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討論-第二百三十五章:普普通通的木偶人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看着面前一筐又一筐被拿出来的黄瓜,这些人瞬间就说不出话来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时这些人的心中就一个想法。
那就是申公豹这货的脑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啊。
要知道这里可是阐教的玉虚宫大殿。
不客气的说这也算的上是阐教的圣地了。
你申公豹好歹也是这阐教多年的老弟子了,连这点最基本的事情都不懂吗。
现在你竟然敢在这圣地摆摊。
而且摆摊就算了,你至少拿出来的也应该是天材地宝、灵丹妙药这样的东西啊,你这这一筐筐的黄瓜是怎么回事。
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
想到这里,这些人将目光放在了申公豹面前的菜框上面。
经过再三确认之后,他们认定这就是普普通通的黄瓜,上面除了有些露水之外一点灵气都不带。
咔嚓咔嚓——
结果让众人更加没想到的是,申公豹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怀中掏出了两根黄瓜,开始肆无忌惮的啃起起来。
这就多少有点过分了。
你有吃黄瓜的癖好就算了,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展露出来算是怎么回事。
怎么非要展现你申公豹的牙口比较好吗。
申公豹的牙口怎么样大家不知道,但是这牙是真白啊,怪不得咀嚼的声音这么干脆呢。
玉虚宫大殿之中,众人此时都是眼巴巴的看着申公豹在那里啃黄瓜。
而且是很认真的那种观察,似乎都忘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
而此时正在啃黄瓜的陈六合则是无奈的看了眼四周。
心说怎么这些人都没看过别人吃黄瓜吗?
自己就吃几根黄瓜用得着这么多人来看吗,再说了自己这也不是什么正经吃播啊。
他连爆头、大龙虾这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你们就别看的这么认真了吧。
想到这里,陈六合在心中捏了一把汗。
没错,此时正在啃黄瓜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申公豹,而是刚才在第二层考验中和申公豹置换了身份的陈六合。
多宝那里不相信申公豹的智商能成事,他陈六合又何曾相信过申公豹的智商呢。
而且陈六合现在不光是怀疑申公豹的智商存在缺陷,他还怀疑这申公豹的运气也不是太好。
毕竟要是好运气的人,怎么会挨打这么多次,而且每次都那么巧的让自己赶上。
要不是这次自己和多宝混进阐教不方便,陈六合说什么也不会和申公豹在一起行动。
毕竟和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同理和倒霉蛋在一起行动不也是会倒霉吗。
想到这里之后,陈六合直接生气的将手中的黄瓜给折成了两半。
就在此时,原本朦胧的大殿顶端瞬间折射出道道金光,随后两个身影从金光中走了出来,伴随着人影的出现还有一股强大的圣人威压。
看到这样的场景陈六合瞬间愣了一下,要不是有着系统的提示,他现在肯定头也不回的从这里离。
面前的这可是圣人啊。
虽然是具分身,但那也是圣人。
而且对方还不是准提那种智商不够的武圣人,这是个有脑子的圣人。
