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蛟龍決》-第一百九十五章扶搖仙子降凡塵閲讀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只见小船船头一个女子素裙轻舞,纱衣若烟。
撑起的红伞之下,一抹淡色方巾随风摆动,遮蔽了她绝世芳容。
小船到了大船边上,大船上赶紧“咯咯吱吱”放下缆绳系着的踏板来,陆蕴儿搀扶着扶摇宫宫主,健步蹬上。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蛟龍決》-第一百九十五章扶搖仙子降凡塵
等到踏板升到船舷位置,陆蕴儿下来,又要搀扶扶摇宫宫主时,只见她轻轻用力,娇柔万端的身影已经腾在半空。
右手举着红纸伞,幽香微微里,扶摇宫宫主已经翩翩落在大船船顶。
她看也不看船舷上瞠目结舌的遥望着自己的众女子,只是回头望着蕴儿,婉然道:“蕴儿,顶楼除了你,自此再不许其它人进入,饮食起居皆有扶摇宫的人料理!你切记住!”
话音飘落,人已不见。
陆蕴儿答应着,又过来和船上的众女子们交代一遍,一个个女子们无不咋舌。
时间紧急,大船即刻驶离扶摇宫水域,乘风往罗刹岛。
一路平静,等大船赶到罗刹岛附近,天早已经是漆黑一片。
陆蕴儿让大船来回绕行两周,却并不见赤火神君的船只,她猜想赤火神君定然已经进入罗刹岛。
自己与天行等人都简单吃了些食物,自己便亲自过来邀请扶摇宫宫主蹬上罗刹岛,一同去见阎罗祖师。
此时,扶摇宫宫主也刚刚吃完饭,见陆蕴儿来到,邀请自己去罗刹岛
她不禁皱眉道:“这罗刹岛虽然没有男人,但最是滥交,污浊之气汇聚,而我师姐又躲藏在落红冢里,更是阴沉晦气,我可不愿意去!”
陆蕴儿又是好一番解劝,只道,既然来解救她们不登岛又怎么能与御龙卫交手,打败他们,救出阎罗祖师她们呢?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蛟龍決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五章扶搖仙子降凡塵看書
扶摇宫宫主沉吟片刻,才不得以答应。
但却不愿走密道赶往落红冢去见阎罗祖师,而是从乱石堆处翻越悬崖,然后直奔阎罗祖师的住所,去与在那里临时驻扎的御龙卫决战。
天行与陆蕴儿认为在不了解敌情时,冒然闯入敌人巢穴恐怕会遭遇麻烦。
怎奈扶摇宫宫主嗤之以鼻,根本不听他们劝阻。
陆蕴儿见她如此决绝,知道劝说无益,只得答应。
二人驾一叶轻舟走密道往落红冢报信,而扶摇宫宫主则也乘一条小船,让两个身边的侍女撑船,飘飘摇摇,往乱石堆方向。
天行与陆蕴儿从密道口进入,不久便到了罗刹岛内。
直到他们上岸,却并不曾见到一个守卫的罗刹岛的女子。
二人心中担心,急匆匆在遮天蔽日的山林中钻来钻去,好长时间才算到了落红冢的坟墓前。
暗夜之下,孤零零一座大坟隐在乱草堆中,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显得好不凄怆阴森。
天行见一向戒备森严的落红冢竟然也无人守卫,更是吃惊,赶紧来到坟垅前,轻轻拍击。
过了些时候,那大坟才缓缓打开,里面旋即出来一人,手握长绫,脸色分外紧张。
天行见是绫罗身边的那个最小的侍女,忙道:“小妹妹,我们去找救兵回来了!你快带我们去见祖师和我母亲!”
小丫头见是他们,脸上才挂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探头看看他们身后,见再无别人
又不觉黯然道:“你们可回来了!前两天,赤火神君来救援,被御龙卫给抓住了!这几日御龙卫天天在岛上搜索,我们几处的姐妹都被抓走了!现在只有落红冢还没有被发现!可是怎么就你们俩个啊?……你们请的救兵呢?”
天行与陆蕴儿进入大墓之中,小丫头按动机关,大墓合拢。
天行才边往里走,边解释道:“我们请扶摇宫宫主耽搁了些时间,不过她已经请到了,已经走乱石堆上崖去,她让我们来报信!好让母亲和祖师放心!”
