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在中國同志的身上才能看到希望熱推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听了马列舍夫斯基的话,庄建业并没有立刻表态,而是略微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一款机型的技术资料,可不是中学生的语文课本,短短的几篇背诵课文,就能把事情给搞定了。那东西可谓是浩如烟海,往往一个细节的计算,就需要上万页的文稿。
若是全部的资料,甚至需要用吨这个重量单位才能去衡量。
人类的大脑虽然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精密发达的器官,但这么多的东西,哪怕是最天才的人,也很难完全记得住。
更何况面前的马列舍夫斯基已经是一个年纪超过七十的耄耋老人。
估计连早上看过的报纸上面说的是什么都估计记不住,又谈何能说记得住雅克—41M垂直起降战斗机这种复杂无比的航空器的技术资料呢?
马列舍夫斯基,在商业上的确不太灵光,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幼稚,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跳进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设下的陷阱。
但这么多年混在苏联体体制内,察言观色的眼光还是很出众,一看庄建也不说话且面带由于,这位领导雅克夫列夫设计局的老总师怎能不清楚自家这位新老板的想法?
于是他把庄建业引到自己的办公室中,想从酒柜里拿出一瓶伏特加,两人坐下来边喝边聊,结果却尴尬的发现酒柜里别说是酒了连个酒杯都没有。
不得已马列舍夫斯基只能让庄建业茶桌旁的单人沙发上,自己则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倒不是马列舍夫斯基不想做沙发,主要是成对的沙发现如今只剩下一个,另一个不知道是那个缺的带冒烟儿的窃贼给堂而皇之的搬走了,以至于庄建业和马列舍夫斯基只能这么不伦不类的坐在一起。
说不尴尬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甫一开始,马列舍夫斯基根本找不到话题,以至于场面十分的枯燥,然而说着说着,马列舍夫斯基渐渐找到了感觉,然后就不管不顾的把尴尬彻底抛到脑后:“庄先生,不知道您听没听说过涅波别季梅教授?”
听到涅波别季梅这个名字庄建业皱了一下眉头,只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如此过了好一会儿,这才不太肯定的说:“是不是?前苏联时代。奥卡短程弹道导弹的总设计师?”
“是的,就是他!”马列舍夫斯基点点头,继续说道:“那您知不知道,他最近已经将完全销毁奥卡短程弹道导弹导弹成功复活了……”
此话一出,犹如一记惊雷,令庄建业的双眼骤然睁大,旋即又微微的眯起来,只留下两道若有所思的深邃目光。
重新复活奥卡短程弹道导弹,短短的这一句话包含的事情可就太多了。
要知道奥卡短程弹道导弹,也就是数年后以“伊斯坎德尔”这个马甲横行国际军火市场和地缘政治热点的明星武器,可是在八十年代末,美苏签订中导条约时,被正式列入完全销毁名录的苏联王牌装备。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这款短程弹弹道导弹的精度足够高,数量足够多,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防空火力根本就hold不住。
所以美国人对这款武器十分恐惧,生怕哪天苏联发表,把这种导弹当成雨点儿砸在西欧的美军头上,因此对当时的苏联领导是软硬兼施,硬是把这款奥卡导弹拉入了中导条约,予以销毁。
这种销毁可跟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耍个花招坑雅克夫列夫设计局销毁自己的技术资料不同,奥卡导弹的销毁那是有条约确认的是由美国的军事观察员亲自监督的,无论是技术资料还是导弹实体,亦或是生产线乃至于工程,那是彻彻底底,一个不剩,全都从地球上抹去,连个渣都不剩。
用美国负责监督销毁工作的军事观察员的话来说,就是对奥卡导弹一个俄文字母,一颗螺丝钉,一块漆皮都不能留。
可谓是彻底到姥姥家去了。
所以想复活奥卡导弹可不是说一句话两句话就能搞成的,那难度之大,基本上跟从零开始搞一款新型号差不多,但涅波别季梅教授,却硬是将这种不可能变成了现实。
庄建业对此惊讶之余,自然听明白了马列舍夫斯基说这番话的意思,涅波别季梅教授能够成功复活奥卡短程弹道导弹,那坐在对面的马列舍夫斯基自然也能复制奥卡的成功,将雅克—41M垂直起降战斗机给做出来。
意识到这一点,庄建业没有在纠结于具体细节,而是直截了当的问:“有多大把握?”
马列舍夫斯基闻言,布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历经沧桑的老者独有的那种欣慰的笑:“庄先生,你要相信一句话,在好的产品也是人做出来的,七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向苏联中央工业委员会做产品说明的时候,手上的文稿从来不会超过十五页,却要面对苏联中央工业委员会十六名委员的轮番提问,常常是通宵达旦,薄薄的十五页文稿很难涵盖这么多的问题,所以我们必须练就一颗超强的大脑和过目不忘的技能,不然我们的位置是座不下去的。
我知道您想说我这么大的年纪是否能记得住,但请您相信,当一种长时间坚持的东西成为习惯,甚至于京华城生物学上的本能时,那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如此……”
说着,马列舍夫斯基挺直腰杆,脸上浮现出俄罗斯民族独有的自豪:“作为雅克—41M 垂直起降战斗机结果强度理论设计和计算的涅图瓦茨教授也如此;空气动力学项目负责人瓦图京教授也如此;R—79涡轮风扇矢量发动机的项目主任科涅索夫斯基同样如此。
哪怕是承担雅克—41M 垂直起降战斗机验证机生产的乌拉尔第三飞机制造厂的工人们都是如此……
而这些人的大脑就跟一块块零散的拼图一般,将他们集合在一起,就是雅克—41M 垂直起降战斗机完成的设计图纸、工艺架构、制造流程!
美国人可以把我们的雅克夫列夫设计的档案馆全部毁掉;也可以把莫斯科中央档案馆的备份一并清除;甚至可以将世间一切有关雅克夫列夫的影子全部抹杀,只要有我们的人在,雅科夫列夫设计局就在,雅克—41M 、雅克—44、雅克—130就在,毕竟,人才是根本,而不是冰冷的文字。”
听罢庄建业点点头,这种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的道理庄建业哪里不明白,可问题是……
于是庄建业抬起眼看一下老迈的马列索夫斯基教授:“为什么要放在我们腾飞集团?”
是呀,你们俄国既然有复活奥卡导弹的能力,以此类推复活雅克—41M 垂直起降战斗机,也不算是什么难事,俄国现在不行,不等于将来不行,那为什么要放在中国?
对此,马列舍夫斯基沉默片刻,这才带着几分决然和希冀的语气缓缓的说道:“现在我只能在你们中国同志的身上才能看到希望,所以你们如果有所需要我将会尽其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