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 ptt-第八百二十章 小小一片輕葉兒推薦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累坏了吧?”
阿烛递给夏萧一碗水,他嗓子早已冒烟,此时咕噜噜喝下,擦掉嘴角时总算松了口气。不过累这么久也值得,起码能确定当前大荒的情况,不至于一直担忧。致力事中,怎么都比一直幻想要好。
天色渐黑,可划完地的诸多百姓还在地里忙碌,他们刚种下夏萧给的种粒,因为土壤潮湿,不用浇水。可站在田头,欣赏自己这佳作,淡淡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前段日子他们担心受怕,没有精力如此,否则早已不用饿肚子,更不用赊粮。不过现在也不算晚,想来得好生谢谢夏萧,那个凶名在外的人,没想到这么有善心。夏萧此行,他们挑不出半点瑕疵,南国射列人皆很感激,就是三国之首皆亡,未来渺茫……
田间老者叹一口气,说自己国破家亡,当真惨烈,可身旁的老婆子又好生说:
“我们起码还活着,不像那些上了战场的人,七十多万人呐,连同那些医师,都葬身在战场。”
“说得也是,起码还活着,还能吃口饭……”
老爷子的皱纹在暮色下更深,他看一眼天边,似在看即将落山的自己。不过收拾收拾东西,提着竹筐就将归去。
“老爷爷,谢谢你们的水。”
阿烛声音甜美,令两位老人回首时脸上满是慈祥的笑容,可见着冷脸夏萧,当即跪下,就要行礼。
“老人家,使不得。”
在这渐黑的田间小路上,夏萧连忙将他们扶起。
優秀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 txt-第八百二十章 小小一片輕葉兒讀書
“多谢你啊,夏萧少爷,否则我们这些外乡人,估计就要饿死了!”
“是啊,家里唯一点吃的都被抢了,本以为要饿死,多亏了您。”
两者执意要跪,夏萧也拦不住,不过他扶起他们,慢慢走向洛城。他们因为腿脚慢,所以来的慢了些,分到了一个极为偏远的地,但有地就有粮,他们并不挑。但看夏萧和阿烛扶着自己往城里走,老者有些不好意思,说:
“我们两个老家伙腿脚不便,少爷小姐,你们先走吧!”
“无妨,我们正好转转。”
看着田间种下的种粒,夏萧暗自点头,众人的效率比他想的高。看来,平定大荒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只是需要时间。但起码有些盼头,只要那样,一切早晚能好起来。只是江山依旧在,却物是人非。
夏萧和阿烛一路无言,前者在想等到什么时候再令所有人回到自己的故乡。可生命之墙以东已无城镇,因为已被夷为平地,要想重新住人很难。还有就是南国和射列人,一直待在这也不是办法,可什么时候走还是个问题。
这些事太过复杂,夏萧并不擅长,但现在只有他自己操心。而身边的阿烛,还在想自己为什么不饿。她上次吃东西都是早上的时候,要是以前,早就饿了,可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不饿就少了些吃东西的欲望,可她依旧要吃,想到很久没吃白米饭配辣酱,便有些怀念。
“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米饭配辣酱。”
“行。”
和夏萧极为畅然的对话令阿烛有笑意浮于小脸,老人家倒是极不自然,不过夏萧已拉着阿烛,简单告别后离开。
“我们去城里逛逛再回去吧,看看大家过得怎么样。”
“好呢!”
阿烛摇起夏萧的手臂,依旧像刚认识时那样,令其脸上也有笑容。
城中,万家灯火点亮,迟到的炊烟一一升起,其中皆是饭香蔬果味。看到这样的场景,听着一声声孩子的欢声笑语,他总算安心,就是灯烛窗户中一家团聚时的样子令其暗地叹了口气。
走进一条偏僻的小巷,其中并不算冷清的气氛令其心头畅然。有几家人在讨论今天见到夏萧时的场景,以及他的霸气和实力,挥手便有锄头和农作物的种子,当真令人羡慕。
一声声敬佩而羡慕的话中,他们皆不知夏萧就在院门外。他也没有久留,向前走去,因为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顺着夏萧的目光,阿烛也望去。撑开的窗户中,那道女子身影令阿烛觉得有些眼熟,很快便认了出来,只是和记忆中的有些不一样。
“没想到她也在。”
“去看看吧!”
阿烛玩心大起,因为下午实在太过无聊,夏萧和天命他们交流时,她就一个人坐在一旁。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个熟人,她得去聊聊天。阿烛由村庄人养大,性子里带着极为真挚的诚实和热情,因此,屁颠屁颠的去敲门。
在大荒少了三千万人后,阿烛认识的人少之又少,这令其更加兴奋。
好文筆的小說 靈契之主 起點-第八百二十章 小小一片輕葉兒看書
敲门之后,阿烛见窗边的女子扭头说:
“春宝,去开门。”
很快,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推开门,蹦跶着跑来。
“你们是谁啊?”