看着元始天尊的那尊分身,陈六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快速的跪了下去。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可不是陈六合,而是申公豹。
这申公豹是阐教的弟子,那里有看见自家教主不跪的道理。
真要是不跪,那自己岂不是露馅了。
“弟子申公豹见过师尊。”
下一刻陈六合这里直接高声的喊了出来。
而众人看见申公豹跪下之后也都是跟着一起跪了下去,心说这个马屁精下跪的还挺快。
“弟子恭迎师尊。”
随后这些人也跟着一起喊了出来。
虽然他们鄙视申公豹那马屁精的行为,但是这事情轮到他们身上,他们干的也不比申公豹少。
毕竟面前这个人是他们的师尊,也是这阐教的教主,还是洪荒中少有的圣人。
该respect(尊重)还是要respect的,跟谁都battle(争论),他们也怕自己的脑袋有一天被掰头。
而元始天尊看到这样的场景,则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心说这申公豹在外闯荡了这么多年,果然是有着一些机遇啊。
实力怎么样先暂且不论呢,就凭借这份神魂的强度就比下面的这些弟子强不少。
其实他刚才和大徒弟燃灯道人从上面出现不仅仅是为了住持一会的十二金仙大会,更是想检测一下自己这些徒弟的反应。
如果这些人连自己偶尔露出的这一点点的威压都承受不住,那也就别当什么十二金仙了。
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当上了,在未来洪荒的这场封神中也是给别人当炮灰的货,到时候不过是平白无故的丢了自己阐教的脸面。
本来元始天尊以为这群人最先反应过来的应该是文殊广法天尊呢。
毕竟在阐教中除了自己的大徒弟燃灯道人,他第二个关心的就是这个徒弟了。
这个徒弟其实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从修行初始开始,这个徒弟进步就一直是贼快的那个,可以说是力压这一代所有徒弟半头的存在。
要不是现在半路杀出个申公豹来,元始天尊都打算把这十二金仙领头人的位置交给文殊广法天尊了。
毕竟对方不光是实力还是品性都是他所看好的。
结果现在又出现了一个申公豹,元始天尊忽然感觉这个事情自己可能需要多考虑下了。
而且这也是件好事,毕竟自己的阐教出了这么多好苗子,就证明阐教未来的气运旺盛。
阐教气运旺盛的话,也就说明他的修为能更近一步。
想到这里元始天尊瞬间笑了出来。
毕竟到了圣人境的修为,对这些大劫来到的意义多少都有了一段了解。
自己的阐教要是能在这次大劫中取得胜利的话,那他未必不能再上一个台阶。
就在原始天尊那里暗自高兴的时候,陈六合跪在地上衣衫都要湿透了。
心说自己都跪这么久了,这元始天尊怎么还不让自己起来啊,不会是发现自己的身份了吧。
想到这里陈六合差点没下意识的逃走,但是想到造化玉碟的存在,他还是忍住了退走的冲动。
毕竟自己身上的系统虽然时常性的的不靠谱,但是他给的宝物还是很靠谱的。
这玉碟说是能遮掩气机就一定能这样气机,而且这原始天尊要发现自己的话,肯定不会在那里光嘿嘿的傻笑。
一想到这里,陈六合就更忍不住的吐槽了。
心说你一个堂堂的阐教教主看着下跪的徒弟不说话在那里傻笑,这是个什么癖好。
你要是喜欢看人下跪,往日里叫些弟子来跪拜你不好吗,自己这里没有多余的时间,还有任务呢啊。
难道这就是大人物的特殊癖好…….
就在陈六合这里心中编排元始天尊的时候,高空之上的元始天尊忽然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反应了过来。
心说这分身就是分身,怎么还走神了呢。
“咳咳,那个大家都起来吧。”
看着地上跪着的这几十号人,元始天尊抬了抬手低声的说道。
毕竟今天叫这些人来这里,可不是看他们跪着的。
他要是想看的话,一会出去逛一圈就好了,到时候肯定跪倒一大片人。
现在他的主要目的是选出第十二位金仙。
“谢谢师尊!”
