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上門狂婿 txt-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幫人幫到底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清河村的欢宴举办到了深夜。
肖舜仗着有些修为,直接将村长和村民们都给灌翻了,一个个东摇西晃的回屋睡觉去了。
村长东摇西晃的走出去两步,顿时想起还有事情没安排妥当,转身走回来冲肖舜歉然的笑了笑:“恩公,您暂时就跟巴黑一块儿住吧,明天我会安排人给您重新盖一座屋子!”
闻言,肖舜摆了摆手:“不必如此麻烦,我就跟着巴黑老哥一块儿住就行!”
“这怎么行?”村长猛地摇头:“您可是我们清河村的大恩人,我亏待了谁,都不能够亏待您呐,而且……”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巴黑便乐呵呵的走了过来,打断道。
“村长,冬荒将至,林子里的木头都潮湿无比,那里能用来盖房子,而且我家就我一个人住,恩公住进来倒也没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我还能更好的照料恩公呢!”
村长一想也是那么个理儿,于是便点头嘱咐了巴黑几句,这才自顾自的回屋歇息去了。
巴黑酒量很好,将村长送回家后,再度走回到了篝火旁坐下,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团在凄冷夜风中摇曳的火光,显得心事重重。
见状,肖舜勾了勾嘴角,旋即玩味不已的问了句:“你很想成为修者么?”
巴黑点点头,红光将他脸上的伤疤映照的有些狰狞。
“荒芜之地中有无数的村落,具体有多少谁也说不上来,这些村落有大有小,但实力都比清河村要强,若不是我们地处偏远,说不定早就被人给侵占了,从此沦为奴隶!”
伤感不已的说到这里,巴黑仰天长叹一声:“唉,今年的冬荒来的不同寻常,荒芜之地只怕也是要上演一场大乱了,要是没有自保的能力,清河村只怕……”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话头,神色显得有些哀伤。
肖舜能够感受到他内心中的那股无力感,走上前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这里真的如同村长所说,连一个修者都没有么?”
“自然不是!”巴黑摇了摇头,解释道:“荒芜之地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一开始这里便是流放罪囚的地方,但因为这里生活条件艰苦,每个能够活下来的人,都是可以塑造的好苗子。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最近这千余年来,有不少实力弱小的门派,都将主意打到了这里,想要从中培养一批可塑之才,以便增强门派的实力!”
听到这里,肖舜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幫人幫到底熱推
这偌大的荒芜之地,要是没人来关注的话,他是绝对不相信的,别说其他人了,他自己现在都想着在这边拉拢一个庞大的势力,以便为将来武盟众人进入混元大陆做准备。
当然了,这个想法他现在也就不过是在脑子里幻想一下而已,是根本不敢付诸行动。
混元大陆中藏龙卧虎,当年雪境至尊一怒之下冰封万里,导致这片区域内生灵涂炭,肖舜可不会傻到在没有一定实力的时候,在这里开创一个乐园啊!
正当他浮想联翩之际,一旁的巴黑接着道。
“据我所知,如今一些势力比较大的村落中,都已经有了门派修者在控制,要不然荒芜之地的形势,不会变的如今这般微妙,若非清河村实在是太弱小了,村长也不会对此无动于衷!”
肖舜微微一笑:“呵呵,你真的想成为一名修者么?”
听罢,巴黑猛地一怔:“恩公,您这句话的意思……”
挑了挑眉,肖舜挥手截断:“我在荒芜之地还要待上一段时间,到时候采药什么的,自然是要有个打下手的人,看你身强体壮,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啊!”
巴黑顿时大喜过望,腾的一下就崩了起来,旋即双膝一弯,就要对肖舜行拜师礼。
肖舜见状,探手将他扶了起来:“你是个不错的人,帮你也是我心甘情愿的事情!”
“恩公……”
巴黑感动的一塌糊涂,他想要成为修者,并不是为了扬眉吐气,不过只是想要改善一下村民们的生活而已。
对于这样淳朴的一个人,肖舜自然会一帮到底!
当然了,他引导巴黑走上修炼一途,其实也有另外一个目的。
……
翌日,荒芜之地起了一场大雾。
白茫茫的浓雾甚至将至高神庭的辉光都给尽数遮挡,让那耀眼的光芒无法穿透其中。
冬荒将至,清河村这次的准备是一点儿也不充足,在加上如今又伤了几名猎人,大家伙心中几乎都是愁云惨雾!
瞥了眼愁眉紧锁的村长,肖舜淡淡一笑:“呵呵,村长可是在为食物的事情烦恼?”
闻言,村长怅然一叹:“唉,这次冬荒至少要持续四五个月的时间,而村子里准备的粮食最多就只能撑两个月,而且还是在节衣缩食的情况下!”
即便清河村的情况已经严重到了这样的地步,但昨夜村长为了招呼肖舜这位恩公,可是下了血本啊!
肖舜对此也是看在眼里,心中便动了帮上一把的念头:“我接下来还要在这儿住上一段时间,食物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村长连连摆手:“恩公,这可如何使得?清河村受您的帮助已经够多了,理应该有我们来好好招待您才对啊!”
肖舜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吧,不过你可得借我一个人用用啊!”
“借人?”村长一愣:“借什么人?”
肖舜直言不讳道:“我对荒芜之地了解不多,甚至连打猎的地方在哪儿都不清楚,自然是要个向导啊,我看巴黑老哥挺不错的,便打算跟你借他一用!”
村长那里会不答应啊,毕竟有了肖舜这等修者的帮助,打猎绝非是什么难事儿,再配合巴黑这等经验老大的猎人,清河村如今面对的问题,势必能够迎刃而解。
联想到这里,他一边对肖舜千恩万谢,一边将睡得迷迷糊糊的巴黑从床上一把拽了起来。
与此同时,村口处走来一名身穿白袍的枯瘦老者。
有村民见状,恭恭敬敬的打了声招呼。
“巫师,您回来了?”
在荒芜之地村落中,巫师的地位仅次于村长,过了才是猎人!
巫师满脸搞得瞥了村民一眼,正想着去找村长一趟,却猛地将目光放在了那村民的手中,惊讶道:“这是什么?”
只见那村民拿着一张刚刚剥下来的蟒皮,双手还沾染着鲜红色的血迹。
迎着巫师炯炯的目光,村民莞尔一笑:“哦,这是五色蟒的皮,我正准备扔到村外小树林那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