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jyk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給您添蘑菇啦-384 癡戀者閲讀-qywgf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光是什么?
是波?
是粒子?
抑或两者都是。
无论真相如何,【光的波粒二象性】,早已写入了高中物理课本。
90%的学生只是大约记得有这么一个概念罢了。
小部分人更深入一些,大约理解了双缝干涉实验。
在这短暂的学习过后,光的概念便又回归了考卷,成为了一条题目中的支线,撞到镜面会反射出一条对称的直线,通过计算其间的角度,便可拿到应有的分数。
但解其纷,却停在了这里。
波是波,粒是粒。
二象性?
这叫什么解释?这算什么概念?
少年的他难以想像,一段如此荒谬的描述为什么会堂而皇之地写在课本里。
就好比说“某个人具有男女二象性,她穿着衣服是女,他不穿衣服是男”一样荒谬。
虽然解其纷怀有如此之大的怀疑,但他也不至于去问老师。
毕竟,自从他掌握微积分后,理科老师就没法正面回答他的任何问题了,此前还能敷衍一句“这个得用微积分解释,等你学到了再说吧,啊。”
于是,解其纷停在了这里。
也许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停就是27年。
最初,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他唯一的选择是大学图书馆,无论是放学还是周末,他都会做很久的公交车前去他所在城市最负盛名的那所大学,然后守在门口,求着路过的大学生带他混进去。
大学生们自然也十分喜欢这样一位好学的小弟弟,不仅会带他进去,还会听取他的问题,要么试着解答,要么亲自领着他去相关教材文献的书架前。
在这无数个日日夜夜间,一曲物理学的恢弘史诗,在解其纷的面前徐徐展开。
他才知道,光的波粒二象性并不是哪个人一拍脑袋写下来的,而是一段长达百年论战的结果。
粒派认为,光是一颗颗可以量化、拥有质量的小微粒,牛顿、爱因斯坦和普朗克,都确凿无疑地证明了这一点。
波派认为,光是一种电磁波,会产生干涉也会衍射,惠更斯、麦克斯韦和赫兹,也都确凿无疑地证明了这一点。
就好比一批人证明了某人是个男人,另一批人又证明了某人是个女人。
这个结果是如此荒谬,但事实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样完全矛盾的两个结论,同时正确。
直到双缝干涉实验,随着观测技术的突破,科学家们决定通过对每一个光子的追踪观测,为这个争论盖棺定论。
实验原理很简单,找一块板子开两条竖缝,然后把光子发射机对准双缝,持续不断地发射,最后观察板子后面屏幕上会留下怎样的光斑。
在粒派的设想中,这样一个个光子都是确凿无疑的粒子,它们要么穿越左边的缝隙,要么穿越右边的,且概率都是50%,这样一来,最终将得到两条清晰的竖杠。
而在波派的设想中,光在穿过双缝后一分为二,无疑将产生干涉,所以屏幕上必定会映出一系列漂亮的斑马线条纹。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令所有人都陷入沉默——
观测它,它是粒。
不观测它,它是波。
更具体一些。
只要光子摄像机摆在哪里,双缝背后的屏幕上就会显现两道杠。
不摆,任你用肉眼如何死死盯着,结果都是漂亮的斑马线条纹。
就好像一个人,你直接看的时候她是个女人,可一旦你拿起摄影机,他就成为了男人。
无论这有多难以理解,但这就是一次次实验论证的事实。
谁都没想到,这个本该一锤定音的实验,却揭开了一系列更恐怖的谜团。
在这个基础上,尼尔斯·波尔横空出世,掀起了量子力学的开端,提出了至今依然牢不可破的量子世界三大原则——
态叠加原理:在量子世界中,各种可能性是并存的,一个人真的可以既男又女。
测不准原理:因叠加态不可测量,因此我们永远不知道它接下来会怎样,鬼知道Ta下一刻是男是女。
观察者原理:虽然这个人既男又女,薛定谔家的猫既死又活,但我们永远无法观测到这样一个东西。一旦观测,这个人的性别就会被确定,要么男要么女,至于到底是男是女,是根据这个人当时叠加态的概率分布决定的,本质上一种满足概率的随机,就像手游抽卡一样。
爱因斯坦因此而嘲讽:上帝掷骰子?
