨指尖发力再次催动手中的剑气,愈发觉得心里纳罕。
这位红衣女子的功力竟然如此之强与自己不相伯仲。
试问,三界之中与自己匹敌的人几乎都已死绝。
这名女子莫非就是红梅教教主?
今日势必拿下此人!
“传我号令,列揽月剑阵!”
他手中的扇子唰地飞起,快速围着黑衣女子站的位置画了几条细线。
“哼哧,哼哧!”
李野与众弟子们各守一个方位呈七星追月之势。
“咔嚓!”
法阵还差最后一秒就要点亮,黑衣女子如一道黑色的光柱破圈而出,带着刺客隐进了夜色中。
“别追了。”
冷千杨收剑在手,对李野等人制止道。
“小宝!”
他大步上前抱起苏青之进了厢房将她放在床榻上。
两人相对而坐开始运功疗伤,冷千杨发现了不对劲。
刚才红衣女子的那一掌看着威猛但是力道却很轻。
不然以她的功力,只怕小宝要在床上躺半个月。
她对小宝手下留情?
红梅教是三界的公敌,这么做可以说完全没有道理。
那就只剩一个可能:她与小宝认识。
“怎么了?”
苏青之听到自己背后没了动静,咳嗽着说道。
“没..没什么。”
冷千杨收起心里的问号,掌心对着苏青之的后背开始输送功力。
“启禀仙君,周神医只是受了惊吓,人无大碍。”
李野匆匆进屋汇报道。
“吩咐下去,抽调人马两班倒全力保护周神医。”
冷千杨神色冰冷地说着又补了一句:“即刻知会杨平之将红梅教教主的所有资料给我。”
“弟子领命!”
李野躬身答着退出了房门。
李野一走, 屋里就剩了苏青之和冷千杨。
苏青之昏昏沉沉地睡着,透过纱账看他翻着案头的资料揉了揉眉心。
她一出声,冷千杨大长腿一迈疾步坐到了床榻边。
“今日吃这种回元丹。”
他拿起案几上的小药杵将丹药碾碎、化开溶进茶水中。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极清甜的花香,说不出的好闻。
苏青之皱眉思量,自己到底在哪里闻过?
啊,对了,沧溟山石洞里那个紫色甜甜圈。
紫色甜甜圈?
苏青之甜甜一笑,恍然大悟说:“你老姐给你的?”
“嗯,此花名美人蕉,长于深海之畔的岩石缝里,将花粉炼化在丹药中服食,培补元气的效果比冷月泉更好。”
冷千杨娓娓道来,示意苏青之张嘴。
这些时日仙君奔波处理十里屯红梅香的事,大半时间都在议事。
有时候苏青之想跟他说几句话,总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他被众掌门包围。
等自己真的杀了田震刚,只怕连今夜的片刻温情都是奢望。
苏青之心里忽然起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思。
“此花还有一妙处,仙君可还记得?”
她眯着眼睛,含着半勺药慢吞吞地就是不肯咽。
“我喂你喝。”
冷千杨轻轻一笑,含药在口齿堵上了她的芳唇。
空气里的甜度开始蹿升,苏青之发觉此人今夜格外的狂野。
“小宝。”
男人的声音暗哑中带着几丝/诱哄,身子变得越来越滚烫。
他近乎痴狂地要将人吞噬,不留一丝余地。
苏青之心里一惊,这样孤注一掷的痴狂更像是末日前的狂欢。
骤然间,灵山幻梦的那一幕涌上心头。
无数人的哀嚎声在耳边响起,伴随着毁天灭地的琴声。
眼前的灵山断壁残垣,处处都是燃烧的火焰。
尸体堆积成山,河流染成了红色,血腥味和焦臭味掺和在一起,闻得人想吐。
山体最中央凹陷的位置跪着一个血人,黑发肆意飘散着,眼角流出一滴晶莹的泪珠。
“噗通!”
“等我。”
他的身子软软地垂下,倒在血泊中,双目无神地看着天空,呢喃着。
无数的鲜血从他的眼睛,鼻子,嘴巴里狂涌而出,染红了衣衫。
“千杨!”
苏青之心如重击,大喊着,发现自己的眼里竟然也流出了一颗泪珠。
“千杨!”
她忽然有些恍惚,自己如今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现实?
会不会仙君已经死了,如今的一切都是幻境?
她紧紧地搂着仙君的脖子,狠狠地在他唇瓣上咬了一口。
“嘶嘶。”
冷千杨吃痛放开眼前人,摸着她脸颊的泪珠说:“你哭什么?”
仙君没有死。
这不是幻境,我们都没有死。
苏青之将头埋在他怀里,大颗的泪珠滚落浸湿了他的衣衫,惊得仙君手足无措。
“你说要画幅我鬓角插花的画,我允了。”
“戴那个..星星耳钉我也允。”
“我都允了,你别哭呀。”
他越是说,苏青之越是哭的凶,趴在他胸口嘤嘤哭着不肯起身。
“你是怕命不久矣那句预言?”
冷千杨温暖的大手摸着苏青之的小脑瓜轻柔地拍拍说:“初八我们就大婚,你会没事的。”
“信我一次,小宝。”
“有我在,你不会死的。”
苏青之抽泣着,揪着冷千杨的领口狠狠一扯痛得他闷哼一声。
傻瓜,我是怕你会死。
怕我杀了人以后,我们兵刃相见,成为仇人。
怕灵山幻梦成真,你我是同归于尽的场面。
“小宝,我给你造一片星海。”
冷千杨掌心微动,在空气里划出一道金色的光圈。
他修长有力的手在里面虚空描绘着图案,宠溺一笑:“乖,闭上眼睛。”
苏青之闭上眼睛等了许久,再睁开眼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
自己面前是一览无余的银河,波光粼粼、广袤无垠充满了神秘感。
所以,这是仙君给自己造的幻境?
银河最中央架起了一座弯弯的拱桥,而自己就站在拱桥的最底下。
“跟我走一走。”
冷千杨绅士地握住苏青之的纤纤玉指抬脚上了台阶。
“叮咚,叮咚。”
万物静寂,两人沿着白玉台阶,每走一步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
苏青之歪着脑袋在心里默念着,意外发现连起来的音符正是自己送给他的那首小曲。
“红红的美人脸,淡淡娥眉愁..
她挣脱仙君的手在前面学兔子蹦跳着,瘪着的嘴终于漾开浅浅的弧度。
“真傻。”
冷千杨单手负后大步走着,淡淡地打趣道。
“嗨,你这人好讨厌,看我挠你。”
苏青之扑进他怀里上下其手挠的不亦乐乎,听着他爽朗的笑声穿过天际飞回了房间。
自己面前的光圈散去,星海、白玉台阶随风飘散,露出冷千杨那张矜贵俊雅的脸庞。
“大婚礼物,提前送你。”
冷千杨轻柔地吻去苏青之脸上的泪珠,满是爱怜地说。
乐极该生悲了,自古都是开到荼靡花事了。
苏青之嘴一瘪又想开始嘤嘤,就被仙君雷到了。
“再哭,我们就同床共枕。”
冷千杨俯下身将人圈在怀里,惩罚性地用唇瓣蹭了蹭苏青之的耳垂。
我的妈耶!
苏青之的哭声戛然而止,“嗖”地钻回被窝变成了苏鸵鸟。
110吗,民警小哥哥,我要..举报,这里有个老司机!
他…他想无证驾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