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txt-第159章 汪浪無疆的困局推薦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卧槽,这破地方,这是什么公司啊?还高科技?无疆,制造僵尸的吗?”在无疆公司的牌匾前,曹安见到这楼又老又破不仅吐槽到。
“嗯,对,还是飞僵,攻击力超强的那种。”白铄顺着曹安的话调侃到。现在这个时候,或许连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也不如白铄清楚,这家公司以后到底有多么牛逼。
“咦,怎么一直也不见个人来接咱们,害我们找了这么久。这家公司不会也像企鹅、阿狸那样有个性吧。这么高傲?”余嘉良觉得奇怪不禁说道。
白铄微微皱了皱眉头,之前可是已经和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汪浪联系好了的,按理说对方不应该这样一点接待的准备都没有。
白铄没想那么多,让余嘉良带了两人先一步进去探探情况。要是放在以前,白铄可能会自己直接大步迈进公司,然后随便找个人就询问汪浪的下落。不过现在不一样的了,最近一段时日的经历让他知道,有时该端着的还是得端着。过了好一会儿,余嘉良才带着一个头发有些稀疏,戴着眼镜,留着一撇小胡子的男人出来。见到白铄,余嘉良主动向男人介绍到:“这位是蓝海资本的创始人白铄白总,这位是无疆公司的创始人汪浪。”
白铄并没不知道汪浪是什么样子,蓦然见到才觉得汪浪给人的感觉有点像 Cymer公司的那几位高管,就是典型的技术型人才。于是白铄立刻放弃了之前故作高深的那一套,立刻恢复了本来的面目,热情的和汪浪握手致意。
“你们真是蓝海资本的人?”汪浪和白铄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
白铄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并不是不重视自己的来访,而是对方根本就不相信蓝海资本真的会来。“嗯,要怎么证明呢?”白铄有些笑意的问道。
汪浪想了想:“不用证明,我这么个小公司也没什么好骗的。走吧,欢迎各位。”白铄听到汪浪的话,不禁有些好笑,这竟是破罐子破摔、家贫不用防贼的意思嘛?
走进无疆公司,白铄感到这简直就算不上一个公司,甚至一个临时办公点也有所不及,公司里几乎没有一个像样的工位,许多员工都是随便找一个不规则的地方就将就着办公。各个区域里还散乱的堆放着许多杂物。在一间勉强算得上规矩的屋子里,中间放着一张大大的工作台,上面对着一些没有成型的模型器具,工作台四周围了一圈椅子,看来这里应该是他们讨论产品设计或者是开会的地方。
汪浪快一步走过去,先行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的清空了,然后向着白铄等人做了一个请坐的姿势,就连忙转身去拿纸杯想要给大家倒水。白铄点了点头,身后众人纷纷迅速的来到工作台的一边坐下,在中间的位置给白铄留下了一个座位。汪浪端着水回头的一刻,这边工作团队的众人动作规整的拿出笔记本电脑、录音笔、文件资料、记录本等物品规矩的放置在了桌上,然后气势逼人的注视着汪浪,这样的阵势顿时把汪浪给震得呆若木鸡。
白铄察觉到了汪浪的异样,觉得和汪浪这样的公司谈没有必要搞得这么正式,把手摆了摆,众人立刻收拾起桌上的物品,然后纷纷起身退到了一旁,只留下了曹安和余嘉良两人。白铄这才缓缓的走到中间那位置坐下,一脸笑容的对汪浪说道:“来吧,咱们随意聊聊吧。”
汪浪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手中的水递给了白铄和曹安,然后又倒了一杯递给余嘉良。这才坐在了白铄对面的位置说道:“你是想聊什么呢?”
白铄望了望四周:“怎么?就你一个人吗?你们公司没有其他合伙人或者股东吗?”
