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txt-第 2020 章 奉俊昊的抑鬱症 (上)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面对塞隆带有吐槽性质的怀疑,小凤表示必须要相信科学,但是吧,小凤还真不好反驳塞隆把他的顺丰顺利给玄学化。
说是自己的努力换来的成功吧,小凤没那么厚的脸皮,或许在不了解内情的人面前,小凤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情况下吹嘘一下,传播一下正能量当个因为努力而成功的例子。
但是在知根知底的塞隆面前,吹就没了任何意义,要是把塞隆惹恼了,好不容易才适应的米国工作节奏就有可能就又要重新适应了,塞隆是全世界最擅长用为罗凤恩好为借口来为难罗凤恩的人。
到底是科学还是玄学塞隆并不在意,她只希望小凤能给他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总不能是她查理兹塞隆精心安排的计划有问题吧,与其相信这样的原因塞隆宁可相信玄学。
刚刚还喊着要相信科学的小凤词穷了,给出一个科学的解释也太难为人了,小凤倒是可以用他那绝大多数知识都已经还给老师的概率学简单的解释一下这是个小概率事件,但是这种解释就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怎么可能去说服明显就是在找茬的塞隆。
科学的解释小凤没能力给,但是找人背锅这种事小凤还是十分擅长的,小凤告诉塞隆,与其相信是他的好运气用光了,倒不如说是某人把他们给带衰了,都没用小凤引导下塞隆想想这个衰人是谁,塞隆就说出了范迪塞尔的名字。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txt-第 2020 章 奉俊昊的抑鬱症 (上)閲讀
小凤用了他们这个词让塞隆一瞬间就想到了很多,例如最近这段时间她跟基努里维斯爆发了几次争吵,虽然没伤到感情但是也让两人有了一些疲惫感,这还让塞隆怀疑当初到底是一时冲动没考虑清楚,还是把基努里维斯这个老友当成了救命稻草。
塞隆虽然对婚姻和家庭都没什么特别的期待,甚至还因为缺乏安全感而有些排斥,但是她是一个非常害怕孤独的人,于是她反复逼着自己去尝试,结果就是效果十分的不理想。
终于跟基努里维斯走出了那一步,塞隆一开始也有些迷茫无助,要不然以她的性格也不会对小凤那么宽容,容忍小凤身上那么多缺点,要不是有互惠互利的考虑在,塞隆才不会管小凤的死活。
笔下生花的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起點-第 2020 章 奉俊昊的抑鬱症 (上)鑒賞
基努里维斯虽然一开始有些排斥,但是塞隆明白这是关系改变带来的不适,时间长了基努里维斯就会慢慢的适应,或许老友变恋人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弄到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的例子并不在少数,但是对于塞隆和基努里维斯这样的人来说,老友变恋人反而特别的合适。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不需要他们花精力去彼此熟悉,不需要让对方去适应自己的怪脾气和怪习惯,不需要担心对方会在保持关系期间背叛自己,除了基努里维斯过于佛系外,塞隆真心没什么不满意的。
度过了一开始的尴尬期,塞隆和基努里维斯都进入了真香模式,特别是佛系中老年基努里维斯,嘴上喊着不要不要的身体却特别的诚实,跟塞隆在一起太舒心了,舒心到基努里维斯有些沉醉,而沉醉之后就是习惯。
虽然两人的感情转变十分的顺利,进度也让目的性极强的塞隆能够满意,但是当矛盾来临时塞隆还是会忍不住怀疑当初的决定,会忍不住担心她是不是又找错人了。