而陈六合在听到元始天尊让自己起来之后,直接就喊了出来。
心说对方没认出自己就好。
而且他本人也真是不愿意给人跪着,毕竟自己连鸿钧那老东西都跪过,给你一个徒弟跪这像话吗,简直是倒反天罡的。
而其他人听到这句话都愣住了,心说这申公豹拍马屁快也就算了,怎么起来的也这么快了。
对方这么一搞,好像他们才是拍马屁的人一样。
想到这里,这些人也都是跟着申公豹高呼了一声,随后快速的站了起来。
而元始天尊看到这样的情况,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并且朝着申公豹多看了两眼。
现在他对这个叫做申公豹的弟子很看好啊,以对方这份实力、这份心性还有一点怪异的领导特征,没准就能成为封神大劫里面的人才。
不过该有的选举仪式还是必不可少的,毕竟这十二金仙再怎么说是阐教的大事,他最后也是要看实力的。
想到这里,元始天尊拍了拍手。
下一刻一道道灰暗的影子从四面八方袭来。
眨眼的功夫数十道人影直接出现在了这些人的身后。
看到这样的场景,太乙真人、南极仙翁这些人都傻眼了。
心说这是个什么意思啊,自己这些人都进来了,也磕完头了,不是应该进行十二金仙的选拔了吗,半路杀出来的这些木偶是想干什么啊。
就在太乙真人这些人一脸疑惑的时候,站在他们对面的黄龙真人这些人则是暗自的笑了起来。
其实他们早就在等这一段了。
之前光被申公豹打击心里了,搞得他们都忘了还有这个精彩的环节了。
现在看见人偶他们忽然感觉心情舒畅了许多,心说这次该轮到申公豹被打击了吧,而且还是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
想到这里,黄龙真人等人将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申公豹。
其实刚出现的这些人偶,也是十二金仙的挑战之一。
别看这些人偶现在看上去又傻又呆,但是一会真打起来他们可就开始残暴了,而且这残暴的等级会随着对手的强大而几何级的晋升。
想他们这些人当初晋升十二金仙的时候,可没少被这些人偶胖揍,越是反抗就被揍得越激烈。
不过这里到是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发生。
那就是在这次测试结束之后,当时实力最低的黄龙真人反而是这群人里受伤最轻的。
毕竟这人偶是根据对手的实力来确定自身等级的。
黄龙真人比这些人都弱一个档次,人偶自然也比这些人弱了一些。
黄龙真人自己都没想到,他有一天会因为实力弱而庆祝起来。
至于申公豹那里。
大家看了看人偶,又看了看申公豹。
他们感觉黄龙真人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在发生了,毕竟之前申公豹是怎么闯关的他们可都是看见了。
要是说这样的人弱,他们这十一个人肯定第一个站出来不相信。
这样的人弱,那整个洪荒中就没几个强的了。
所以一会申公豹被暴揍,肯定也十分的精彩。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而陈六合这里刚松下去的一口气,瞬间就提了起来。
看着面前这些人不是太友善的目光,陈六合有种不祥的预感。
要不是刚才进来的这些人身后都有着这么一个木偶,他都怀疑自己的身份被识破了。
可是大家身后都有木偶,这些人总是看着自己笑干什么啊。
想到了这里,陈六合朝着自己身旁的这些木偶仔细的观察了过去。
不观察还好,这一仔细观察,陈六合当时就傻眼了。
这人形的木偶还不是一般的…….普通。
没错,这些东西实在是太普通了。
陈六合除了普通这次词汇外,都想不出什么别的形容词。
毕竟所有人身后的木偶都一样。
别说是款式了,那怕你换个颜色呢。
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同一批次的木偶是吧。
咔咔咔——
就在陈六合这里心中疯狂吐槽人偶的时候,这些停在众人身后的木偶开始无缘无故的动了起来。
不光是躯体动了起来,甚至有几个人偶身形都开始变化了起来。
没一会的功夫大厅之中再次的多出了十几个人,而这十几个人的面容都是他们身前人的形态。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看着面前的场景,有人忍不住的小声问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这些人偶也太逼真了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忍不住的朝着自己身后人偶的脸上捏了过去,他实在是不相信这么精细的人偶是之前那根大木头变得。
这个场景要是让不知道的人看见了,一定会傻眼,因为他们根本就分不清楚那个是真人那个是人偶。
两者之间不能说是大致相同吧,至少能说是一模一样。
咔嚓——
啊——
下一刻,一道清脆的骨折声在大殿响了起来。
伴随着骨折声音的传出,还有一声剧烈的惨叫。
“怎么了?”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所有人都是将自己的目光给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