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劍卒過河-第1024章 蛛絲馬跡【爲盟主平安小鮮肉加更】分享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有些东西开始对上号了!
娄小乙在结丹之后,也偶然问起过他结丹时在沙星破空间壁而出的舰队到底是从哪里回来的?答案便是阳顶!那么现在看来,作为一个受害者,阳顶的怨念很深呢!时时不忘报复,甚至连虫族这种为人类唾弃的种族都不放过!
但还有很多想不明白的,比如那张气运融合后的笑脸?是阳顶人?还是周仙人?或者其它什么人?这么远的距离他们是怎么联系上的?或者各不相干?或者通过某种道统,比如佛门?
信息还是偏少,从这虫魂的嘴里可能也挖不出来更多,毕竟,它们是在逃亡路上,有哪有时间精力去了解无数个界域中的一个?拒绝了阳顶,赶快跑路才是正题!
慢慢的谈,慢慢的套,娄小乙不急,作为真君级别的虫魂体当然更能沉的住气!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劍卒過河 愛下-第1024章 蛛絲馬跡【爲盟主平安小鮮肉加更】看書
一月后,虫魂的故事已经讲到了虎丘,接近尾声,娄小乙仿佛才突然想起来什么,
“对了,把你们逼到这个地步的势力是哪个?我怎么从未听你说起过?有必要如此忌惮么?害怕得连提都不敢提了?”
虫魂体沉默了,不仅是这确实是整个虫族的痛,而且洞察人心的它能猜到这个问题恐怕才是剑修真正想问的问题!别看他把问题拖到最后,想骗他?区区几百年的元婴还嫩得很呢!
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第1024章 蛛絲馬跡【爲盟主平安小鮮肉加更】推薦
它会说,但不会全说,这是吊着剑修的最好方式!
“也没什么不敢说的,就是不愿意想,一想起来就都是痛!
那个界域是五环!
我们知道五环!知道惹不起!所以根本就没敢往前靠!惹不起我们总躲得起吧?劫掠本来是我虫族的本事,结果现在有人类比你还会劫!你怎么想?
我们就绕着走,别说是靠近五环所在的那方宇宙,就是相邻的宇宙我们也没去!
已经很尊重了!隔着三方宇宙啊!还没动手,只是路过而已!
结果还是躲得不够远!不知道怎么就被五环人发现了……”
虫魂体陷入了痛苦的回忆,那段血腥的记忆让他这样境界的真君都不愿意去想,
“那是一个平静的空域,没有天象,没有对手,就像你们人类普普通通阳光明媚的一天,当你快快乐乐的走在绿草地中,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无比放松快乐时,几十个强盗却突然从旁边的沟渠中冲了出来!
无数的剑,数不清的剑,满眼都是剑光,都是同族的惨呼!
虫母第一时间就被斩杀!我们引以为豪的虫巢在这些凶徒手上没起到任何作用!好像他们也拥有一个更厉害的虫巢!不用问,那必定是这些凶徒对另外虫群下手的战利品!
我们虫群的好手在战斗中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他们是魔鬼!是和你们完全不一样的剑修!无情,残忍,血腥!
孩子们在虚空中被击散,成为那些尾随而至的虚空兽的嚼口!那些凶人负责杀,那些虚空兽就负责吃!美其名曰清道夫!
我们猝不及防,无力抗衡,一次突袭,虫群真君就损失过半!”
娄小乙就听得很悲伤,仿佛真的是善良的旅人遭遇了强盗,感同身受……自己没加入进去!
“你们,就这么被击垮了?才几十个人?你们不说真君,便元婴也最起码有数百吧?大家一涌而上……”
虫魂苦涩道:“我们元婴同族上千的!但没法一涌而上,因为你找不到一涌而上的机会!
那些凶徒都是真君,个个溜精賊滑,逮不住他们的……他们也根本不和我们组织起来后正面交战!就只跟在后面,咬一口,撵一段,再咬一口,再撵……就和你指挥的那把妖刀一样……”
娄小乙干笑,“嗯,呵呵,可真够无耻的……”
虫魂体被勾起了伤心事,“他们说我们越界了!我们说没有啊!还隔着三方宇宙呢!他们说隔三方宇宙是对人类而言,对我们虫族就要隔百方宇宙!你听听,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么?”
娄小乙很认同,“百方确实过了!我觉得隔五十方宇宙就好,总要給别人留条过道吧……”
娄小乙很想安慰安慰这头悲伤的虫子,怪可怜的!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虫魂体记忆的闸门一打开,就仿佛停不下来,“我们一路跑,一路死!虫尸铺满了逃亡之路,喂饱了无数的虚空兽!
真君虫族从上百掉到了十几个,元婴后代从上千落到了不足百,才终于让我们寻到了一个机会遁入反物质空间中……
在反空间中我们又迷了路,不得不钻出来打望定位,然后重新进反空间跑,希望能跑出百方宇宙之外!这其中惊险无数,同族又有不同损伤,最后几百年后才跑到了这里,听说已经出了百方宇宙之外,这才有了在虎丘寻个落脚之地的想法……”
娄小乙就叹了口气,他知道,想从这虫魂嘴里掏出什么关于五环的消息是不大可能了!它们就根本没接近五环,隔着好几方宇宙呢!而轩辕剑修又是出了名的只动手不动口的闷葫芦,怎么可能让它们在追杀中还得到某些关于五环,关于轩辕的消息?
他知道这虫魂故意不说轩辕的名字,就是为了故意給他留个念想,让他来问,以此提出某些要求……但他现在,已经没有兴趣了!
虫魂的牛黄狗宝已经掏得差不多,功德碎片的本事也见得差不多,他又哪里是个真正耐得住性子教书育人的?
稍微示意下,功德碎片徒然加大了功德教育的力度!虫魂体又开始消弱起来,虫魂惊恐道:
“道友,你这是为何?我们的交易呢?你还想知道什么?需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娄小乙淡然,“不需要了,你这一路只说被人追杀,却从不说一路是怎么靠劫掠活下来的!”
虫魂据理力争,“那都是为了生存!是迫不得已啊!道友,你不需要在佛门中安插钉子么?我可以做啊!什么禁制手段我都接受,绝不说二话!”
娄小乙轻蔑道:“你觉得我一个堂堂正正的人类,在解决人类之间的问题时,会需要虫子的帮助么?”
虫魂真正开始恐慌了,在功德力量下,它真的会被洗成虚无的,而且,还可能变成这个人类剑修的功德!
“为什么?一点机会也不給我?我们不是都说好了么?我只是一个可怜的虫子,威胁不到任何人!”
娄小乙笑眯眯,“你说的这么可怜,无非是想引动我的同情而已!当我傻么?
知道我的道统么?”
虫魂摇头,然后震惊的看到在雀神空间中,一个门派符令慢慢凸现,上面两个大字:轩辕!
虫魂体发出一声出自灵魂的尖啸!它都明白了,为什么这家伙指挥剑阵的战斗方式那么无耻,那么卑鄙!都是一个师傅啊!
这都是造了什么孽?跑到百方宇宙之外,还是逃不脱轩辕的魔爪?
老天爷,睁睁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