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討論-0859 真相的代價推薦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淫雨霏霏一直持续到傍晚,竟转换成了片片雪花,算是送来了几分新年的意味,幸存者们不敢在室外大肆装扮,但室内倒是弄的张灯结彩,一向不和睦的两栋楼也全部聚集到了B座。
“欢迎光临!共度新年……”
两位和服妹子守在小剧场门口,为陆续到来的客人们送上手工福袋,但红色在日本并不是喜庆的颜色,男性们一律黑色西装,头发梳的锃亮,女士们则穿上了传统和服,或者整洁雪白的职业套裙。
“妈呀!过个年跟出殡一样……”
朱三水穿了身粉色的裙子,站在冷餐桌前摆放食物,两栋楼几乎把棺材本都掏出来了,带来了各种五花八门的食物,她也大方的拿出一整包罐头,堪称这里的豪华套餐。
“一份水果!给您添麻烦了……”
一位高大的少年忽然走过来鞠躬,朱三水很不习惯的鞠躬回礼,端起一小份什锦水果递过去,但对方又叽里咕噜的说了句什么。
“对不起!我不会日语,英文可以吗……”
朱三水纳闷的看着对方,少年捏了捏嗓子说道:“赛琳娜女士你好,我是凉介六人组的组长竹内凉介,请问John先生有消息吗,外面已经黑了,会变的非常危险!”
“应该快了吧,可能礼物太多耽误了……”
朱三水很礼貌的笑了笑,实际上心里又拎了一下,已经有不少人在询问赵官仁了,青鬼等人更是在角落里盯着她,仿佛她是被老虎丢下的狐狸,一群饿狼正在饥肠辘辘的窥探她。
“怎么还不回来啊……”
朱三水越等心里越发毛,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上七点半,赵官仁和杏田迟迟不回,大家也不好开始迎新演出,只能吃吃喝喝的聊天,但气氛明显不太对,只有小孩子们欢快的乱跑。
“赛琳娜!你有对讲机吗,呼叫一下试试啊……”
桥本真希从化妆间里走了出来,她已经画上了演出的彩妆,身上套着一件崭新的巴宝莉大衣,这是赵官仁送她的新年礼物,脖子上还有一圈亮闪闪的钻石项链,绝对是全场最靓最贵气的妞。
“我试了!可能是距离太远,他们没有回应……”
朱三水无奈的拿出了对讲机,桥本真希劈手就夺了过去,有些烦躁的走到窗边,将天线插进木板缝隙里呼叫,结果还是石沉大海一般,大家也开始讨论是不是出事了。
“不然先进行暖场演出吧,真希上台开始第一段独舞……”
山崎团长无奈的站了起来,小剧场前端已经摆满了折叠凳,可桥本却冷着脸说道:“John不回来我跳给谁看啊,你们要想暖场就表演滑稽节目,反正John不回来我不跳!”
“砰~”
一只高脚杯猛地砸在她脚下,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桥本真希更是吓的蹦了起来,惊怒万分的看向了她前男友。
“桥本真希!你是个伎女吗……”
雄二醉醺醺的站了起来,指着她怒声道:“难道你学舞蹈就是为了讨好外国男人吗,这是大家的新年,不是他一个人的,你要想讨好他就滚出去找他,这里不欢迎你!”
“你有什么资格说不欢迎我,你以为这里是你的剧团吗……”
桥本也针锋相对的叫嚷道:“这里的男人大多数都出去找过食物,只有你成天窝囊的躲在这,吃别人施舍给你的食物,给大家添麻烦,即使没有John的出现我也受够了,早就想跟你这只蛀虫分手了!”
“我是蛀虫!可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雄二愤怒的说道:“柴田活着的时候,你就跟他暧昧不清,柴田死了你又去勾引大久保,今天你又跟John在楼上接吻,他嘴上都是你的唇膏,当初你也是这么勾引我的,你就是个没底线的援姣女!”
“我没有勾引过任何人,包括John和你……”
桥本瞪着眼睛说道:“John是主动追求我的,我跟大久保也只是聊天,但杏田当初躺在病床上治疗,你就趁我喝醉强吻我,还骗我说跟她分手了,害我一直背着第三者的骂名,是不是这样?”
“你胡说!你就是在勾引我,我杀了你这个卑鄙的伎女……”
雄二大吼着扑上去要打人,大久保立刻上前一个锁喉,直接把他架到椅子上坐下,按住他大声说道:“好了!你们都别吵了,现在我提议驱逐John,请大家进行投票表决!”
“我不用投票……”
雄二怒不可遏的指向桥本,大声说道:“我同意驱逐外国人John,还有他的日本女朋友桥本真希,让他们从我们的土地上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他们!”
“我们也同意驱逐John……”
几个不良少年纷纷举手叫嚷,心虚的少女队成员则不敢吭声,她们知道少年们为何生气,她们说是跟赵官仁交易,实际上就是赤裸裸的勾引,还将男朋友们偷偷排除在外。
“投票是最公平的方式……”
青鬼举起手说道:“我代表烈鬼队同意驱逐John,John就是个满嘴谎话的骗子,说不定他正和杏田在某栋屋子里亲热,等待直升机的降临,赛琳娜不过是个被抛弃的废品!”
