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南宋風煙路 txt-第1837章 寧願櫃上藥生塵展示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八个月身孕还星夜兼程往前线赶,吟儿不是不分轻重,而是——
敌方精锐大多会师,林阡天骄却皆缺席,西线盟军明显逆风,必须靠一个与他们平起平坐的人镇在环庆,就算只当个精神象征也好!
首先是安抚、整合和指挥自己人,随即对潜在的自己人予以收拢。譬如,告诫盟军就算惨败狼狈,也务必照旧秋毫不犯,借民舍要打扫、借炊具要洗干……诸如此类,无需她拔剑拼杀,樊井和十三翼自然放行。
这般又紧锣密鼓了一日,吟儿忽然发现,当地金军原是色厉内荏?“痛打落水狗辜听弦”明显雷声大雨点小,匪夷所思还越来越小……
樊井也来找她推断说,金军或许正逐渐被顽疾缠身——眼前这遍布全境的无名之毒,极有可能是仿寒火毒,恐怕已然变种,面临失控境地:“不是真正的寒火毒。虽然不像它那么致命,但是传播力度更大。”
虽然、但是?因为、所以吧!活着的个个都是毒源,汇聚成可提供变异因素的天然大培养箱。再不抑制,蔓延天下,世代相传——这毒药,看似将与天、地、人共存?其实,是要以永生的形式灭世!还是那个老问题,以谁融谁呢。
诡谲的是,现阶段统辖环庆数万人口、挟金帝以令三军的曹王府,居然一反常态、从未提醒过周边军民要如何应对可能引起的伤病,更别谈怎么积极地统筹行动抑制事态恶化……因此使无辜们谁都对真相一问三不知,还以为朝堂像前几天说出来的那样对弥漫的雾霾可以防控……

事实上,上面知道有问题、却不知问题有这么严重。
上面当然知道有问题——因为前几日刚发现这毒气时,唐小江就第一时间跳了出来,非但不为毒气的泄漏认错,反而还嚣张地说,这种能帮你们拿下环庆的毒是我唐门所配!要解药可以,你们必须给我唐小江相应的功名利禄!尔后他就被八抬大轿请到蒲察秉铉的军营、协助金军对王冢虎的麾下解毒。
讽刺的是,唐小江执意配制寒火毒,求的是功名利禄,配制失败搞了个半吊子出来,竟也还求仁得仁——他真是误打误撞帮曹王府融化了那个本来对林阡难以割舍的王冢虎!当然了,由于王冢虎和唐小江有私仇,蒲察秉铉为了不引发枝节,解毒过程中没让他俩正面接触。
上面却不知问题有这么严重——一旦那毒药神速变异、光速失控,唐小江不仅没给自己长脸,反而交不出解药惹人耻笑,于是乎就算被五花大绑押到蒲察秉铉军营也是不认了:不关我的事!眼下这变了种的毒可不是我搞出来!这可不怪本公子了!
见唐小江都没辙,术虎高琪也慌了,一慌之下,本能决定瞒报:不能影响驸马降伏盛世、痛击宋盟!快没时间了,林阡和徐辕终会追来,这是我军最后的空隙反败为胜!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南宋風煙路笔趣-第1837章 寧願櫃上藥生塵
然而如何瞒得住?又几日,初来乍到的山东军陆续萎靡,就算可以掩饰成水土不服,也是万万不能再报复辜听弦——正是因为术虎高琪为了有利于军情选择欺上瞒下,反倒害战狼和林陌错过了调整的最佳时机;金军才刚反败为胜得到环庆,便往人间炼狱过渡而不自知……
上面都不知道,民间什么情况就可见一斑。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相比术虎高琪,蒲察秉铉要善良得多,甫一听闻刚好在环县的神医张从正判断说“寒火毒可能变异”,蒲察秉铉就想上报,救人心切到连环庆这块肥肉都顾不上。奈何却被术虎高琪从中作梗。休说金帝、战狼、驸马,曼陀罗的面都别想见到。
蒲察秉铉不忍民众受苦,思前想后,授意手下们对术虎高琪阳奉阴违,虽“护送”张从正回客栈却没好生监视,还任由他和附近的居民频繁接触。
张从正一向直来直去,毫无掩饰地告诉关心事态的掌柜和店小二,赶紧收拾收拾跑,环县快要被这漫天毒气给淹了。
大部分人都是相信的,因为张从正向来医疾救亡,功绩卓著,深得人民敬仰。
少部分人怀疑:张大夫,自己怎么不跑?杞人忧天,夸大其词,哗众取宠?
还有一部分半信半疑:到底信术虎大人,还是信张神医?谁妖言惑众,谁欲盖弥彰?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以后再有类似的事,信谁?

