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 線上看-機緣巧合見吳鶯相伴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砰!车身一震,同时车尾传来沉闷响声。宁致远马上意识到被追尾了,赶紧歇火,打开车门下了车。一辆红色法拉利正紧贴在车尾,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居然在红路灯口被追尾。
车上下来一位长发年轻女子,捂着胸跑过来,依然掩盖不了澎湃的跳动,惊慌地俯身看车损,愧疚地说,不好意思,大叔,我停下车在看手机,忘记了踩刹车,车子自动往前滑,都是我的责任,是直接给些费用,还是报保险公司,你说怎么办都行。
宁致远看了看后面堵起的长龙车队,见自己车也没怎么受损,笑着说,我这破车倒不存在的,只是你这豪车可惜了哈,姑娘,以后开车还是小心些。说完,拉开车门,着势上车。长发姑娘好奇问,不用我赔啦?宁致远转头看着她,摇头含笑。长发姑娘忽然说,大叔,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您呢!
宁致远笑着说,姑娘真不用赔的,就蹭脱了小块漆而已。长发姑娘明白他的意思,以为是为了妥善处理剐蹭而故意套近乎,撇了一下嘴后,诚恳地说,我真记得见过您,好像在岳州,您陪我爷爷逛了半天,还请他吃了米卷,爷爷经常回味呢。
宁致远一怔,脑子里马上浮现起那次巧遇,微笑着说,吴老爷子身体还好?长发女子露出灿烂微笑,美得不可方物,声音如莺婉转,挺好的呢,您叫宁致远,对吧,呵呵,我叫吴莺,能再次遇到您,真好。说完,伸出手。宁致远用指尖轻触后,顺势挥手说,小吴再见,把后面堵着了呢,我们得走了。吴莺点点头,赶紧问,能留个电话吗?宁致远顺口报了自己手机号码,也不管对方记住与否,轿车绝尘而去。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機緣巧合見吳鶯相伴
吴莺边驾车边用蓝牙打通家里电话,兴奋地说,爷爷,我遇到了上次回岳州给您作向导那位宁致远呢!吴老惊奇地问,这么巧啊?吴莺回道,是啊。吴老说,把这位宁书记请到家里来吧,我给他聊聊。吴莺呵呵笑着说,不行的爷爷,我在丘川呢,不在京都,现在他已经走了呢,不过,我记下了手机号码,以后找机会再说吧。
吴老放下电话,想起上次那位年轻人陪着逛了半天岳州城,不禁感慨万千,年少投笔从戎征战一生,五十年后才回到家乡,虽然老城面貌早已改变,但那米卷依然是旧时味道。
回到家里,宁语嫣已经从学校回来了,见道他,马上飞跑过来,一下子吊在脖子上,嚷道,想死我了呢,我亲爱的老汉!韵诗娇嗔道,这么大了还这么黏爸爸。语嫣斜眼取笑道,噢哟,我晓得某人吃醋了,嘎,老汉。宁致远抱着女儿,一阵哈哈大笑。
精彩都市小說 嶽州紀事 txt-機緣巧合見吳鶯熱推
爷儿俩坐在沙发上,语嫣叽叽喳喳地唠嗑学校情况,韵诗则在厨房奏响锅碗瓢盆曲。家庭温馨安宁,平时里所有辛苦感觉都值得!
