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從殺豬開始修仙 張老西-第二百三十六章 力士船奴,白朗告密分享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红莲业火翻涌滚滚,洞窟内寒霜满天,石壁上凝结出厚厚的寒冰,原本摇摇欲坠的落石被冻结。
“特娘的怎么这么多!”
张奎停下换了口气,忍不住一声怒骂。
洞口坚冰裹着厚厚的白灰,那是器妖被焚烧后的残余,红莲业火焚尽万物,被紫煞剑光剖开内部后,这些所谓的怪异更是不堪一击。
但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张奎运转通幽术,瞳孔中日月光轮旋转,顿时将洞外场景看得一清二楚。
器妖,全是器妖!
漫山遍野的器妖汇聚成黑色海洋,争先恐后涌动着,如疯了一般不断冲击洞口。
老龟妖所说的那种山丘大小的器妖也有,还不止一两个,伴着隆隆震动在器妖海洋中艰难前行。
沿途那些小型器妖被踩踏挤压成肉泥,但转眼就蠕动着化为巨型器妖一部分,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大。
轰!
器妖白灰残余冻结成的冰壁被撑破,仿佛溃堤的黑色洪水,密密麻麻的器妖再次涌了进来。
“找死!”
张奎一声怒喝,船头龙骨炮顿时再次发威,龙吟呼啸,鳞爪飞扬,那疯狂涌入的器妖顿时被搅成肉泥,同时红莲业火弥漫整个洞口。
龙骨炮威力巨大,却需要吸收海量灵气聚能,大约半炷香的功夫,虽然龙骨之内能够储存三发,但刚才已经全被使用。
轰!
洞顶忽然坍塌,黑色的器妖群顿时如漏水般落了下来,原来这些怪异竟然挖出了深洞,而正在挖掘的通道还不止一个。
数十只器妖疯狂跳跃而起,龙骨舟金色护罩上,顿时如蚂蚁般糊了一群。
张奎紫色剑光上下翻涌,褒无心也浑身摇曳妖火,祭出一个神器石鼓,鼓声隆隆,周围空间震荡,将冲上来的器妖瞬间炸碎。
张奎心中着急,刚才只是短短瞬间,就看到那些器妖正在腐蚀龙骨舟金色护盾。
可惜他一边操控龙骨舟,一边还要维持业火,战力大打折扣。
而这龙骨舟不仅珍贵,还是危机下的避难之地,若不小心看护,必然被器妖所吞噬。
可以说,已陷入两难之境。
就在这时,张奎忽然心神一动,想起这龙骨舟还有不少小功能。
其中一个就是炼化船奴,将神魂强大之辈镇压抹去意识,使其寄生于龙骨舟之上,听从指令行事,相当于自动驾驶。
若是凑够一队,更能使用船上暗藏的龙骨飞弩迎敌作战。
神魂强大之辈…
张奎眉头一皱,手中出现了一个银色小球,玄光灿烂,灵雾中飘荡着神情呆滞的黄甲恶神。
不知道这玩意儿能不能用?
此时情况危急,来不及细想,张奎立刻将银色小球抛出,操控龙舟将其缓缓融入了甲板中。
嗡!
一个身高与张奎相差无几,身着金色鳞甲,面目狰狞,浑身肌肉快要涨爆的恶神缓缓从甲板中升了起来。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從殺豬開始修仙笔趣-第二百三十六章 力士船奴,白朗告密熱推
这疑似黄巾力士的玩意儿神魂之强大,简直令张馗和褒无心惊悚,浑身更是由灵气凝结而成,凶猛飘逸。
这黄巾力士眼中已多了一丝神采,冲着张奎弯腰拱手,似乎在听从指令。
“你来操船!”
张奎没有丝毫犹豫命令道。
这黄巾力士立刻转身,全面接管了龙骨船,一边维持能量护罩,一边操控龙骨吸收灵气,还轻松地让船身侧斜,避过了几名袭来的器妖。
“好!”
张奎顿时大喜,纵身跃出了船外,悬在空中,一声怒喝。
嗡!
巨大的虚影法像升腾而起,身着日月星辰紫袍,头戴道冠,气息混沌磅礴。
张奎早已大乘境,当然可以使用虚影法像,只是大多面对皆为强敌,用不着而已。
此时这情况,最合适。
随着张奎捏动剑诀,那虚影法像也同时做出动作,恐怖的灵气涌入,漫天紫色剑光瞬间多了一倍,化作紫色风暴呼啸旋转。
同时他深吸一口气,那虚影法像也猛然鼓腮,血色业火瞬间充斥了整个洞窟。
大量的器妖化为飞灰,不多时,张奎眉间带着喜气伸手一勾,地上白灰中顿时窜出一颗银球。
照葫芦画瓢,甲板之上再次多了一尊恶神,伸手在船舱边缘一抹,顿时出现了一座玉质龙骨所制的船弩。
带着龙气的巨大金色弩箭虚影凭空出现,那恶神面无表情操控,弩箭虚影伴着龙吟声飞射而出,瞬间炸碎了洞口大片器妖。
这玩意儿虽比龙骨炮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但胜在发射连续,恐怖的爆炸声不断响起,张奎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
“果真好宝贝!”
