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第454章 蒙古自治前夕相伴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张汉卿枪毙千余蒙古人的行为虽然是壮士断腕,却让一些蒙人心有余悸。某些隐藏起来的阴谋家们乘机造谣说“汉人为了控制蒙古,要杀光所有蒙人…”等等,试图挑起民族冲突,以便火中取粟。一些不明真相的蒙人被煽动,让一度有起色的蒙古省自治的社会改革有中断的迹象。
所以,当代表中|央管理蒙古事务的“蒙疆经略使”张作霖在张汉卿授意下在全蒙古展开声势浩大的“蒙人治蒙”宣传活动,略稳了稳人心。大家都在看,蒙古的未来在哪里?
在国外,面对渐渐稳定的蒙古,苏俄政|府也有些不甘心起来。
呼伦贝尔事件,是张汉卿在苏俄国内政治军事局面非常不利时的出人意料之举,苏俄对此事件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反应。当缓过元气,当重新定位其远东之后,发现战略的天平已经渐渐转到以奉系为首的中国一方。此次蒙古内乱,始作俑者竟都是原白俄流浪分子。虽然日本人在明面上是推手,谁却都能发现苏俄的影子。
张汉卿对蒙古的重视和硬气,让准备混水摸鱼的苏俄政|府感觉到了压力。继俄国东进在日本军事压力下止步于旅顺后,其对蒙古的蚕食和传统上超然的地位也有夭折的危险,这一切,尤其让怀有大国沙文主义的沙俄继承者们无法接受。
在他们看来,欣欣向荣的蒙古及团结日紧的汉蒙民族关系和中国政|府(奉系)对蒙古的紧密控制绝非苏俄之福。一旦形势稳定后,人数居少的蒙古是无法与有庞大人口基数的中国内地人口相抗衡的。所以,维持这种不稳定的局面,或者至少要拥有代理人,是非常有必要的。
既然蒙古是自治省,那么,蒙人治蒙就成为了必然。以王树翰为省长的人民党蒙古政|府已经完成他的使命,需要由合作的蒙人接盘了。谁其后能够作为蒙古治理的行政人物,自然会在蒙古未来的事务上拥有一定话语权。这一次,苏俄决定推出杀手锏,用堂而皇之的手段达成目的。
鉴于蒙古现代皿煮运动的落后,以及人民党在深入广阔的蒙古腹地打开局面的艰难,为了在短期内建成蒙人治蒙自治政|府,张汉卿主要采取“以城市涉及乡村”的办法。即仅在蒙古最大的城市库伦选出政|府,这个政|府便是全蒙古自治省的全权代表政|府,以减轻组建政|府的压力及速战速决。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江山不落-第454章 蒙古自治前夕鑒賞
由于绝大部分蒙古旧贵族被击毙,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有近现代经历的新式头人。在蒙人心目中有一定影响的人员并不多,也较为分散。这一切,也是张汉卿力主在肉体上进行大清洗的原因之一。没有了传统影响力,后起之秀便容易接受新事物。
可是当兼任“蒙古自治政|府筹委会主任”王树翰把各地报出的候选人名单电呈张汉卿时,张汉卿那颗一直在提着的心终于暴发。
苏赫巴|特尔、乔巴山、沙其喇嘛、鲍道、丹尚…
这些一般人可能并不知道,但在后来蒙古建国史上让人耳熟能详的人物都被罗列在上了,真让张汉卿大光其火,也大为侥幸—-
何其之幸,这些名单落在张汉卿手里!
何其不幸,这些人落在张汉卿手里!