波尔的回应更加嘲讽:别指挥上帝!
群星璀璨的量子纷争就此展开。
如果非要在这段伟大科学历史中摘出几个典型,大约就是爱因斯坦与波尔从见面开始一路喷到死,薛定谔趁着撩妹间隙的贤者状态,时不时出来搅个屎虐个猫。
当然,在少年解其纷的阅读中,他看到的是一系列伟大的名字和漂亮的数字——
马克斯·普朗克、尼尔斯·玻尔、沃纳·海森堡、埃尔温·薛定谔、恩里科·费米、保罗·狄拉克、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普朗克常数、德布罗意物质波、薛定谔方程、海森堡测不准……
虽然他还无法理解其中的全部含义,但这并不影响他如痴如醉的迷恋。
非说的话,他不曾有过恋爱,不曾爱上过任何人。
量子力学便是他唯一的,神秘的,永久的初恋。
他追随着她的步迹,走过高中,走过竞赛,抱得了世界冠军的奖杯,步入了这个国家最负盛名的物理学府。
但她却不曾回眸看过他一眼。
贝尔不等式是她最后的声音,幽灵成像实验是她最后的艳丽。
在此之后,一片沆瀣狼藉。
从哲学神棍到工程骗子,谁都要上去捏她一把。
从土豪富翁到滥竽教授,谁都想从她身上切下一块。
他们打扮她,神话她。
他们腐化她,妖魔她。
她逐渐变得妖艳而又腐朽,迷幻而又恶臭。
少年开始讨厌她了。
婚庸無道:負心老公給我滾
他只愿记起最初的她。
或许最该喊出“粉碎吧现实”的人,应当是他吧。
他因此拒绝了90年代以来一切的量子神话。
此时的少年,已经成为了青年。
青年孤身回到了与她初见的原点。
便又回到了少年。
那个名为“光的波粒二象性”的地方。
他撇开了现实,回到唯美的抽象数学世界。
他要找到它们之间的桥梁,波与粒之间的桥梁,他深信这是她心头的最后那把钥匙。
如果“观测”真的可以改变结果。
那就试着像那些伟大的名字一样。
用式子写出来。
波有式子,粒有式子,那“观测”一定也有式子。
套在一起。
她会回来。
青年从此走向了这万劫不复执迷不悟的毁灭之路。
会议室中,钟平淡淡地重述着这段过往。
“研究生时期的解其纷,名望是很大的,比你和归见风加起来还要大,国内学术圈一定是找不出第二个的。”
“我并不是说你们不如他,只是在当年的物质条件下,本土能出一个像解其纷这样登上国际顶级期刊,土生土长得到国际认可的学者,简直就是奇迹。”
“因此他要做什么,没人敢有半分质疑,无论学院还是学校都鼎力配合。”
“再加上当时气功热什么的,甚至领导也真的认为,他能研究出什么了不得的创世理论,他就是我们的爱因斯坦。”
“你知道,数理的纯理论研究中,计算机,也就是算力,是最核心的资源。”
“就这么说吧,当时半个蓟大的算力都是他的。”
“这个阶段大概持续有三年,直到他博士毕业。”
天下布種 笨宅貓
“基本是0成果。”
“甚至是负成果。”
“别说顶级期刊,三流期刊他都只发表过一篇,还被骂得狗血淋头。”
“他在尝试用最基础的数学方法重构物理学,这本不必被骂,但他用很长时间都没有像样的成果,却总在他的体系内甩出一堆数学内容攻击前沿量子力学,这招致了很多恶名。”
“就是用他自己自说自话的理论,否定别人,有点像是民科那一套了。”
“可关键他挂着蓟大的名啊,用着蓟大的资源啊。”
“在这个时期,海归博士也越来越多,包括我,当然我回国后先去的菁华,对当时蓟大物院的情况并没有直接体会,但总也能听到一些的。”
“至少在当时,海归博士的确强于本土博士,强就强在‘国际信息吸收’这一块,无论是思想、知识还是研究方法,确实都高明一些,这样一派人自然无法理解学院对解其纷的纵容,简直就跟全民练气功一样滑稽。”
“外加解其纷自己也不太会为人处世,从来想起什么就喷什么,还是用自己的理论喷,这就造成了他一个人与量子世界为敌的情况。”
“后来随着领导变迁,解其纷的资源自然也一天一腰斩,最后连他带的学生也都跑了。”
