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洪荒之聖道煌煌笔趣-第四百六十九章 橫財天降!讀書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正如这些大巫所推测的那般。
天皇喜得子女成群,且一个个表现良好,贤德淑良,体贴人道,福泽苍生,帝心大悦。
当即便颁下法旨,从这一刻开始,天庭启用全新的年号,意为新的开端。同时,发布了一系列的人道多胎红利,以皇子公主为形象代表,凝聚妖心大势。
鼓励妖族全体上下,多生、优育,努力繁衍妖口,为伟大天庭的繁荣做贡献!
一时间。
天庭上下,日夜张灯结彩,喜庆无边;治下苍生黎庶,则是一个个登记领取“多生子女证明”,获得购物消费优惠券,而后迫不及待的开始了花销,大采购早被天庭安排生产好的修行资源、生存资源等硬通货——这又是促进了一波妖族的经济发展。
一个良性的循环,正在建成。
天皇满意,含笑看着这一幕,感受天庭气运越发的浩大蓬勃,灵动汹涌……妖族的子民也满意,多生孩子多打工,人道红利天天有……
无量大数的妖族念力汹涌,逐渐变得澄澈纯净,众心如一……这是心满意足于时代的高速发展,一时半刻间,甚至都强势压制住了原本存在的许多时代矛盾,勉强遮掩了妖族阶层分明的高等族群与低等族群对立,消弭了部分轮回投胎的呼声——
没有多少问题,是不能用钱来解决的。
如果有,那多半是给的不够多。
只要社会发展的够快,人道红利马马虎虎能让再卑微的蝼蚁也分润到微不足道的一点,有了活下去的光……那么,又有多少妖灵,能继续坚定的高喊——我们要彻底粉碎命运的枷锁,打破族群高下的囚笼,实现最伟大、最彻底的变革!
不要假惺惺、高高在上往下施舍一般的小恩小惠,而是发自内心的平等!
能有这种意识、这种决心的,都已经加入到了巫族,开启了轰轰烈烈的伐天之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
那就把这残酷的天地法则,给彻底打碎吧!
剩下的……摇摆不定,墙头草一群,得过且过。
不过,为了活着,其实也并不寒碜。
当然。
侥幸心理要不得……眼下的妖族盛世开启,归根结底是东华帝君的大变法,自身化作最锋利的一柄刀,不知道砍死了多少曾经的既得利益者,才为天庭装上了这么一个刹车片,可以小小的修补调整。
只是,他终没能触及根本——大势不允许!
一方面,天庭之中,太多太多的妖神暗地里就是吃这碗饭的……看在东华帝君惊天地、泣鬼神修行成就的份上,为无上太易大罗至尊,不敢过分得罪,却也有自己的底线。
另一方面,这还是在盘古道争的漩涡中!
后者最重要!
因为天庭的一位位妖神,并非不明事理,整个神都是坏掉的——他们本就是俯仰万古时光岁月的人道精华,怎么会不知道如何做才最好、最合适?
知道的一清二楚!
本来,天庭可以考虑慢慢转型,一点一点的过度,逐渐淘汰落后的制度,改换先进的系统,升级换代……类似的事情,更新天道的时候做过多少次了?
可惜,时机不允许。
巫族存在一天,转型就别想了……否则,不就变成了承认自己眼下行走道路的失败?
江山变色还是其次,押进这场大道之争的筹码赔个一干二净,才是要命哩!
既如此。
还不如先把对面的巫族给砍死、砍扑街!
没有了对手后,再摸摸巫族的尸体,吸收他们的精华,愉快的走上转型之路——
亦如当年的龙凤之争。
凤凰阵营,觉得大一统很不错……可对抗途中,是万万不能走偏路的。
否则,原本那些支持拥护的中层、底层,习惯于之前制定好的上升渠道,世世代代都为此努力,结果突然有一天老大说——我们换了游戏规则,从此以后,你们毕业就失业!
心态炸裂,还不得躁动起来?
