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一個頂流的誕生 起點-第662章 翻車了吧,該!看書

一個頂流的誕生
小說推薦一個頂流的誕生一个顶流的诞生
疯狂,暴动!
除了这两个词,大家真的想不出来,该怎样形容网上的喧嚣、沸腾了。
万万没想到,简直出乎大家意料。
“莽哥”,居然是周牧?
骗人的吧!
这是许多人,听到这件事情的反应。
不可能。
假的……
周牧的粉丝,下意识地觉得,他被人碰瓷了。所以二话不说,直接开喷。
至于《三毛从军记》的影迷,则是一片迷茫,震惊错愕。
乱了。
乱如麻。
在岑林的解说视频下。
赞同的,反对的,各执一词。
争吵,沸腾。
媒体记者,却如获至宝。这事的真假,并不重要,关键是爆炸的热度,让他们兴奋。
一瞬间,他们纷纷联系周牧……
联系不上没事,再联系他的助理,电话打不通……总而言之,与周牧有关的人,都接受了媒体的轰炸。
周牧的前东家,青红文化当然是重灾区。
行政办公室,包括各个部门,都有人打电话进来。
占线、盲音,铃声此起彼伏。
接线员快疯了。
但又不能拔电话线,免得错过真正的业务联络。
不仅是他们烦躁。
各部门的经理、主管,在业界有点人脉关系的,直接打电话到他们的私人手机上,打听这事的情况。
“不知道啊。”
“啊,没听说呢。”
“我发誓,绝对没骗你……”
“真的,不清楚!”
一个个经理、主管,有点焦头烂额。
特别是宣发部门的一个主管,脸色一片苍白,充满了死里逃生的庆幸……
别人搞不清楚这事的真假,不敢轻易下定论。
但是他却有八成把握,确认这是事实。
怪不得,胡英商劝他要守规矩。难怪余念,对《三毛从军记》这电影的态度,那么的奇怪。
抹黑、打压、踢出圈……
嘶!
主管抽了口冷气。
趁没人注意,慌忙把笔记本、U盘,还有打印出来的“方案”,彻底“毁尸灭迹”,才有几分安心。
随即,他苦笑起来,自我安慰。
他没错,在这行业,人不狠,站不稳。
只不过,谁也没料到,所谓的的小导演,居然是周牧的马甲,这不是故意坑人吗?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一個頂流的誕生-第662章 翻車了吧,該!推薦
但是话又说回来……
马甲都这么牛逼。
妖孽啊。
这不仅是主管的念头,其他人也有类似的想法。
银河TV。
云月白的助理,自然留意到了这个八卦。
一瞬间,她啊了一声,眼睛圆睁。
“怎么了?”
云月白才处理了一份文件,轻轻舒展了懒腰。
助理懵了下,才吐出一句话,“云总,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什么?”
云月白没听明白。
“就是,就是……”助理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网上有人说,那个莽哥,其实是……周牧。”
“嗯?”
云月白微微失神。
火熱都市异能 一個頂流的誕生 txt-第662章 翻車了吧,該!熱推
旋即,她饶有兴趣道:“真的吗?”
“……没定论。”
助理茫然,“太假了吧。”
她拒绝承认这事。
毕竟堂堂业界大导演,与短视频小导演,天差地别的身份,却要画上一个等号,这让她接受不了。
这期间,云月白已经在网上,搜索了相关资讯,看了岑林的解说视频。
她笑了,“那应该是真的。”
“……为什么?”
助理有点惶恐,她努力回忆,与“莽哥”接触的时候,有没有失礼的地方。
糟糕的是,她想不起来了。
这很正常。
与“小人物”打交道,谁会在乎什么礼节啊。
端着,傲着,应该是常态。
这么一想。
助理有种钻地缝的冲动。
“为什么周牧要披马甲吗?”云月白一笑,有几分追忆、缅怀,“或许……是想体验生活吧。”
这种事情,她有经验。
换个身份,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很有成就感。
“……”
助理欲言又止。
云月白洞察人心,又笑道:“我真不知道,所谓的莽哥,是他在乔装打扮。”
“当初,我之所以决定投资他的电影,一方面是他在短视频领域获得了大成功,是个才人。我觉得,就算投资失败,拉拢了一个人才,也不亏。”
“另外一方面,他的自信感染了我……”
云月白轻叹道:“那种笃、自信的言行举止,让我有种感觉,或许投资他,可以得到不错的回报。”
“看来,我的直觉,还是蛮准的。”
云月白一笑,“可惜,这个机会,我没有把握住。”
她不说还好。
再一提,助理更郁闷了。
因为之前,“莽哥”拒绝了云月白的投资。
当时的她,又是庆幸,又是愤怒。
庆幸“莽哥”拒绝,让云月白少亏一笔钱,又愤怒对方的“不识抬举”,辜负的云月白的一番好意,眼皮子太浅。
现在再看。
助理苦笑,承认自己的有眼无珠。
“笃笃笃笃……”
冷不防,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
办公室门应声而开。
一堆人挤进来,基本是银河TV,各部门负责人。
云月白惊讶,“人这么齐,出事了?”