听说张从正泄密,因为影响太坏,术虎高琪把神医给抓了关起来。罪名是:散谣,乱金,亲宋。
抢在官宣之前的声音都是谣言,不管它到底是真是假。
然而寒火毒愈演愈烈,他总不能自毁长城吧,那样不仅有害民间,也太容易被上面知道,于是术虎高琪连夜又把张从正放出来攻毒。
不料却突发意外——张从正走夜路遭偷袭,被人发现时倒在角落奄奄一息……
因他受害,群情激愤,才终使术虎高琪压不住事态,也正是凤箫吟到达边界一日后,真相东窗事发给了正忙于修兵的战狼和林陌等人知道。
“圣上和王爷都爱民如子,却要被你这小人败坏英名!”战狼是因为金帝在座位上,才把“圣上”加进去。大势所迫,他也懂得屈身守分。
“段大人,归咎还在其次,补救要紧……爱卿有何招法?”金帝追问,他倒是真的体恤民众,当然了他自己也不想就死。
“把唐小江抽筋剥皮了填上!”战狼恨透这添乱的始作俑者,更恨金军内部实力亏空,“控弦庄秦氏已无后人,只能靠太医院尝试攻毒,张元素应当也已在来的途中……”
“皇上,待事态平缓,是否要给张从正一些安抚?”林陌正在规募增加了寒火毒变数后的战势,苦思冥想的同时,尚且不忘张从正。
“尽量救活。”金帝却摇头,除了救活没其它。朝堂不可能歌颂这个说真话者的形象,因为这会鼓励越来越多的人不合身份、不合时宜地讲话,那还怎么管控?

可惜为时已晚,环庆民间形势,管控一紧就死、管控一松就乱——
由于唐小江死不承认毒药是自然变异,遂带起了“凶手是人”的舆论,这叠加在朝堂起先不作为的现实上,使心里本就淡薄国别的民众们愈发叛逆、而本来随波逐流的顺民则开始动摇。
世人猜测:凶手?何人?是山东军携带瘟病附着在寒火毒上,才促成了寒火毒的最终变异?还是术虎高琪和蒲察秉铉为了翻盘,为了拉拢王冢虎,不得已频繁放毒才导致恶化?甚至是金军摸清楚了宋盟仁慈,所以故意挟持民众逼宋盟退兵?第一种情况,金军简直是扫把星,环庆不欢迎你;后两个情况,金军本来是寒火毒的受益者,却因为贪婪而妄为才反受其害!害人害己!
舆论极端可怖,所谓的贪婪而妄为,完全盖过了唐小江的无能而脱缰。
“这是谣言!谣言!”战狼怒不可遏。
民众们怯懦的窃窃私语,却汇聚成一句大胆的反驳:谣言?你们才刚说张从正是谣言啊……
战狼雷厉风行到张从正住处,撞见两个他的远方亲戚刚巧在说仇视大金的话,立刻就派兵去他们两家的后院各发现金银珠宝若干,据此扭转劣势:“诸位,事情一目了然,是宋盟在背后利用汝等煽风点火,杀人诛心!”“偷袭张大夫的是宋盟盟主凤箫吟无误。”“是她所放!否则怎会这么巧,先前还有解药,她一到环庆,毒雾就疯乱?”
精华言情小說 南宋風煙路-第1837章 寧願櫃上藥生塵鑒賞
战狼说,凶手是人不假,但却是别有用心之人、顺风作案!
这当口,明知道唐小江是真凶却不能服众,战狼也只能把凤箫吟往前拉来挡枪。
“偷袭我的人,是……是……”张从正遇袭时其实看见了刺客是谁,他知道谁在背后煽动民众反曹王府、那些金银珠宝也不是战狼强加给他亲戚的……苦于那几天病情严重到他完全没力气,好不容易说到“是”就高声、还卡壳,便被战狼利用着坐实了凤箫吟并准备反击宋盟。

大量的寒气笼罩在魁星峁和玉皇山,像极了火山喷发时的浓稠岩浆,经久不息。
一场暴雨不期而至,闪电瞬息撕裂大地,伴随着可怖的雷鸣,滚滚沙石从陡峭的山崖上一泻千里。
天灾与人祸交织,伤兵和病人暴涨,宋军同金军无异。这般情形下,竟连樊井也罕见地累晕在地。
“樊大夫还是上了年纪啊。”吟儿听闻之后,赶紧去伤兵营中探望,谁料转了一圈没找到他的人。再转一圈,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醒、提起医箱就又去望闻问切……
“身为大夫,竟不惜命!”吟儿又担心又生气。
“祖师爷说过,凡大医治病,必当无欲无求,誓愿普救含灵之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樊井一边救人,一边抬杠。
“你祖师爷不认得我,没说过你死了我怎么办啊!”吟儿感动大夫们的侠情,却还嘴欠。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大夫!”樊井没好气地说。
“只有你一个樊井!”吟儿脱口而出。
人氣都市小说 南宋風煙路 愛下-第1837章 寧願櫃上藥生塵讀書
“好吧……”樊井一怔,转过脸来,居然还有那么点感动?“那就……折香半炷?”
正巧那时海上升明月传来消息,原是搜救祝孟尝多时的萧溪睿总算有了收获。然而,彼处离完颜匡、胡沙虎驻地甚近,萧溪睿迫切需要支援。盟军高手或在攻防、或在救灾,人浮于事的吟儿看似是最佳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