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jrj人氣小說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一百二十九章 裁定閲讀-69cga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巫山神君虽说也同样身份尊贵,但招她上天相对要容易得多,大家就在殿中等了两日,神君便出现在了殿前。
这位上天,自是和别人不同,真武帝君请她入坐,好言相询。
“神君,两边说法不一,此中曲直,还请神君试言。”
“究竟谁是谁非,我也不懂,但顾佐是个好人,到了巫江后,便出大力收容救治受苦的百姓,活人无数,有大慈大悲之德……”
“神君,顾佐有无贩卖修士之事?”
“这倒不曾听说,只知他倾力救助百姓,有那病重难治的,家园被毁的,都被他送往了东唐本土,听说他那边地少国贫,已经不堪重负,窃以为,帝君当嘉其志、赏其行,以为诸天封国之垂范。”
“神君,峨眉青城修士皆一口咬定,说顾佐……”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峨眉青城?此二天风气使然,修士皆迥异常人,要么夸夸其谈、不理实务,要么自负过人,以为余者皆邪魔外道……”
“神君,峨眉青城修士,是如何被灌江口所擒,又如何拘押西川原大营?”
“这就不知了,但灌江口兵马勇则勇矣,却出手略显莽撞,很少顾及百姓,反观顾佐领兵,对百姓秋毫无犯,且晓以大局为重,愿意放下身段,与诸天修士畅谈沟通,如此方有利于地方。”
谈论多时,神君一问三不知,却对顾佐大加推崇,顾佐的形象被她这么一勾勒,忽然间高大了不知多少,顾佐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擦了擦汗。
这番话说出来,丝毫没有顾及齐漱溟、朱梅的颜面,也难怪,她本为王母之女,身份尊贵,背后有昆仑山支撑,怕得谁来?
易静、毕真真和易家兄弟都听得各个脸现怒色,瞧那架势,若非此处是紫霄宫,怕是就要一拥而上,丝毫没有实力差距太大的担心,真是蛮得可以,让顾佐都不得不佩服她们的勇气。
只齐漱溟和朱梅却似乎毫不在乎,镇定自若。
巫山神君的一席话,虽然无关案子,却旁敲侧击中替顾佐和王钦张目,和她谈完之后,真武帝君将她送出去,回来后便当殿宣布审案结果。
齐漱溟、朱梅状告顾佐、王钦掳掠贩卖峨眉青城修士一事,查无实据,顾佐、王钦不罪。
峨眉青城在押修士咎由自取,顾佐、王钦可依军律处置,但不得贩卖。
真武帝君宣示完裁决后,问:“尔等可服?”
如此判决,顾佐、王钦自是举双手赞同,当即表示服从。
朱梅问:“可否请帝君裁夺,令他二人发还我峨眉、青城修士?”
真武帝君道:“依军律处置,没听明白么?”
军律是什么,自然是顾佐和王钦的意思,也就是说,顾佐和王钦打算怎么处置都可。
朱梅当即问顾佐:“人,你们放还是不放?”
王钦心情很愉快,道:“帝君裁定了,尔辈修士乃咎由自取,依军律处置,该如何处置,待我们商量,回去等消息便是。”
朱梅冷笑:“你家军律,不还是你们说了算,放不放人,给个痛快话!总之我们警告你,胆敢故意为难他们,峨眉青城与你东唐誓不两立!”
王钦当场告状:“帝君,这两个家伙不服,还敢当堂威胁!”
真武帝君斥道:“齐漱溟、朱梅,此案已定,不要再另生事端。”
斥责完毕,真武帝君问太白金星:“长庚道兄,你看如何?”
太白金星捋须道:“如此,我便向玉帝复命。”
从紫霄宫出来,双方分道扬镳,易静、毕真真和易家兄弟满脸的不忿,被洛君和顾佑押着跟在后面,兀自梗着脖子骂骂咧咧。
王钦回头,看着齐漱溟、朱梅的身影,冷笑道:“当真不知好歹,帝君的裁定也敢不服!”又悄声问顾佐:“这些峨眉青城修士……怀仙提前得了消息?”
顾佐擦了把汗:“哪里有什么消息?各家都说实在开化不能,没有用处,都被退货了。好险……”
王钦顿时啼笑皆非,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只是道:“这种事,以后少干吧,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顾佐自认错误:“多谢王兄提点,这些日子的确飘了,膨胀了,今后让人赎走修士的时候,还是要做得更细一些、考虑更周全一些,比如峨眉青城这种货色,那是赔本的,不能收啊,亏了我好多钱!”
王钦问:“这些峨眉青城的赔钱货,哈哈,怀仙打算怎么处置?”
这个问题,是真武帝君宣布裁决结果后,顾佐就一直在考虑的,此时也叹了口气:“不好弄啊。能杀么?”
王钦摇头:“那肯定不能,就算原先能,此刻也不能了。”
真武帝君虽然裁定由顾佐处置,但也划了条底线,不得贩卖,按照顾佐的理解,连贩卖都不允许,遑论杀人?
当然,就算没有划出这条底线,也如顾佐所言,原先就算能杀,现在也杀不得了。
这件事已经被齐漱溟和朱梅捅到了天上,敲了登闻鼓,闹得无数仙神关注。仙神们并不是当事者,换句话说,都是吃瓜群众,不在其位、不担其责,考虑问题的角度就和当事者不同,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认知也不一样,更多是从自身观感出发,且判断是非的标准也不相同,得出的结论当然也就不同。
很多人或许会认为这是小事一桩,放了就算了,甚至会有人认为顾佐做得过头了,应当道歉并补偿,而就算那些觉得应该按军律处置的,对处置方式也肯定有不同的观点,或轻或重,不一而足。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一旦过了明处,再要杀人,顾佐和王钦估计会被唾沫星子淹死。
而如果选择放人,亏本的事情先不说,这就是向峨眉和青城低头,瞧峨眉青城的态度,绝不会感谢顾佐,反而会认为顾佐软弱可欺。不仅如此,将来顾佐在巫江流域也没法待下去了,威信尽失。
末世之带球跑 袁缘
正在考虑时,灵安客自远处赶来,笑问:“听说出结果了?老师让我过来知会师兄和顾道友,人,决不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