小凤的工作安排接连出现问题,塞隆之所以这么焦急也有私心在里面,毕竟小凤在她感情这一块还是很能帮上忙的,基努里维斯对小凤的态度让她这个前老友现恋人都十分的羡慕嫉妒,要不是这二人身上有太多的不同之处,塞隆都要怀疑两人是不是有父子或者兄弟这样的血缘关系。
塞隆最担心的其实还是她跟基努里维斯之间的感情问题,如果问题是不可调和的,是无法改变的,那么到底要不要放弃这段感情,对于这段感情塞隆还是十分重视的,毕竟这有可能是她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尝试。
虽然没有爱情没有婚姻甚至没有家庭都不会给塞隆带来特别大的影响,但是塞隆还是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尽量完整,而且还是普通人定义的完整。
现在小凤被逼无奈下找出了一个背锅对象,塞隆当然愿意按照小凤的思路来,为了向自己证明小凤的思路是对的,塞隆还找了很多事实出来,然后得出了他们是真的被范迪塞尔给衰到了,要不然不会集体倒霉。
像巴特勒的一直健康的儿子突然得病了,像强森的小女儿突然到了叛逆期,想她跟基努里维斯的感情发展的不顺,这些都被塞隆交给了范迪塞尔来承担。
看到这样的塞隆,小凤只能在心里默念愿所有的锅都由范迪塞尔来承担,这可真算得上是牺牲他一个幸福一群人。
缓解了一下情绪,有了范迪塞尔这个吸引火力了,塞隆也没了继续找茬的意思,但是塞隆还是看不惯小凤因为客观原因假期延长后的嘚瑟语气,塞隆不但提醒小凤要随时做好回米国工作的准备,还提议小凤在韩国也可以适当接一些比较有牌面而且稳妥的工作,总之塞隆是不想让小凤那么舒服的享受延长的假期。
虽然小凤心里清楚,工作这东西还真不是说找就能找的,特别是塞隆对工作的要求还比较高,如果真能很快的找到,塞隆就不会画蛇添足的让他在韩国工作,但是就算如此塞隆的话还是成功把小凤给恶心到了。
结束了给塞隆的通话,小凤开始考虑要不要在韩国接部戏,万一要是塞隆真找到适合他的工作呢,在韩国找到工作虽然假期就不完整了,但是至少他还在韩国,在泰妍和女儿的身边,就算要工作但是也可以拿出一些时间来陪伴家人,不像回了米国就只能用视频的方式来陪伴。
而且挑戏的时候自己完全可以挑一个轻松的,那样花在拍摄上的时间就不会很久,还能让塞隆绝了给他找工作的想法,小凤觉得这种程度上的交换对自己是有利的。
张东健虽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给李秉宪洗白上,但是还是给小凤提了几个建议,其中一条就是强烈建议小凤给三大奖一个台阶下,虽然目前三大奖还没做出什么针对小凤针对C-jes的事来。
但是如果这么拖下去一旦让三大奖缓过劲了,那么就以那些人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轻易忘了他们这些年丢掉的面子。
担心小凤不听劝,张东健还鼓起勇气告诉小凤,给三大奖一个台阶下也是给小凤自己一个台阶下,不说和解是双赢的选择,就是再拖下去会给小凤带来过于小气计较的评价就得不偿失。
小凤还真不是跟三大奖斗气,更没有得理不饶人的想法,小凤只是单纯的因为懒而且在韩国还真没有几个让小凤能够眼前一亮的剧本,不是小凤要求太高,而是吃惯了好东西胃口被养刁了。
而小凤能看上眼的还不一定适合他,就算适合他也不见得会找他,所以哪怕三大奖已经不止一次透漏出了在大家面子都过得去的情况和解的意思,但是小凤还是没有任何的行动。
这事其实都不用张东健说,就是张勇健也没少在小凤耳边唠叨,甚至张勇健把宋仲基离开C-jes都怪到小凤身上,偏偏这种有些扯的说法小凤还无法反驳,都知道宋仲基现在主要的目标就是完成奖项方面的突破和积累,结果罗凤恩跟三大奖的关系还闹得这么僵硬,不怕被针对是不可能的。
甚至张勇健把C-jes演员这一块义务发展缓慢的原因怪在小凤身上也是说得过去的。
