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迷蹤諜影討論-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祕密碰頭推薦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缉私处对于孟绍原来说,是近期最重要的一个任务。
仗要打,日本人和汉奸要对付,钱,一样也得赚。
你不赚,别人赚。
你想清廉如水,吃糠咽菜,人家暗无天日,大鱼大图。
凭什么?
没钱,拿什么买武器买药?
没钱,拿什么和日本人和汉奸斗?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祕密碰頭推薦
没钱,拿什么去奖励抚恤那些在一线拼死拼活的勇士?
别人怎么做,孟绍原管不到,反正他是该自己赚的钱,一分都别想少。
庞鹏德已经表现出了他的假正经。
不管是真正经还是假正经,孟绍原一律将其归咎于假正经。
法正怎么对付他?孟绍原不想过问。
还是那句话,既然把事交给手下了,那就没什么可多说的。
“全套清款式家具转让,一律六折,联系人候先镇。”
后面,留了一个电话号码。
这是今日的《奋远报》。
大上海大大小小的报刊,有上百份。
有些所谓的报社,从总编到记者就一个人。
工作只有一个:
抄!
抄别的报纸,抄那些没名气的野史,抄那些毫无根据的传闻。
前段时候甚至有份野鸡报纸,一本正经的发表了一篇这样的文章:
说是当年的建文帝流落海外,得到了长生不老之法,而且还有一大批明朝的宝藏。建文帝靠着这批宝藏,已经在海外募集了十万精兵,个个都喝了符水,刀枪不入,刻日即从海外出发,旦夕可以到达中国,驱逐倭寇,光复河山,重建大明云云。
正常人谁会去相信这个?
建文帝到现在还活着,那不是老妖怪了?
可还别说,就这种荒诞不经的报纸,一样有市场,有销路。
身为孟绍原的助理,齐雪贞每天必须要做的工作有一样是派人购买报纸。
主要是购买三十五份报纸。
全都是孟绍原指定的。
这是他和田七的联系方式。
不能总在一张报纸上联系,这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田七一旦需要见孟绍原,会随机选择一份报纸,刊登广告。
广告内容不同,关键就在那个电话数字上。
一旦出现这个数字,就代表着田七需要见他了。
联系人“候先镇”。
这是只有孟绍原和田七知道的密码。
没有密码本,全部凭借记忆死记硬背。
“候”,等于猴。“申猴”,第九本书。
孟绍原从书架上找到了《旧梦姻缘》。
“先”,六笔,第六页。
“镇”,是繁体“镇”,十八笔,第十八个字。
是个“屋”字。
孟绍原合上了书,重新放回原位。
……
见田七,孟绍原永远都是一个人,他不允许任何人跟在自己的身边。
田七的身份必须绝对保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迷蹤諜影》-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祕密碰頭分享
可是这世上就没有能够绝对保密的事情。
最起码现在除了自己,还有林璇和孟柏峰知道田七的真实身份。
屋子里的光线有些昏暗。
似乎秘密的事情,总是需要昏暗的光线?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挺机枪,两把手枪,几个弹匣,三枚手榴弹,和一个装了不知名液体的小瓶。
那里面是毒药,是孟绍原用来自杀用的。
你知道田七叛变了没有?
你知道田七长期潜伏,完全扭曲了自己的人格,他的心态会不会已经发生了变化?
你知道他会不会想着拿孟绍原的人头请功?
不知道。
孟绍原就算再聪明,也不可能掌握这些。
一旦田七叛变,这是一个圈套呢?
孟绍原会用这些武器为自己博得一线生机,然后想方设法从这个屋子里,一条连田七也不知道的暗门跑出去。
问题是,田七有着屋子的钥匙,如果他趁自己不在,悄悄的来这里做了一个全面检查,发现了这道暗门,堵死了呢?
那么,孟绍原就黔驴技穷了。
这瓶毒药,就是他最后的归宿。
他怕死,怕的要命。
可他不能落到日本人的手里。
堂堂的孟处长、孟区长、孟科长、日本公敌、地表最强特工,一旦成了俘虏,那意味着什么?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迷蹤諜影-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祕密碰頭看書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祕密碰頭讀書
这还不是主要的。
重要的是,孟绍原不确定自己成了俘虏,能不能挨过那些酷刑,会不会叛变。
每个人平日里总是幻想自己能够成为坚贞不屈的大英雄,只有当真正面临恐惧的时候,才能检验到你的内心。
如果在死和当叛徒之间一定要选择一样,孟绍原还是选择前者。
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祕密碰頭
最起码,那个“盘天虎”,是像个英雄一样死去的。
有人在那开门。
孟绍原立刻握住了几枪。
门打开,外面的人没有立刻进来,而是问了一声:
“今天礼拜几?”
“今天是你头七!”
“他妈的!”田七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就没有好一点的暗号吗?晦气。”
他的手里,进来的时候还握着一把打开保险的手枪。
“做什么,你还害怕这是一个陷阱?”孟绍原笑着问了一声。
“我当然害怕,万一我们的联系方式泄露了,这是日本人设下的一个陷阱?”田七看了一眼还握着机枪的孟绍原,关上了门:“他妈的,你不是一样也担心我叛变了?”
孟绍原这才松开了机枪。
“你他妈的。”田七恨恨的骂道:“你的右手就靠在手枪那里,你的身子保持随时躲避的姿势,狗日的,老子提心吊胆的潜伏,你狗日的怀疑我。”
满苏浙沪的军统,能够这么骂孟绍原的,大概也只有田七了。
“你的枪,你的枪。”孟绍原丝毫都不示弱:“你他妈的还握着枪做什么?”
“我他妈的这是习惯了。”田七悻悻然的收好了枪,忽然问了一句:“你说,咱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不是。”孟绍原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你们都知道我好色,可你知不知道,有一天我和吴静怡睡觉,做了个梦,梦到吴静怡叛变了,拿着枪对着我,还一脸的狞笑,我吓坏了,半夜惊醒,一身的冷汗。”
“你都能梦到吴静怡叛变?你真他妈的不是个人。”田七骂了一声,可随即又叹了口气:
“我有天晚上做梦,也梦到林璇叛变了,和我女儿,真的,我女儿,还在襁褓中的女儿,一起拿着对着我,我吓坏了,真的吓坏了。你能够想象,做梦梦到一个婴儿拿枪对着自己老子的样子吗?”
孟绍原默默的回答道。“我能想到,真的能够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