優秀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起點-第454章 蒙古自治前夕推薦
此时的苏赫巴|特尔,还只是年仅27岁的青年隽秀—-当然不能和作为奇疤的张少帅比年龄。这位出生于买卖城的牧民儿子,有着传奇的经历:14岁时在库伦至恰克图的驿道当过马夫,21岁应征加入“蒙古自治军”,不久便被送到俄国人主办的呼吉尔-布拉克士官学校学习,毕业后担任过骑兵连长、机枪连长,可谓能文能武。在军队期间,苏赫巴|特尔受到俄国革命影响,25岁退伍后,在库伦一家印刷厂作排字工人的他开始组织蒙古第一个革命小组。在与乔巴山共同奋斗下,33岁成为正史上蒙古国的军事部长兼人民军总司令。
乔巴山,更年轻,只有25岁。这位车臣汗部(今蒙古东方省)克鲁伦河畔的牧民儿子,同样能文能武:在17岁时考入“自治蒙古外交部”的一所学校读书,1914年被送到俄国伊尔库茨克学习,24岁时组织地下革命团体并开始与苏赫巴|特尔小组合作。在蒙古建国后任军事副部长兼人民军副总司令和政委。为了纪念他,蒙古还用其名字命名了一个城市(乔巴山在世时)。
两位蒙古建国英雄都曾强烈地受到俄国革命的影响,并把蒙古脱离中国作为其前半生最大的功勋。如今,不约而同地来祸害少帅了。
沙其喇嘛和鲍道是在后来蒙古国内效仿苏联运动时被冤杀的高层之二,鲍道死时是国家的副总理。这也是那个年代的通病,很多人才侥幸在战争年代幸存,却仍不能幸免于各种运动…
丹尚是在巴|特尔病逝(非正常)后接替他的职务的人物,但同样被乔巴山引导的运动所清洗。
不过在这时,他们对于通过非军事的手段达成控制蒙古的思路非常齐心的。毕竟,苏俄人也不能正大光明地施展力量了;此外,他们所拥有的力量和戢翼翘的武装相比太不值一提。
不过相对于当时其他人,这些人在蒙古中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在贫苦牧民心中。毕竟,共产主义思潮在那个时代,影响了不止一个国家,特别是受苏俄有意识的渗透时。
张汉卿是决定要消除他们的影响的。无论如何,这些导致蒙古|独立的领袖们,给穿越的他的压力是巨大的。除非在肉体上彻底摧毁之,否则张汉卿是夜不能寐。因为谁会知道,将来会不会有一个变故,重新让蒙古|独立成为可能?
直接用军事的手段消除这些人是易如反掌,但是会给别人以口实,并给已不平静的蒙古以新的震动。但鉴于这些人在蒙古特别是在库伦的潜在的影响力,当前局面,“蒙古自治委员会”所属意的几个人是无法竞争过他们的。
这时候,深知少帅心意的陈布雷一句话让张汉卿拿定了主意:“乱世当用重典。数有蒙人反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参与反叛的名义,让它,”他作了个下砍的手势:“彻底根治!”
靠,这厮一向都不以“学问为济世之本,助人为快乐之本”自居的吗?怎么跟自己一段时间,手法竟也萎琐起来。
不过,张汉卿自有其一套主意。他的逻辑是,需要把目前的外蒙古和真正的“外”蒙古割裂开来。据他在后世所看到的资料表明,外蒙古即外藩蒙古,与后世蒙古国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同样地,内属蒙古二十四旗与后世内蒙古自治区的概念也是不一样的。这个问题很重要!