“你妈妈的老朋友。”
小女孩看了一眼房内,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可她还是艰难的踮起脚尖,但就是碰不到门栓。阿烛见之,伸出细长的胳膊,将其拿开,嘿嘿直笑。小女孩兴许是对陌生人有些害怕,不等他们走进院中,便跑回房间。
“你都把人家吓到了。”
阿烛略有点责怪,跟了上去。夏萧撇嘴一笑,似回那年那景,可当年进的是青楼,见的是红烛。今日红烛依在,纸醉金迷的青楼却成了洁净的小屋。
踏进其中,阿烛见女子回头,高兴的打起招呼。
“轻叶儿姐姐,好久不见。”
这女子乃夏萧和阿烛行走天下,寻找黑暗时在俞谷见到过的轻叶儿。那时的她,乃留仙居的头号招牌,朝中大臣都不敢随意轻薄她,在整个俞谷都有些名气。可现在有所改变,姿色犹在,可清纯朴素很多,额上没有画那三长叶绿色花钿,青丝依及腰,可无步摇,腰间也无香囊,只是一身素裙,一根木簪,但依旧有从容不迫,处变不惊的气质。
她身后躲着之前那小女孩,美眸看向眼前两人,脸上带起些笑意。
“我应该叫你阿烛吧?”
阿烛嘿嘿一笑,不再用以前那个听着奇怪的称号。以前夏萧为隐瞒身份,以方欢自称,阿烛则是圆悲。他的名字还算正常,可阿烛这名字显得太过奇怪,可早在当时,她就猜到了一些事,只是现在才确定,那谜团也算解开。
三年前的冬季,见到夏萧和阿烛时,轻叶儿便觉得两人不平凡,虽说细节已模糊,可她在他们出现不久后,便离了俞谷,离了留仙居,犹如浮萍轻叶一般开始一个新的人生。她所去多处,游山玩水,好生自在,就是遇到眼前人成了意料之外的事。
在其眼中,圆悲和以往没什么两样,她身后的方欢亦然。就是他们少了些神秘,多了些沉重。
轻叶儿与方欢,准确来说,是与夏萧对视时,后者淡淡一笑,不为开心,而为礼貌。他已不是以前那个俞谷雨下的少年,可从未忘记自己的初心。起码他自己觉得自己还是以前的自己,没有半分改变。
“日子过得如何?”
“还好,特别是你来之后。”
“能吃饱吧?”
“我们吃得本来就少,有了这些粮,两周都够了。”
夏萧见状,微微点了下头。阿烛则在她身前蹲下,对轻叶儿身后的小女孩伸手,她却怯生生的退后几步,小手抓着轻叶儿的裙子,小脸埋在上面。
“春宝,没关系,这些是好人,我的朋友。”
小女孩似乎听懂了,才向阿烛伸出肉嘟嘟的小手。后者冲着她笑,她才慢慢收起陌生感带来的畏惧。
“轻叶儿姐,没想到你这么年轻,都有这么大的女儿了。”
轻叶儿招呼夏萧和阿烛坐,同时为他们倒茶,没有因为家徒四壁而有半点自卑,以温水代茶水也很自然。那是一股深入骨中的自信,她噗哧一笑,满是妩媚,但红唇微启,解释道:
“春宝不是我的孩子,我见她一个人可怜,便将她留在身边。”
“姐姐你心底真好。”
阿烛抚摸春宝头顶,满眼都是心疼。没想到这么可爱的小女孩既然和自己一样都是孤儿,不过自己幸运,遇到了姥姥,她也幸运,遇到了轻叶儿。
“都是苦命人,互拉一把罢了。对了,你们怎么来了?这么小的巷子可不好找。”
“凑巧来的,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们。”
“多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们两个苦命女子,可还不了这个人情。就算当初保护一情,我都难以报答。”
“你能收留她,已是很好的报答,算是传播了善意,但别让她走上你的路。”
轻叶儿欲言又止,被夏萧一句话憋得极死,但脸上依旧挂着从容的微笑。过去的事,即便不想面对,也依旧发生过。这就是命,命不公啊运不平!
春宝不知姐姐和这两人是什么关系,可看起来也不像是多要好的朋友。姐姐很快起身,端来一盘素菜,两碗粥,微笑着歪过头,问:
“吃点吗?”
“不了,我们还得去其他地方。”
“如果有困难,一定要来找我哟。”
夏萧和阿烛说后,准备离开。轻叶儿送他们离去,在黑夜里闪闪发光,有异样的点点光泽。很快,她坐回原处,为春宝夹菜,后者奶声奶气的问: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 愛下-第八百二十章 小小一片輕葉兒鑒賞
“姐姐,他们是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朋友啊?”
“三年前,在俞谷。”
“俞谷是哪啊?”
“就是咱们南国的帝都,当时姐姐还没有浪迹天涯,便生活在哪。”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哪啊?是因为没有饭吃吗?”
“那倒不是,而是为了遇见你,我才离开的。”
“你在离开前就知道会遇到我吗?”
春宝比同龄的女孩懂事一些,大概是因为从小被抛弃的原因。然后,她听姐姐说出一句她记了很久的话,虽然不太懂,可始终记在心中。
“对啊,我们注定会遇到。我带你健康成长,你呢,治愈我支离破碎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