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靈瀾俠影笔趣-第146章:駭人聽聞突來訪。讀書

靈瀾俠影
小說推薦靈瀾俠影灵澜侠影
“你胡说!”
萧红玉听完黑衣袍客之言,后退了两步,下意识的怔住了。
“我有没有胡说,你娘亲最清楚。不过,如今看在你娘亲已然魂归故土的份上,我这才将事情与你合盘托出。你若不信,大可亲上浮影门,找万紫凝问个清楚!”
黑衣袍客缓缓而言,他的声音清脆而低沉,似乎他所言就是真相一般。
“万紫凝?”
萧红玉闻言反问,眉宇上扬,需确认一下。
“是的!不过你母亲未必会与你们提及此事。”
黑衣袍客点头应允。
萧红玉看了一眼黑衣袍客,思绪正在快速运转。
“万紫凝?她不是陆姐姐的娘亲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此事怎会与陆姐姐娘亲有关呢?”
萧红玉细想之下,她现在渐渐明白了娘亲的用意。
不过萧红玉并未表现出来,而是冷冷而言:
“我凭什么相信你?”
火熱連載小說 《靈瀾俠影》-第146章:駭人聽聞突來訪。推薦
黑衣袍客见状冷冷而语,言语间透着一股生生的喜悦感:
“你不用相信我,但你可以相信自己的判断。你觉得咱们之间的交易怎样?”
“不怎么样?”
面对黑衣袍客之言,萧红玉毅然坚决的摇头。
“萧阁主,如此说来,你是想耍赖不成?”
黑衣袍客见萧红玉没有要带他去萧若锦墓碑前的意思,言语清冷而沙哑。
“我从未答应阁下什么,只是你自作多情,非要与我说罢了!”
萧红玉见状冷冷而笑,面对黑衣袍客的行为,她自有判断。
无论他所言真假,自己自会上浮影门,找万紫凝问个清楚,而目前的情况更加危急,她若是不小心翼翼,恐会步娘亲后尘。
这突如其来的黑衣袍客,让这场角逐变得更加朦胧而不明就里。
她必须尽快权衡利弊,处理好黑衣袍客与宫若新等人的关系,否则,一旦东窗事发,再与黑衣袍客结下梁子,此事恐就由不得自己了。
“萧红玉,你竟敢出尔反尔!你难道就不怕我将你梨花苑门人杀个片甲不留么?”
黑衣袍客闻言甚是恼怒,其言灼灼,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铁青,似乎要将萧红玉生吞活剥了一般。
“我自知阁下武功高强,就算我萧红玉同梨花苑门人联手,恐未必是你对手。不过,我萧红玉说话、做事,向来说一不二。如果你真的以为我梨花苑是人人可以践踏的软柿子,那我萧红玉恐要让阁下失望了!”
萧红玉从黑衣袍客的言行举止中看的出,其人正试图压抑住内心的愤怒,似乎只要她言语轻轻一点,他内心的愤怒之情便会喷薄而出。
萧红玉自顾自说着,希望她的良苦用心能得到黑衣袍客的谅解。
“萧红玉,你别以为如此搪塞于我,我就会罢休。老夫实话告诉你,你若是还有些识趣的话,即刻带我去见萧若锦的坟墓,否则休怪老夫对你不客气了!”
黑衣袍客哪里受得了这般搪塞之言,对他来说,萧红玉只有一件事可做,那就是乖乖带他去萧若锦坟前,不是吗?
“看起来,阁下非要见我娘亲一面不可!我看这样吧,还请阁下先退下梨花苑,待我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再派人通知阁下上山,不知阁下以为如何?”
萧红玉见黑衣袍客怒气已起,加上骆小蝶等人在梨花苑外围对其俯视眈眈,她不能再如此犹豫不决了,必须尽快做出决断。
这才想出了这个缓兵之计。
不过,她的言下之意,即刻被黑衣袍客识破了。
这对她和梨花苑来说,真正的危难时刻即将到来了。
“哼!萧红玉,你休想用这种愚蠢的缓兵之计逼我就范,我实话告诉你,你今夜若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休怪我不讲情面!”