“云总,网上的事,你关注了吗?”一个人声音有些激动,“就是莽哥……”
“看到了。”云月白点头。
笔下生花的小說 一個頂流的誕生-第662章 翻車了吧,該!分享
“如果是真的……”那人兴奋道:“云总,两部短剧的成绩,或许还可以再飞涨。”
不要小看,一个大导演,对路人的吸引力。
更何况,这件事情,充满了传奇性。
云月白顿时心中一动,立即起身,“走,去开会。”
“是!”
……
“真是周牧吗?”
“可能性很大,毕竟《三毛从军记》我去看了,拍摄的手法真的非常成熟,的确不像是新人导演的手笔。”
“我就知道……这个行业,哪有这么多的天才。”
“这家伙,大家被他愚弄了。”
“好端端的,他发什么疯,换了马甲拍戏,有必要吗?”
“谁知道,天才嘛,想法总是与众不同。”
“不过话又说回来,电影拍得确实不错。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电影可以这样玩……”
“是,我受到了启发,打算在作品中,借鉴一下。”
“同!”
“……”
业界热议,纷纷扬扬。
有些事情,只要捅破了窗户纸,肯定是隐瞒不住。
一些电影人,解析《三毛从军记》,从各个镜头,灯头布景拍摄手法之类的细节,确定这是周牧的作品。
主要是……
“黑色幽默,搞笑的风格,与《疯狂的香水》、《三笑姻缘》,一脉相承啊。”
“两部电影的融合,造就了《三毛从军记》。”
“周牧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是喜剧片的王者,随便可以玩出花样来,其他人都是弱鸡。”
“吊打!”
“……”
一群人疯狂吹捧。
自然有人抬杠,“真假都没确定呢,不要急着吹。要是假的,岂不是很尴尬。”
“对啊,当事人没发声,别轻易下结论。”
“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等等看,免得闹出‘贪天之功,占为己有’的笑话。”
“不要什么事情,都往名人身上靠。”
“……”
业界内外,为了这件事情,吵得不可开交。媒体记者,却迟迟联系不上当事人,急虑上火。
最终,还是重量级的电视台、网站高层,亲自给杨红打电话,直截了当探问,才有了答案。
“对,是他没错。”
杨红很干脆,“没什么特别原因,就是想玩……对,就是觉得无聊了,换个身份,放纵一下,然后有了灵感,就拍了一部电影,说是检验一下自己的成色……”
“嗯,这是原话没错。”
杨红抱怨,“我没少吐槽他,你堂堂大导演,拍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嫌弃掉价吗?他说没有关系,反正没人知道……哈哈,他就是太自信,现在翻车了吧,该!”
一帮高层听出来了。
这是吐槽吗?
这是嫌弃吗?
这是埋怨吗?
错!
这分明是炫耀。
得意的语气,通过电话溢于言表。
一帮人有点酸。
不过表面上,还要陪笑,附和两句。
好不容易,通话结束了,这些人立即如今人马开会。
是要公布消息,一锤定音吗?
蠢。
这样的重大新闻热点,怎么可能轻易有结果。
当然是反复折腾几天,先辟谣,再澄清,然后反转。不把韭菜收割几遍,对得起他们亲自打电话给杨红,欠下的人情债?
总之,节奏带起来。
……
《万万没想到》剧组。
“橙子,橙子,橙子!”
几个人火急火燎,如火烧眉毛一样,冲刺进入片场。
程梓在记账,看到一行人冲来,有点发懵。
没等她发问,一个人就冲她“吼”起来,“橙子,你知不知道,导演是、是、是……周牧!”
“什么?”
程梓茫然,没听明白。
另外一个人急声道:“莽哥啊,他是周牧!”
“?”
程梓眼睛圆了。
手里的笔,叭啦掉地上。
好半响,她才惊醒,“不可能……”
“网上很多人都这样说。”
几个人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反正心里憋着一股劲,暴躁,狂喜,不安。
“莽哥,周牧……”
程梓打了个激灵,猛然回头望去,“大狸!”她清脆的声音,变得有些尖了,“你肯定知道怎么回事,对不对?”
刷刷刷……
众人的目光汇聚,灼热似火焰。
大家反应过来,如果说整个剧组中,最有可能知道“莽哥”真实身份的人,非高雯莫属了。
毕竟她可是“莽哥”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