基本盘不能丢,搞清楚谁是支持者,谁是反对者,再带领支持者走向胜利后,才好愉快的过河拆……不,是转型。
东华帝君,尽力了。
他勉勉强强在天庭这辆顺着某条道路狂奔的车子上,小小的调试了一番,在不转型的前提下加入了润滑油,算是半革新。
只是,人力有时而尽。
他能手术刀一般精准的切割下许多外在的毒瘤,杀到最没用的那批,震慑住潜藏的那批,分寸把握的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是最优的解……与此同时,还给出调节缓和的方案,暂且止住了狂奔的车子,送上了一些甜头,同时照顾到底层和高层。
但,只要巫族一天不倒,根本的问题一天不能解决……天庭的道路,终究会走回到原本的轨迹。
那时。
眼下这些享受着人道红利的苍生黎庶,会不会突然间又感觉到生活变得拮据了起来?再养不起那么多的孩子,一天到晚拼命打工,却是稀里糊涂间就背负上了千八百年的债务……或许,还有人会站在大义的层面上鼓吹——物价太低,不利于激励整个家庭奋斗!
作为年轻妖,就应该充满朝气,勇于追求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精致穷生活,在美好生活和炼狱现实间左右辗转,受尽磨难,才有动力去奋斗!
“谁知道呢?”
司命府中,大司命东华帝君喝着小酒,笑吟吟的俯视洪荒天地,众生百态尽入眼底,却掀不起他心中丝毫的波澜。
“反正呐,一时半会是与我无关了……”
“唉。”
“两边都催的紧。”
“我呀……得去冲塔了!”
……
“东华行动了!”
祖巫会议上,后土脸色表情凝重与兴奋交杂,握着小拳头,十分的激动。
“他已经给我发来了消息!”
“将会在近日,在天庭会议上郑重发出自己的声音,要求东天二皇正视历史,正视他大司命曾经做过的贡献!”
“并且,会怒批天皇帝俊的胡来……族群大事,如何能操之于小小稚儿之手,滑天下之大稽!”
“理应全民监督,监管过程,并且由老成持重的专业人士接手,细致处理妖族多胎的红利分配大战略,而不是成为某些人给自己刷政绩的垫脚石!”
后土祖巫逐一将东华与她交待的事情道来。
两人预先通了气,东华带头冲锋,后土率领巫族做辅助配合。
比如说,发动人手,制造矛盾,挑拨离间……什么招式,都冲着如今已经开始有储君呼声的金乌皇子们而去,给他们主持的红利分配工作创造一些“小小”的麻烦,进行攻讦。
先来一波全网黑。
等到时候,东华登台,则是海晏河清,风平浪静……两相对比之下,不就衬托出皇子们的无能吗?
无能,是对一个王者最大的否定!
只要挂上了这个头衔。
哪怕再是宽厚、善良,也是无用功。
一个进取中的势力,不会接受这样的王、这样的储君!
“帝俊,起手太高调了!”
后土一脸严肃,“他把自己的子女,包装的那样形象完美。”
“固然互相配合之下,有助于加强自己的权威。”
“但,他也就没有了缓冲的余地!”
“皇子们的完美妖设一旦破灭,高开低走,就是永远的黑历史。”
“最关键的,是他们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承负这样的黑历史,谈笑间混不在意。”
“不像……”
说到这,后土闭嘴了。
“不像我。”风曦风轻云淡的接口道,“我哪怕是自黑的惨烈无边,黑到天庭那边都傻眼,不知道还能怎么泼脏水,照样坐稳储君的位置,最后还晋升为风后,是人族之共主。”
“业务能力精湛,镇压一切不服!”
“是啊!是啊!”帝江祖巫捧哏般的说道,甚至还给鼓了两下掌。
“啪啪啪!”
初时,先是只有帝江一个人稀疏的掌声。
可很快,句芒祖巫不轻不重的应付着鼓掌两下,翕兹祖巫随意的配合一二,强良祖巫前看看、后看看,于是也跟着鼓起了掌。
有这么几个带头的,剩下便顺理成章了。
掌声一片。
在座的祖巫都认可,对风曦多年来不要脸还能混的好、吃的开的本事,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嘿!’
