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03章 仙君的報復6看書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苏青之迈着视死如归的步伐来到海岸边。
海里的虾兵蟹将时不时露出脑袋,好奇的打量着这位奇人。
勾得仙君取回圣水,又气的他吐血的人物。
好像长得..的确是俊美无双.祸国殃民。
“这不是昨天那个苏公子么,不会要跳海吧?”
“神情萎靡,看着有点像,仙君真不管他了?”
“那双眼睛长的真好看,等他死了剜给我用。”
“得了吧你,仙君的人你也敢觊觎,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来往的村民议论纷纷,对着苏青之的背影指指点点。
做了一百回心理建设,她还是放弃游过去的打算。
本姑娘有深海恐惧症,不想变成鲨鱼的食物。
就算不被鲨鱼吃掉,满身浮肿,嘴里吐出一堆小蝌蚪好像也不美妙。
火熱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笔趣-第203章 仙君的報復6看書
算了,当务之急还是找找狗仙君。
“请问,你可有见过仙君,我找他有急事。”
苏青之走街串巷,问遍所有的人均是连连摇头。
被困在这里第三日了,真是毫无头绪。
冷静下来的苏青之理了理事情的发展脉络,昨日自己拒绝喝圣水仙君很生气。
他生气的原因是觉得自己不是真心原谅。
那就敞开心扉的谈一谈。
有法子了!
她捡来许多鹅卵石在海边摆成一串大字,然后用颜料涂上色彩,即使距离很远都看的一清二楚:“千杨,我要见你。”
一盏茶后,这个傲娇的男人终于出现,倚在树下说:“见我做什么?”
“先用早膳好不好,我好饿。”
苏青之拖长语调撒娇着,扯着他的衣袖摇了摇。
谈话的前提是先缓和气氛,苏青之,加油!
磨了一炷香时间,冷着脸的仙君终于勉强答应,两人吃的其乐融融。
形势不错。
“仙君,坦白说,我以前的确心悦于你。”
苏青之沏好茶,就发现气氛不对,这仙君怎么没有要接茶碗的意思?
“以前?”
他乌黑的眼眸里泛起一层血色,红与黑的交织,诡异的美。
完蛋了,刚起头怎么就成了山雨欲来?
“仙君,你莫急,听我给你说。”
苏青之话说一半,就卡在了喉咙。
“砰!”
傲娇的人影大步离去,“哐当。”门板掉在地上,飞起一片尘土。
第一回合交谈失败。
“也就是说,坐着这鱼/雷船,就能渡过海域是不是?”
“船家,捎带上我,拜托!”
她一开口,船上的人面面相觑,催促道:“船家,快走,快走啊!”
眼看船要离开,苏青之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拉住了船头。
“你放开!”
“苏公子你松手!”
“我真不敢拉你,那谁,我得罪不起呀!”
船家苦口婆心,站在一旁劝说着,生怕伤到她。
“不行,你今天非拉不可!”
“我有要紧事,仙君那里我给你求情!”
苏青之抱着船头,谁敢靠近就上嘴咬,逼得船家终于妥协。
她迎着寒风徒步走了十五公里赶到石屋门口,示意仙君放自己进去。
“只允你说三句话。”
冷千杨没有让她进屋的意思,倚在门框上说。
“仙君,凤鸣居的事让我心里很不安,我忽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
“昨夜的圣水没喝,是因为我分不清你在演戏,还是真心的。”
苏青之歪着脑袋思考怎么措辞能避免激怒他,就被门板给撞到了脑袋。
“你根本没用心体会。”
冷千杨沉沉地下了结论,关上了门。
“喂!我话没说完呐!”
苏青之捂着撞痛的额头,跺着脚说:“你太霸道强势了,根本就不听我说!”
“你确定要继续说?”
冷千杨转着手里的扇子,站在窗沿边慢悠悠地问道。
苏青之隐隐觉得气氛不对,仔细观察他的眼睛,好像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对,我确定。”
只有把话说清楚,才能早日离开这里。
一进屋,她就开始后悔,这人又发什么疯?
被吊起来的苏青之一脸懵圈,不可置信的说:“仙君,你非要这样对我么?”
“想清楚了再开口。”
冷千杨倨傲又冷峻,沉声说:“没有我,这个秘境你出不去!”
从午时一直吊到夜间,苏青之胳膊酸困无比,肚子也饿的咕咕叫。
这人一直不回来,实在没法沟通。
昏昏沉沉中,她被人摇醒,眼前的人点亮烛火说:“说,我听着。”
“仙君,你知道凤鸣居那一幕看的我有多痛吗?”
“就像一枚铁钉扎进我心里,铁钉拔了,伤口还在!”
苏青之软语求饶说:“我好困好累,先放我下来行不行?”
眼前的仙君苍白的脸颊失了血色,后退了两步,紧咬着嘴唇说:“就这般恨我?不肯再信我?”
“你别逼我了行不行,我真的好烦好累!”
“困得要死,明天再说吧。”
苏青之头痛欲裂,扭动着身体说:“我又饿又累,真的撑不住了。”
身心俱疲,只想躺在哪里好好睡一觉,谁也别来烦我。
“不肯信我,那就继续吊着。”
冷千杨哐当一声摔门而出,惊起了雪地里觅食的麻雀。
一个时辰后,他风尘仆仆的进门,发现苏怀玉竟然睡着了?
这种时候,怀玉还有心思睡觉?
果然是冷面冷心,根本都不在意我。
“我给你交代了,我与新眉那般,只是故意气你的!”
“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原谅,你说!”
暴躁的男人剧烈地摇着她的肩膀,厉声喝道:“给我说!”
“苏怀玉,你给我说!”
永远都是这么霸道,我又困又累,只想睡觉啊。
苏青之被摇的七荤八素,有气无力地说:“走开,求你了,让我睡一会儿。”
“不许!”
“给我说!”
冷千杨被无力感和恐慌感所支配,潜意识觉得,必须要问出答案。
他能感觉到这个人明明在自己眼前,心却离自己越来越远。
狮子仙君视线落在怀玉右手腕上的刀伤时,心瞬间漏了半拍。
那么深的伤口,小宝何时划的?
再逼下去,小贼子就奔溃了。
“你走。”
他的怒气戛然而止,将她手腕的伤口处细细地抹了一遍灵药说:“你走。”
得到大赦的苏青之如惊弓之鸟,夺门而出,寻找可以栖身的石洞。
寒风呼啸,打在窗沿上发出呜呜的声响,冷千杨呆站在窗户边看着那道身影越走越远,直至再也不见。
犹如凤鸣居那日的决绝和果断,像是丢掉包袱一样,丢掉自己。
怀玉的背影和娘亲的重叠在一起,再也不见。
“呵呵,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喝酒!”
冷千杨仰头喝着烈酒,体内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灼烧,撕裂一般的痛。
翌日醒来的苏青之发现一个问题,自己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石屋里?
狗渣男又将自己一个人撇下了?
冷千杨,你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