张奎哈哈一笑,再看不断涌入的器妖,眼神已发生了变化…
……
夜色漆黑如墨,星月无光,惨淡的阴雾自四野升腾而起。
滚滚黑烟自山林中飞快窜出,直到波涛汹涌的海岸礁石上才显出身形,却是一只身披铠甲,长着狼头的神游境妖物。
他转身翘首望去,但见直插云霄的山峰之上火光冲天,通天彻地的恐怖影子在云雾火光中肆虐。
疯了,全疯了!
狼妖吐了口血,眼中满是惊恐。
他没想到,教主率领众多山主外出回来后,竟然死伤那么惨重。
更凄惨的是,曾经教内声名显赫的褒山主竟被说成叛徒,他们这些曾经的追随者虽然已被遣散,但依旧惨遭牵连。
看到山顶恐怖影子渐渐散去,狼妖才松了口气,教主带着四名山主正在到处搜刮,应该是暂时安全。
忽然,他想起什么,眼中稍作犹豫,随后拿出半截紫色香火挥手点燃…
太渊城,蛇神庙附近一间宅院内,白郎悠闲地品着茶,时不时用手拿起一个点心品尝。
虽说太渊城不像万妖洞群山灵脉丰富,但他领的这份差事,却是山高皇帝远,过得十分滋润。
院子之中,化作说书先生的耗子精正在恭敬站立。
白朗斜眼一撇,“听说你们全都办了妖民证,准备为人族效力?”
耗子精额头冒汗,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大人,我等修为浅薄,又没有依靠,为求生存,只能如此行事。”
“放心…”
白朗微微一笑,“你们并非我灵教中人,想要依附人族也无可厚非,叫你前来,只是想问问那开元门如何安置你们。”
耗子精眼看白朗神情不似作假,才松了口气,“大人想知道的事,并不是秘密。”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印着符箓的黄色竹片,恭敬地递了过去,“大人,这就是妖民证。”
“办了妖民证后,会在神道录入户籍,据此百里之外,已有一座妖城正在修筑,今后我们会迁往那里,照样做生意,和以前无二,不必再隐藏行迹。”
“只要安分守己,收敛阴气,甚至可以依旧在这太渊城内生活…”
“这也没什么好处吧。”
白朗眉头一皱,“虽说有了户籍,但却时刻被神道管辖,一点儿也不自在,怎么你们都争先恐后加入?”
“大人有所不知。”
耗子精神情一阵激动,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箓。
“只要入了户籍,再帮开元门做事积累人族功德,便可使用神道符箓,我等修为浅薄,但依托神道,却终于有了护身之法。”
“噢…”
白朗神情变得凝重,他可是见过,人族有些强大神道符箓,甚至可以伤到大乘境。
果然,有了那天生神人的张真人,人族已经有了腾飞的迹象。
不过比起禁地来,还是差了许多…
就在这时,他忽然心神一动看向屋内,只见正堂香炉上插的半截紫香忽然无风自燃,青烟袅袅。
“你先走吧…”
挥手让耗子精离开,白朗阔步而行进入屋内,连续变换法诀后皱眉说道:“黑老弟,这千里传音香可是珍贵异常,难不成你有什么急事?”
对面海浪声中,狼妖的声音异常苦涩:“白兄,教内发生了大变,以后我等怕是要浪迹天涯了…”
听完对方诉说后,白郎目瞪口呆,声音都有些结巴,“怎…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对面的声音有些着急,“白兄,我听说教主会带着他那手下血洗人族,你与褒山主关系不错,他们恐怕不会放过,快点逃吧,我也要走了…”
说着,对面没有了声音,香火也自动熄灭。
白朗深情恍惚,发了好大一会儿呆,随即眼中渐渐阴晴不定,“真是祸从天降,看来要找一条退路…”
想到这儿,他狠狠一咬牙,走出院外,化作滚滚黑烟往钦天监而去。
赤麟嫌丢脸,故意没说张奎的事,反正在他眼中,对方已是死人。
但白朗当然不知道,想到人族有张奎守护,干脆去告密,说不定还能混点那什么功德点。
知道消息后,太渊城,甚至所有沿海城镇全都提高了戒备,神道香火之力不断向这边倾斜。
没过多久,张奎也接到了神庭钟传来的消息,顿时大怒。
“这赤麟,当真是不要脸,该死!”
龙骨舟上,此时已有了四名黄衣壮汉,虽面貌不相似,却一个比一个看起来凶恶,端着龙骨船弩,不断炸碎大片器妖。
张奎已经杀了不知多少,但器妖却越聚越多,洞外的黑色海洋越发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