“其实就算这样,他的底子和贡献也在,评个教授本该不成问题。”
“可他就是骨头硬,明明什么都没有了,一样天天否定90年代以来的量子力学进展,把学校90%搞量子力学的人都定义成误人子弟和传销骗子。”
“这就导致学校几次评职称的时候,几乎90%的老师都激烈反对。”
道緣浮圖 煙雨江南
“倘若他是一个什么学识都没有,一个屁都不放的人,这么多年混到现在都该评上了,可他偏偏就是这样……”
“时间久了,干脆也就跳过他不评了。”
“时至今日,这些事其实早就过去了,现在这些搞量子的老师早就换了一批,别说跟他论战,根本都不怎么在乎他了。”
“我偶尔见面,会跟他说申请一下,再评一下。”
“他却只摇摇头,无所谓的就走了。”
“至于调他去实验中心,是我的意思。”
“他的课普通学生评级很差,很少人能听懂,考试基本要靠自学,还有几次他在考试前干脆公开了试卷,说什么破考试无所谓,大家不都是来混文凭的么,反正没人真要搞清楚物理……”
“基于此,再让他上课,无论对他还是对物院都不会有好结果。”
“对于他的情况,多数人认为是自作自受,活该。”
“这点我个人是部分认同的,但我同时也理解他。”
“他有足够的数理基础,思维更加异于常人,如果真的有什么就算死也要坚持的理论,我相信那个理论会有坚持的价值。”
“甚至我也不排斥你去试着理解他的理论,只是……”
钟平郑重地凝向李峥。
“你们以这样的形式,这种规模的团队去接近……我们所有老师都很担忧。”
“但凡平庸一些的学生接触他,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疑虑。”
“偏偏是你们几个,你们几个恰恰是最有可能深陷其中的。”
“我虽然了解有限,但我大概清楚,他的理论很美,很有诱惑力,只从形式上讲也许是不亚于弦论的,更可怕的是它还是个半成品,被中间腰斩的……你们这样的学生恐怕很难克制自己不将其变成完成品。”
“但从我的认知与现实来看。”
“它永远不可能成为完成品。”
“至少在我这一生不可能。”
“就是这样,李峥,我们不想再看到第二个解其纷了。”
“我知道这些话听起来很讨厌,但都是为了你们好。”
“如果坚持做超导理论研究,我可以给你联系我们物院理论最好的教授。”
“这就是我的态度了。”
李峥沉默良久。
在这沉默中,好像看到了一个更加唯美,也更加讨厌的解其纷。
自作自受,执迷不悟,活该,这些描述都是对的,想像着曾经的那个张牙舞爪,四面乱喷的解其纷,他甚至是丑的。
但在那具皮囊之下,那个义无反顾的灵魂,却又如此美不胜收。
“从没有过……”李峥有些哽咽地摇了摇头,“钟院长,您的这些担忧,其实从没有过,解老师自始至终,没有跟我抖落过半个字的私货,包括您当时问的元胞自动机和生命游戏,他什么都没讲过。”
钟平也是一阵沉吟:“我能想像到他有多克制,但如果你们接下来一起研究超导,很多事是绕不过的。”
“嗯。”李峥扶着桌子,缓缓起身,“情况我都了解了,我会回去慎重考虑。”
“好的,难为你了。”钟平起身叹了口气,握着李峥的手道,“也请理解我们物院的老师,说这些话是我们的责任,最终不管你如何决定,我们也都一定会支持,即便坚持与解其纷开展课题,我也一定会批准。”
“谢谢钟院长。”
“好了,别搞的这么沉重。”钟平笑着推了把李峥,“吃饭去吧,想搞高能物理的时候,欢迎来我的课旁听。”
“一定,高能物理我只认钟老师!”
在这笑声中,最后的气氛难得有所缓和。
李峥溜达着走下楼梯,其实这会儿他脑子里什么都没想,但还是下意识地走到了解其纷所在实验室的门前。
刚要推门看看解其纷走没走,里面就传来了像是呵斥又像是劝说的声音。
“解其纷啊……你行行好,别祸害人了行不行……”
“还记得以前那个研究生么?人都快疯了……书都不读了回家搞你那套东西……”
“退一步说,就算李峥他们真的搞出了什么名堂,可一旦你的名字出现在论文上,你觉得还有希望发表么?”