“你们在说什么,能说英文吗……”
朱三水焦躁的环视着众人,一个老男人用英文笑道:“你要完了,他们正在投票驱逐John,John下午在后门口跟杏田接吻了,然后带着她一去不返,你已经被他抛弃了!”
“神经病!杏田的儿子还在这……”
精彩都市异能 差一步苟到最後 線上看-0859 真相的代價展示
朱三水色厉内荏的翻了个白眼,而桥本又怒声说道:“你们要驱逐就驱逐好了,反正直升机带不走这么多人,想去军事基地的人都到我这边来,我不相信有人愿意等死!”
“桥本!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别自称人家女朋友了……”
一袭红裙的北条樱子走了出来,迷人的笑道:“各位!John说了,两架直升机会分成两批来接人,第一批接走女人和孩子,第二批接走剩下的人,凉介也听到了他的承诺,对么?”
“我确实听到了,不过有些事我必须得说明……”
少年凉介站起来说道:“留下来的人可能会非常危险,直升机的噪音会把活尸都吸引过来,即使躲到校外也未必能幸免,但是……我愿意留下来让女人和孩子先走,这是我身为男人应该做的!”
“……”
凉介的话让不少人都愣住了,怀了他孩子的山崎夫人更是红了眼眶,而北条则鼓掌笑道:“虽然你过了今晚才十八岁,但你比这里很多男人都更像男人,还有愿意为女性留下来的真男人吗?”
“我不同意驱逐John先生,但我愿意让松岛先走……”
池田走出来深深鞠了一躬,他被调教成奴的女友顿时惊呆了,不知是愧疚还是感动,松岛香捂着嘴嘤嘤的哭了起来,反倒是她的“主人”一脸惊慌,急忙走出了人群。
“凉介哥!你怎么能相信John的话……”
小娘炮急声说道:“John就是一条虚伪的电车色狼,不到两天他就拿下了三个女人,北条、桥本和杏田都被他俘获了,他带走女人就不会管我们了,哪怕真有直升机返回也降落不了,周围的活尸太多了!”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代表你们……”
凉介挺起胸膛直视着前方,望着山崎夫人圆滚滚的孕肚,他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算我一个!”
青鬼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居然也说道:“如果真有直升机的话,我愿意让美柚先走,不能让她陪我等死!”
“青鬼!我们俩的恩怨一笔勾销,这次你是好样的……”
北条笑着冲他点了点头,紧跟着男人们都开始纷纷表态,一位不良少年也苦笑道:“好吧!谁叫我们是男人呢,但是少女队不许跟John上床,否则等我们去了不会放过你们!”
“不会的!John是个好人,他都没有占我们便宜……”
少女队欣喜的鞠躬致谢,纷纷站到了北条身后,这时女协警石原光子也鞠了一躬,对大久保说道:“警官先生!感谢您对我的照顾,但我的男友是岛津家族的人,我必须得去找他,不能留下来陪您很抱歉!”
“没关系!这是你的自由……”
大久保轻轻点了点头,可山崎团长却拉着他夫人说道:“呃~虽然我愿意留下来,可我夫人她就快临盆了,身边必须得有人照顾,所以我也非常抱歉,我得陪她一起上飞机!”
“对不起大家了!”
山崎夫人也跟着一起鞠躬,结果小娘炮却惊怒道:“孩子又不是他的,他凭什么上飞机,山崎根本没有生育能力,你的机票也是凉介让给你的,你有什么资格带他走?”
“……”
众人一下子全都惊呆了,凉介顿时急眼道:“你胡说什么,山崎夫人的孩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凉介哥!你没听清我的话吗……”
小娘炮厉声说道:“我知道你很爱你的老师,所以我一直不忍心告诉你,但现在我必须说了,她肚里的孩子既不是山崎的,也不是你的,而是桥本真希的前男友……龙川雄二的!”
“你说什么?”
凉介惊骇欲绝的看向了雄二,雄二满脸慌张的低下了头,山崎夫人更是吓的打起了哆嗦。
“凉介哥!你让这个卑鄙的老女人骗了,这些都是松岛香告诉我的……”
娘炮大声说道:“他们通奸的时间甚至早于杏田,来到这里关系也没断,但雄二却让她意外怀孕了,她知道很快就会被发现,于是说服团长找你借种,其实你第一次就上了一个孕妇,你知道吗?”
“不、不可能!这是真的吗,老师……”
凉介哆哆嗦嗦的倒退了两步,山崎夫人垂着头根本不敢说话,但池田却惊疑的看向了松岛香,问道:“香子!你为什么会告诉他这些事,为什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嘿嘿~因为你的女友是我的女奴……”
娘炮不怀好意的狞笑道:“我让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不信你脱下的裤子看看,她屁股上都是我抽出来的伤痕,你还愚蠢的让我女奴走,我玩弄她的次数比你还多!”
“不要说!主人,我求你了……”
松岛香惊恐万分的跪了下来,可下意识喊出的一声主人,瞬间点爆了池田的大脑,他拔出一把短刀就扑向了娘炮,但用发电机维持的电力突然断了,整个屋子瞬间一片漆黑。
“我杀了你……”
“咚~”
“啊……”
惊叫声、怒吼声以及惨叫声响作一团,漆黑的屋子里谁也看不清谁,可许多人却乒乒乓乓的打在了一起,男人嘶吼着、扭打着,女人尖叫着、翻滚着,而大门也不知被谁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