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aei好看的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 ptt-第825章:組團找罵看書-qjpzw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在这个时代,玩被下狱同僚的女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可以让老家伙们的心里产生出极大的成就感。
基本上三品以上的大员,每个人都去过教坊司,挑选过不止一个年轻女子,对方的身份自然非同一般。
比起特意培养出来的“扬州瘦马”,这些大家闺秀除了学识更胜一筹之外,在气质上也是浑然天成。
“多谢殿下!”
冯铨与钟炌都立刻接下来了这份太子爷送来的好礼,要知道一匹上好的瘦马须千两银子之多,而去教坊司挑人,给点钱就可以了。
能省下一笔巨款,又能玩到上好的女子,这算是他俩最为心仪的礼物了,而且还无须担心被他人举报。
那些女子有不愿意的么?
绝大多数是不敢的,教坊司就等同于朝廷开的娱乐场所,不愿意被挑走,下场可是并不比那些楼姐好多少。
落魄的大家闺秀们心里极其渴望被挑走,但嘴上却不能说出来,只能眼巴巴地盼着这种好事落到自己头上。
哪怕被六七十岁的男人看中,也算是天大的福气了,比呆在教坊司要强多了,这里便相当于男犯人要去的矿场。
某太子用这个办法既打击了蛀虫家眷的嚣张气焰,又能犒赏有功之臣,笼络嫡系亲信,算得上是一举两得之举了。
“殿下,从南都来了三个人,说是由陛下遣来,此为帖子,在东华门外求见!”
“哦?还有这等事?”
某太子打开帖子,大略瞧了一遍,正主是《五人墓碑记》的作者张溥,这货最大的能耐就是瞎搅和。
虽然出身贫寒,但酷爱打着直抒珉意的幌子去去攀附权贵,还试图利用东林上下去左右朝野。
由于太过嚣张跋扈,连野舅舅周延儒都看不上他,据说是被人给毒杀的,时间就在两年之后。
看帖子上所注明的职务,张溥居然能混到一个礼部右侍郎的差事,也不知道这是把甩锅爹给忽悠瘸了,还是自己花钱买的官。
似乎这货觉得此行仅有自己把握还不大,还拽上了著名大儒刘宗周、“东林七君子”黄尊素的长子黄宗羲。
“江左三大家”里的吴伟业在家老老实实的写《关外秘史》的合订本,虽说仕途算是完犊子了,但也免去了杀头之祸,收入还不少。
擅长阿谀奉承的钱谦益居然成了阁老,虽然不是首辅或者次辅,可也比之前的落寞状态好太多了,也让东林士子们看到了把持朝政的希望。
神級破爛王
年仅二十四岁的龚鼎孳在五年前中了进士之后,原来官至兵科给事中,后来被调到了太常寺,现在倒是还没出事。
张溥这货能带着两条狗腿子跑到京城找骂,估计就得到了东林大佬钱谦益的帮助,甩锅爹为了找回面子也默许了这种行径。
“臣张溥、刘宗周、黄宗羲,叩见太子殿下,祝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诸位爱卿免礼,不知从南都来京,有何事来求见本宫啊?”
免礼不平身!
没错!
灰色臨界 期待可能性
让你们大老远跑过来没事找事,就先跪着答话吧!
冯铨在左,钟炌在右,都坐在太师椅上,好像审犯人一样看着面前这三位同僚。
“陛下听闻畿辅被兵,大为忧心,已派勇卫营一部汇同江北万余王师将士,进至徐州,以驻殿下尽快退敌。臣与两位同僚先行一步,在济宁方知京城危局,然无奈是一介书生,无有杀敌之能,只能翘首期盼王师力拒东虏。后听闻京师已取大捷,便尽快赶来恭贺殿下,实乃大明之福也!”
张溥之前听说了小太子被雷击之后的种种奇闻轶事,左思右想,也是全然不信,而崇祯皇帝都被赶到了南都,又让他有些大为疑惑。
第一寵妃 雲落落
若不是真像市井留言所说的那般神奇,便是有人在太子背后刻意襙纵了,为了了解真相,更是为陛下出气,张溥便决定一探究竟。
許你一生安好
屋内只有三位要人,其一是黄口年纪的小太子,另外两位,他就不认识了,但为了探听虚实,还是先找个借口来个投石问路为妙。
“哦?还有这等事?本宫代京城百万军珉敬谢父皇了!王师之前毙敌四万,大败皇太鸡,东虏大军业已被击退,本宫已派飞骑南下禀明父皇,相比此时或许应该到了南都了。”
进兵徐州能给京城解围么?
