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ptt-第五百五十四章 妖煞相伴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锵!
这一声金铁铮鸣,仿若惊雷滚滚,又似天塌地陷,日月倒悬,方圆千里天际,都似被两者交击的刹那光华所占据。
无论人或兽,亦或草木,在这一声铮鸣之下,尽皆俯首,不仅仅是身体上,自主意识的躲避那刺目光华,更多是慑服于那伟岸澎湃的无边伟力。
无论是瑛雨圣者,亦或是鈎齿妖圣,都是超凡入圣,令人望而生畏,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除了寥寥数人之外,根本无人能看到,之后发生了什么。
即便是陆川,也只能凭借自身心神去感知,通过模糊的天象,再自我推演出过程。
在刚刚的交击之中,即便是他,也被余波冲击的脱离了道影逆轮的状态,重现显露真身于天地间之间。
“这就是显圣境的存在!”
陆川双目圆睁,目光如焰,神光迸射,死死盯着虚无之中,无尽远处,又似近在眼前的一幕。
那是一道俊逸非凡的颀长人影,手持神剑,似欲乘风归去,又似拔剑斩天。
另一边,则是一头通体炫金色,彷如乌云遮天,浑身包裹在绚烂金光中,足有数丈大小的凶戾神鹰!
陆川自出道以来,也见过不少形态神骏的鹰禽,但与这头神鹰,却仿若云泥之别,真的就好似看到了老母鸡与搏击长空的雄鹰。
但这神鹰上的光华,实在太过耀目,又异常锋锐,即便是隔着如此之远,都隐有刺痛之感,传入心神。
“瑛雨圣者落在下风了!”
即便陆川与之相较,实力差距极大,仍旧能隐约看出,瑛雨圣者被那鈎齿妖圣压着打。
不仅仅是因为,鈎齿妖圣的速度太快,更多是瑛雨圣者的出手,已是明显的守多攻少,甚至隐有应接不暇之感。
但陆川并未有多少欣喜,甚至幸灾乐祸之感都欠奉。
虽然跟琅琊十三家是死敌不假,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方天地之中,人族并非最强,至多就是属于中上,勉强能涉足顶层的实力。
而妖族,一向视人族为血食,向来极为敌视人族,时不时便有大妖纵掠人族腹地,血食千里。
面对强势,本身又是寰宇大千世界中,顶级势力的妖族,人族向来是选择绥靖妥协,久而久之,便使得妖族越发张狂跋扈。
除了没有割地赔款,献上供奉奴隶之外,几乎丢脸的事情,差不多都做了。
不是人族没有硬骨头,不是没有能撑得起人族节气脊梁的存在,以人族现在的状况,能够延续至今,已实属不易。
正所谓,弱国无外交!
人族,恰恰就是弱势的一方,而且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唯一一次硬气,还是万载之前,琅嬛福地被妖族攻破之后,人族又生生抢了回来。
可惜的是,里面的人族,早已被吞食一空,整个福地也被破坏的乌烟瘴气,奈何妖族却没有多少损失。
于妖族而言,那是一次近乎于磨砺后辈子弟的练兵,人族却是里子面子丢尽,还隐隐有了不合的苗头,可谓可叹。
对于这种状况,陆川没有什么好说的,他立意为人,本心不变,哪怕如今血肉之躯已毁,仍旧视自己为人。
琅琊十三家,以人为畜,蕴养自身,罪不容诛。
妖族以人为血食,虽是天性使然,但陆川生而为人,自然视之为天敌。
什么有教无类,天下大同,即便真的有这种梦想乡,那也一定是以人族为本的前提下。
“妖族!”
陆川深深看了一眼,转身便走。
灵寂显圣境大修士之间的战斗,已然不是他能够涉及的了。
“计划该提前了,我可以隐于幕后,我倒要看看,那所谓的天生煞种,是否真的无法可解!”
想及这一年来的所见所闻,还有琅家那近乎死士般的疯狂人仙,陆川知道,除了向琅琊十三家复仇之外,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晃眼已是数年过去。
万族林立的皇天大陆,一如过往,今天有个不起眼的小族群,无声无息覆灭,来日又有哪个幸运儿获得逆天机缘,成为天之骄子。
这样的事情,在无数年来,循环往复,早已不怎么新鲜。
而在万族眼中,历来是夹在几大顶级势力之间,充当受气包的人族,也并未有什么变化。
也就是几个相邻的古域域主后裔,取得了什么骄人战绩,亦或是哪一家世子娇女,嫁给了相邻妖域的大妖,没几天就被折腾死了。
这样的事情,同样是屡见不鲜。
对于那些域主而言,牺牲几个隔了不知多少代的后裔,换来几年安稳日子,实在算不得什么。
当然,同样也少不了斩妖除魔的侠士,扬名于各大古域之间,成为众人口中的谈资。
而最近传的广,怕就是临近妖域的天仓古域,因为琅琊福地在其中,十三家跟幽冥殿和五仙教,已经达到白热化的事情了。
自从三年前,鈎齿妖圣偷偷入境,不知图谋什么,在回返的路上,竟然偷袭了瑛雨圣者。
虽然没有真正伤到这位显圣境大修士,却也是在全身而退的途中,堂而皇之的吞食了数城百姓,才引得各地人族显圣境大修士出面,将之驱离出境。
人族中,一直有句话说的极为贴切:大妖所过之处,赤地千里!
