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 ptt-第1810章 一對父女熱推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进了摆渡门,跟欧阳油饼汇合的时候,我就觉察出来了。
他说,摆渡门的守门人死了。
但是在进了村子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村子里最近只死过一个人。
那个人,肯定就是守门人了——公孙统也是为了救他,才拖着屠神使者造成的旧伤,又受了一身的新伤。
既然那个村子,只死了一个人,也就是说明,死者就是守门人。
“原来如此……”程星河一拍大腿:“摆渡门的修仙,断绝了许多尘世的念头,自然不可能会有儿女。”
这个阿四,是怎么跟守门人成为“父女”的,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
但是,照着她的模样,并不难猜——若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求人收养,那摆渡门的不见的会硬下心肠拒绝。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程星河盯着阿四:“口口声声,说什么阿爹对她好,要给阿爹报仇?归根结底,她自己才是凶手。”
这一瞬,我看见阿四的眼里,瞬间跟结了冰一样,是冷冷的杀意。
苏寻皱起了眉头:“既然她才是始作俑者——那她为什么要给咱们带路?”
“简单,因为她也想进摆渡门,跟咱们搭个顺风车。”我答道:“她当初靠近守门人的目的,也是一样。”
想从守门人那里,得到进摆渡门的消息。
我盯着她:“最后,你还是打听出来了。”
所以,他们才聚集在了大婆的骨汤店里。
想必,那个骨汤店的传说,就是摆渡门传出来的——预防普通人闯进来。
阿四的神色越来越阴沉,跟稚嫩的面孔,形成了诡异的对比,忽然抬起了手,奔着我就冲过来了。
我扬起了声音来:“你不是想给你阿爸报仇吗?我可以帮你。”
阿四的手僵住了。
她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盯着我:“那不是我阿爸。”
程星河拉了我一把:“你说什么屁话,她自己杀的阿爸,还报什么仇?”
“守门人确实不是你阿爸,但他可能真的拿你当女儿了,”我盯着阿四:“你也真拿他当阿爸了。”
她是嘴硬,可我看得出来——在集市上,她夸耀阿爸时的得意,不是装出来的。
如果守门人真的是她杀的,那她肯定有自己的迫不得已。
比如……我接着说道:“你阿爸,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和真实目的,要为了摆渡门,杀了你求平安。”
阿四的身体僵了一下。
我接着说道:“不过——你阿爸到底是为什么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你心里有数。”
程星河和苏寻一个比一个鸡贼,白藿香也不傻,他们都想起来了。
那天,红衣人来了。
我们都记得,村民说,红衣人在守门人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话,守门人脸色大变,第二天就死了。
死的不明不白。
“你的仇人,是那个穿红衣服的,”我说道:“我们也是一样——既然如此,咱们不如联手,不然各自单打独斗,咱们都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提起了红衣人,阿四粉团一样的拳头,死死就捏住了,喃喃说道:“他太多事了……”
“谁都是无利不起早。”我答道:“红衣人为什么掺和进来,你心里清楚。”
红衣人一下就看出了阿四的真实身份,自然也知道阿四靠近守门人的目的。
让守门人和阿四自相残杀,他就能进摆渡门了。
我盯着阿四:“你早就知道摆渡门怎么进了,是不是?”
阿四咬了咬牙,回头看向了那个黄铜门:“我是知道。”
一早就知道,却按兵不动——就是因为,她跟守门人,动了真感情。
果然,“阿四”一开始,只是为了进摆渡门。
可是摆渡门的阵法很厉害,又一早就有长老预知到她要来,早就提前防范好了,让守门人去外面防守。
她只能接近守门人。
她这个模样,是个小小女童,人畜无害,又擅长净化,自己身上的气息自然整理的干干净净。
串串店老板一早就说,“这孩子命苦”。
不光是因为“她爹”死了,想必,也是因为她的来历——她流落到了村子里的时候,自称是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的。
那天,守门人问她,你从哪里来,上哪里去?我可以送你。
她盯着守门人,说:“我哪里也不去,没人要我啦!”
守门人一愣,豪爽一笑:“你不嫌弃,就跟着我吧——我当你阿爹。”
守门人既然是摆渡出身的,那自然行善积德,暂时收养了她,也确实拿着阿四当自己的女儿。
阿四记得清清楚楚,“阿爹”给她买肉饼的时候,知道她不吃肥肉,硬是眯着眼睛,用筷子一星一点的给她把肥肉夹出来,一边说下次记着,“阿爹”大晚上带她看灯会,把她架在肩膀上,天凉了,“阿爹”为了让她喝一口热汤,把珍藏很久的琥珀拿出去卖钱买保温壶。
她最喜欢,“阿爹”管她叫“阿女”。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她。
阿四没费什么功夫,就弄清楚了阿爹每天晚上什么时候出去,走哪条路,敲哪块石头,几下。
她弄清楚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可阿四,动摇了起来。
她从来没被人这么疼惜过,原来,这就是有爹的感觉。
要不——就多等一等……
这种有人疼惜的日子,多过一天,也是好的。
大婆时不时也会催促,问她怎么还没找到摆渡门的入口?
大婆在这件事情上,倒是帮了她很多,那些半毛子帮凶,也是大婆号召来的。
她披着黑斗篷,换成粗哑难听的嗓音,也是因为这个娇嫩的面貌没有威慑力,不能服众。
阿四总是敷衍——快了,就快了。
她知道,这种日子,多过一天,赚一天。
再说了,若是真的开了摆渡门,阿爹岂不是也有危险?她得护着阿爹。
直到那个红衣人来了。
他跟“阿爹”说了什么之后,“阿爹”的脸色好难看。
回到了家里,阿爹就问她:“你到底是谁?”
阿爹的脸色好可怕,她第一次那么害怕。
她怕失去。
“我是阿爹的女儿……”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阿爹抬起手,就要杀她!
为什么——她忽然想起来了很久之前的一些事情。
为什么,没人信她?
一股子戾气本能的炸起,等她回过神来,阿爹已经被撞出去了老远。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已经大的不好控制了,她开始害怕,她要扶住阿爹,可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衣衫褴褛,死死挡住,就是不让她靠近阿爹。
“你是个怪物。”那个人冷冷的说道:“我不会让你伤他的。”
她怔了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没人相信她?就因为她是个所谓的“怪物”?
是啊,怪物,是不配拥有人的感情的。
她的戾气,似乎把一切都吞噬了。
那个衣衫褴褛的人要把阿爹带走。
那怎么行,那是她的阿爹,她自己的阿爹。
她对着衣衫褴褛的人就出了手。
他是错的,错的,就该被净化。
可就在最后一瞬,“阿爹”挣扎起来,挡在了那个人面前。
等她回过神来,阿爹已经动不了了。
她抱着阿爹恸哭了起来,没有理会,那个衣衫褴褛的人跑到哪里去了。
这件事情应该怪谁呢?
她想不出来。
而大婆已经来了——狂喜。
“入口打探出来了吗?”
大婆认定,是她为了逼问出摆渡门的入口,才把守门人逼死的。
她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阿爹已经死了,可她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摆渡门,还欠她一笔债,不得不要回来。
大婆召集对摆渡门同仇敌忾的半毛子,约定那天晚上进摆渡门,我们就来了。
她察觉出来,我们不像是一般的人。
为什么领路?因为,她跟红衣人有仇,她也想找到红衣人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