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eph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第485章 我們從來都是禮尚往來分享-z34nd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李窟哥一直很老实。”
程名振和苏定方在营房外说话。
“但他带来的那个阿卜固看着桀骜不驯。”苏定方最喜欢打磨这等人,可这不是大唐将领,而是契丹未来的接班人。
“那又如何?”程名振淡淡的道:“若是他敢龇牙,老夫便把他的牙拔掉。若是他敢反叛,老夫会亲手斩下他的头颅,传首四方。”
“此战首要是震慑牵制。”苏定方转换了个话题,“老夫以为首要是逼迫敌军,让他们慌乱。”
“那最好的手段便是破城。”程名振有些头痛,“攻城艰难!”
这不是手段百出的时代,攻城不是一般的艰难。
“对了。”苏定方问道:“你对小贾如何看?”
“是个人才,难得。”程名振笑道:“当初老夫回长安,打马毬时遇到了他,他给老夫建言,后来果然证实了。此子眼光独到。”
“老夫教授了个弟子。”苏定方苦笑道:“老夫倾囊以授,可却要差他些。”
“谈及这个,老夫便想到了自家孩子。”
程名振的儿子在军中也算是赫赫有名。
“不谈这个。”苏定方一脸憋屈。
人活到了这个岁数,基本上就比拼下一代。可程名振的下一代太出色了,老苏憋屈。
“也罢。”程名振莞尔,心中暗自得意,“高丽此次征伐契丹失败,是轻敌还是什么,目前还不得而知。李窟哥想借势来展示武功,若是不能压制,以后这边会很麻烦。”
“就算是契丹崛起了,可这不还有高丽作为牵制?”苏定方却很乐观,“高丽此次攻伐契丹兵力不足,若是起大军而来,老夫敢断言,契丹必败。”
“希望如此吧。”
程名振作为营州都督,肩负着管控契丹的重任。
“他们来了。”
李窟哥和阿卜固来了。
行礼后,阿卜固看着程名振,眼中的桀骜一闪而逝。
李窟哥微笑道:“都督,按照时日,哨探早就该回来了。”
是啊!
程名振和苏定方就是觉得不对劲,这才出来散心。
可战阵就是这样,为将者哪怕遇到了再大的压力,你也得保持从容,否则军心必乱。
按照规定的哨探距离,此刻的贾平安早就该回来了。
精靈 之 飼育 屋
“已经派人去查探了。”
程名振轻描淡写的说道。
阿卜固忍不住说道:“都督,我等愿意去接应。”
此人果然是桀骜!
程名振冷冷的道:“老夫自有处置。”
阿卜固还想说话,李窟哥给他一个眼色,然后说道:“都督,既然如此,我等告退。”
程名振点点头。
二人出去,阿卜固怒道:“凭什么不让咱们出战?我看程名振是担心咱们立功,到时候声名大振。”
“是有这个考量,可你不能这般质问。”李窟哥觉得阿卜固太强硬了些,“要学会和他们转圈子。”
“转什么圈子。”阿卜固不屑的道:“若是我领军前去,敢在苏南城下耀武扬威!”
李窟哥觉得他太冲动,“除非是大军围城,否则高丽人守城大多是分兵出城,和城头配合固守,你……”
耀武扬威可以,随即你就得逃窜。
“那个贾平安怕不是长安某位权贵的子孙?”
阿卜固觉得自己一身本事却没有施展的机会,“否则程名振和苏定方为何对他这般另眼相看?换做是旁人此时未归,早就喝骂了。”
李窟哥点头,“我也怀疑,不过姓贾的……好像没听过。”
“多半是私生子。”
“有人来了。”
二人抬头,就见数骑冲了进来。
“是哨探的人马!”
