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樓乙討論-第三千兩百一十六章 拔除魂傷(下)看書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楼乙
楼乙瞬间陷入危机之中,漫天紫黑色的针刺,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稍有不慎就会被它们给串成筛子,不过好在他早就留了后手,手腕持冥渊剑顺时针旋转,剑尖之上三色异火不断闪烁燃烧,形成了三层特殊的火罩。
红蓝双炎虽然奈何不得丧魂锥的力量,但却能够抵御它们的攻击,只听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绝于耳,大头怪射出的紫黑之针,便全部被红蓝火罩给挡在了外面。
随着它们的数量越积越多,便传来了更为密集的声响,而楼乙知道这才仅仅只是开始开始,因为这些紫黑色的针并不是没有了威胁,反而威胁才刚刚开始。
果不其然,那些紫黑色的针在被挡下之后,便迅速软化并聚合在了一起,楼乙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头巨大无比的多头怪物。
它们甩动着脑袋继续攻向红蓝火罩,这一次可不是噗噗的声响,而是如同大锤撞击的声音,咚!咚!咚~!
楼乙手中冥渊剑一直在闪烁光芒,但却是隐而不发,随着不灭之炎能量的不断汇聚,后半段的剑柄位置上,鸑鷟的印记逐渐明亮起来。
楼乙一边撑起红蓝火罩抵抗它们的攻击,一边不断向后将它们引向生死魂罩的更深处,好在这些大头怪并没有神智,它们有得只是凭借本能的吞噬之欲。
不过这股压力却着实不小,随着那多头怪物的体型越来越大,楼乙所感受到的冲击力也随之成倍增加,它们的攻击模式虽然单一,但是却因为数量的聚集而使得力量猛增。
楼乙不能再将更多的魂念送入这里,因为这会给奄奄一息的小幽福带去更大的负担,而且他们在这里战斗,冲击出的魂能,也势必会影响到小幽福。
好在他事先动用了生死树魂的力量,在这个有限的地方,钩织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大网,不过现在可不是松口气的时候,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丧魂锥力量,都被束缚在了此处。
随着楼乙进一步的观察,他又发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那便是这些大头怪在吞吃了小幽福的魂息之后,竟然还能够分裂变大,这意味着随着时间不断延续,它们即便只剩下一个,也能够再通过吞噬分裂化作千千万,楼乙内心叹道,“真是好霸道的能力,难怪有着噬魂之称……”
既然已经明白了这一点,楼乙也知道不能再耽误下去了,看着眼前正不断轰击红蓝火罩的多头怪,楼乙开口说道,“也该是时候送你们上路了!”
楼乙高举手中冥渊剑,刹那间紫光涌现,剑格处的鸑鷟图腾在瞬间释放出了耀眼火光,一道巨大的鸑鷟之影浮现而出,周身燃烧着熊熊紫炎,振翅向着红蓝火罩外的多头怪物扑了过去。
它张开大嘴,先是喷出一道道的不灭火束,轰击在了多头怪庞大而臃肿的身躯之上,将它整个包裹在了不灭之炎中。
随后一头撞向多头怪,用利爪与尖喙撕扯其身躯,多头怪在不灭之炎中痛苦扭曲着,但也并未忘记反击,它们扬起一个个燃烧着的脑袋,张开大嘴咬向鸑鷟火影,同时从身上凝聚出无数的紫黑之刺,射向上方的鸑鷟火影。
但鸑鷟火影乃是不灭之火的意志所化,说白了就是在楼乙的刻意操控之下形成的,根本就没有疼痛之感,它们说到底就是一团火,只不过这团火有些庞大罢了。
紫黑之刺轻而易举的刺进了鸑鷟火影的身躯,却在不灭之炎的包裹之下迅速消散化为灰烬,同时多头怪的身躯上,也被烧出来了大大小小不等的窟窿。
不灭之炎之所以被称为不灭,就是因为它们是不会熄灭的,多头怪身躯不断在地上翻滚,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扑灭身上的火焰,但反而使得火焰越烧越旺。
于是乎多头怪开始分裂,身躯之中如同水滴散落般涌现出了无数的大头怪,但是这样却依旧没有用处,反而加速了不灭之炎的传播。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樓乙》-第三千兩百一十六章 拔除魂傷(下)閲讀
鸑鷟火影张开双翼仰天长啸,紫色的不灭之炎升腾,周围的一切尽皆化为火海,无数的大头怪在不灭之炎的海洋之中沉浮,最后没入火海之中化为了灰烬。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樓乙-第三千兩百一十六章 拔除魂傷(下)熱推
楼乙一鼓作气向前推进,盯着无数的紫黑之刺前进,那些大头怪即便损失了那么多,但却依旧没有退缩,它们反而向着楼乙这边冲了过来。
在冲来的过程之中,又有几头更为庞大的多头怪生成,不过楼乙聚势已久,不灭之炎早已呈燎原之势不可阻挡,很快这一头头的怪物便葬身于火海之中。
没了这些个多头巨怪,剩余的大头怪根本不足为据,楼乙加快了攻势,终于将魂罩内的所有多头怪全部化作了灰烬。
收拾完了它们之后,楼乙便开始着手处理那些没有受到自己灵魂意念诱惑的大头怪,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它们的数量便增加了近两倍之多。
楼乙持剑而上,这个时候便不能够直接动用不灭之炎来剿灭这些大头怪了,毕竟四周到处都是小幽福的魂息,一旦不灭之炎释放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好在绝大多数丧魂锥力量所化的怪物,都被剿灭了,即便是剩余的再增殖,数量上也并没有多少,只不过处理起来稍稍麻烦不少。
此时在外面焦急等候的冷幽,一直在关注着一人一蝠的变化,眉头时而舒缓时而凝结,他的手掌也是攥紧松开交替不断,颇有些坐立难安之状。
忽然楼乙的身躯动了动,然后他起身长舒了一口气,冷幽连忙上前询问道,“怎么样?成了吗?!!!”
楼乙看了一眼冷幽,笑着说道,“成了,不过事还没有完,现在是时候让小家伙清醒过来了!”
冷幽听了楼乙的话,顿时揪着的心落回了原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相信对方所说,但就是觉得只要他说没事了,就一定没事了。
楼乙口中念念有词,背后的生死树影缓缓消散,同时楼乙将生死令牌祭出,令牌闪耀着淡淡的魂光,将一缕缕的精纯魂力,慢慢的灌注进了小家伙的身躯之中。
现在的小幽福的内在可谓是千疮百孔,不过相信在如此精纯的魂力滋润之下,它应该能很快便恢复过来的,只不过这一次楼乙所付出的代价可是太大了。
冷幽看着楼乙的动作,他似乎也知道楼乙付出的一切,于是暗暗下了决心,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这份情他都一定要还上,因为他不想拖欠别人的恩情,尤其是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