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蘇廚 起點-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發展綱要相伴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发展纲要
九月,大宋各地秋收,统计数据通过各路电报一一送了上来。
苏油向高滔滔和赵煦呈上了一份奏章,准确说是一本书——《皇宋发展纲要》。
发展纲要以苏油最早给神宗建议的十件大事为纲,不过这次具体到了操作,每件大事有分作历史回顾,现状分析,未来展望。
然后根据这些又分了短期、中期、长期目标,最后又对短期目标做了三年规划和预算。
这是一份细致到令人发指的大文件,就拿宋人最关注的教育事业来说,里边统计了全国各地官学与私学的发展历程,目前状况,从小学到国子监的授课内容,包括新出现的慈善小学中学学院的课程编排。
还统计了全国的识字率,各阶段适龄的应入学人口数量,与现状之间的差异,以及差异形成的原因。
然后分析了大宋如今各行业的构成,需要用到的学问,目前的人才培养方式,其优劣性各在什么地方。
后面还分析了当前师资力量、生员构成、学校、教材、学费、人才选拔等内容。
这么多的内容,还仅仅是《发展纲要》里,《教育》一门,《回顾与现状分析》一章中的一部分。
第二部分则是着重于数据分析,阐述国家要发展,落实在学校建设方面,存在哪些具体的缺口。
而这些需要里边,哪些是近期的,迫切的;哪些是中期的,应该发展却又受现状所限制的;哪些是远期的,可以暂时缓一缓,但是却又值得期待的。
第三部分才说道该如何一步步的实现短目标,比如学校该成立多少,怎么配置,教材需要哪些,怎么编写,教师的培训和分配,书籍印刷,学校管理机构如何进行计划、指导、监督,该成立什么机构监督,归那个部司管辖,需要耗费多少国家财政等等。
十件大事,每一件都是按照这样的体例来编纂,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短时间里能够拿出来的东西。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苏油在元丰二年入京与赵顼相谈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除了关于现状有了一些补充,将统计数字重新进行过修改之外,里边的调研内容,肯定经过历年无数次的查改增删。
也就是说,蜀国公从元丰二年开始,就已经把自己当做储备宰相,开始行动了。
文彦博、吕公著组织各自的班子挑灯夜读,从六部索要数据,相互对照核实,最终给予了这部《纲要》高度的评价。
说白了,还是精细纯老三样,但是这个《纲要》里边,充满了一种哲学思维。
理学的身影,在《纲要》十件事中,无处不在,让人大开眼界!
这不是纲要,这是著作、文献,是一种管理国家的新型模式!
它就不该叫《皇宋发展纲要》,它的正确名称,应该叫《理学思想指导下的建国方针》。
值得庆幸的是,苏油已经用九年时间,做完了统计分析方面的绝大多数事情,现在留给大家的工作,就是一起来拍板——这部纲要,它说得到底对不对,里边提到的事情该不该做,如果该做,那如何做,哪些先哪些后。
之后就只剩下一个将短期任务模块各自领下去,按部就班加油干的问题。
花了十天时间给大家消化,之后苏油组织两制上官员,又在都堂展开了急切的讨论,吵成一团。
最后文彦博怒了,一件件的来,先找出迫切的,最可行的,对大宋立竿见影的!
十件大事里边,官制改革基本完成,甚至在苏油的干预下,将以前的胥吏也纳入到了官制改革体系当中,甚至可以算是划时代的巨大的进步,已经超过了之前的唐制和之后的明制清制,组织能力算是站到了封建王朝的最高处,但是在苏油眼里,还是过于粗糙。
不过官制才改革了不久,而且相比后世还有一个重要差别,那就是官员本身的素质短板和官员录用考核体系的短板。
在这两个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之前,目前的官制,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政治包括司法与行政,这个牵扯实在是太大,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儿,一时半会儿也是艰难。
至于风气与国格,在前面那些大事儿没有得到解决之前,就是假大空的东西。
这就剩下财用,军事,水利,交通,民生,教育六项。
好在现在大宋不差钱,而且高滔滔给大家做过保证,实在不行还可以掏赵煦这倒霉孩子的压岁钱,因此财用一节暂时不是太急迫。
交通问题一直在持续改善,目前能将铁路东西干线修完就不错了,至于苏油提出的各州间标准路网干线和南北大运河打造的问题,大家都觉得太花钱了,只能选取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列入三年计划。
民生也先缓缓,官员们很体贴,认为一下子让老百姓日子过得太好,口味养刁了不好回头,司马相公一年来的宽政已经很可以了,可以先放放看。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嘛!
剩下的三样最迫切,军事、水利、教育。
而其中,军事和水利都集中在河北,那就再压缩一下,三年之内,振兴河北!欧了!
苏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大计划被一步步压缩到只剩下这么一丁点,简直哭笑不得,这尼玛还真是大宋风格。
这不是制度问题,这是工作作风问题!
于是苏油开始据理力争,跟六部尚书两省侍郎唇枪舌剑,真是一点没当自己是首相。
军事和水利都集中在河北没错,河北应该振兴也没错,但是振兴河北的一揽子方案,也需要其他方面的大力支持。
比如交通,因为几条大河隔断,想要拉通一条南北向的铁路以目前的能力几乎不可能,那就必须大力推广海运,并且以沿海各港口为节点,依托运河,打造河北的海港——漕运节点——州县陆路联合交通网。
路网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有桥梁,还要有交通工具,内河蒸汽船只,马拉厢车。
要完成这些,仅靠州县各自为政是绝对完不成的,必须依靠中央财政,还需要以相州为基地做农业边际效应,以徐州、郓州为基地做工业边际效应,以登州为基地做贸易边际效应。
在这中间发挥纽带作用的,是商业与金融。
还有就是军制改革,要汰裁旧军,编练新军,安置转业。
要治理黄河,需要调用大量的役夫,在免役法制度下,就必须调运大量的货币和物资,形成在河北的良性经济循环。
这里边就又涉及行政效率的提高,货币物资的充足,地方阻力的解除,流动人口的控制,劳务人员的管理。
最终在苏油的苦口婆心之下,将被切得只剩下一丢丢的东西又慢慢补回来,大家形成决议,主体目标还是三年之内振兴河北,但是从中央到地方,都要开足马力为这个目标服务。
国家财政朝河北倾斜,户部设立预算司、会计司,先期以河北事务为试点,摸索制度。
枢密院和军机处也以河北为重点,开始整军,施行新军制。
为了刺激当地人口增长,增加流动从役人口,将人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在河北试行丁银入地的税制改革。
为了刺激商品生产与流通,增加河北的工坊数量和生产能力,取消坐税,只收取行税。
在登州设立钱监,建立河东路、河北西路、河北东路、京东东路,简称河北四路发展银行,增发宝钞。
吏部以河北为试点,开始施行真正有效的监察制,监督各地州府对这些政策的执行情况。
也就是说,在中枢的紧密监督与配合下,将苏油的施政理念在河北先行试点,短期目标是在三年内实现河北的振兴,中期目标是让河北具备短时间内独立对抗辽国军事力量的能力,长期目标是让河北成为大宋第四个经济发达地区,能够为征伐幽云提供长足的后勤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