阿卜固兴奋的道:“这是败了!走,回去看看。”
“不要冲动。”
李窟哥一边告诫,一边转身回去,眼中多了异彩。
在先帝驾崩后,大唐军队这几年都一直在蛰伏。偶有小打小闹,但都无法和以前相提并论。契丹内部对此也有些看法,觉着大唐这是刀枪归库,马放南山了,于是野心渐渐勃发。
他需要重新评估大唐军队的实力,而此次出征就是最好的机会。
若是大唐军队虚弱,那么……
什么时候忠心都是有代价的,也是有期限的。所以指望谁谁谁能一百年、一千年都对你忠心耿耿,那不是蠢就是疯。
最好的法子就是保持自身的不断强大,让对方世世代代只能俯首称臣。
二人急匆匆的往前去。
双眸中闪烁着莫名的兴奋。
“闪开!”
前方有军士挡路,往日的话李窟哥会绕过去,可此刻他竟然呵斥。
那军士回头,“你说什么?”
“我说……”
李窟哥觉得自己该展示一下契丹的尊严。
“捷报!”
前方的骑兵高声呼喊。
李窟哥马上堆笑,“麻烦让让,都督还等着我呢!”
军士看着他,“自己绕路!”
契丹只是羁縻性质的部族,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大唐一员,这个军士自然不会搭理他。
“你!”
阿卜固怒,军士冷笑,“来,耶耶若是叫了帮手就不是大唐男儿。”
“阿卜固!”
李窟哥拉着他绕了过去。
“他们越发的不客气了!”
阿卜固不满的道:“迟早有一日我会击破这一切!”
“住口!”
李窟哥喝住了他,二人近前。
“哪来的捷报?”
程名振有些懵。
苏定方笑道:“莫非小贾遇到敌将出来巡查?”
程名振也笑了,“若是如此,那便是天上掉功劳。”
至于什么不敌……不存在的,这个时候的大唐,哪怕是一百骑也敢去冲击优势敌军。
骑兵下马,昂首道,“禀告都督,早晨我等过了贵端水哨探,左行数里遭遇十余敌军斥候,被我军全数绞杀,活口问了口供,得知苏南城中有敌军两千……”
“两千的话,我等攻城不划算!”
苏定方摇头。
历史上他和程名振联袂出击,高丽都是背城而战,唐军击破敌军后就扬长而去,压根就没想过攻城。
程名振点头,二人的看法趋于统一。
“随即武阳伯带着十余人换了敌军的衣裳……”
卧槽!
苏定方失声道:“他想去城下哨探?”
李窟哥叹道:“阿卜固,这便是唐军,看看一个年轻人就这般大胆,你的那些野性都先藏起来吧。”
“是个好办法,不过只是使巧。”
阿卜固颇有些头铁,历史上就是如此,最后以身试刀。
“武阳伯带着十余人一路到了城下,叫开了门……”
“这……”苏定方的脑海里有个念头在喷薄欲出。
程名振目光异彩,“他……他可进去了?”
袭扰一把也行啊!
也能让高丽人丧胆。
骑兵说道:“武阳伯带着人冲杀了进去,一路杀到了守将府……”
耶耶后悔了,当初就该把他拉来,和守约一起教导……苏定方捂额,“那个小子!那个小子!”
程名振身体一震,“战况如何?可全身而退?”
“都督。”骑兵昂首,“南苏城已经是大唐的了!”
“什么?”哪怕稳沉如山,可也压不住心中的震惊,程名振喝问道:“竟然拿下了南苏城?”
“是。”骑兵得意洋洋的道:“武阳伯令人在城中点火,随后一路绞杀,守将战死……”
程名振和苏定方面面相觑,然后一起大笑。
“哈哈哈哈!”
李窟哥呆若木鸡。
“两百骑……两百骑竟然就拿下了南苏城!那个年轻人,他不是权贵之子,必然是大唐的后起之秀!”
“那人竟然能如此?”阿卜固身体一震,眼中多了坚毅之色,“我们无惧!”
“拿下南苏城,咱们就算是有了据点,老夫亲领两千骑兵去增援,老苏你带着后续人马缓缓而来。”
程名振急不可耐了。
苏定方笑道:“不是说后日再出击吗?”
