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36、宗師,天外邪魔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雅间之中,紫萱已经双目要喷火一般,紧紧捏着小拳头。
世上怎么还有这种欺兄占嫂的恶人?
“柳兰香,方一三已经在皇城大牢里,你也被休了,不如,就跟了我吧。”
精品都市小说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36、宗師,天外邪魔鑒賞
曾广庆低笑一声,手中又掏出一叠银票。
“白乐宗将方家的产业都赏了我,现在我才是玉流县第一富豪啊!”
说着,他将那些银票往桌上一甩,高喝道:“只要今日兰花娘让我上了她的床,今日你们所有人的花销,我请了!”
“曾老板豪气!”
“有曾老板这般豪爽之人,还不赶紧从了!”
“这杯喜酒,我们看来是定要喝的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236、宗師,天外邪魔展示
……
船舱中立时呼喝声一片,曾广庆大笑着,一把推开身周人,往二楼走去。
到二楼,那老婆子犹豫一下,将道让开。
曾广庆哈哈大笑,将一叠银票往老婆子怀里一塞,然后看向琴台,大步走过去。
立在琴台前的兰花娘面色大变,往后退几步,撞在廊柱上,退无可退。
曾广庆张开手哈哈笑着扑过去。
下方哄闹着一片叫好声。
紫萱站起身一把推来雅间的门,高喝一声:“住手!”
她声音清脆,又在二楼,曾广庆自然听得见。
他瞪着眼睛转身,却见紫萱虽穿着男装,但眉目俊秀,又是女声,顿时笑起来。
“小娘皮,你是想和兰花娘一起为大爷唱曲吗?”
紫萱气的小脸通红,伸手指着曾广庆喝道:“你是,你是在找死!”
“哈哈,死,我想死,死去活来那种。”曾广庆大笑着转身去抓兰花娘。
兰花娘脸上现出绝望之色,一咬牙,翻过那道栏杆,往楼下跌落。
曾广庆伸手去抓,只扯到半片衣襟。
就在此时雅间的韩啸忽然睁眼。
船舱中的一切好似静止,兰花娘跌落的身影在半空中静悬。
……
片刻之后,船舱中喧闹声再起,只是所有人似乎都不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
曾广庆手中持着半片衣襟,茫然的走下楼,被两个女子搂住腰身去吃酒了。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愛下-236、宗師,天外邪魔看書
其他人也根本不记得刚才兰花娘抚琴之事。
江上小船,赵晨安立在船尾摇着橹,往楼船方向去。
船上,韩啸坐在船头,紫萱与兰花娘坐在船中。
兰花娘的眼中还有一丝茫然。
紫萱低着头,不说话。
刚才的一切,她清清楚楚。
好看的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36、宗師,天外邪魔分享
从头到尾,韩啸没有遮蔽她的记忆。
家学渊源的紫萱知道,儒道有一种能让一切停滞的力量。
但那力量只有一种人能发出。
宗师。
与自己同船而坐,看着年岁不比自己大多少的韩啸,竟然是儒道宗师。
便是自己父亲那样的御史高官,也没到宗师境界啊!
这天下间,怎么会有如此年轻的大儒?
…………
皇城大殿,一面丈高的水晶镜面上。
小船晃悠悠的画面截然而止。
“书呆子,你说,这弟子还满意吧?”
姬无疆看着面前的陶浩然,笑着问道。
如此年轻的儒道宗师,怎么会不满意?
陶浩然点点头,然后道:“他在此时显露宗师修为让我们看到此画面,意欲何为?”
中州之地,显露宗师力量,皇城中会立时觉察。
陶浩然全程看到了那画舫上的一幕,百思不解,才来寻姬无疆。
这天下间,能看懂韩啸所为的,怕只要姬无疆了。
“你说,若是按着我等性子,会如何?”
姬无疆看向陶浩然道。
“三百年前,如遇此事,我会出手,这一船无有生存者。”陶浩然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森然。
人皇点点头,微笑着看他。、
三百年前陶浩然游历天下,仗剑斩杀的恶人妖魔不知多少。
陶浩然半圣之名可不是读书读出来的。
“两百年前,我若是遇上,会不闻不问,悄然走开。”陶浩然继续说道。
姬无疆点头说道:“世间事有因有果,因果循环,并非一时义愤便能解决。”
两百年前陶浩然已经成为儒道大宗师,心境绝然,不会再为外物所动。
“一百年前,若是我见了,我会如今日韩啸一般出手将其救下,之后事情,不会再管。”
说到这,陶浩然看向姬无疆:“我所看不透的,就是不知韩啸出于何意为之。”
对于韩啸这样的人来说,就一个人不难。
但救人这种事情在他们来说,总要有意义吧?
修到他们这等境界,早过了为外物所动的时候。
“我有两种猜测。”姬无疆看着画面中的小船,淡淡道:“法与情,我也不知他会怎么做。”
说到这,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不过这小子所为,倒是给我很多启发,九天上的很多规矩,可以有所变通……”
陶浩然点头道:“我近日也发现,陛下行事似乎多了些圣道。”
“你是说着烟火味吧?”
姬无疆轻轻一笑,伸手一点,那清波荡漾的画面消散不见,变成西北边地。
“这西北的学子,很有几分血性啊。”
那画面中,一队大楚军卒被偷袭,已经伤亡殆尽,随行的一位学子手持短剑,正在拼力厮杀。
但蛮人为数众多,这学子最终被斩杀。
看着画面中蛮人扬长而去,人皇姬无疆低声道:“这就是我要结束天下纷争的原因。”
“北地苦寒,所以那些学子也能养成坚忍性格。”
陶浩然摇摇头道:“中州富庶,大部分学子只知吟诗作赋,何来懂兵险战危?”
说到这,他微微一愣,抬头道:“陛下的意思是?”
“这次来皇城书院的学子不少,你看不上,但还有点本事的,全送北地去。”
姬无疆双目中透着一丝精光。
“只有经过北地熏陶,这些人才能有可能抵挡住天外邪魔的攻伐。”
听到天外邪魔之名,陶浩然目中也是一凝。
“陛下,他们都是凡人……”
“凡人又如何?”姬无疆目中精光闪烁间带着骇人光晕。
“我天外每日陨落的那些儿郎,这世间谁知道他们的存在?”
“若无这些人,这天玄,能这么安稳?”
听到姬无疆压低声音的咆哮,陶浩然轻叹一声,低声道:“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