那三位喜欢给小凤上课的老哥们也多次暗示过小凤要见好就收,毕竟三大奖倒了对吃演戏这碗饭的一点好处都没有,性子比较直嘴比较大的崔岷植还吐槽虽然他也看三大奖不爽,但是如果三大奖被搞垮了口碑,岂不是代表他拿得那么多影帝都要贬值了,这对拿过三大奖的演员十分的不公平,小凤就算身板再好也抗不住这么严重的后果。
如果崔岷植的不爽不是因为宋康昊的三大奖影帝比他多,小凤真心觉得这番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这么多情况凑到一起,解决办法都是拍一部戏,小凤觉得是时候认真的考虑花费多大的精力和多少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
想接戏,特别是在韩国街戏,对小凤来说不要太简单了,只要稍稍透漏出去一点风声,多的不敢说,十几个邀约还是很稳的。
但是小凤不想做那种待价而沽的事,相比于等好剧本送上门,小凤更相信找人托关系询问一下更加的靠谱,小凤才不会承认他是因为懒才不愿意亲力亲为的去寻找,托人找关系虽然最终还是需要小凤自己拍板,但是至少也有初选复选的作用,小凤只需要完成最终的选择就可以了。
这种事当然第一时间就是去找姜帝圭,别看姜帝圭的作品不多,一心管理他的电影公司,但是论人脉在韩国影视圈姜帝圭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之所以有这样的地位不是姜帝圭的导演能力强到了让同行拜服,更不是姜帝圭的资格老到了谁都得买账,而是姜帝圭这些年帮了太多的人,很多导演的电影投资是他帮拉的,很多导演和演员的合作是他促成的,甚至导演和编剧,导演和原作者之间的合作姜帝圭也没少当中间人。
用崔岷植的话来说姜帝圭有今时今日的牌面,。完全是拉皮条拉出来的,话虽难听但是也是从侧面肯定了姜帝圭的人脉和地位,要知道想让崔岷植夸人哪怕是很难听的夸人都非常的难。
因为这种事求上了门,小凤不可避免的被姜帝圭调侃了几句,让小凤意外的是姜帝圭话里话外透出来的意思是不想帮忙。
就在小凤怀疑是不是爱会消失对吗?姜帝圭这个发掘出他这匹千里马的伯乐已经不在爱他的时候,姜帝圭告诉小凤根本就不用他帮忙,有牌面的好剧本就在面前,他还在头疼怎么把豪华阵容给凑出来,结果小凤就主动送上门了。
听姜帝圭这么说,小凤一瞬间就从哀怨转变成了好奇,要知道姜帝圭可是以偏爱大场面和豪华演员阵容而著称的,连他都说有牌面,小凤真的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企划。
姜帝圭也没掖着藏着,直接约小凤见面详谈,对于姜帝圭来说还是见面谈比较舒服,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别人的尊重。
每次来到忠武路这个韩国电影的圣地,小凤都找不到什么朝圣的感觉,虽然谈不上什么脏乱差,但是也绝对谈不上什么光鲜。
姜帝圭的电影公司十分的出名,但是办公地点却有些没牌面,憋屈谈不上但是绝对不值得那么多夸赞那么多追捧。
见到只有姜帝圭一人,小凤觉得不用担心重温被三位老哥群起而训之了,结果姜帝圭都没让小凤来得及高兴,就告诉小凤,崔岷植和宋康康这对老冤家一会就到。
想想也是,连姜帝圭都说有牌面,而且之前还没把小凤当成备选,再加上已经声名狼藉的李秉宪,韩国有牌面的影帝虽然还有几位,但是也绝对少不了崔岷植和宋康昊这二位。
在等人崔岷植和宋康昊这段时间,姜帝圭给小凤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之所以有这个连姜帝圭都要感慨的企划,还要从奉俊昊日益严重的抑郁症说起。
做为一个很有理想野心也很大的导演,奉俊昊开创了韩国电影的历史,让韩国电影真正的走上了奥斯卡的舞台,一部寄生虫可以说把奉俊昊推上了巅峰,但是成了寄生虫败也寄生虫,从那之后奉俊昊就进入了自己设定的怪圈,这些年虽然一直都没有停止工作,但是不但能让让奉俊昊走出怪圈反而让他更加的深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