程名振笑道:“谁知道他竟然打下了南苏城,那边择日不如撞日。”
“出击!出击!”
大营沸腾了。
骑兵们蜂拥而出,旋即列阵。
有人喊道:“前方武阳伯领军拿下了南苏城,他拿下了头功,兄弟们,咱们该如何?”
众人欢呼,“杀光高丽狗!”
喊声如雷,李窟哥不禁色变。
“这士气如虹啊!”
阿卜固低声道:“那年轻人……回头我和他试探一番。”
……
一支数千人的军队正在缓缓而行。
太阳西斜,照着人马,一股子孤寂的气息就这么散发了出来。
“那是什么?”前方的斥候很是好奇。
巨大的土堆矗立在道路中央,肢体伸出来,顶端一个头颅孤零零的看着他们。
几只黑色的大鸟飞了下来,啄食着。
“呱呱!”
谷灵 他在她城失他梦
有大鸟抬头,那眼珠子竟然是红的。
“是咱们的人!”
有人认出了守将。
“是南苏城的守军!”
领军将领浑身僵硬,“是唐军来了,是他们来了!全军止步,哨探,马上哨探!”
斥候去了,将领站在了京观的下面,仰头看着上面的人头。
“他竟然战死了?”
“还有血!”
一个将领一刀把伸出封土的手臂斩断,把断臂拿给领军将领看,“还有血。”
血已经凝固了,但能看出死亡时间不会太久的痕迹。
将领眯眼,“多少人?”
“千余人!”
“那唐军少说上千人。”将领毫不犹豫的道:“先撤离。”
他带着的大部分是步卒,若是撤晚了,被唐军的骑兵追击,这一路将会成为死亡之路。
一群步卒回头狂奔,不知跑了多远,斥候发现情况。
“有人来了。”
数骑从右边缓缓而来,停一下,观察一下,然后有人在挥手。
“去看看。”
那数骑被带了过来,却是苏南城的溃兵。
“敌军开始十余人骗开了城门,随后进来冲杀。后续他们又来了百余骑,加起来大约两百余骑……”
将领深吸一口气,“两百余骑就夺了苏南城?”
大莫离支得知消息后,大概率会把守将的全家都收拾了。
“那我们……”
唐军只有两百余骑,而且全是骑兵,这点人守不住苏南城,他们只需分兵就能攻上城头,随后绞杀他们。
“那些卑鄙的唐人哄开了城门,纵火让城中混乱,若非如此,他们打不下苏南城。此刻我将带着你等去把苏南城夺回来!”
大队出发了。
……
城中依旧有些溃兵在躲着,唐军人少,不可能挨家挨户的搜索,所以只能加强巡查。
火已经全灭了,但废墟里依旧有烟雾在渺渺升起。
几个百姓畏畏缩缩的在废墟里找东西,见到贾平安等人过来,赶紧跪下。
“令他们回去!”
后续大军赶到,自然会分发食物,安置那些百姓。
“都回去!再不回去都杀了!”
这时候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威胁最为有效。
一个老妇人颤颤巍巍的带着家人往回走,她的家就在前面,推开门,里面看着乌漆嘛黑的。
低矮的木屋里,床上躺着一个老人。
“你回来了。”
老人干咳着,“是谁杀来了?”
老妇人用高丽话说道:“是唐军,好凶,说是两百人就破城了。刚才我带着大郎他们想去捡些东西,被他们赶了回来,说是不回来就杀死我们……你……”
老人突然抓住她手,“是大唐来了?”
老妇人点头,“可你不是啊!”
老人一迭声吩咐道:“大郎!大郎!”
他霍然说的是大唐话。
一个大汉走过来,“阿耶。”
老人说道:“你可看清了是哪里的军队?”
大汉说道:“阿耶,他们说的便是中原的话。手中的刀和这边不一样。”
“快扶我起来!”
老人激动的道:“快,扶我出去。”
大汉犹豫了一下,“阿耶,你的身子……”
“快!”
