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ptt-第二百二十五章:府衙閲讀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大军连续赶路半个月,在一天夜里,终于到达了南城,所有的将士们纷纷下船,这一路上晕船晕的众人见了地面都忍不住咧嘴笑。
也多亏了,后来幽若给配的那些药方,要不然不少人已经坚持不住了。
这其中就有一个死鸭子嘴硬的,阮彬,他下了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道:“哎可算是到了,再不到,我可就要……”
“可就要窝囊死了。”
幽若立即替他补充道。
阮彬立即大怒:“哎,我说,幽若参将,你是不是不挤兑我两句你就难受啊?”
“哎?阮参将?难道你忘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的事情了吗?莫非,回去的时候你不打算找我要晕船药了?”
一听这话,本来还大好心情的阮彬登时绿了脸,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起来他就气的要死。
在船上的时候,从黄县出发以后,继续行船,阮彬实在是不想上船了,就请求独自行军走陆路,云朵朵当然不答应。
阮彬没法子上了船又开始吐得昏天暗地,而力得却高兴的跟他说,别的那些姑娘本来也晕船严重,可是自从吃了一味药,晕船的症状就好多了。
阮彬一听连忙让他找云朵朵取药,可是云朵朵却说她不管药的事情,药方是幽若调配的,让他们找幽若。
找幽若那个女魔头?
哼,不去。
阮彬又扛了一天。肠子都快吐出来了,实在坚持不住了。
“走,去找那个幽若,要汤药。”
力得哎了一声连忙去找,可是半会儿回来苦着一张脸道:“公子属下无能。”
“她,不给?”
“倒不是不给,就说让您亲自去要,还得跟她赔礼道歉说些好听的什么的。”
“什么?她简直……无法无天,走,咱们去,收拾她。”
力得扶着摇摇晃晃的阮彬来到人家的房间之后……
“幽若参将,请行行好,给本,参将一碗药吧。”
幽若看了看一脸土黄色的阮彬,忍不住哈哈大笑。
都市异能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起點-第二百二十五章:府衙展示
“哈哈哈哈,阮彬彬你也有今天啊?”
软饼的脸更加难堪了。
“云将军,你就是这么当主帅的?就这么看着一个参将欺负另一个参将?”
云朵朵本打算不出面的,路过幽若的门口忍不住偷偷看了看热闹,却好巧不巧的被软阮彬这个家伙给看到了,只好咳嗽着走进来道:“啊,那个啥,大家都是同事,要团结友爱。”
“我说云将军,你就,不能,说点有用的,说点我们,能听的懂的?”
阮彬有气无力还不忘嘴皮子逞强。
“阮参将,你知道为什么全军的将士我都给他们发药了,就没给你吗?就是因为你对将军无礼。你现在还敢这样,看来这药我是不能给了。”
阮彬狠狠的瞪了幽若一眼,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算了算了,幽若给他吧。”
“就是,云将军,你也知道,我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幽若这下真的急了:“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啊,皇上还是太子啊?我们将军可是武王妃呢,你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云朵朵一看,那边的火气又上来了,自己怎么就弄了这么一对水火不容的人给自己当参将呢?
刚要劝和,却听阮彬道:“好好好,我认错,云将军我错了,请原谅我的无知,和无礼,幽若参将,在下错了,请参将赐药。”
幽若哼了哼,一脸不情愿的道:“你是真心的吗?”
云朵朵看不下去了:“幽若差不多得了啊,快给他药。”
阮彬这才得到了,每天一碗药的供应,这才撑到了现在啊。
想起船上的耻辱,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每一次喝药的时候,他可是咬着牙喝的。
优美玄幻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第二百二十五章:府衙推薦
“你以为本参将回去的时候,还会坐船?还会求着你喝你的药?做梦吧你,你给本,参将等着,有你好看的一天。”
幽若一撸袖子:“你再说一句试试?”
熱門都市言情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一夢歸真-第二百二十五章:府衙讀書
阮彬闪人,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自己是个男人,还肩负着大任呢。怎么能与女子整日斗嘴呢。
云朵朵终于是整好了队,准备出发了,可是她纳闷的看着周围。
“人呢?”
“将军是说,南城的府衙的人?”
南城比黄县不同是一个省会城市,这里最大的官僚机构是府衙。
而府衙中的知府就是当地最大的官职,按理说知大刘大人应该几天前就收到了赤甲军今日即将抵达的消息,只是云朵朵故意将时间上说的有些出入,她们来的比信上说的早了一天。
就算是知府忙着剿匪,但如果他有心的话,那也得派几个人在此守着吧?
但看了看周围,一个府衙的人都没有。
云朵朵皱了皱眉,道:“走直奔府衙。”
“将军,这,两万大军?”
“幽若你带着两万大军去城郊住宅,本将军带着李副将等人先去打探一下情况。”
“遵令。”
阮彬自告奋勇的跟着云朵朵一起。云朵朵也没阻拦。
但是穿着盔甲进城显然是有些扎眼,于是换了一身便装。
阮彬和力得得已换上了自己的男装终于松了一口气。
远处整理完军队的幽若过来跟云朵朵汇报,下意识的打量了二人几眼,皱起眉头。
哎?怎么看起来这两人更适合男子的装扮啊?
“看什么看,是不是觉得本参将很是英俊?”
阮彬忍不住调侃道。
“哼,我是觉得,你这样装扮起来,让人一眼也觉得是个女人,还不如穿襦裙的好。”
“你。”
幽若说完便自顾自的找云朵朵汇报完,之后,便率军按照地图上的小路去城郊找合适的地方驻扎军队去了。
幽若手下的那几十个武艺高强的女子,皆被安排上了或大或小的官职。
军队严格按照严明的军纪和整齐的步伐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云朵朵则带着小山,李副将等人直奔城中。
这南城的大街小巷先对于黄县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街道宽阔,青石板铺路,地面平坦,屋舍整齐划一。
这证明这里的额城市规划建筑做的还是很不错的。
只是到了这夜里,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这里可不是京城,按理说没有宵禁这么一说,但是大街上没人,只能说明一件事,被匪徒吓得不敢出门。
这里的匪徒到底猖獗到了什么地步呢?
为什么官府这边都显得这么冷清呢?
云朵朵带着疑问找到了府衙所在地。
府衙建的很是气派,此时大门紧闭。
云朵朵示意一下,小山就上前砸门。
砰砰的敲门声,立刻在寂静的街道上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