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討論-第六百六十五章 毒草讀書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是啊,还不过去看看那边虽说怎样也是不太理解,但是吧,你更是要从头到尾彻查一番。随即那洞口之中不知道还有什么宝贝等待去探寻,听说里面还有那百年难得一遇的珍材异宝。”

宝物?
行了,现如今当怪医也有好多个年头了,不过为什么不能取得大势头的原因还是因为这有毒的草药属实是价格偏高。
之前给所查看到了买毒草的钱与买普通良性草药的钱更是天差地别。
问为什么也只能说毒草在采摘的过程中比良性草需要的天时地利都更加的恶劣一些。
这倒是实话,毒草不好采摘的原因。
所以现如今他当怪医的资格变越来越低,为什么,因为付不起这毒草的钱。
他虽说是猛虎堂,也算是盛极一时,但是他又不是印钞厂,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钱粮以及银币呢?
若是这一时半会儿的还行,三番五次的那好像是承受不起。承受不起还不说,像这种情况所能带来的也只是全面性的亏损,毕竟有几个敢接受毒医的治疗。
大部分都是接受的那种大夫比如说像东折柳那民间小药方就能解了他们大多数的困扰总比着花钱还不讨好的强多了。
所以治这种的一般大部分都是病入膏肓,所以死亡率也会增加,这就是为什么怪医这么不讨好的原因。
“所以就说了这救不救得回来咱暂且不说。怪医嘛所医治都是病入膏肓的,所以陛下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而我之前所救回的那人只能说是我就业生涯里为数不多的那几例。”
只能这么说,不能让陛下太过对他抱以信心。
毕竟他自己都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而那几例也算是轻点儿的。
如果是真搞了一个病入膏肓的给它,纵使他有华佗之力也救不回来呀。
没办法,为什么怪医收的病人都是那种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完全就没救的人呢?
“没事儿,你只需要凭借自己的实力便是,朕相信你能救得回来不过。你可以顺势的去看看他身上的毒到底是什么结构,如果对你有用的话,治疗完成之后你可以去后山采一下。”
这已经算是大运了。
不过大运这种东西还会有。
就在后面。
“那陛下其实您再说这人也不好救,主要是东西不全。”

“什么东西尽管说便是。”
“怪医怪医,他所凭借是毒性极强的草。而像这种一般咱们这边都没有人收录,而我需要的是那种毒性非常强,直接吃上一口就能把他逼吐血的那种!”
“必须逼着他经脉倒流,才能让他这血流出体外,随即再用内功把它逼回去。”
“……”
站于一旁的东折柳倒是有点儿想法。
“之前那几天我见那东吴的小厮絮絮叨叨的,我一过去问他手中有一批毒性极强的药草,听闻是从那深山之中采集到的,但是这种草药极其的不好出,随后就打算让他联系机关造物。”

那就说得过去了,之前他絮絮叨叨的原来是为了处理这草药。
赵信以为他只是为了去跟别人牵线搭桥还打算让军机处彻查此事,若是此事是真的的话,那这人怕是免不了死了。
好小子,算你逃过一劫。把柄什么的下次,下下次总会有的。
“那所以说把这草药都拿过来,朕按原价买。”
反正说人家小厮本来就没钱去深山老林采了这么多草药,若是按照跳楼价买了,怕是也不太好。
既然如此,便多给他几两赏钱吧。
于是这拿羊的钱去薅羊毛,结果还让羊给买了就邪门。
鹤之州看了看,确实这不就是之前所联系说的制毒的草药吗。
也是点了点头放在桌子上一点点的给拆分开。
拆解的时候,手中还戴着那种自制的手套,意味着不让让这种草药溅到自己的手上,其中有腐蚀性很强的,也只能让他用水化开。
如果是自己触碰上了之后烧了一个大洞还不说它有可能会被其他的致命药材给侵入了,那到最后就该两个人求救了。
“需要我帮忙吗。”
东折柳见自己站在旁边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于是也是问了问。
而像这种人当然是越多越好。
鹤之州也是点了点头,把那唯一不太毒的药推了出去。
“你去把这个炸成粉末,到最后放在旁边的那炉火之上蒸上一蒸最好是把它蒸成饼的样式。”
“好。”
“至于那帮不上忙的御医先走最好,陛下您还是出去便好,这屋里吧可能会在过程中出现什么小故障或者说意外。所以说陛下您还是走得越远越好,等什么时候把这草药什么的全做好了再通知您。”
“嗯。”
赵信也不傻,让他走如果他不走。
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下场。
“陛下咱们要不要去天策军那边看看?”
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線上看-第六百六十五章 毒草讀書
“去做什么。”
这是赵信第一次反问这太监。
着实他也不知道去天策军那边要做什么,本来他自己是想回宫来着。
“陛下刚才奴才来报这天策军是把冕冠以及众位都运送到那藏宝阁之中了。而至于那钱币什么的都放在了那钱库之中。”
他懂了,这太监的意思就是让他过去当个监军呗,他有这么闲吗?
不过…
他还是站在一旁。
“ 不得不说,陛下您来的可真够快的。放心,财宝什么的必须给陛下您安然无恙的送到那藏宝阁以及钱库当中。”
“陛下您不用担心,不过这小豆丁自从从你那儿回来之后发现像是有点心事,是不是陛下您说什么了?”
赵双双之前也是打趣,就说到最后了看她的神情中有点紧绷,看上去倒是挺在乎那个小豆丁的。
“朕说什么,倒不如你把那小豆丁喊来。”
现如今这个外号倒是比他的名字传的还广,这从营帐外面一喊,小豆丁那人还懵了几秒,再一看自己的身材…这不,确实是小点儿。
“陛下怎么突然过来了?”
“这问问你那天晚上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怎么这回来这两天心不在焉的,听说你家将军还为此挺着急的。”
“陛下,那我就明说了。”
见皇帝那严肃的表情,这小豆丁也是说出了那天所看到的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