“这次可都是学校一顶一的人才,整个教育系统投资了多少年才养出了这么几个,你就抱好你的理论,自己在家整好不好?”
李峥听得想要踢门而入,却又找不到打断的理由。
说这话的应当是鲁教授,看来钟平跟自己谈了多久,他就在这里跟解其纷谈了多久。
正当李峥下定决心要进去的时候,却又听到了解其纷幽幽的回答。
“不行的。”
“这种课题,他们跟其他人做不出来的,量子这一套只有我能讲懂。”
“他们做什么是他们的事,但找到我,我就会接。”
“除非你们现在开除我,杀了我。”
“都走吧,我下班了。”
紧接着,里面传来了之前副教授的声音。
“解老师啊……我知道你在这里憋屈……想找个理由出去。”
“这样好不好,我想想办法,跟院长申请一下,让你去理论研究所那边搞教研。”
“神经病吧?”解其纷难以理解地说道,“我早就说了,不会在教学过程中谈及我的理论,一个搞物理的人已经放弃讲自己最信奉的真理了,你们还要我怎么样?”
“这样……这样……”鲁教授声音一低,“你先撒手,让李峥去我那边看看,你也帮我劝劝他,如果他们几个来我这边做课题,将来出了文章我们这边完全可以把你的名字也挂上去……再怎么样,评教授也是不成问题了……总比你们一帮人搞无用功强……”
紧接着,里面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
“放屁!狗屁!”解其纷推开二人快步走着骂道,“合着你们拿李峥他们当肥羊呢?谁捞着是谁的?什么玩意儿!当年跟我对喷的那帮人再次也比你们丫有骨气多了。”
“解其纷!”鲁教授当即破口大骂,“给够你脸了是吧?你一个吃物院闲饭的废物也配教李峥???”
影視位面走起
“就是……你不要太过分。”旁边副教授也忍不住说道,“有的时候你也该认真审视一下自己,除了浪费经费和误人子弟,你还做过什么?”
接着,大门唰地拉开,放弃回驳拂袖而去的解其纷正撞见听傻了的李峥。
解其纷的神色也顿时尴尬了下来。
也没看李峥,闷头摸着烟就走了。
里面的两个人见到李峥就更加尴尬了。
李峥看着二人,只难抑失望地摇了摇头,这便追上了解其纷。
一路追到了老地方,抽烟角。
解其纷也没管他,只自顾自拿了一根叼在嘴里,刚要收烟,烟盒却被李峥抢走抽了一根出来。
“瞎学什么,给我。”解其纷抬手便抢,“没事儿就滚蛋,烦着呢。”
李峥却乐呵呵闪了过去,摆弄着香烟道:“这东西真的能提升思维效率?”
“扯呢。”解其纷也抢不过来,只好给自己点上了,“不行你就找别人去吧,我他妈也受不了这帮人天天折腾我。”
李峥抬眉笑道:“哦?这跟刚才的态度不一样啊,不是说只有你能讲懂量子力学吗?”
解其纷老脸一红,侧头道:“有的说没的说?”
“就是安抚你一下,咱们今天都承受了不少压力啊。”李峥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手中的香烟,终又塞回盒里去,“我可不像你那么意志薄弱,需要香烟来短暂解脱。”
“大吉大利,希望你永远不用。”
“好了,我就问你一件事。”李峥凝向解其纷问道,“不说气话,真的如你所说,没人比你更懂量子物理么?”
“这个实话实说啊……”解其纷忽然有些虚,“如果是全世界范围内……应该会有两三个人比我更懂,一个是德国的……”
“好了,够了。”李峥拍了拍解其纷道,“我回去处理一下,我们明天开课。”
“喂……你想好啊……”解其纷咽了口吐沫道,“姓鲁的老混蛋虽然在放屁,但说的基本也都是事实,你想出成果就别找我,想学习没问题。”
“呵,学到浓时,成果自然不请自来。”李峥眉色一扬,搓着手道,“来吧物理老王子,我等这一刻等很久了……也许是你先被学干,又或是我先学吐……谁知道呢……”
雷裂天下
这一刻,解其纷头一次在学习上,感受到了一种被支配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