清代前期其实没有外蒙古的概念,很多电视剧中有这样的镜头:康熙、雍正、乾隆那个年代的人们口中冒出“外蒙古”这个词,这样的镜头其实是不对的。
标准的一个解释是,内蒙古实际上是内属蒙古,就是不设世袭的札萨克的蒙古。所谓札萨克,是蒙古语“执政官”的意思,札萨克是中国清代授予蒙古贵族和少数藏人、回人(包括维吾尔族人)的官职,世袭,有点像西南土司的地位,只不过后来改土官为流官,所谓的“改土归流”。简单地说,就是由中|央政|府接收了行政管理权的蒙古各地。绥远、察哈尔和热河三省,就是原内属蒙古的主要地方,还有兴安,占了一小部分。
札萨克由朝廷授予,受当地将军、都统、驻扎大臣的节制。凡是北方各省不设世袭的札萨克的蒙古都是内属蒙古,后世的东北、新疆、青海、西藏都还有内蒙古各部(即自治州、县、旗)。内蒙古各旗包括:察哈尔八旗、热河都统所属、绥远城将军、黑龙江将军所属、乌里雅苏台将军所属、科布多参赞大臣所属、驻藏大臣所属、伊犁将军所属、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所属。
而设札萨克的蒙古部落,称为外藩蒙古。外藩蒙古只有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札萨克图汗部、杜尔伯特部与旧土尔扈特部保留有汗号,位在王爵之上。
而外札萨克蒙古这个概念比民国时期的外蒙古这个概念要广泛的多!外札萨克蒙古,是指清代外藩蒙古中除内蒙古二十四部以外的蒙古各旗,与哈密、吐鲁番、西藏等地的郡王同为外札萨克。外札萨克蒙古包括西套蒙古二旗、漠北喀尔喀四部以及科布多、青海、新疆所属札萨克各旗,由理藩院典属清吏司与柔远清吏司管理。
乾隆年间,外蒙古各部的最高行政区划又发生变化。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置库伦办事大臣,土谢图汗部与车臣汗部民政事务改由库伦办事大臣管理,同年,置科布多参赞大臣管理科布多地方,开启了外蒙古各部军政分离的路径,乌里雅苏台将军只管辖赛音诺颜部、札萨克图汗部二部民事与唐努乌梁海事务,并统辖喀尔喀四部、唐努乌梁海与科布多各路蒙古兵。
简单地讲,就是广义的外蒙古分为乌里雅苏台将军管辖地方、科布多地方、唐努乌梁海地方这三块,而乌里雅苏台将军管辖地在外蒙古部分即为喀尔喀蒙古四部。
宣统三年,因为武昌起义的缘故,库伦的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宣布蒙古|独立,并派兵西进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
因为整个清朝时期,蒙古各部的事务不允许汉人插手,所以这个时候清朝设在蒙古诸部的札萨克包括各级官署面临着两难的境地:如果是效忠于清朝,清朝快灭亡了,如果效忠于民国,感情上又不认同。所以当时尽管各札萨克有能力平叛,但是都消极对待。
如果在整个清代,蒙古事务允许汉人插手,那么清末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
理顺了这些关系,张汉卿等人才能够有系统地进行蒙古相关事务的整理。在提出“外蒙古自治”这个问题上,他明智地选择了狭义的外蒙古概念。这个时候,他对于民族自治的思索已经有了相当的认识。
狭义的外蒙古仅仅是指漠北蒙古喀尔喀四部,就是土谢图汗部、赛音诺颜部、车臣汗部和札萨克图汗部,不含唐努乌梁海和科布多两地。自治,也就仅仅限于这几个部落。这样,偌大的蒙古就非常明晰地切分了。
这四部都作为个体,加入到蒙古省里去,为二级单位,亦改名为土谢汗蒙古自治盟、赛音诺颜蒙古自治盟…等,在这些地方可以实现完全的蒙人自治。此次蒙人自治,就是以这些地方为主。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江山不落-第454章 蒙古自治前夕相伴
科布多本来就与蒙古无关,习惯上蒙人也不把这里当作领地,与它相似的唐努乌梁海都仍然作为中|央政|府(当然是奉系政|府)的间接辖地,和内地各道、专区并列,为蒙古省之下的二级单位,其主官为省里任免,所以蒙古省政|府可以有效地行使管理权而不需考虑自治影响。
考虑到库伦的重要作用,它作为一个完全意义上的二级单位,从原喀尔喀蒙古四部中分离出来,成为地级库伦市。
而乌里雅苏台老城,也因为其历史意义和蒙古西部贸易城市和公路要站而得以从三音诺颜部分离出来,与库伦一道成为蒙古省仅有的两个建市单位。
这样,蒙古省完成建制,辖有四盟、两市、科布多与唐努乌梁海两地共八个地级建制的二级地方区域。通过几乎消灭了僧侣集团、严厉打击了王公集团的势力后,左右蒙古的传统两大地方势力第一次遭到边缘化,为蒙人自治以及蒙古省有效地管理地方铺平了道路。
几乎在四盟自治的同时,人民党蒙古省委与八地的地委已经完成了组织架构的建设,接下来的事情,就看各地的人民党部能不能按照既定计划完成地方归心的政治任务了。