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討論-第二百一十二章 扒光了,棒打推薦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
熊豪的宣战,让双方的情绪出现了两极化。孟子秋等人完全放下心来,对熊豪满是敬佩。
熊豪可是顶级大佬,在龙国也能够排得上名号。
即便讨不到便宜,可架不住他们人多啊。
林立很是担忧,他个人实力以及整个拍卖行都不是熊豪一人的对手。
金瑶也担忧起来,想要阻止,可奈何她的手腕被孟子秋牢牢的钳制住。
“区区一个废物,也配对我挑战?今日我便要代表你的先祖皇帝老爷子,让你们明白,什么是正道,什么是天理,什么叫做强者不可欺人!”陈生高声说道。
狱神的玄铁棒在手,让陈生整个人都充满了无上威严,声音听在众人的耳中,宛若上位者之音,让人生不起反抗之心。
“身为皇族后裔,不延续祖上之荣光,为国为民着想就算了,竟然还想要侵吞别人的宝贝,着实该打。今日,便惩罚你,棒打屁股三百!”
陈生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去。
来到近处,只见陈生轮动起来棒子,直接敲打在熊豪的脑袋上。
熊豪身体一歪,脑子瞬间空白。
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生不起反抗之心?这是什么棒子,我堂堂一位大宗师,怎么会如此轻易便被打倒了呢?
“来人,将这个家伙抓起来,扒光裤子,绑在椅子上。”
陈生将玄铁棒重重的往地上一立,吩咐道。
林立亲自动手,带着几个手下,将熊豪扒光,捆绑在凳子上。
孟子秋和他的帮手们面面相觑,完全不敢吱声,整个人都被恐惧占据。
他们看到了什么?堂堂一位皇族掌舵人,一位大宗师被一棒子打昏了过去?
秒杀!
这得是什么境界的人才能够做到?
看着众人动手,再无一人敢站出来。这位,惹不起啊。
“还请诸位旁观,看我执法!”
陈生走上前去,轮动着玄铁棒,重重的打在熊豪的屁股上。
啊!
剧痛让熊豪苏醒过来,惨叫着。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玄铁棒如同雨点一样落下,疼痛不停的刺激着熊豪的神经。
“小子,你敢!”熊豪咬牙切齿。
他生来高贵,从来没有人敢动手打他,所到之处,无不是恭敬相迎。
可是此刻,他竟然被人捆起来打。
不对,疼痛是从后面传来的?
熊豪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扭头看去。
当看清楚自己的处境之后,差一点再次昏死过去。
他竟然被扒光了打屁股?这是只有家长教训自己不听话的孩子,才会做的事情。
他被人如此对待,这是被当成了什么?不听话的调皮孩子吗?他可是威严满面,年过七旬的大人物。
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愛下-第二百一十二章 扒光了,棒打分享
疼痛是次要的,这份羞辱实在太大。
若是被打耳光或者鞭打任何一个地方,他的愤怒都不会如此之多。
“我已经在做了,你说敢不敢?你果然是不可救药,竟然还不知道悔改。”
陈生再次加重了力道。顷刻之间,雪白变成了血红。
“你们还看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动手,宰了这个畜生!”熊豪对着盟友们怒吼。
不敢,我们不敢!若是我们也被扒光了衣服,被人当众打屁股,还不如直接去死了呢。
熱門言情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第二百一十二章 扒光了,棒打分享
众人在心中说道。
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第二百一十二章 扒光了,棒打展示
陈生秒杀熊豪,已经完全震慑住了众人,这样一个不知道境界的强者,若是惹毛了,说不定会杀了他们的。
此刻,恨不得赶紧离开,远离危险之地,谁会上前自己找死?
“二百九十九,三百个,结束!”
十几分钟后,陈生才停下手来。熊豪早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淋。
“今日只给你一点教训,可若是下次还如此,我便杀了你。”陈生淡漠说道。
熊豪咬牙切齿,怒视着陈生。你如此对我,还不如杀了我呢。
“现在还有人认为我应该将属于自己的东西交出去吗?”陈生看向了众人。
“陈先生的东西就是陈先生的,别人没有抢夺的道理。”皇族众大佬异口同声。
“我们代表的是正义,陈先生拍卖自己的东西,天经地义。谁若是有其他想法,我们也绝对不会同意。”圣人诸后裔也纷纷开口。
这特么的,不赶紧讨好,等死吗?单单是当众打屁股的羞辱,便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起的。
都恨不得跪舔陈生,求陈生放过。
“可是我刚刚记得,有人要代表天道审判我。”陈生淡淡说道。
听到这话,孟子秋双腿一软,差一点跪倒在地。他现在恨死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跳?为什么不会事先好好调查一下陈生?若是傍上了陈生,自己还需要费尽心思,拉拢金明皇族对付孟浪吗?
“陈前辈,我们都是遭受蒙骗,是孟家要审判你,和我们没有关系啊。”
“老弟,我们只是一时之间糊涂。从现在开始,我大燕皇族和孟家将断绝一切关系。”
众人纷纷开口表态。
孟家的高手也都后退,和孟子秋拉开距离。
“前辈,我错了,子秋再也不敢了,求前辈放过。”
孟子秋直接跪地求饶。
他已经众叛亲离,任何挣扎都毫无用处。
“你哥哥被我责罚尚且不敢说一个不字,更何况是你呢?也敢代表孟家来审判我?你们这些圣人后裔,早已经忘记了圣人之本心,还有什么资格代表天地审判?圣人后裔四个字,你们孟家还是摘掉好了,不要再拿出来丢人显眼。”
“至于你,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惩罚。看在你知错的份上,我允许你穿着衣服受刑,自己爬上去。”
陈生说道。
孟子秋松了一口气,没有被扒光,总算是保住了脸面。他乖乖的爬到椅子上,撅起屁股。
受刑之后,孟子秋灰溜溜的离开,和来时的趾高气昂不同,非常低调。
他和孟浪一样,生不起任何报复的心思。这是一个比孟家还要可怕的存在。
熊豪也在第一时间离开,只是和孟子秋不同,他眼中只有仇恨。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还要双倍的还回去。
对于熊豪的威胁,陈生不屑一顾。若是此人再来找他的麻烦,他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至于其他皇族和圣人后裔,都选择留下来,表示要参加拍卖会,并且试着讨好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