陆蕴儿听说赤火神君已经被御龙卫抓去,心中大惊,边走边问,小丫头也一一说了。
原来,赤火神君果然如陆蕴儿所料,只在罗刹岛海面上等了一天,就急不可耐自己独闯进罗刹岛。
在落红冢里,见阎罗祖师伤势沉重,他大为恼怒,不听众人劝阻,孤身前往御龙卫驻扎的阎罗祖师的住所去挑战。
阎罗祖师不放心,让绫罗带着几个丫头随后赶去。
她们听从阎罗祖师指令,只躲在密密咂咂的芭蕉林中观望,并没有出战,只等赤火神君万一遇险时,再突然出去相救。
起初,煞摩柯熟知赤火神君脾气爆裂,善用赤火神功,并没有急于出战,而是派出两名银卫去战赤火神君。
结果几个回合,二人就被赤火神君烧死,那一股扑鼻的恶臭与惨烈的场景,另绫罗与几个手下都不忍直视,一阵阵作呕。
赤火神君越发嚣张得意,又大摇大摆进入院子。
谁知在院子后面的亭台上遭遇到一个红衣女子。
赤火神君被女子迷惑,稀里糊涂被擒拿住。
绫罗等人想进去解救,被隐藏在院落周围的御龙卫缠住,绫罗见自身都难保,实在无法解救赤火神君,只得边战边撤。
御龙卫紧追不舍,一直纠缠到了落红冢附近。
绫罗在受伤之下,才带了两个手下撤入落红冢里,其余的几个手下纷纷毙命,而守卫落红冢的几个女子为了支援绫罗也战死在了外面。
说到这里,小丫头又难过起来,连声啜泣。
陆蕴儿看着心疼,把她搂在怀里,一边安慰,一边给她擦拭眼泪。
小丫头这才止住哭泣,抬头眼泪汪汪地瞅着陆蕴儿道:“姐姐,那几个姐姐死得好惨,还有我们的少岛主也受伤了!你们一定要给她们报仇啊!”
见天行与陆蕴儿都点头答应。又警觉道:“不过,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真得好厉害呀!我们都没见她出手,赤火神君那样厉害都被她拿住了!据少岛主说,我们老岛主也是被她害的!你们遇到了她一定要小心啊!”
天行与陆蕴儿自然知道小丫头所说的红衣女子,就是御龙卫四大金卫之一的曼珠沙巫。
三个人说着话,很快就来到绫罗与阎罗祖师所居的洞口,双双挑帘进去。
绫罗此时正与阎罗祖师盘腿坐在榻上闭目调息,听到声音睁眼见是天行与陆蕴儿,心中喜悦。
却因身上有伤,动弹不得,只能一脸的喜色,招呼他们。
二人先参拜阎罗祖师,祖师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缝,见只有二人到来,料想必定是师妹不愿相助,面色顿时阴郁下来。
只是“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天行与陆蕴儿又赶紧去拜见绫罗,绫罗赶紧俯身拉起二人,道:“我的俩个好孩儿,这几天辛苦你们了!想是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说罢,已是珠泪连连。
天行忙道:“母亲不必难过,这几天去请扶摇宫宫主的时候的确遇到了麻烦,遭遇到我二师叔祖的攻击,好在蕴儿想办法才引出扶摇宫宫主把他们打退了!因此,也就耽搁了些时间,没能赶上与赤火神君在海上汇合!”
绫罗拉着蕴儿道:“唉!多亏这个孩子聪明机智!你们既然见到了扶摇宫宫主,你们自然和她说起罗刹岛的事情了!哪她为何没有和你们来救援我们呢?是不是她不愿意啊?”
她刚说罢,不等天行与陆蕴儿答话,阎罗祖师闭着眼郁郁道:“哼!我这个师妹,除了有洁癖臭高傲以外,是最没有人情的!她心中一直都看不上我们,又怎么肯来相助呢!我那时候情急,才让你们去求她!想想真是多余!”
天行忙道:“回禀祖师和母亲,扶摇宫宫主已经来了!只不过她不愿意来这里,而自己直接走乱石堆,从巨崖上进入了罗刹岛!”
阎罗祖师听罢,满脸皱纹抖动,颤巍巍睁开眼睛,瞅着二人道:“她……真得来了?她竟然还愿意认我这个师姐吗?可是她既然来了,为何又不愿来这里,却走乱石堆,翻巨崖呢?”
天行张张嘴,一时也不好把扶摇宫宫主嫌弃落红冢的话说出,只能用眼睛瞅着陆蕴儿。
蕴儿忙笑道:“她呀,是够古怪的!偏偏不愿意和我们一起来这里,一定要单独走那条险道,说要从那里直入御龙卫的驻地,把他们都赶出罗刹岛然后再来见您呢!”
阎罗祖师嘴唇抖动几下,也没说出话来,只是点点头。
陆蕴儿又赶紧来查看绫罗的伤势。
突得,一阵急急的脚步声由远处奔来。
不久,只见一个女子气喘吁吁地进来,拱手道:“禀报祖师和姑娘,刚才有人来报,在乱石堆巨岩附近的路上,有一个手持红伞身穿纱衣的蒙面女子正与御龙卫金卫旋地陀率领的几十名御龙卫厮杀,不知那女子是何人!特来禀报祖师和姑娘定夺!”
阎罗祖师对这个冷面的师妹本来没报什么希望,没曾想她竟然为了罗刹岛孤身去大战御龙卫,心中的同门之情,油然而生,甚为感动。
她自然想不到这些都是陆蕴儿的缘故。
忙让天行与陆蕴儿率领落红冢里的所有女子,去接应扶摇宫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