老人竟然自己坐了起来,老妇人一边埋怨一边给他穿衣裳,“你要是死了,这个时候连埋都没地方埋。”
随后大汉架着老人出去。
“有人出来了!”
刚过了这里的贾平安闻声抽刀。
木屋里先出来了那个老妇人,贾平安心中一松,“令他们回去!”
有人刚想过去,就见一个大汉扶着一个老人走了出来。
“回去!”
老妇人明显的害怕了,大汉也是如此。
老人抬头,浑浊的眼睛看着贾平安等人。
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他挣脱了儿子的搀扶,缓缓走了过来。
“别动!”
贾平安摆摆手,皱眉看着老人。
老人近前,缓缓问道:“你等来自于中原?”
这是大唐话!
贾平安点头,“大唐武阳伯贾平安率军至此,你是……”
老人浑身颤抖着,大汉上来扶着他,被他甩开,他抬头,颤声道:“大隋河南郡洛川府府兵王宾在此!”
竟然是前隋的府兵?
贾平安的脑海中闪过了一段记载。
——大唐立国后,遣使前去高丽,那些隋炀帝三征辽东被丢弃的将士已经在高丽安家,望着使者嚎哭。
老人颤栗着,“老夫……老夫可能归乡?武阳伯,老夫可能归乡?”
他跪在地上嚎哭了起来,“那年我被征发出征,阿娘在路边送我,塞了好几个鸡子,还塞了她做的鞋……阿娘,我只想归家去看看阿娘。”
老人看样子也得有六十岁左右了,哭的涕泪横流。
贾平安点头,“能。等大军到来,验证了你的身份,随即你就能渡过辽水,回归家乡。”
“阿娘!”
白发苍苍的老人狂喜过望,竟然大步流星的回家。
“快,收拾东西!”
“把值钱的都收起来。”
贾平安看着这一幕,不知怎地就想到了前隋在辽水前的溃败。
不论怎么打,都无法越过这条防线。
上面的政治斗争惨烈,到了下面就演变成了不断葬送大军的悲剧。
这样的悲剧不能再上演了。
“武阳伯!”
斥候回来了,“城外四里不到发现敌军。”
“敌军约三千人。”
这是菜!
看看周围将士的眼神,兴奋的无以复加。
什么时候汉儿两百人就觉得三千人的敌军是菜了?
汉唐!
“兄长,我带人先去。”
李敬业急不可耐的想立功。
“不要急。”
贾平安觉得这是个机会。
“城中有百姓……”
若是程名振等人的动作迅速,那么……
“守没法守。”贾平安很清醒,“两条路,撤离和出击。”
苏南城留下十余骑看守完事,真要有百姓闹事,那就丢下,随后等大军到来,这一切都会成为闹剧。
“出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贾平安当先出了苏南城。
前行不过两里地,就看到了乌压压一片敌军。
贾平安不知怎地就想到了先前那个老人的话。
“我们从来都是礼尚往来,绝不会亏欠了谁!”
他拔出横刀,“今日,不胜不归!”
“万胜!”
两百不到的唐军骑兵对三千高丽军发动了进攻。
“唐军来了!”
敌将一怔,旋即喝令,“列阵!”
“唐人上次来的时候……”一个将领低声道:“他们的骑兵,数百就敢冲击十倍于己的对手。”
将领冷冷的道:“我不是那些蠢货!”
我的姐姐很弟控
双方在不断接近。
“那是什么?”
唐军中当先一个巨汉拖着一个长东西,此刻靠近后,奋力一甩,那东西就砸进了阵列中。
呯!
阵列中倒下了一片,众人才发现是一根铁棍!
好大的力气。
将领喊道:“补上!把空缺补上!”
步卒阻拦骑兵唯一的倚仗就是整齐的阵列,一旦阵列出现缺口,那就离崩溃不远了。
贾平安就顺着这个缺口杀了进去。
……
兄弟们,求月票……有推荐票的也别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