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笔趣-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死而復生分享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扭头瞥了一眼有些坐卧不安的苏绣,白泽少没有继续说这方面的事情。
而是转移话题道:“现在可以说说你早上为什么迟到吗?”
“教官,我……”苏绣咬着牙齿,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说。
然而。
边上的白泽少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直接道:“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的到”
“啊?”苏绣一脸的懵。
“知道我刚才是怎么发现你的吗?”白泽少说话的时候,一个鲤鱼打挺直接坐起来,死死的盯着苏绣。
“不……不知道”苏绣吓了一跳有些结巴的说道:‘难道不是我学业没有学到家’
“不是”白泽少摇摇头:“主要是我这个人对于血液的味道非常的敏感”
“想要在我们这行活的久,就必须谨慎”
“到时候你的对手会用军犬来对付你,所以以后一定要注意这方面的细节”
“这东西你拿着,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睡觉”
说完,随手将一个袋子扔到苏绣怀里,他自己则朝着办公楼走去。
直到白泽少离开很久,苏绣才回过神来。
只是此刻她的脸色实在有些古怪,似是害羞,似是嗔怒,真的是很古怪。
她终于明白白泽少刚才说的对于血腥味敏感是怎么回事了。
今天早上就要集合的时候,她忽然来了例假。
这玩意又不是他可以控制的。
没办法,只能处理完以后再去集合,没有想到却被白泽少给嗅到。
刚才的潜伏也是被这个该死的血腥味给暴露的。
越想越觉的气恼。
幸好这里没人,否则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众人。
收敛心思,这才有时间查看白泽少扔给他的东西。
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包满满的红糖。
噗嗤!
苏绣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那个变态的屠夫还有这一面,真的是太让人意外。
基于此她对于白泽少更加的好奇。
随即想到之前偷听到的关于白泽少和医生的话语,难道总教官明天就会离去?
带着这样的疑惑,苏绣返回宿舍睡觉去了。
次日。
一大早熟悉的哨声就准时响起,学员们快速的在操场集合。
而今天早上大家的集合速度可是快了不少。
然后就默默的站在原地等待起来。
没多久,瞿颖出现在操场上,看着一脸严肃的学员们,不断的朝着不远处眺望,不由笑着说道:“你们是在找谁吗?”
‘没有’
听着学员们有些底气不足的话语,瞿颖笑道:‘放松点,你们的总教官已经离开’
“他可是一个大忙人,怎么可能一直在这里训练你们这帮菜鸟”
“对于他昨天的训练你们感觉如何?”
听到瞿颖的话语,所有人都松口气。
对于白泽少的训练他们在担忧之余,也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白泽少真的不愧是总教官。
他教的东西很有用处。
要不是那个屠夫太过严苛,他们还真的想多接受一些培训。
“瞿教官,您能给我们说说总教官这个人吗?”苏绣忽然说道。
“你怎么会认为我了解总教官?”瞿颖好奇的问道
“看得出来,您对于总教官很是尊敬”
“所以我猜测您一定认识他,知道他的一些事情”苏绣很肯定的说道。
“没错,我的确认识他”
“不过关于他的事情,你们还没有资格知道,以后或许也不会有”
“但我可以告诉你们一点,能够接受他的培训,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你们只要记住一件事就好,他是一个英雄,一个承受了许多的英雄”
“就连处座对他都是礼遇有加,这是他应得的”
“或许你们会觉得他残忍暴戾甚至不讲道理,但那都是为了你们好”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他将这个基地的所有人都淘汰甚至杀掉更多的人,处座也不会对他怎样”
“现在明白你们总教官是什么人了吧”
瞿颖的话语,犹如一颗丢进深海的炸弹,在众人心底深处掀起阵阵涟漪。
“好了,现在开始晨跑”瞿颖出声命令道。
“是”
学员们开始了一天的训练,而瞿颖则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此刻,钱慧文亲自驾车带着白泽少离开基地,朝着城里面赶去。
“处座今天上午有要事要处理,只能下午见你”车上,钱慧文说道。
“没事,我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那我们现在去哪?去你家里”白泽少问道。
他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身份,正在被山宁的所有人给通缉着。
所以一般的地方根本没有办法呆。
“直接去易园,我家里现在可不安全”钱慧文摇头道。
“直接去易园”白泽少满脸的吃惊。
易园,他只是当初在离开山宁的时候,戴老板才在哪里接见了她一次。
对于许多人来说,易园都是非常神秘,可望而不可及的。
钱慧文带他去易园,肯定是戴老板首肯的。
深吸口气收敛心思的白泽少才想起钱慧文说的第一句话,不由问道:“姐,难不成还有人监视你的住所?”
“没错,就是特务处的人”钱慧文随意的说道。
“是因为我吗?”
白泽少话刚说完,钱慧文就停下车,扭头道:“不用多想,监控的事情戴老板知道,也是他同意的”
“目的当然是不想让人怀疑我和你有联系”
“所以,你不要多想”
“我知道”白泽少点点头,内心却有些难受。
钱慧文什么身份,如今竟然因为他受到自己人的内部监控,即使知道里面的原因。
对于钱慧文来说,恐怕也是件非常难受的事情。
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在交谈。
等到汽车驶进山宁城里面的时候,白泽少看着城里面的巡警问道:“孙岩杰孙局长现在什么情况?”