或许,这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了!
至于事后追究,除了强烈谴责之外,便是雷声大雨点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至今也就是偶尔有人谈及。
……
与此同时,天仓古域相邻的玄霆古域,比邻妖域的坤丰城内,一座名曰悦来酒楼的三层临窗座位前。
陆川默默品着酒菜,一如当年,虽然没有任何滋味,可酒菜入口,却好似品着美酒佳肴,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于他而言,如这般闲情逸致的空闲,确实颇为难得。
“可恶,妖族实在太过分了,那小坎儿山的猪妖,肆虐一地,常常四处掳掠人族做血食,月余前,更是将周围数个村寨掳掠一空。
陈兄等人前去阻拦,竟然被上面的人阻拦不说,最后成功救下了被掳的百姓,不过是斩了几头猪妖,却被上面通缉抓捕。”
“哎,你怕是刚刚出来吧?陈兄他们,已经被华阳城巡捕司抓了,早就送到了小坎儿山!”
“什么?竟有这等事?可恶可恶,华阳城城主该死……”
“慎言……”
酒楼中,时不时传来,有关于妖族肆虐,横行一地的愤慨之言。
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听的多了,似乎也就习惯了,但总有热血青年,为之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
只不过,如这般将救人的英雄,送到妖族手中,任由处置的事情,还是极少发生的。
之所以说极少发生,是因为妖族势大,以往便发生过不止一次,只是被人为封锁,在小范围内传一阵子,很快就会消弭于无形罢了。
当然,被送回去的人,几乎都是没有多少背景,年轻上头之人,有背景的自然是被勒令闭门思过,亦或是李代桃僵了。
至于这些人的结果,即便是眼下这些人,怕是过后一段时间,也会抛之脑后了。
“主人老爷!”
就在陆川默默品菜之际,玄瞳脆生生,好似永远不会变的声音,传入心神之中,“陈玄风成功了!”
“噢?”
陆川眉峰微扬,心中默念道,“传来与我看看!”
说话间,心神中,已是多了一副画面。
那是一座山林之中,普通的破败古庙,残垣断壁之间,一名二十岁许的青年男子,满面青筋暴突,面容扭曲,有如恶鬼。
但偏偏,其圆睁的双目,虽然透着淡淡的血色,却透着诡异的冷静。
若仔细观察,其背后的影子,赫然如活物般,时不时的微动移动,隐约与其面上游走的诡异纹路交相辉映。
“这不算成功,至多算是个有瑕疵的半成品!”
陆川摇摇头,收回了目光,略一沉吟道,“不过,陈玄风此子,也确实不错,无论是天赋根骨,还是自身心性,除了冲动了点,以他这个年龄而言,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主人老爷,陈玄风已经能够大体控制住体内妖煞,他的修为尚浅,以现在的情况看,等到突破神藏人仙,亦或是半步神藏,约莫就能完全适应了!”
玄瞳脆生生道。
“呵!”
陆川失笑摇头,淡淡道,“这种可能,只建立在,他从此以后,不再杀妖,甚至不再与人动武,但只要他还修行,就不会有完美控制妖煞的可能。”
玄瞳想了想道:“那……那些称尊做祖的存在……”
“那些存在,当然是有大毅力、大智慧、大机缘者,非常人可以企及,也不可揣度!”
陆川抿了口酒,呢喃自语道,“想要复制他们的过往,这是天方夜谭,即便是他们的功法传遍天下也不可能。
若是被妖族得去,现在人族的顶梁柱,怕是会在短时间内,就被妖族打垮,人族就彻底沦为血食了!”
玄瞳虽然很聪明,却想不到这些,毕竟他不过是残魂所化的器灵。
“也罢,广绣老和尚还坑了我一把,是时候动一动了!”
陆川沉默少顷,想到解决功法问题的关键,脑海中灵光闪现,蓦然长身而起,已是人去渺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