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被奪舍的女兒九閲讀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巫女的时空旅行
从夺舍之人的记忆中,苏青霓知晓苏玉莲如今的身份不简单。苏玉莲如今是修真界中一等宗门靠山宗的内门弟子,师傅是一位元婴期的大修士明熙真君,还有一位未婚夫,明熙真君的大弟子金丹期的真人邢温书。而苏玉莲本人也是筑基后期的修士。
以上都是夺舍之人离开修真界时的信息,她离开修真界好几年了,想来苏玉莲的修为已经有了提高,说不得已经金丹期了。
要知道苏玉莲都是被成为天才的存在,修真速度非常快,只用了六年时间就从凡人修炼到了筑基期,修炼到金丹期也不会用太长时间。
要跟金丹期的苏玉莲以及她身后的宗门对上,苏青霓眼下只有筑基期的修为是远远不够的。
苏青霓遂找了一个灵气浓度略高的荒山,布置下最高等级的聚灵阵和防护阵,开始恢复实力。
这个世界乃是修真世界,能够容纳的苏青霓的元神也比较大,她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使用出的最强实力将堪比地仙。现如今,恢复实力只是时间问题。
用了十年时间,苏青霓终于恢复了实力。
她走出闭关的地方,先去看望了一下袁云芝和祁俊远。
两个遭遇过不堪的孩子非常珍惜现在的修炼机会吗,因为都十分努力,而努力就有回报,两个人如今都已经筑基了。
火熱玄幻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被奪舍的女兒九分享
苏青霓教授他们的修真功法都是最适合他们的顶级修炼功法,因此他们才比其他人都修炼得快,只比有金手指的苏玉莲慢一些。
两人都是很谨慎的人,明白自己的修炼速度快,怕引起有心人的觊觎,对外都做了掩饰,且很少出门,大多时间都在院子里面。
苏青霓回来后鼓励了他们一通,带着两人离开了那个城市,到了另外的城市,重新买了院子,甚至了更高级一些的聚灵阵,又给他们留了报名的法宝,便又离开了。
这次,她直接去找苏玉莲了。
靠山宗喜气洋洋,宗门第一天才苏玉莲将与第二天才邢温书举行结成道侣的大典。
这两位可不止是宗门的天才,便是放到整个修真界,也难找到比他们更加天才的人物。
邢温书只花了三十年时间就修炼到了金丹期,而苏玉莲所用时间比邢温书还要少,只短短二十年就金丹了。当初跟苏玉莲同一批进山门的弟子,修炼最快的如今也不过筑基中期,一些修炼慢的,现在都还在炼气期呢。
这两位就是他们靠山宗的骄傲,他们两个的结契大典,自然要办得有多隆重要多隆重。
靠山宗邀请了很多人来参加大典,其他宗门的前辈大能们看在苏玉莲与邢温书未来成就无限的份上,也会前来参加大典。
靠山宗所有人都觉得面上有光。
结契大典开始了,一对新人相携着飞上高台,正要对着天地立誓,忽然一道声音从半空中传来。
“堂姐,你要结契,怎么不通知我这个娘家人呢。”
随着声音,一个人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苏玉莲听到这句话再看清楚半空中人的相貌,脸色大变:“你、您怎么会在修真界?”
苏青霓轻笑:“当然是来修真界问堂姐讨要回你从我这里偷走的东西啊。”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不是娘家人来道贺,而是来砸场子的。靠山宗的人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好些弟子蠢蠢欲动,就要上前将苏青霓拿下来。
苏青霓冷冷地瞥了靠山宗弟子一眼,众弟子只觉得身上仿佛被压了一座山下来,压得他们动弹不得,气都不敢大喘。怕是一下子喘大了,就收不回来那口气。
靠山宗众人大骇。
这是多么强的实力才会给他们这么大的压力?
靠山宗的掌门和长老们脸色煞白,他们的修为高,感受最深。这股威压,便是化神期的老祖都不会有。
这一位很可能是……仙人!
这个结论让他们的脸色更白了。
他们想不通,苏玉莲怎么会得罪一位仙人呢?
他们是不是该跟苏玉莲撇开关系,免得仙人因为苏玉莲而迁怒他们呢?
“不可能,你应该在凡人界才对,不应该来修真界。”苏玉莲不接受事实地叫道。
苏青霓轻哼一声:“怎么?堂姐以为偷走了我的机缘,我便不会有另外的机缘,只能做个凡人了吗?”
苏玉莲惊道:“你还有其他机缘?”
苏青霓:“堂姐是不是还想将另一个机缘也偷走?”
“我、我没有偷你的机缘。”苏玉莲这次啊反应过来,急忙否认。
苏青霓轻笑:“祖母留给我的那块玉佩,堂姐用得还满意吧?”
“什么玉佩?我可没有拿。”苏玉莲咬死不承认。
但做为苏玉莲最亲密的人,邢温书却是知道苏玉莲有一个玉佩的,常年被她带在身上。苏玉莲说这是她家传的玉佩,留在身边做个念想,用以怀念凡人界的亲人。
却原来这玉佩是别人的吗?
邢温书的眉头皱了起来。
修真界夺人宝贝和机缘的事情并非没有,但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说。邢温书皱眉也不是因为苏玉莲抢了人家的机缘,而是皱眉苏玉莲抢的是比他们更厉害的人的机缘。现在人家回来报复了,他们明显不是对手。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討論-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被奪舍的女兒九相伴
苏青霓听了苏玉莲的话,也不多说,直接用手一招,苏玉莲的怀中就飞出一块玉佩,落在苏青霓的手中。
“还给我。”苏玉莲大惊,急忙用神念找回玉佩。
这玉佩已经被她炼化了,上面有她的神念,她一念之间,就能够将玉佩召回。
然而当她使用神念时,非但没有召回玉佩,反而感觉自己的那丝神念消失了,玉佩与她断开了联系,她的神念受到重创,喷出一口精血。
苏青霓轻易地抹除了苏玉莲留在玉佩上的神念,放出自己的神识检查了一下玉佩。
果然不出苏青霓所料,这是一块随身空间的载体,里面灵气充沛,比大门派中的禁地中的灵气好要多,里面种植了许多的灵草灵药。最中心位置是一间竹屋,想来里面曾经摆放着功法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