汪浪苦笑着摇摇头:“本来我们是有四个创始人的,可惜前不久刚走了一位。”
火熱玄幻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笔趣-第159章 汪浪無疆的困局
“哦,这是为什么?”白铄奇怪的问道。
“嗯,那位创始人觉得我们公司目前研究的油动直升机方向不太对,意见有些不合,所以……”
“那其他两位呢?”
汪浪沉默了一会,直视白铄说道:“估计也快走了……”
在汪浪一番介绍后,白铄总算对无疆公司的现状有了个初步的了解:三年前,在港岛读研究生的汪浪带领团队在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中拿下了亚洲第三的成绩。为此汪浪产生了将参赛无人直升机进行商业化的想法,于是他在这个破旧的小楼里创建了无疆公司。凭着对创新技术和无人机的浓厚兴趣,另外三名合伙人毅然放弃了原有的工作,来到当时一无所有的无疆公司并总共分得了公司40%的股份。可是科技企业的起步往往都是十分的艰难的,正如白铄参观硅谷时感受到的那样,一家科技公司的成功需要有正确的方向,需要忍受得住研发的寂寞,需要经历时间的沉淀。更重要的还需要有人懂得欣赏,舍得投入大量的资金。
在第一年里,无疆公司说是公司却根本没有任何经营行为,几个人每天都围绕着无人机系统打转,更像是一个搞研究的工作室。这也标志着在这一年里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都只有付出而没有任何的收入。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公司虽然开始有了一些还不能完全称之为“产品”的产品,也有了一些微薄的收入,但相比研发需要的投入来说,依然存在很大的资金缺口。最关键的是,大家似乎信心已经不太足了,有的人对公司的研发、发展方向开始出现了不一样的意见,因此在不久前其中一位合伙人毅然离去。而另外两人也有着蠢蠢欲动的想法,不过在汪浪的一再安抚下,还没有做出最后的选择而已。
而在公司内部,因为公司面临十分困难的处境,部分员工投靠到曾经洽谈的合作商,还有人开始偷偷将公司财物挂在网上出售,更有甚者离职后与内部员工里应外合卖无疆盗版飞控……
曹安听到无疆公司居然面临如此境地直接嚷嚷了起来:“汪总,你这是根本就不会管理公司啊,这样的做法再好的公司也被你折腾死。”
一番话让汪浪有些无地自容,白铄赶紧打着圆场道:“汪总是技术型的人才,无疆也是科技型的公司,那些管理、规章之类的东西都是其次,汪总才是公司的灵魂。”
汪浪有些好感的看了白铄一眼,说道:“白总需要到我们的产品间看看吗?”
白铄微笑着摇摇头。
“怎么?你们真的是来要投资的吗?竟然对我们的产品不感兴趣。”汪浪有些奇怪。
白铄笑道:“你放心,我们的确是蓝海资本的没错,不过我来这的目的并不是投资你们的产品,我相信你也知道你们公司现在并没有什么拿得出的产品。”
汪浪被白铄这话打击得直接低下了头,这话虽然伤人,但是确是大实话。
“那你们想投资什么?”汪浪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抬起头和白铄对视着,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投资你!”
白铄这话让汪浪震撼得睁大了眼睛。这时白铄话锋一转直接问道了汪浪的专业问题:“你觉得无人机未来应该怎么搞?”