一家三口围坐在小黄桶边,嘻嘻哈哈地龇牙咧嘴烫脚。突然,宁致远嘘了一声,示意接听电话。语嫣伸过头来一看,一把将电话拿过去,甜甜地说,舅舅,您回来没呢?薛仁熙笑着说,丫头,回来啦,你读书情况怎么样啊?语嫣大声说,好着呢全班前十名呗!薛仁熙惊讶道,这么厉害?!你那学校可是省城十大名校之一呢!语嫣哈哈笑着说,以后我也像哥哥一样,考上名牌大学,我不给您说了,我把电话给我老汉。说完,把电话递过来。
宁致远接过电话,喊了声,哥,有事么?薛仁熙散漫地说,明天您们过来吃午饭吧,我们好久没聚了,刚才爸爸说,丫头读书就没怎么见到外公外婆了。宁致远笑着答应,心里明白,大舅哥是有事给自己说,前几天听韵诗说,好像他最近有点烦心。
第二天上午,一家三口来到薛仁熙家。语嫣像条鱼,迅速滑进外婆怀里,黏着不分开,家里顿时笑声一片。
宁致远和薛仁熙坐在沙发上喝茶。薛仁熙轻声问,当常务很忙吧?宁致远嗯了一声,静候下文。薛仁熙挠挠头说,我那边的常务副市长马上提拔为副书记,空出来这个位置竞争很大啊。宁致远惊奇地说,你有几成把握?薛仁熙哎了一声,端起茶杯吹了几下,轻抿一口。宁致远笑道,政法委书记任常务,估计需要市委书记力挺才行的。薛仁熙说,是啊,现在书记态度不明朗,京都李叔叔也退位下来了,不好办呢!
宁致远默默地点点头,然后问,其他没路了吗?薛仁熙说,只有走着看了。宁致远沉思半会,徐徐吐出一口气,低声说,我找一下叶梦吧。薛仁熙惊异地问,谁是叶梦?宁致远抿嘴说,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我初中女同学,她的女儿和语嫣一个班呢。薛仁熙犹豫地说,一个处长怕是不能左右的。宁致远呵呵笑着说,起码她知道情况。
宁致远站起来,走到阳台上打通叶梦电话,将薛仁熙情况大致说了一下,轻声问,叶梦,从你那角度,薛仁熙有几成机会?叶梦娇笑一声,说道,起码目前没有机会,不过……说到这里,她打住了。宁致远不知其因,问,怎么啦?叶梦回了句,自己想,你有办法的,曲总不是在长宁做事么?说到这里,就挂了电话。
宁致远握着手机,反复思考半晌,才犹豫着打通曲悠然电话。曲悠然明显还在床上,慵懒地说,亲爱的,想我啦?宁致远紧张地回望了一下屋里,压低声音说,我在大舅哥家呢。曲悠然哈哈大笑,半天才收住,懒洋洋地问,有急事?宁致远便将刚才跟叶梦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低声问,可否找一下省委曲副书记?曲悠然沉默一会儿,悠悠地说,你呀,自己的事情不找我,帮忙你却找我了,哎,冤家,我试着提一下吧,等我消息。
两人在电话里聊了柳树河坝开发相关事宜,最后挂上电话。宁致远回到客厅,淡淡地对薛仁熙说,托人去找省委曲毅之副书记,等消息吧。薛仁熙瞪大眼睛,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压着嗓子说,太意外了,你还跟曲书记有渠道接触?宁致远端起茶杯,笑着说,我见过他,还亲自向他作过汇报。啊?薛仁熙脸上明显激动起来,大声说,你小子东西多嘛!宁致远哈哈一笑而过。
薛仁熙心情大好,嚷着中午一定要喝点酒。宁致远也高兴,陪着喝了二两,其余都由薛仁熙解决了。
临走时宁致远说,哥,不一定成,也不一定不成,我尽最大努力哈!薛仁熙点点头,笑着说,成,我幸,不成,我命!宁致远哈哈笑着说,您能这么想,我也压力小点了呢。薛韵诗好奇问,你们说什么呢。薛仁熙爱怜地摸摸妹妹头,笑着说,找致远帮忙呢,你哥下步有没有机会,得看妹弟努力不努力,哈哈……
回家路上,宁致远陷入沉思,心里清楚,如果曲悠然办成,薛仁熙怕又将成为曲氏集团的一颗重要棋子了呢,还真不知大舅哥能否从容应付得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