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牧龍師 起點-第683章 夜娘娘熱推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需要多久?”祝明朗问道。
南雨娑看了一眼城墙,又看了一眼化作了流沙的平原,开口道:“不会太久。”
“好,我和玄戈神国的人尽可能挡住这些夜行者。”祝明朗点了点头。
夜间的阴民种类相当多,它们之中有不少潜藏在黑暗之中,凡民甚至连看都看不见它们,更不用说与它们厮杀与对抗了。
神民、神裔、神选都可以借助苍穹的神明星辉来洞察这些夜间阴灵,同时他们的能力会附带一丝丝的神明之力,对那些夜间生物有着比较强的压制与打击效果。
同样实力的两个人,神民可以同时对付五倍数量以上的夜行生物,神裔则可以对付十倍,神选可以获得的这种效果更强……
当然,越高级的夜行生物,它们对这些赋予了丝丝神力的神使们有相应的抵御力,比如说阎王龙这种,正神都未必能够起到压制作用。
阎王易躲,小鬼难缠,夜行生物具备千百种本领,勾魂、诅咒、梦魇、噩幻、引诱、鬼陷……偷猎阳间的伎俩层出不穷,修行者若没有神明的庇佑,稍有不慎也会被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毕竟这些夜行生物是很难用常理去理解的。
所以要对抗黑暗,凡民的作用真的不大,唯有神的这些人间使者有对抗能力。
祝明朗现在算是在场位格最高的了,圣阙大陆的那些高手们恐怕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宓重筠和他的那些神民们甚至也比白头大守奉、何副院长这种大陆顶尖强者要有作用一些,至少他们可以洞察到黑夜中的鬼魅邪种。
……
没有歇息的时间,防止有夜行者闯入到城内肆虐,祝明朗必须带人站在城墙之外,他身上所绽放出来的神选之辉对于黑夜中的生物来说是很鲜明的,就宛如是黑暗森林里的一团灼热的火焰,只要火焰不熄灭,那些藏在黑暗里的豺狼虎豹就不敢靠近。
同样的,其他拥有一定神明使者身份的人,便宛如篝火、火把,可以将黑暗里的东西给照出来……
只是,平原中游荡着的夜间阴民比想象中要多,它们仿佛也知道这座城中有不少神之使者庇佑,已经成群成群的集结在了一起。
黑夜如浓稠的墨,完全化不开。
灯火通明对于这种黑夜是毫无意义的,根本无法看清那漆黑一片的平地,甚至苍穹上三十三位正神的星辉在照耀到这片地带时,星辉都被吞没了,看不见树林的轮廓,望不见远处山峦的线条,浓浓的死气扑面而来。
一到夜晚,一切都变得陌生了!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牧龍師 txt-第683章 夜娘娘分享
外面不再是官道、树林、平原,更像是魔渊、鬼域、阴间。
祝明朗凭借着一身浩然正气屹立在了倒塌的城墙之外,他的两侧分别站着奉月白龙与天煞龙。
白岂为成长期的神龙,身上那与黑暗格格不入的光焰同样明艳,天煞龙更具备一颗真正的神之心,但它并没有那种震慑驱散黑暗的光,因为它也是阴间之龙,与这些夜行者是一个世界的阴灵。
阴风飒飒,祝明朗瞳孔似有白焰在晃动,透过黑暗雾霭,他看到了场外的道路不知何时变得泥泞不堪,紧接着看到一抹抹鲜红的液体,正如溪流一样缓缓的流淌聚集到了自己面前,最后铺成了一条血红泥泞长道!
似鲜红之毯,偏偏又如此淋漓黏稠。
这醒目的红,令人不寒而栗,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漆黑的环境下,也不知道这条血淋漓的道路究竟是通向什么样的地方。
血溪长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轿子!
那轿子与民间新婚的八抬大轿很接近,假如是在一条寻常的街道上,这红色的轿子倒称得上精致美丽,让人忍不住去联想轿子内是一位怎样动人的美娇娘。
只是在这样一条鲜血流淌的长道上,在这样一个阴风飒飒的诡夜里,这样一个血红色的轿子就让人浑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祝明朗身上的浩然正气不由的散去了大半,整个人像是在暴露在凛冬野外,皮肤迅速的被冻得发白发紫,一双眼睛更失去了刚才那火焰神采!
这是什么??
从未见过的夜间之物!!
之前几次在黑夜中闯荡,包括进入到暗漩的那阴间十字路口,祝明朗都没有感受到这样可怕的气息,明明是可以让百鬼退散的神选,却好像在这轿子里的存在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祝明朗内心在打鼓了。
一顶轿子,没有人抬的轿子,就这样诡异的,缓缓的“走”向了自己,没有比这更渗人的事情了!
“是……是夜娘娘。”宓容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可以想象得到她此时全身都在发抖。
祝明朗喉结也在蠕动,他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若背后不是祖龙城邦,祝明朗绝对转头就跑,这种级别的存在单从气息上就可以判断,这是难以战胜的!
夜娘娘!!
至少是与阎王龙同个级别的存在!
“公子,这天色已晚,小女子若是回家晚了,父亲定会认为我在外与野男子幽会……”轿子内,一个娇柔美妙的声音传了出来,仅仅是听声音就让人联想到轿子内的定是一位美人。
祝明朗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轿子中说话的女子。
“父亲不惜将我扔到井里溺死也要保全家族的名誉,所以小女子不能晚归,无论如何都不能晚归,还请公子放行,让小女子早些回家。”
轿子中的女子声音柔而细,带着几分楚楚可怜,很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望。
祝明朗深呼吸着,他看着这个停在这血淋漓长道上的轿子,轿珠帘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根本难以辨别,可她吐出来的话语却让人越听越寒栗!
“祝哥哥,不能拆穿她,不然她会立刻发狂屠戮。”宓容这个时候压低声音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会,顺着夜娘娘的语境开口回答道:“现在已经入夜,我在此看守是为了防止贼人闯入,姑娘是哪家小姐,我需要查明身份才好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