汪浪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会问道自己所擅长的问题。一提到无人机,汪浪的神情顿时为之一变,虽然还是十分落魄形象,但却隐约透出一股逼人的气势。汪浪当下也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对着白铄等人侃侃而谈一番,其中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还用到了许多专业性很强的东西。果然一番话把白铄三人说得如在梦中。不过白铄并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静静的等着汪浪说完。
等汪浪说完后,曹安等人都露出了惊讶和尴尬的神情,因为他们的确可以感受到汪浪的专业与自信,但如果作为投资人想要发表什么意见得话,他们确实根本无法接上话。这时曹安才发现这次的团队里根本就没有准备有无人机这方面的专业人才。汪浪似乎也发现了曹安等人的局促,加上对自己专业的自信,气势上渐渐不再像刚刚那样被蓝海资本团队完全压制。
正在曹安和余嘉良思考着如何进行下一步的商谈时,白铄淡淡的说道:“汪总,你的确很专业,刚才你说的东西里有很多我并不太懂。不过我想,你们的产品最终面向的还是并不专业的用户,那么我就从一个普通用户的感受来谈谈我对无人机的想法。”
接着白铄凭着后世的记忆,将十年后的无人机是什么样子,用最通俗的语言给汪浪做了讲述,当然,白铄不会告诉汪浪这是十年后的样子,只是作为自己对产品的理念与想象的角度来讲述。这一番讲述不仅把曹安等人讲得热血沸腾,连汪浪听了也都显得颇为震惊,不一会儿,似乎什么东西被启发到了,汪浪猛的拿起纸笔,把白铄的话记录了下来,不时的还在一旁写画备注着什么。
等白铄完全说完后,汪浪震惊的感叹到:“白总,就凭你的这番理解,又何必投资我呢,你的见识超过我10倍啊。”说完这话,汪浪刚刚才爆发出的气势瞬间又收敛了回去。
听到汪浪这么说,白铄团队中的各人都对白铄头来了佩服的目光。的确,在跟随白铄的这段时日里,他们都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白铄身上那似乎无所不知的超能力。不管投资什么行业,白铄总是能够发表出一番惊人的言论,并一语中的地指出对方的问题和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
“哈哈,我们白总可是天才中的天才,能够跟我们合作,汪总你的无疆公司一定会成为这个行业的独角兽的。”曹安得意的说道。
“嗯,是是是,曹总这话我相信,白总的能力我的确非常认同,”
白铄笑了笑说道:“我只不过是有些想法,具体的技术研发、项目执行还需要你这样专业的人来完成。我是个想象家,而你是实干家,我相信我俩的组合一定会无往不胜。”
汪浪想了想继续说道:“嗯,你刚才说的那些想法,其中一部分从技术上暂时还达不到,我想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不过其它很多东西却是可以立竿见影的,我想对于下一步的研究,我已经有了具体的方向了。”
白铄:“那不如我们来谈谈如何具体的实施这些想法吧。”
汪浪怔怔的望着白铄:“你的意思是,已经决定了要投资我们公司?”
“我们那么远来到这,自然不只是来参观参观的,是要汪总你诚心合作,我们一定会拿出更大的诚意。”余嘉良说道。
汪浪:“这说投就投,会这么简单?”
曹安:“那你觉得能有多复杂?”
汪浪想了想:“至少我觉得是不是应该多开几个像样的会,再搞上一两个月的调查,然后你们内部再来几次项目听证会什么的,不是这样吗?”
曹安郁闷的看着汪浪,嬉笑着说道:“哎呀,汪总你可说的没错,至少我没加入蓝海资本前,也是你这样认为的。”
一番话将汪浪也逗得笑了起来。“好吧,你们想怎么合作?”
曹安和余嘉良都纷纷将目光转向了白铄。
白铄笑了笑:“我不会喧宾夺主,公司依旧由你来掌舵,我提供想法和资金,甚至可以帮你招揽合作院校的支持,让更多的专业人才加入到公司。毕竟光靠你个人是无法实现这些设想的。”
汪浪早就听说了蓝海资本是最近一段时间最有钱的投资者,听到白铄愿意投资大喜过望道:“太好了,我想我的另外两位伙伴现在应该会对公司更有信心,不再离开了。”
这时白铄突然说道:“我已经说了,我只是想投资你,至于这家公司或者其他的我可没兴趣。”
汪浪怔怔的看着白铄,似乎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白铄用手指了指汪浪,又指了指自己:“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是一条心的人随他去吧。以后这家公司就咱俩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