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240、昌寧書院學子,免費讀書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浮空山上。
看着面前的蛇肉,上官春秋等人都是皱眉。
这肉黝黑,带着腥味,能吃吗?
“哈哈,当年战时,人肉都吃过,这东西,怕什么。”
有人低喝一声,伸手将面前的肉块抓起,送入口中。
他咀嚼两下,闭眼吞入腹中。
“嗯?”
蛇肉入腹,他瞪大眼睛。
一道气血烟柱从身上浮现。
“好东西!”
看着他身上难以抑制的气血,所有人眼睛一亮。
其他人都是连忙将面前的蛇肉吞吃了。
“这一块肉,竟是抵得上我一年修行?”
“乖乖,还能疗伤!”
顿时,这简陋的大殿中,一片惊呼声。
姬无疆看着他们,微微一笑。
“陛下,您今日为何带他们来?”
苏门看着姬无疆,有些疑惑道:“您往日可都只安排仙卫来天外。”
姬无疆伸手一挥,一道金光落在苏门面前。
苏门目光扫过,神情一变。
“大道无形,凭此一句,便是成仙有望。”
“朕一直以超脱天外自喜,以为已经在大道之外。”
姬无疆有些神色复杂的说道:“看到这一句我方才明白。仙也好,凡也罢,都是大道之内,我,也不曾脱。”
“陛下神功无敌,定是已经超脱天地之外。”苏门忙高声说道。
姬无疆摇摇头道:“大道无形。何在内,何在外?”
苏门愣愣不语。
“我也是受此启发,才将他们带来。”姬无疆一伸手,指着炼化蛇肉的众人道。
“我以为护佑一身的凡人,若是知道这天外有长生的机缘,是谢我,还是恨我?”
他的话,苏门根本不敢答。
小半个时辰后,所有人将蛇肉带来的力量炼化。
“多谢陛下赏赐。”
这蛇是苏门所杀,但赏赐之人,是陛下。
“告诉你们,这天外如这蛇的邪魔之物不知凡几,还有更强大之物。”
姬无疆站起身,指着外面说道。
“猎杀这些邪魔,吞噬它们的血肉,可以快速提升修为,长生,也不是不可能。”
上官春秋等人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他们一直不知,世上还有这样的秘密。
若是早知道,那,会不会早就来此?
“不过,这里的邪魔强大无比,刚才你们所食的黑水魔蛇,就是一条出窍后期的魔物。”
“像这般的魔物,外面简直是遍地都是。”
这么多!
这么强!
这些军将中,达到出窍境的不多。
大多数是元婴境界。
一重大境界的差距,根本无法战胜这些邪魔。
去了就是送死。
“你们想清楚,是继续回去做个凡人,还是来此,生死由命。”
姬无疆说完,身形缓缓消散。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说什么。
“苏老弟,你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这边的情况吗?”
上官春秋看向一旁额苏门。
苏门当年只是元婴后期修为,此时,他已经看不透了。
“呵呵,当初我也是伤重快要死掉,陛下带我来此疗伤。”
苏门呵呵一笑,指着外面道:“那些,可都是比丹药好无数倍的好东西啊。”
是好,可也要命。
“诸位。你们可知道,这里聚集了多少高手?”
停顿一下,苏门出声问道。
多少高手,没人知道。
“这里所有人,陛下命名仙神卫。”
“此地一共有十二万仙神卫,修为最低元婴后期,最高,合道后期。”
苏门说着,身上的气息不断鼓胀。
“来此三十年不死,必成合道。”
他身上气息你们凝重到极点,看向众人。
人氣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240、昌寧書院學子,免費熱推
合道!
三十年,从元婴后期,跨过三个大境界,达到合道境界。
这是三百年也不敢想的事情。
说到这,苏门神情微微一黯,低声道:“不过,这里的凶险你们也看到了,除去陛下,没有人能在这里活过百年。”
“这里每年补充的仙卫有十万,最终,却只有这么多人。”
苏门双目中闪烁精光,似乎有些癫狂:“这前赴后继十二万人,保住了天玄世界的安宁。”
“我不知道陛下为何今日要带你们来。但我知道,若是这里破了,天玄也就完了。”
苏门说完,定定的看着众人。
这事情太过突然,没有人知道该怎么选择。
留在这,生死难料。
离开,还有没有机会再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
——————
“这就是皇城?”
看着一眼看不尽的城墙,韩啸开口道。
“公子,这才到隋中县,离着皇城,还有三百里呢。”
罗九生笑着说道。
终于有一件让自家公子感慨的事情了,也是难得。
这一路上,他们走到哪,那些宗门都远远相迎,然后热情相送。
生怕被找麻烦。
白乐宗一门千余人,被连着山门,一起送到了天上。
天上倒是有仙卫的浮空岛,可灵脉断了,又没有修行资源,这山门还有什么用?
那些沿途的宗门,都怕韩啸再来一回,将自家的山门也送到天上去。
赵晨安架着马车入城,看满大街都是行人。
“这里虽然离着皇城还有三百里,不过已经算是皇城。”罗九生指着城中各处道。
“除去那些千年贵族,其他人,基本上都是住在皇城外的八城。”
皇城外有八座大城,新晋贵族、往来大商,还有不少来皇城寻机会的,都在这八座城里。
听到罗九生解释,韩啸才明白,真正的皇城,如果不是有事,是去不了的。
精华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40、昌寧書院學子,免費看書
那边都是皇城勋贵居住的地方。
“寻一处住的地方,先落脚吧。”
听到韩啸的话,赵晨安忙寻了一家客栈将马车停靠。
“吆,是贵人来了。”
接待的掌柜见韩啸打扮立时眼睛一亮。
“贵客请,小店规矩,但凡是皇城书院学子来,一律一折。”
掌柜一边说着,一边打量韩啸神情。
一折,是很便宜。
不过要知道,人家皇城书院学子,到哪里都是官身,根本不需到这样的客店。
“若是其他书院学子来,三折。”
这掌柜是人精,见韩啸神情不动,忙又说道。
“我家公子是昌宁书院来的,你给几折?”
背着书箱的赵晨安开口问道。
“昌宁书院?”
掌柜忙高呼道:“昌宁书院学子,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