“他没事”
“当初发生在玫瑰歌舞厅的事情,他应该不知情”
“和我一样,他也被特务处的人给监控了,所以你才会遭到刘小兵等人的埋伏”钱慧文解释道。
“原来如此”白泽少内心有些感慨。
如此说来,他的判断并没有出现差错,孙岩杰并没有背叛他。
怪只怪他们做事不小心,否则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差错。
很快,汽车就来到易园门口。
当守卫看清楚开车的钱慧文以后,根本没有检查直接就放行。
当汽车驶进易园的时候,刘沛儒也得到这个消息。
“叔,你说钱科长和白泽少到底有没有联系”刘小兵问道。
“有没有关系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白泽少现在多半已经死了,就算有联系,以她的身份也没有人会深究的”
“所以让我们的人撤回来不要再监视了”刘沛儒点拨道。
“是,那孙岩杰那边呢?所有人都看到他和白泽少私下见面的。要不要将人抓回来审问”刘小兵问道。
“那又怎样”刘沛儒反问道。
“白泽少可是大汉奸,他和白泽少见面,就凭这一点就能抓人”刘小兵坚定的说道。
“真要有那么好抓,他孙岩杰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知道吗,就在刚才国防部的大佬亲自给我打来电话,说孙岩杰接触白泽少是奉命行事”
“什么是奉命行事,你应该知道”
“所以那边监视的人也撤回来吧”刘沛儒淡淡的说道。
“这么说,这两个和白泽少有可能接触的人,我们都不能动了”刘小兵有些愤懑的说道。
刘沛儒看着这一幕不由叹息一声摇摇头。
起身来到刘小兵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么多长时间了,你还没有领悟到这些吗?”
“我知道,可是我不甘心”刘小兵低沉的说道。
“我知道你心里其实一直都在和白泽少较真,可是他已经是汉奸,而你却有着大好前途”
“你们已经不再一个层面上,也没有人会再拿你们两人比较”
“所以放松点,我相信你可以做好的”
“去忙吧”
刘小兵一句话没有说,直接转身离开办公室。
……
易园。
钱慧文将白泽少安顿好以后,因为还有别的事情,所以直接离开。
一人的白泽少无聊的坐在院子里面看起报纸来。
看了没多久,却发现一道身影在不远处晃荡着,不由多了几分好奇,
这里可是易园,戒备森严,随处都能见守卫。
就连他来到这里,都只能乖乖的呆在房间。
所以对于外面的那道身影非常的好奇,仔细一看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而后直接离开房间。
白泽少来到那人背后,忽然出声道:“看起来恢复的不错”
“谁在背后说话啊,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午豪不满的说道。
随即转身看向背后。
当看清楚白泽少那张熟悉的面具脸的时候,不有蹬蹬的后退好几步。
然后指着白泽少吞吞吐吐的说道道:“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白泽少轻笑的说道。
“我告诉你,这里可不是训练营,你别乱来”午豪大着胆子说道。
实在是之前在训练营的时候,被白泽少的狠辣给吓住了。
“放心,我又不是屠夫,不会对你怎样的”
“走吧一起聊聊?”白泽少邀请道。
“好……好吧”午豪胆战心惊的说道。
很快,两人就来到白泽少之前呆的房间。
白泽少吃惊午豪出现在易园里面,午豪有何尝不是这个心思。
易园什么地方,身为三代的他当然清楚。
却没有想到白泽少这个总教官竟然住在这里面,白泽少的身份越发的让他好奇了。
“你出现在这里是有事?”白泽少招呼午豪坐下以后,好奇的问道。
“我是跟随我父亲来这里的”
“本来是找戴老板有事情的,谁知道我父亲没呆多久,就和戴老板一起出去了,我只能留下来等人”午豪老实的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你胆子挺大的,竟然敢子啊这里乱闯”
“就不怕这里的卫兵把你当做闯入者,到时候他们直接把你枪毙”
“那可是真的枪毙,不会有什么死而复生的机会”白泽少笑眯眯的看着午豪。
午豪被白泽少看着,不由打了一个激灵。
心里也有些后怕,因此对于白泽少更加的忌惮了,这家伙身份神秘,胆子却出奇的大,身手又好。
万一对他有什么歹意,他……
就在午豪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有卫兵从外面进来道:‘处座回来了’
白泽少和午豪眼神同时一亮。
然后午豪迫不及待的起身对着白泽少道:‘总教官,我先离开了’
说完不等白泽少回话,就着急忙慌的离开,样子说不出的狼狈。
看着这一幕,白泽少失笑的摇摇头。
随后就在卫兵的陪同下,来到戴老板的书房。
这里他是第二次来,算不上熟悉,也没有多陌生。
等待了大概十几分钟以后,满脸带笑的戴老板从外面走进来。
白泽少笑着问道:“处座看起来心情不错,难不成是有什么好事?”
“哈哈,没错,的确是有好事,而且这件事还与你有关”戴老板说话的时候,直接招呼白泽少坐下来。
“处座到底什么事情,竟然与我有关”白泽少好奇的问道。
谁想戴老板却话语一转,打趣的说道:“你刚才见过午豪了吧,可把那小家伙吓坏了”
闻言。
白泽少苦笑一声。
然后解释道:“我也是没办法,处座你让我想办法,短时间内将午豪弄出训练基地”
“同时还要熄灭他继续加入训练基地的想法”
“我只能那么做”
“不过我真的不明白,他身份那么尊贵,何必去吃那份苦”
说话的时候,白泽少内心满是疑惑。
这些富家子弟的想法,还真的不是他可以揣摩透的。
“谁知道,不过你做的很好,知道吗,因为你的缘故,让的午豪退出训练基地”
“作为回报,以午家为首军方的势力终于不在阻挡我们特务处升格”戴老板大笑的说道。
白泽少也知道特务处升格的事情。
之前钱慧文和他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原本还以为需要一段时间。
没想到现在却做成了。
回过神来,对着戴老板道:“那我就在这恭喜局座了”
听着白泽少称呼的转变,戴老板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