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9w4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txt-第937章 燃燒軍團(6)相伴-ku4fo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要不要在滏水河边,痛击六镇鲜卑,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事关全局,就连高伯逸也是有些举棋不定。
他原本的机会,是押宝在河东那一路。只要占据壶口关,那么此战必胜!壶口关就像是一把宝剑的剑柄似的。
剑柄没有了,宝剑再锋利也是握不住的。
而且,斛律金已经跟自己暗通款曲,一旦独孤信所部兵临壶口关,那么在“浴血奋战”之后,斛律金和所部兵马就会因为“损失惨重”而无力再战,然后返回晋阳。
这就是双方约定的套路,戏要这么去演。
極道飛升
至于滏水河防线,只要能守住就行,高伯逸并没有觉得自己能够硬抗六镇鲜卑。虽然他用了种种手段,给这支军队加了无数负面状态。
比如说缺粮,比如说底层贫困潦倒,比如说“贸易禁运”,比如说不占大义等等。但说一千道一万,任何事情都要看结果。
你做得再多,对方都可以无视那些“负面状态”,把给打倒在地,那么之前所做的功夫都白做了。
神策军帅帐内,高伯逸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真的好难决定啊!
下一个命令很容易,但是这道命令的后果,要如何去承担,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谁敢说自己万无一失呢?
历史上那些出名的常胜将军,无一不是心智坚韧之辈。
到底应该像张彪的提议那样,打得一拳开,避免百拳来,还是乖乖的当一个肉沙包?
高伯逸陷入两难之中。
……
“粮草终于送来了!”
站在壶口关的城墙上,段韶欣慰的点点头。唐邕为人自负,却也有自负的资本。不好搞的事情,他最后搞定了,这就是能力,不容否认!
运粮的车队从晋阳而来,这是第一批,后面还有一批,等都送到了,就可以出征了。不然粮草要是不足,段韶带兵心都是虚的,饿肚子的丘八随时都有可能哗变!
“大都督,出事了!”
一个传令兵上了城墙,满头大汗的对段韶说道。
出事?
艷骨歡,邪帝硬上弓
段韶微微皱了皱眉道:“速速带我去看看。”
時光請你帶他來 古睬尼
段韶出征以后,他的官职是“都督并省诸军事”,而高伯逸的头衔是“都督京畿诸军事”,一个简称并省大都督,一个简称京畿大都督。
反正都是一方大佬,可以算是平起平坐。
段韶亦是没想到高伯逸这厮短短几年时间,居然就可以爬到自己头上!这让人何其不爽!
当他来到壶口关城墙的另一侧时,却看到了让他更不爽的事情!
城下是一辆运粮的箱车,车上插着神策军的红色军旗,城下那人他认识,就是高伯逸的贴身侍卫,个子高高的,平时一副拽上天的表情。
这厮是没有家眷,他要是有家眷,段韶定然会杀他全家之后,看看这厮到底还拽不拽!
“城下何人?”
段韶让传令兵问话,虽然他知道对方是谁。
“整个壶关城内,都是奸佞小人,唯有贺拔仁都督乃是真英雄!请让贺拔仁都督出来说话!”
城下的竹竿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打湿了,但是高伯逸让他来这里一趟“装逼”,他不来也要来了!
这就是当家族门客的悲哀。
当主公发达的时候,哪怕是宰辅也要对你客客气气的。然而主公若是让你去死,你也要赴汤蹈火,这就是宿命!
他这话直接让壶关城城头的士卒举起了弓箭。
“堂堂虎狼之师,居然连让别人说实话的勇气都没有了么?”
竹竿在城下喊道,继续“作死”。
你还别说,此话一出,城头士卒立刻将弓箭收了回去。是个人都要脸啊,再说城墙下面的那人又没有马,一辆牛拉车,跑也是跑不掉的。
如果话都不让对方说,那可真是如对方嘴里说的那样,丢人丢姥姥家了。
“去把贺拔仁将军叫来。”
段韶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高伯逸这个贱人,用阳谋玩阴招,明明知道他不怀好意,偏偏你还不能发作,甚至城下那家伙现在都不可以收拾,只能留到以后。
为什么呢,因为一旦你收拾了,那么则是证明“做贼心虚”,以至于连别人说话都要管着。这更加证明了晋阳那边的事情,确实如外界传言的那样。
東方不敗之楊柯 落花曲水
不一会,贺拔仁一脸懵逼的来到城墙上,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为什么段韶要叫他来。
“我就是贺拔仁,有屁快放!”
看着城下那个竹竿一样的家伙,贺拔仁没好气的用大嗓门吼道!
“听说晋阳缺粮,此番贺拔将军出征定然粮草不足。我家都督一向敬仰贺拔将军为人,特送来粮草一车,聊表敬意。
壶关城内魑魅魍魉齐聚,贺拔将军金玉之人,何必跟这些贼子为伍,我家都督一直提贺拔将军不值当。
沙场上刀剑无眼,但若是遇到贺拔将军所部,我军必定退避三舍以示敬意。粮草放在这里,在下告辞!”
竹竿没有任何表情的说完,像是照着书本念书一般,随后转身便走,弄得城墙上站立的诸多将领面面相觑,表情诡异。
贺拔仁恨不得立刻从卫兵那边抢过弓箭,然后将城下之人射杀!
但是他不敢!
如果杀了,那么更加坐实了他跟高伯逸之间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说打仗的时候,在段韶背后捅一刀,最后拿着段韶的人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邺城的朝堂上,继续发财享福!
純陽大道
这在逻辑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
“贺拔将军的名声,倒是传到邺城去了啊,去派人把那车粮草运进出吧。”
段韶似有深意的看了贺拔仁一眼,既没有为对方解释,也没有指责,就这样淡然的来了一句之后,就走下城头!
没人看到的是,段韶把指尖都捏白了!他被人用计谋玩弄于鼓掌之间,却丝毫不得反抗!
此等憋屈,这几十年来何曾有过?
连反抗都不行,完全得按照对方预定好的规划来行事,不然局面就要更糟糕,这种憋屈真是……他好想砍死高伯逸啊!
特别是城下那个竹竿把一车粮食说得像是一万车一般!别说是六镇鲜卑所有人了,就连贺拔仁本部人马,那一车也不够一餐饭的!
甘地自傳
你拽个什么拽啊,像是给了很大恩惠一样!
“高伯逸野种小儿,不把你碎尸万段,我段孝先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