满打满算也就两万人而已!
恐怕连一旗的辫子兵都打不过!
还口口声声说要驰援!
糊弄二傻子呢?
本着看破不说破的原则,某太子也将计就计,顺便还炫耀了一下自己的丰功伟绩。
“……臣等恭贺殿下力拒东虏,此番王师取得大捷,定是近数年来之最也!”
对于东虏的战力,即便是江南,乃至东林士子,也有很清楚的认识。
张溥一行人早就到济宁了,但听说京城已经被清军数十万兵马团团包围,才不敢继续北上。
我抗戰 賤氣縱橫
后来听说清军已经被京城守军击退了,他自然是不相信这种解释的,等了两天,又从过路的客商那里陆续听说,这才想要继续北上。
等到了京城脚下,确实没发现一个清兵,一行人这才松了口气,怎奈京师城门未开,他们还是凭借陛下的帖子才得以入城的。
从左安门进来之后,发现城内的状况貌似照常,并没发现有被兵祸摧残的痕迹,百姓也算是安居乐业。
这让一行人便更加奇怪了,由于肩负重任,也没来得及联络在京师当差的东林同僚,在厂卫的护送下,便直奔东宫而来。
“诸位爱卿有心了,本宫已知,若是没有他事的话,本宫就不久留诸位了,诸位可以立刻返回南都,向本宫父皇禀明了!”
招待你们吃饭?
做梦去吧!
你们就是一群白眼狼!
喂你们吃上好的御膳,还不如直接喂本宫养的两条狼狗呢!
实在要吃也行,可以出去吃!
在大内用膳的话,每人每餐五十两银子,概不打折!
“……殿下,臣此番前来,还有一事,望殿下为江南官吏、商贾、百姓答疑解惑!”
这就要赶人走?
一点面子都不给?
张溥都有点惊愕了,急忙再说出个让自己留下的缘由。
“爱卿直言无妨!”
某太子知道这是要图穷匕见了,早就料到了,那就看彼此谁先把谁给捅死吧!
“陛下移驾南都,市井留言说是殿下不孝所致,众人也百思不得其解。内阁便禀明陛下,遣臣等前来,洗耳恭听殿下为千万江南官吏、商贾、百姓答疑解惑!”
张溥这次来,就是要展示出自己的能耐,等回去之后,便可找个机会,联合钱谦益,将礼部尚书这个肥差给自己弄到手了。
待明后年,再接再厉,让钱谦益做到首辅的位置上,自己当次辅,这样南都的朝政便会落在东林士子的手里了。
“很简单,王师之前屡战屡败,本宫担心京城被围,甚至像此番一样,被东虏破城而入。若是本宫父皇能移驾南都,即便京城告破,亦能在南都主持大局,调集军队,伺机北伐,收复失地。国不可一日无君,想必爱卿也不想看到我大明群龙无首,被东虏趁虚而入的样子吧?故而由本宫驻守京城,力战东虏,请父皇移驾南都,非是不孝之举,反而是大孝之举也!”
想跟老子逗心眼?
婚後相愛
你去问问杨士聪、陈必谦、李觉斯等人吧!
本宫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气人不?
仙痞 作者:白梵
但你奈我如何啊???
冯铨在旁边一听,心里都乐开花了,合着这三位大老远过来,就是找骂的!
他们还没领教过太子爷的本事,等被骂得无言以对,也就彻底死心了。
“不知殿下为何在山东沿海废除良田,变为盐场,还遣人逮捕两淮盐商啊?两淮盐务可是关系到万户盐工及其家眷之生计啊!若是被山东盐田所阻,天下盐价必定不稳,将会影响社稷安危啊!”
之前沈迅为了追查三十万两盐税银子不翼而飞的案子,在两淮弄得鸡飞狗跳,盐商们都惶恐不安。
众人虽心有不甘,也不愿配合沈迅调查真相,怎奈对方是奉旨而来,手里还有大量如狼似虎的厂卫。
在追查到蛛丝马迹之后,便以此为凭,威胁一些盐商,有人承受不住,便照实说了,结果便是更多的人因此而遭殃。
最终,还是盐商们合伙凑出了五十万两银子,才将这位瘟神给送走,否则长此以往,只怕最终会耗资不下百万两银子。
更可怕的是,太子爷下令在山东沿海开设盐田,这对两淮盐商来说,不啻于釜底抽薪之计。
往后大量相对廉价海盐上市,淮盐还怎能在偌大的北方地区维持高价呢?