风曦看着这一幕,脸上挂着谦虚的笑容,心底则是在慨叹。
‘这么多年过来,混到今天,总算是真正跟老前辈们平起平坐了,没人用看后辈的态度对待我,是个有面子的人了……’
什么是有面子?
就是——
我说话,大家鼓掌!
‘不过,这还不够。’
‘啥时候,我能混到——下车,有人开门。’
‘敬酒,全体起立。’
‘出行,三千大罗拱卫……’
‘那样,才算是面子之道大成,天上地下一切神魔妖鬼,都要俯首听命的……盘古成就罢!’
风曦遐想着。
由不得他不这么遐想。
实力,是胆气的凭依。
他的实力,快要不允许他再低调了!
诸神只以为,他这个火师的领袖,不过是仗着接手了人族共主的位格,才获得了比肩太易至尊的战力,可与四大妖皇一争,与五大巅峰祖巫一战,真实的道行境界,还是相对一般,在太初大罗的层次走得虽远,但离成道太易还有一段差距。
或许,等他卸掉了风后之位,如庖栖一般的退休,不再为人族共主……可能就像是一个美女被泼了一脸的卸妆水,真实颜值暴露无遗,从9分跌倒了8分。
可能还是顶尖的那批存在,却不能再惊艳十方。
然而……
‘啧……就差一线了。’
‘太易……太易!’
风曦感受着自己的境界成就,眼角余光不经意间扫过后土祖巫的衣袖……那里面有一方浩瀚宇宙,袖里乾坤都不足以描述其万一。
对女娲来说,重要的物件都是随身携带,储存在这方宇宙中……而此刻,里面一份被郑重保管的金书玉契,正被风曦遥遥感应。
——白帝储君人选!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
风曦发现——他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获得了一份额外的进账收益。
这让他感慨,原来长得帅的人,哪怕是坐在家里,也有横财莫名而来。
‘白帝储君……云修行的主人……’
风曦细细品味着在女娲那里见到的契书详实内容,不是会议上她对各位祖巫通报的那样简单——红云两字笼统概述全部,察觉到了很大的猫腻。
这云修行的理念……最初源自他啊!
只是,后来当做筹码,放了出去,成为红云大圣的发财手段。
而今,白帝少昊,这般囫囵着写上去,也不标注具体人选……凭白就便宜了他!
‘这样的情况,多少次了?’
风曦心底嘀咕,‘曾经顶着气运道主的马甲,吃着佛门的贿赂,以本纪元不查账作为承诺的事情就不说了。’
‘接手青帝的烙印,是一笔额外的进账。’
‘火师之主,舍我其谁!’
‘再有身为人族共主,任职期间,我便是人族,人族便是我,人族泛意志与我合一,被我代言!’
‘最后,不知道白帝是真糊涂,还是故作糊涂……’
‘我成了东夷一脉的隐形储君……只要少昊不在,我可以去角逐王位。’
‘啊哈……好大的一盘棋呐……’
‘人族最毫无悬念的四位天帝,在我身上实现了大会师……’
‘青帝、白帝、赤帝、黄帝……’
‘四份投资,我通通吃下了。’
‘我想不变强,那都是不行。’
‘如今,真实境界成就,走到了太易的门槛前,只差轻轻一推……’
‘我太强了!’
‘如果不是有人族共主这层皮,还能进行遮掩……我都不好认真出手,生怕漏了底!’
风曦一只手缩在袖中,虚虚而握,自有一种能真实无虚撼动洪荒的伟力在凝聚。
一线之隔,仅凭自身,便要踏入最强之列!
‘有很多人,在我身上的投资很大很大……大的,让我都有些担忧了。’
‘这么多的投资,我一个人全吃。’
‘最后,我要去打的boss,得有多可怕啊?’
风曦心中有种淡淡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