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 txt-第1510章 反噬死狀展示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元卿凌在反复想着其中的事,由宇文皓跟冷静言说了四爷的身世,四爷母亲所遭受的一丝不隐瞒,全部告知了冷静言。
一贯性子沉静的冷大人,听了这些事情,竟悲怒至极,把手中的杯狠狠地掷于地上,浑身发抖,“太歹毒了,这种人,怎还能让他活在世上?必得把他挫骨扬灰,方能泄四爷心头之恨!”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權寵天下》-第1510章 反噬死狀熱推
“如今把他挫骨扬灰,已经是便宜了他。”宇文皓眼底充满了戾气,“如今我们不确定冷凤青是不是真的死了,或者天算世家是否还有什么力量我们所不知道,若知道这些,或许就能有逆转的机会。”
冷静言虽悲愤至极,但听了这话也觉得不会有逆转的可能,事情都过去了三十六年了。
只是,皇后总是有些出人意料的本事,她既然要知道,那就鼎力相助!
“我师父就在京中,我马上去请他入宫,对天算世家的事,他多少会知道一些的。”
冷大人说完,便马上转身出去,疾步往外走。
能叫冷静言如此不冷静,也着实不多见。
元卿凌闭目,想努力捕捉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意识,泼机是因为喜欢冷凤青,所以帮她逃出去吗?但最后他惨遭天算世家的反噬,又是怎么回事呢?
精华都市小说 權寵天下-第1510章 反噬死狀讀書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權寵天下-第1510章 反噬死狀相伴
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泼机的死因或许就是他们寻找的答案,她一定要知道。
在等冷静言的师父剑魔时,王妃派人入宫递了一句话,冷狼门还是没能在雪狼峰找到冷凤青的遗体。
元卿凌叫人传话回去,就说明日她会去一趟雪狼峰,看看能不能感知一些什么。
对王妃的性子,她多少有些了解,她偶尔看似平和,但实际性子暴躁,作风雷厉风行,她又极为疼爱四爷,自然日夜为此事煎熬,恨不得早日想到办法。
冷大人很快就带着剑魔进宫来,一路上,静言已经跟剑魔大致说了一下当年的事,但没跟剑魔说冷凤青是四爷的母亲,只说朝廷如今要调查当年天算世家的事情。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第1510章 反噬死狀讀書
进了御书房,免去了一切的繁文缛节,宇文皓让剑魔直入主题,说泼机的事情。
剑魔也是个爽快的人,便直接道来,“泼机是被逐出师门的,他杀了两人,师尊一怒之下把他逐出去,所以,严格算来,他不算是我的师弟了,但因他在师门的时候与我关系甚好,所以,私下我还是承认他。”
“离开师门之后,得知他去了丰都城,在晏之余的身边当铁卫,以他的武功本不必如此,可他名声败破,无人肯用他,只能当一名铁卫,后来我下山去丰都城找过他,当时是晏之余与冷凤青成亲不久,他与我叙旧,说得最多的是冷凤青的妹妹冷凤羽。”
“后来详谈了一下,才知道他在晏之余身边过得也不好,晏之余为人喜怒无常,很难伺候,可他也走不了,因为丰都城的人不知道他的过往,他在这里,还是可以混混日子。有一次他犯错,被晏之余责罚,数九寒天,被关入铁笼,是登门来探望姐姐的冷凤羽为他说情,晏之余看在小姨子的份上,饶恕了他,他对冷凤羽心存感激。”
“我见他总是说起冷凤羽,便问他是不是喜欢了她,他立刻就否认,说绝无可能,他想都不敢想,因为冷凤羽是天算世家的二小姐,他只是个见不得光的杀人犯,他不配,他说,冷凤羽马上及笄了,及笄之后就会说亲,他到时候会护送她上花轿。”
“与他谈了一宿之后,我翌日便去了天算世家做客,当时天算世家的家主还是冷凤青,我与她有过一面之缘,那会儿她刚怀孕,因我师门显赫,她便引荐晏之余跟我见面,晏之余为人阴柔,我不喜欢,加上知晓他对铁卫不好,对他更是没好脸色,可饶是这样,晏之余竟还想招揽我入府,我自然不愿意的,在天算世家住了几天,便离开了丰都城。”
“大概是差不多大半年之后,我收到泼机的信,他在信中说冷凤羽死了,他说过要一辈子保护她的,但他没做到,他于心有愧,想为她报仇,可他一人有心无力,只能铤而走险,他让我看在同门师兄弟的份上,替他收尸,把他的尸体送回师门山下安葬。”
“我收到信之后,担心他出事,急忙就往丰都城而去,但是,到了丰都城之后,才知道天算世家惨遭横祸,满门灭绝,而泼机下落不明,我找到晏之余身边的人打听,才知道他背叛了晏之余,离开了丰都城,听说是往京城方向去了,且晏之余还派出了百余铁卫去追杀他,当我想打听其中详情的时候,却无人愿意告知,后来我便到民间打听,有一位卖浊酒的老汉告诉我,说曾经在一个晚上看见冷凤羽的尸体挂在城门上,但是第二天就没有了,我又找其他人打听,可除这位卖酒的老汉之外,没旁的人看见,我便想着绝不可能的,因为冷凤羽是天算世家的二小姐,是晏之余的小姨子,她的尸体怎么会被挂在城门上?”
“我没久留,一路往京城而去,也请了道中的人去打听他的下落,心头也觉得奇怪,冷凤羽到底是被什么人杀的,他为什么又会背叛晏之余?当时我没想过冷凤羽是被晏之余杀,没把这些事联想起来,一路寻找他的下落,找了一个多月都没找到,也没人看见过他,我想着他应该是出事了,但他让我为他安葬,却连尸体都没找到,我不能放弃,便散了万金,找了通天门的人帮忙打探他的下落,终于,不出一个月通天门的人通知我,说找到了他的尸体,是通天门的人偷偷潜上雪狼峰找到的,因为他们打听到不久之前有人上了雪狼峰,便打算上去看看是不是他,结果在雪狼峰上的神庙附近,找到了他的尸体。”
“他们把尸体带了下来,我急忙前往,那死状太惨了,全身的皮肤焦黑,不,甚至是没有了皮肤,全身都没了皮肤,我几乎不能相信是他,但是,后背上师门的印记还隐隐能看见,之前我听说,天算世家的人如果帮人逆天改命,遭到反噬之后死状也是皮肤剥落,全身溃烂而死,我把他敛葬之后,又去了丰都城,费尽功夫终于找到了当时帮天算世家前家主敛葬的人,他说看见那位家主的死状全身溃烂,十分恐怖,我便更是断定,可惜那时候天算世家的人都死绝了,我也查不到什么,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说到此处,剑魔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眼底还有悲伤之色,可见便过去了三十几年,对师弟的死状还是不能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