张溥也收了盐商的不少银子,这才趁此机会,要来京城讨个说法。
“淮盐价高,海盐价低,让百姓更能吃得起,此为其一。海盐含碘,能治大脖子病,是淮盐所不具备的,此为其二。海边田地早已被海水渗透,乃是盐碱地,没有良田,此为其三。山东大旱,朝廷在该地兴以工代赈之策,开办盐田可大量赈济百姓,兼顾捕鱼为粮,此为其四。爱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既然愿意读书,那就别当官了,可去翰林院读个痛快!”
就这还想难倒本宫?
做梦去吧!
之前怎么怼朝臣的,眼下就怎么怼你!
昔日廷议的激烈场面,你是没见到,你见到当时就得被怼灭火了!
“殿下,臣有一事不明。殿下之前严惩商贾,苛以重税,于商极为不利,市间又有传闻说殿下借机搜刮民脂民膏,乃是横征暴敛之举。自本朝开朝以来,便大力扶持商贾,而非随意打压,殿下此举或会尽失商贾之心也!”
摘星手
黄宗羲见到张溥面露难色,便出言为其解围,既然来了,便不能被一个十岁的太子给噎住了,那未免太过丢人了。
“去年整个浙江,茶课银子不足一百两!本宫就按一百两计算,三十税一,也就是说,整个浙江去年就卖出去三千两银子的茶叶?爱卿可相信如此结果?多出来的部分去哪了?爱卿恐怕不知道吧?本宫知道,而且本宫也愿意告诉你,差额被商贾勾结当地官吏给私吞了,就是没进户部太仓。莫要以为本宫无凭无据,在信口开河,本宫在京城的商贾家里便搜出了两本账,一本是为了应付朝廷检查的,另外一本才是真实账面。茶商如此,其他各行各业无不如此!难道爱卿有所不知?还被蒙在鼓里?抑或是跟张溥一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既然爱卿也愿意读书,那就跟张溥一样,都别当官了,可去翰林院读个痛快,正好作伴!”
一个是怼,两个也是怼,不差多出来一个!
你敢这么为商贾说话,那就肯定是收了人家的银子。
都市混沌神帝
那人钱财,替人消灾!
只不过跑来找本宫兴师问罪,那就算是你打错了算盘!
“殿下,陛下在移驾南都之前,封殿下为摄政王,总揽北方八地之务,而陛下管理南方八地。南北两个朝廷,管理两块辖区,长此以往,或会变为南北两朝,岂不是将我大明万里江山一分为二?”
刘宗周倒是不愿意为商贾说好话,但也看不惯小太子伶牙俐齿的样子,能将陛下赶到南都去,此子当真不容小觑。
左思右想之后,刘宗周觉得自己发问的角度还是从国土上下手比较合适,这也算是合情合理的问题。
“爱卿此言差矣,我大明原本便设有南北两个朝廷,南廷管经济,北廷管军事,六部都是现成的。如今无非是本宫主管北廷,本宫父皇主管南廷而已。不论北廷还是南廷,所辖之地均为大明国土,语言不变、文字不变、旗号更不会变!在本宫将藩王移至海外之后,朝廷收回藩国之土,反而比以往任何时候,对地方的管理更加到位。本宫既然为太子,便将为本宫父皇分忧当作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若是本宫不如此这般,普天之下,谁还能比本宫更有这个权力?今本宫在京城率领军珉众志成城,齐心协力,大败东虏,创下自万历年间以来的最佳战绩,不正好证明了如此安排是非常正确的么?本宫虽为摄政王,更是太子,太子便是国本!那些对本宫不利的流言蜚语,其根本目的,便是动瑶国本!爱卿身为大明臣子,捍卫国本,当是首要任务吧?”
当年为了皇长子与福王的太子之位,你们这群二货不是以死抗拒万历皇帝的意志么?
说太子是国本,不得变更,为了保住太子,你们可谓是前仆后继。
现在倒好,居然组团来找太子的麻烦!
極品男仆纏不休
你们这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压根活腻了?
“……”
太子就是国本!
这个道理让刘宗周都认可,只是从小太子口中说出来,怎么感觉有点变味了呢?
你还不好找托词来反驳,一反驳就是想要动瑶国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