黑衣袍客闻言虽有一丝犹疑,但他怒气已极,岂是萧红玉如此三言两语就能回避过去的。
“既然如此,那阁下请自便。本阁主还有要务急需处理,就此告辞!”
萧红玉见如此言说都让黑衣袍客无动于衷,再如此拖延下去亦无用处,她只能先自行离开,再做打算。
她没想到的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竟让她与黑衣袍客的关系瞬间化险为夷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
黑衣袍客闻言发声斥喝,瞬间运气上前,拦住萧红玉的退路。
不想萧红玉冷冷而笑:
“这是我的地盘,我想走就走!如果阁下够识趣的话,请速速离去,我梨花苑门众定会不计前嫌,既往不咎。”
萧红玉不曾动身,声音却鞭辟入里,让黑衣袍客眼前陡然一亮。
却见梨花苑大殿院落门前的数以十计的卫士已将其团团围住,黑衣袍客就算想全身而退,似乎也由不得他了。
“那还他娘的废什么话,看招!”
黑衣袍客怒骂,正欲运气化掌而出,朝萧红玉攻杀过来。
不想院落门前一声音急急而至,其人快速上前,作揖以礼:
妙趣橫生小說 靈瀾俠影-第146章:駭人聽聞突來訪。
“禀阁主,门外来了一名妇人,带着一名少女,自称是万紫凝,要拜见老阁主,您看?”
说话之人正是张云扬。
“你说什么?万夫人来了?快请她进来!”
萧红玉闻言连忙吩咐。
心想:“皇天不负有心人,自己正欲寻得万紫凝的踪影,以解心中疑惑,不想她们就送上门来了!”
萧红玉说完看了一眼黑衣袍客,正与黑衣袍客那双灼热的眸子对上了。
黑衣袍客见状缓缓而言:
“萧阁主,今天算你走运,咱们之间的事,改日再登门拜访!”
黑衣袍客说完,不等萧红玉回话,已运气而起,从屋顶后方一跃而下,消失在茫茫密林,不见踪影了。
惹得萧红玉即刻运气上前,却未能寻得一线踪迹。
萧红玉只好一跃而起,跳下屋顶,将梨花苑众卫士遣散,各就各位后,来到大殿首座坐下,很自然的露出一抹诡谲的笑意。
良久,这才派了一名卫士急急出得大殿远去。
不曾想,她刚吩咐其人不久,一声音在梨花苑大殿外围的小道中徐徐穿行,声音轻盈低沉:
“万夫人,这边请,我们阁主已在大殿等候多时了!”
萧红玉闻言,即刻起身,走下座位,来到大殿中央背对门庭,双手背负而立,不曾言语。
万紫凝三人这才缓缓靠近大殿,直到张云扬将其领进殿中,作揖以礼:
“禀阁主,万夫人带到!”
“好!云扬,你先下去吧!我与万夫人有事相商,切不可让人随意靠近。”
萧红玉之言,让张云扬一听就明白了。
连忙起身,退了出去,站在大殿门前率人守卫起来。
萧红玉并未转身,但她的言语是那样清澈见底,让万紫凝听了有些迟疑。
但作为客人,万紫凝还是作揖以礼:
“萧阁主,十余年不见,你的声音确实变化很多了!”
“是吗?不知万夫人千里远临,未曾远迎,还请万夫人见谅!”
萧红玉转过身来,眉眼而笑。
“你不是萧若锦?你究竟是谁?”
万紫凝见其人一脸娇容,很是稚嫩,年纪与女儿灵儿约莫一般,确定此人不是萧若锦本人,发出一声质问。
“哈哈!万夫人就是万夫人,一眼就识破了红玉身份,实在是令红玉佩服的五体投地。万夫人,您们请坐,且听我细细说来,如何?”
萧红玉闻言连忙邀请万紫凝和身旁的少女入座。
万紫凝见状连忙应声,来到首座左一首座和二座,依次坐下。
萧红玉亦来到右侧首座坐下,相互望了一眼,似在诉说什么。
眼波横,眉眼聚,声声轻耳语;
路长迢,飞雨雪,漫漫泻云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